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真的要失去她了

    念念愤然甩开了苏俊楚的手,激动地质问他:“三哥,你不是答应我不杀李默李睿的吗?你现在又要这么做!”

    几个大臣一时面面相觑,尽管他们早就闻听皇上深宠皇后娘娘,可是看到皇后娘娘在皇上的面前这么大胆,大家都还是感到了惊诧。

    苏俊楚的脸色微变,看着念念说道:“有些事情你不会懂,念念,你先回去。”

    “我不走!除非你跟他们说不杀李默李睿!”念念气愤地说。

    苏俊楚忍耐地蹙眉,却没有说话。他知道念念一倔强起来,就很难收场。

    “皇上,臣知道您和皇后娘娘伉俪情深。可是,自古以来,帝王主政,最忌的就是女人干政。您想要坐稳江山成就霸业,切不可听从妇人之见心慈手软啊。李默和李睿,都是前朝余孽,如若不尽快斩草除根,难保他们日后不会东山再起,为我朝带来新的危难。请皇上三思定夺。”这时,那名刚才喝问念念的老大臣看不过去了,走上前来给苏俊楚建议。

    “是啊是啊,皇上不能心慈手软。”夏青等几名大臣也纷纷附和说道。

    念念愤怒地瞪了一眼这些个在新朝来说,绝对忠心耿耿的大臣,又将恳请的目光投向了苏俊楚。

    苏俊楚却没有看念念,他的脸色冷峻肃然,目光里一片冷漠杀气:“传朕的命令,从今天起,各地各部,务必同心协力,全力追杀李默李睿!”

    “三哥!”念念激烈而痛苦地喊了一声,不敢置信地望着苏俊楚凛然生威的脸。

    苏俊楚用左臂紧紧搂住了念念,但是嘴里却更加清晰冷酷地说出:“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能取李默李睿的性命,朕有重赏!”

    念念再也不能忍受,奋力推开了苏俊楚,急步跑出了养心殿。

    一路上,念念的脑海一片混沌。她的步伐不由越来越快,身体似乎麻木,脑子更是无法思想,只知道机械地往回奔跑。

    当她回到念楚宫时,宗华还在门口站着,他讶然地望着满脸愤怒与哀伤的念念,想说话却最终没有敢张口。

    念念视若无睹地跑进了寝宫,将门重重地关上。然后,她扑到了床上,用被子将自己整个人裹了起来,睁着眼睛享受着夜的黑暗与宁静。

    她以为她会哭,但是此刻,她却恰恰流不出一滴眼泪。只感到心好痛,人好倦。

    帝王会有感情吗?念念在心里问自己,她紧接着就回答了自己,没有!没有!他们的心里,只有皇位,只有权利!凡是对他们的势力有威胁的人,他们一个也不会放过!杀一个人对他们来说,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那么平常。可怕啊……

    念念默默地想着,虽然早就是春天了,她却感到心底有凉气一阵阵升起,渐渐包围了她的全身,似乎比冬天还要寒冷。

    过了一会儿,听到门被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一直走到了念念的床前。

    念念心知是苏俊楚,却并不想动身,更不想跟他说什么话。

    苏俊楚在床头坐下,轻轻地喊:“念念。”

    念念没有做声。此刻,她忽然感觉到她和苏俊楚,其实并不能算做情投意合,其实,一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尽管,他们的关系已经那么亲密。可是,她依然觉得自己不能真正了解他。而苏俊楚,也并不能真正了解她……

    “念念,我不相信你现在睡着了。”看到念念不说话,苏俊楚又说道。

    念念一掀被子坐了起来,大声地说:“我是没有睡着,但是我也没有心情和你说什么了!”

    “听我说,念念……李默和李睿,如果我不杀他们,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回来杀掉我。作为皇上,我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对我的江山有威胁的人。这道理……我认为你也应该懂。”苏俊楚沉声地说。

    “呵呵,是啊,你现在是皇上,任何一个对你皇位有威胁的人你都不会放过。那么,我想请问皇上,如果有一天,我的存在也对你的地位造成了影响,你是不是也要杀掉我呢?”念念禁不住冷笑起来。

    “念念!你乱说什么呢?我如果要杀你,我还不如先杀了我自己!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你在我的心中有多么重要吗?”苏俊楚提高了声调。

    念念从床上走了下来,声色淡漠:“很多事情我都不明白,但是我能明白你心中最重要的是你的皇位吧。皇上也不必跟我再说这么多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

    在以前,她还曾经幻想过劝说苏俊楚放弃皇位跟她一起离开,而现在,连这样的念头也没有了。

    哀莫大于心死,自从刚才在养心殿,听到苏俊楚那样坚决地要杀掉李默李睿,念念对他的心就死了……

    “念念,我们能不能不要再为这样的事情吵架了?要知道我想当这个皇上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对我说过那句你想要当皇后,我又怎么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去夺取皇位?而我既然已经这么做了,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又如何还能回头?如果我放弃了这些,那么,死的也将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夏青他们这些一直跟在我身边对我忠心耿耿的人,必然也会难逃牵连。念念,你为什么只想着李默李睿,都不为我考虑一下呢?”苏俊楚走到了她的面前说道。

    念念淡淡笑了下:“每个人在做一件错事之前,也许都会找一个能让自己安心的理由吧。而你的理由,就是我。那我现在跟你说,我不想当这个皇后了,我也不想再呆在皇宫了,你会不会让我走?”

    “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离开我?”苏俊楚的脸色变了,紧紧盯着念念。

    念念没有说话,她感到现在,她和苏俊楚之间,已经竖起了一座高高的墙。

    “念念,为什么每次因为他们你都要跟我闹?你可知道我才是世界上最爱你的那个人?别任性了好吗?忘掉李默李睿,让我们重新开始。”苏俊楚轻轻搂住了她,期待而又温柔地说道。

    “对不起,我忘不掉。我如果能忘掉,那我也就不是念念了。”念念决然地推掉了苏俊楚搂着她的手。

    “念念!”苏俊楚痛苦地叫了一声,试图想再次搂住她。

    但是念念却冷冷地说了一句:“请皇上不要碰我!我很累,皇上请回吧!”

    自从养心殿回来,念念就没有叫过一次苏俊楚三哥,她一直称呼他为皇上。苏俊楚早就注意到了,可是,他却没有像上次那样强硬地要求她一定喊三哥。

    因为,今天的念念,看起来……是真的和他很疏远。

    苏俊楚凝神看着她,念念的表情深沉而又冷漠,看起来就像一个孤独的忧伤女神。

    他看不透念念此时到底在想着什么?但是,念念这沉郁的模样让他心慌,他大步向念念靠近了一步,想要不顾一切地拥她入怀。

    念念却立刻尖锐地叫了一声:“别过来!你来我就走!”

    苏俊楚颓然地停下了脚步,伸出的手臂僵在了半空。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声音,让苏俊楚突然觉得,这一次,他似乎是真的要失去念念了……

    苏小柔和柳扬风在那个边关客栈住了一夜。

    第二天,二人下得楼来,随意吃了些东西,柳扬风问:“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不知道……”苏小柔还是那副心神恍惚的模样。

    她在想着李默,也在担心着李睿。不知道李睿此去皇宫,将会是个什么结局?

    “小姐,你能不能不要再弄得这么悲惨兮兮了好吗?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你了呢,笑一下行不行?”柳扬风望着她,摇摇头说道。

    “我笑不出来。”苏小柔低声地说,非但是笑不出来,这句话一说,她的眼睛又蒙上了一层水汽。

    眼见着苏小柔又要掉下眼泪来了,柳扬风赶紧说:“好了好了,算我服了你。不想笑就不笑吧,但是你千万别再哭了,你一哭我更头疼了。”

    苏小柔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终于把那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忍了回去。

    “如果你不知道往哪儿去,那我就说我的意见了。你跟我一起先回京城吧,我要去找念念,还有要看看我兄弟回去以后怎么样了。我和睿兄是生死相交的结拜兄弟,他现在一个人去皇宫冒险,我怎么着也不能袖手旁观呀。我得想想,怎么帮他一下。”柳扬风说。

    “他要杀的人是我哥哥,也是念念现在的丈夫,你还要帮他吗?”苏小柔惨白着脸说。

    “哦……你们的这些事情,听起来还真是复杂啊……不过无论如何,我们都先回京城吧。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议。”柳扬风沉思着说道,又拉过苏小柔的手:“走吧,小柔小姐,一起回京。”

    苏小柔顺从地跟着柳扬风走在街上。是的,她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也许,她只能回到皇宫去找她的哥哥,去找念念了。

    两个人肩并着肩,默默地走在一起。

    尽管柳扬风几度都想开口和苏小柔说话,但是看到苏小柔那一副恍若无人的神态,他又毫无兴致了。他知道,他现在说什么也许都是白搭。

    刚刚走出没有多远,苏小柔的身体却突然如同雷击强烈地震动了一下。

    她站住了,眼睛直直地望着前方。那里……站着形容憔悴的李默。

    李默,就站在离柳扬风和苏小柔不远的地方,静静地望着苏小柔。

    昨天,他下了山以后,首先询问了那几个马车夫。他们说,一大清早,确实有一个绝色少女从山上过来,然后坐上一辆马车走了。

    李默一直等到那个送苏小柔的车夫回来,他知道苏小柔到了这个边关小镇,他也当天就赶到了这里,却并没有找到苏小柔。

    李默差不多又是一夜未眠,他准备今天继续在这里到处寻找一下苏小柔。却不想,清晨刚刚走到大街,就见到了苏小柔和一个酷似念念的男子走在一起,

    李默的心里一阵惊喜,顾不上多想这个像念念的男人是谁?苏小柔又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直接走了过去:“小柔,我终于找到你了。”

    苏小柔的眼泪刷地就掉了下来,她不敢再望李默布满红丝的双眸,低下了头说:“默……你不用找我的,我只会给你带来麻烦……”

    “谁说的?小柔,你难道不知道,失去了你我才会麻烦重重吗?”李默搂过了她,又对柳扬风说道:“不知这位兄弟高姓大名?谢谢你照顾小柔 ,小柔是我的未婚妻,现在,我要将她带走了。”

    柳扬风看着突然出现的李默,一时有些错愕,愣愣地说:“我叫柳扬风,可是……你真的是小柔小姐的未婚夫吗?我不能就这样把她交给你呀,我答应了我兄弟要好好照顾她的。”

    李默淡淡地笑了下:“小柔,告诉这位柳扬风朋友,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苏小柔抬头看着李默,耳边又响起了韩七前天晚上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公子本来是国之储君,未来天子,他有着治理天下的雄才伟略和远大抱负。可是因为你,他放弃了这一切,他跟着你天天躲在这远离尘世的地方,过着赏花钓鱼,只谈风月的闲散日子。你的哥哥苏俊楚,现在又篡了原本属于他的皇位,你还忍心留在这里继续拖着他的后腿吗?你留在他的身边,公子就永远不可能变回从前那个意气风发的骄傲太子。

    她的心又开始绞痛起来,是的,她再也不能拖累李默了。何况,她的哥哥,现在又和李默成为了不共戴天的对立仇人。

    即使李默不介意,她还能和李默像从前那样无忧无虑地在一起吗?显然,是不可能了……

    也许,她真的应该像韩七说的那样,找一个人赶快嫁了,让李默彻底死心。

    想到这里,苏小柔挣脱了李默的怀抱,反而向柳扬风身边靠近了一点:“默……柳扬风是念念的哥哥,他人也很好,我准备……和他成亲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