我要和你一起睡

    雪姬无奈,只好走到了宗华的马前。

    宗华也有些不安,毕竟,雪姬是皇上的贵人。他看着苏俊楚,嗫嚅地说道:“皇上,让雪贵人跟我同乘一匹马,这……不太合适吧。”

    “宗华勿要诸多顾虑,雪贵人,朕一直当做妹妹看待。”苏俊楚说完,驾马率先出宫而去。

    念念和展慕颜每日有说有笑,消消停停赶路,这天他们来到了一个繁华小镇。

    他俩一如既往亲密相拥着往前面走着,根本没有注意,这几天一直有人悄悄跟随着他们,关注着他们。

    展慕颜对念念说柳扬风很喜欢到这样一些热闹的小城镇,可以先在这边停留几天好好寻找一下。

    念念身怀有孕,不能太累。加上天色已晚,两人在一家酒楼吃过晚饭,就来到了一家看起来规模很大的客栈,准备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去寻找。

    踏进客栈大门,客栈老板娘立刻热情洋溢迎了上来:“公子夫人是来住店的吧,快请快请。”

    “两间上好的客房。”展慕颜微微一笑,老板娘这一声公子夫人喊得他甚为舒服。

    “哎哟,可不巧,这几日镇上来了很多外客。今日本店的单间已经全数订出,只剩下一间夫妻房了。我看到公子和夫人来,正想着留给你们最为合适呢。”老板娘愣了一愣,又堆笑说道。

    刚才看到这两个年轻人情意绵绵地走进来,她一看就觉得是夫妻了,没想到他们竟然还要两个单间。

    “那么,就订这一间夫妻房吧。”展慕颜脸上笑意更加深浓,想也不想地说。

    “你干什么?一间怎么行?”念念在一边瞪他,拉了拉他的衣袖。

    “一间怎么不行?人家老板娘都说了,只剩这一间了。”展慕颜强忍住笑,故作深沉看住念念。

    “实在不行,换家客栈。”念念咬咬嘴唇说。

    一听念念说要换客栈,那笑容满面的老板娘急了,连连说道:“哎呀,夫人您有所不知,这个镇上就属我们这个客栈服务最为齐全周到。其他的那些小店呀,我保管您看了走都走不进去,里面又脏又乱,苍蝇蚊子老鼠到处跑得都是。像您和公子这么高贵气派的人,哪能住到那样窝里吧囊的地方去呢?”

    听到老板娘说得别处那么恶心,念念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皱起了眉头。

    “就要这一间了。”展慕颜微笑着对老板娘说,低头看念念:“念念,你还怕我?”

    “好咧,我们这间房啊,可是本店最好的了。房间宽敞,设施豪华,啥东西都应有尽有,床也宽大松软……”老板娘当下喜笑颜开,喋喋不休地说着,又招呼小二过来带展慕颜和念念上楼看房间。

    听她还说床也宽大松软,念念当时就红了脸。却见展慕颜正面带暧昧笑容,坏坏地看着自己,一时更加觉得不自在,甩开展慕颜先朝楼上走去了。

    展慕颜追上了她说:“如果你能忍心,大不了我睡地上你睡床,这样总行吧。”

    念念忍俊不禁笑道:“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跟你换一下啊,我睡地上你睡床。”

    两人进了客房,果然见那房间繁华舒适,各种摆设一应齐全。念念又累又乏,她简单地梳洗了一下,就躺到了床上,也不想和展慕颜多说什么。

    展慕颜却也紧跟着念念倒在床上,拥住了她说:“坏丫头,你真忍心让我一个人睡在硬邦邦的地板上吗?”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难道你真好意思跟我换?”念念轻轻笑着说。

    “我想和你一起睡。”展慕颜更紧地搂住了她,语气像个蛮横的孩子。

    “别闹,我好累。”念念推开了他。

    “念念,我就抱着你睡行不行?就抱着你,我不动。”展慕颜温柔地去吻她的耳垂,念念感到耳后传来一阵温热的酥痒。

    对于展慕颜这种习以为常式的亲吻,念念真是无计可施,甚至渐渐开始习惯他这种时不时亲一下抱一下的亲近,对他的举动生出了几分纵容来。

    “那就好好睡吧,也别说话了。”念念轻声说道,然后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都想好好睡觉,可是其实两个人都睡不着。

    毕竟,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同床共枕。

    念念的心里,充满了各种说不清的复杂情绪。这个时候,她不能不想到苏俊楚,忍不住将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而有念念躺在自己的身边,展慕颜更是心旌激荡,久久难眠。

    他听到了念念的叹息声,知道她还没有睡着,忍不住俯过脸去吻着她。舌尖慢慢地在念念的脸上滑动,最后落在她柔嫩的唇上,固执地撬开了她的贝齿,缠绵地在她口中嬉戏。

    念念起先由着他亲吻自己,既不想挣扎,也不做什么回应。

    渐渐的,展慕颜的吻却热烈了起来,他的唇移到了念念芳香的颈项,手指顺着念念的腰间一寸寸向上探去,隔着薄薄的衣襟抚住了她的酥胸,轻轻地揉捏着。

    “别……不要,不行,我不想……”念念慌乱起来,一连说了几个不字,试图推开他越来越激情的抚摸,声音却有气无力。

    “可是我想……”展慕颜用热吻堵住了念念未说完的话,手继续在她柔软的胸前肆虐。

    逐渐,这样也不满足了。展慕颜索性掀开了念念的衣衫,连贴身的抹胸也一并掀去,念念只觉得胸口一凉,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她因为怀孕而更显得饱胀丰满的双ru就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展慕颜将头深深地埋进了念念的胸间,咬住了那小巧的蓓蕾,尽情地吮吸摩挲着,发出快乐的谓叹。在念念白皙的身体上,到处留下自己火热的唇印。

    “言而无信……你说了不动的……”念念轻吟着说。

    “是你太迷人,我忍不住了……念念,我好爱你。”展慕颜喘息不止,再也无法克制,他的身体覆上了念念,伸手去拉她的底裤。

    “不行,肚里……还有宝宝。”念念推阻着他,这一次,语气很坚决。

    听到念念说到宝宝,展慕颜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极力隐忍自己体内那股强烈的冲动。可是,欲望已经燃烧,又岂能轻易消退?

    展慕颜终是忍不住,手又探了过去,嘴唇附在念念的耳边,魅声低语:“我不碰你,就让我看一下好吗?好念念,我想看看你……那里,我保证……不进去。”

    最后几个字说得极低极低,带着哄骗小孩似的温柔,念念听得脸火辣辣的滚烫起来。

    什么人哪这是?连这样的话他也说得出来。可是,这种时候念念如果相信了他的这种话,那就真是傻子了。

    何况……除了苏俊楚,念念根本还不能接受,让另外一个男人探索到自己身体最隐秘的地方……

    想到了苏俊楚,念念的心一下子空虚下来。

    刚才那抹被展慕颜的热情撩拨起来的情欲顿时消褪得无影无踪,她坚决地推掉了展慕颜那只冲动的手,闷闷地说:“我真的不想……睡吧。”

    看到念念一瞬间变得冷淡下来,展慕颜翻腾的欲望顿时也被浇上了兜头冷水。他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只好轻轻搂住念念,安心睡觉。

    却又担心念念是不是生自己的气了,隔了半天又问:“念念,怎么了?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你,我真的是把你当做我一生的娘子,我真的好爱你,才会想这样。”

    念念不说话,装作睡着了。黑暗中,却有两行清泪无声地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打湿了她脸下的枕巾。

    夜里,念念又梦到了苏俊楚,梦到他们在月光下甜蜜地拥吻在一起,梦到苏俊楚深情款款地对她说:“念念,我会永远永远对你好的。”

    最后,又梦到苏俊楚狂怒地抓住了她,连声地质问:“念念,你竟然这样!你竟然这么快就投入到别人的怀抱!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我吗?”

    “啊!三哥!三哥!”念念从噩梦中惊醒,一身的冷汗,浑身颤抖。

    展慕颜用温暖有力的手臂紧紧搂住了她,不住地在她耳边说:“念念,别怕,你做噩梦了,我在你身边,我永远陪着你。”

    念念清醒了过来,看到展慕颜关切而又焦灼地注视着她。

    她想起了自己在梦中呼唤的名字,泪又一次涌了出来,喃喃地说:“展慕颜,我忘不了他,可是我又做不到继续和他在一起。我总是这么生活在自己的矛盾之中,如果我真的永远都放不下他,你还要娶我吗?我怕我又做错了一次事。”

    “我愿意娶你,不管你怎么样,我都愿意娶你。而且,我担保你和我在一起,不会是一件错事。我会用我的爱,让他逐渐从你的心里走出。我会用我的爱,让你真正只想着我一个人。”展慕颜一边吻着念念的眼泪,一边认真又坚定地说道。

    在展慕颜温暖踏实的怀抱中,听着他柔声细语的安慰,念念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紧紧依偎着展慕颜,像婴儿一般蜷在他的怀里,慢慢地睡熟了。可是展慕颜,却一直睁着眼睛等到天亮,他再也没有睡着……

    第二天早上,念念醒来缓缓张开眼睛,看到自己还躺在展慕颜的怀中,展慕颜正满面爱恋地望着她。

    念念的脸不禁又像火烧云一般变得绯红,想起了昨天晚上,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关系,可是……经过昨晚那样,她和展慕颜的关系明显又更近了一步,她似乎也没有底气再说自己不是他的女人。

    念念在心里叹息:孟念念,你真是没救了吧。怀着一个人的孩子,又跟另一个睡在同一张床上。唉,好堕落……

    “娘子,你醒了。”见念念张开了眼睛,展慕颜立即俯过来吻上了她的脖颈。

    念念的心情却很乱,略显烦躁地推开他:“你别老是这样,烦不烦啊?”

    展慕颜却又贴近了她说道:“念念,你睡着的样子真可爱。以后,我们就这样吧……我搂着你睡。”

    “不可能!以后,宁愿不睡觉也不能这样开一个房间了。别磨蹭,快起来吧,抓紧时间去找我哥和小柔。”念念瞪圆了眼睛。

    展慕颜有心想多和念念缠绵一下,又看她的脸色真的不太好,只好不情愿地放开了她,笑着说:“我马上起床好了,我依着你,我什么都依你,谁让你是我娘子呢。”

    看到展慕颜对自己这么迁就,念念心中又生出一丝歉意,觉得刚才对他的态度太过于恶劣了,便又补偿给了他一个温和的微笑。

    两个人下了床洗漱完毕,说说笑笑一起下楼。

    刚刚走到客栈楼下的厅堂,就看到迎面而立站着一个人影,清俊,挺拔,修长,孤傲……

    念念如同触电雷击,整个人都呆住了。笑容僵在了她的脸上,血色迅速从她的嘴唇抽离。

    怎么可能?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她感到像是有一个人对她迎头来了一下狠击,使她头昏目眩,站立不稳。

    迫不得已,她回身抓住了展慕颜的衣襟,仿佛要寻找一丝依靠,以免自己倒下去。展慕颜赶紧拥住了她的肩膀,想要给她冰冷的身体传递一些力量。

    念念摇了摇头,努力使自己镇定一些,再睁大眼睛去看她所看到的那个人,那个她怎么样也没有想到会在此时,会在这里出现的人。

    没错,这个人影,就是念念纵使过一千年一万年也不会淡忘的,就是念念走到天涯海角也不可能丢得下的那个人影。

    他,真的是苏俊楚。他的身边,似乎还站着好几个人,夏青,宗华,雪姬……

    他们簇拥着他,可是他挺立的身影,依然显得那么落寞,那么忧愁,那么孤单……

    事实上,其他的人念念一个也没有看清楚,在这个时刻,她的眼睛里似乎只能看得到苏俊楚。

    她的脑袋嗡嗡作响,感到身体发软,四肢冰冷,胸口像火烧一样:苏俊楚来了?来找她的吗?他看起来沧桑而又忧郁。可是,他不是已经有了他的皇位吗?他不是已经有了美若天仙的雪姬吗?过了这么久,难道他并没有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