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回皇后,都得死

    念念情不自禁用手按住了自己隐隐作痛的胸口,一遍遍地自我安慰着自己:你走了,他当然会痛苦的吧。可是,他还有他的江山,这江山又是他一直不愿意放开的,他还有那么美丽可人的雪姬。也许,过段时间他就会好了。是的,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时间也可以冲淡一切伤痛的记忆,他迟早会淡忘我们这些伤心的往事的。

    念念尽力让自己往这些她认为好的方面想着,把心中那些因为想到苏俊楚而骤然变得纷乱的思绪压了下去……

    皇宫,御书房内,鼎炉熏香,余烟袅袅。

    苏俊楚一夜都在这里度过,批阅奏折,思虑国事。偶尔……他会在心里低声呼唤念念的名字。

    在他和念念的关系如此冷漠的阶段,他只能用狂热的工作来减轻一下自己的痛苦。直到天快亮时,他才在御书房里的软榻上小憩了一会儿。

    现在,是要到上早朝的时间了。

    苏俊楚用冷水洗了把脸,走到桌案前把那些摊放在桌面上的奏折整理好,准备去上早朝。

    却见宗华匆匆走了进来:“皇上,念楚宫里来了两个宫女,说是有急事求见皇上。”

    苏俊楚的目光一凛,念楚宫?念念怎么了么?他坐了下来,沉声开口:“让她们进来。”

    是珠珠和念楚宫的另一名宫女,两个女孩脸色煞白,神情慌张,一见到苏俊楚就跪了下去:“皇上,皇后娘娘不见了……奴婢们到处找过了,没有看到皇后娘娘。”

    “再说一遍!”苏俊楚的眸子笼上了阴森寒气,不敢置信地紧盯两个宫女。

    “回皇上,娘娘不见了。”宫女惶恐的声音低至几乎听不清。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苏俊楚手中握着的一卷奏折就重重地掷向珠珠和那名宫女,无情地打在了那名宫女的脸颊,最后跌落在地。

    “皇上饶命,皇上恕罪!奴婢们一直紧紧跟随着皇后娘娘,只是不知道昨晚……”两个女孩更是惊惧万分,连声求饶。

    苏俊楚搁在桌案上的手紧紧捏到了一起,就连关节处都因为用力而隐隐泛白。

    他的脸上布满狂暴的火焰,满含杀气的眼眸冷漠地扫向跪在地上的两个人:“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皇后不在宫里的?

    “回皇上,奴婢昨晚是看着皇后娘娘上床安寝的。夜里后来不知怎么迷迷糊糊的奴婢就睡着了 。今晨醒来,看到皇后娘娘的床上没有人影。奴婢起先以为皇后娘娘是去御花园里散步了,可是到那里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皇后娘娘。奴婢和珠珠又在宫里到处找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皇后娘娘……奴婢的心里就慌了,心想着皇后娘娘是不是不在宫里了…… ” 那宫女战战兢兢地说道。

    “不中用的奴才!朕平日是怎么吩咐你们照顾皇后娘娘的?!朕早就交代过,夜里也必须有人守护着皇后娘娘。昨夜,你们竟敢贪睡忘事,连皇后什么时候离开宫殿都不知道!你们真以为,朕不敢杀了你们么?”苏俊楚猛力一捶桌案,狂怒的吼声,冰冷凌厉的目光,似乎真的可以杀人。

    “请皇上恕罪,奴婢们一直谨遵皇上的吩咐,每夜都有人轮流守护着皇后娘娘安寝。可是,昨晚,却很奇怪,宫里似乎点了迷香,不一会儿,大家都昏昏欲睡了。”珠珠紧张地解释道,内心惴惴不安。

    从来没有看到过皇上发这么大的脾气,从来不知道睿智冷静的皇上也会有这么激动可怕的时候。看来,皇上的心里还是爱着皇后娘娘的,不只是爱,简直是疯狂地爱。

    皇后娘娘,你为什么要走?这里有你荣光无上的皇后之位,还有深爱着你,把你视若至宝的皇上。你为什么要一声不响地离开皇宫?你可知道,你这样一走,可害苦了我们这些下人啊……

    “点了迷香?……念念,你终于还是离开我了……”苏俊楚喃喃自语,无力地靠在了桌案后的龙椅上,眼睛里布满红丝,脸色颓废灰败,似乎在一瞬间变得沧桑了许多。

    他静静地回想着,回忆着昨天和念念见面时的点点滴滴。

    那时,念念很忧郁,念念也很沉默。可是,他没有想到念念会走,如果他早知道……如果他早知道,他怎样也会赶到念楚宫去守着念念。

    苏俊楚突然心念一转,他想起昨晚夜半三更时,似乎感觉到御书房的窗外有人,似乎听到念念在轻轻喊他三哥。

    看来,这都是真的,这不是幻觉,念念在昨晚确实是来过这里,来给他做了最后的道别。

    可是,他竟然没有发现念念来了,他竟然没有抓住念念,让她就这样从自己的身边走过了……

    “啊!念念!”苏俊楚突然疯狂地嘶吼了一声,由龙椅上弹起,一把将桌案掀翻。

    奏折,书籍,笔墨纸砚顿时全数散落在地,有的倾打在跪在地上的珠珠和那个宫女的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刺耳之声,地面一片狼藉。

    珠珠和那名宫女,包括站在一边的宗华,都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谁也不敢发出声音。

    御书房里,在经过了刚才的狂暴之后,静了下来,是令人窒息的死一般的沉寂。

    “滚吧!你们滚回去,老实守在念楚宫。每天继续把念楚宫收拾得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就像皇后娘娘在的时候一样。”好久好久,苏俊楚暗哑地开口,没有再看两个宫女。他的眼神里,是深彻入骨的隐痛。

    “谢皇上开恩。”珠珠和那名宫女身体已跪得僵硬 ,听到皇上发了话,起身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宗华,去通知夏青。让他立即出宫,亲自带人全力寻找皇后。每个地方,每个角落,任何一个小镇小村都不能放过。”苏俊楚清冷而沉痛的声音飘荡在殿内。

    “是!”面对急怒攻心的皇上,宗华只敢说这一个字。

    “昨夜守卫宫门的侍卫,全部处死!”冷漠的声音又多了几分寒气。

    “是!”宗华答,暗自在心里叹息。整夜守着宫门,竟然连皇后娘娘出宫都不能及时发现,那当然是严重失职,不死也得死了。

    “告诉夏青,如果找不回来皇后,你们都得死!”苏俊楚的面色越发肃然生寒。

    “是!臣等定会竭尽全力找回皇后,还请皇上勿要太过忧心,保重龙体要紧。”宗华这次多说了一句话,皇上此时的情形让他担心。他已经跟随苏俊楚多年,对皇上的关心胜于自己。

    “你去吧。告诉徐公公,这几日的早朝取消,朕谁也不见!”苏俊楚疲惫地吐出了这句话,就痛苦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目,虚弱无力地靠在了身后的靠椅之上。仿佛念念的离开,已经带走了他的全部活力。

    游龙阁分部,念念静静躺在床上。她现在腿受了伤哪里也不能去,展慕颜说是去给她弄好吃的,她就只能乖乖地等着。

    不一会儿,展慕颜掀开门帘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弟子,那女孩手上端着一个大碗,念念远远就闻到了香气。

    展慕颜走到床边,看到念念大睁着两只眼睛,不由笑道:“该起来了哦,好吃的来了。”一边说一边把念念扶着靠着被褥坐了起来。

    念念问道:“是什么呀?我虽然很饿,但是怎么又没有什么胃口呢?”

    “最适合你现在养伤补身体,又兼能美容养颜的红枣乌鸡汤。我亲自帮你调配的作料,色香味和营养成分都是一流的汤哦,来尝尝看。”展慕颜说着,从那女弟子手上接过了汤,面含宠溺微笑望着她:“并且,我还准备亲自喂你吃。”

    “不用,我的手又没有受伤,我自己来。”念念干干脆脆地拒绝,边说边想从展慕颜手里拿过那碗汤。

    她才不习惯让一个毫无关联的男人喂她吃饭呢,尽管这个男人对她真的很好,可是……怎么样也不能让人家这么伺候自己吧。

    “我想喂你。”展慕颜的手却朝外移了移,没有让念念碰到碗,眼里的笑意越发深浓迷人。

    “给我自己来,不然我就不吃!”念念瞪他一眼。

    “好吧好吧,我认输。早就知道你是个犟丫头,偏偏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一番好心又碰了钉子。”展慕颜摇摇头无奈地笑,只好把碗递给了她。

    念念接过汤来,看着那飘着黄澄澄油花的汤面,忽然胃里翻涌,一阵恶心的感觉冲上咽喉。她赶紧将汤又递给了展慕颜,侧脸俯下身子连连干呕起来。

    “念念,你很不舒服吗?”展慕颜将汤给了那女弟子,伸手轻轻拍抚着念念的后背,以缓解她此时的难受。

    “不知道怎么?突然好想吐,那汤……感觉有点腥。展慕颜,谢谢你,汤也很美味,可是……我喝不下去了。”念念慢慢觉得好点了,便坐了回来,望着展慕颜满含歉意地说道。

    本来,人家是好心给她送来补身体的汤,她却还没有喝就恶心成这个样子了,心里当然过意不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