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仇家恨,我会让他血债血偿

    李默此时却没有顾得上理苏小柔,而是看着韩七冷冷说道:“你能杀得了他吗?且不说他本身的武功你都难以应付,他现在还是新朝天子,身边高手如云,皇宫里面防范重重。你这样冒然前去杀他,只能是自己送死。说不定,他正等着你这样的人去送死呢。”

    “那公子你说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李家的江山,被那姓苏的贼子夺走吗? 公子,你是宵国的太子,你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就不要了江山啊。我早说过红颜祸水,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公子你也不会离开皇宫,他姓苏的岂能这么容易得偿所愿!”韩七又急又气,这样说着,目光又愤怒地扫视过站在一边,面色青白不定的苏小柔。

    “韩七!我出来时是怎么警告你的!”李默大吼一声喝止韩七,又厉声道:“苏俊楚既然有本事夺了天下,那他必定各方各面都早已经准备得妥妥当当。带着苏小姐出来是我自己做好的决定,和其他任何人无关。纵然苏小姐是苏俊楚的亲妹妹,我也不准你这样怪到苏小姐的身上!”

    “公子!你今天骂我我也要说。她跟着你出来了,她的哥哥就在皇宫里篡位了,事情怎么刚好这么凑巧?难保里面就没有一点什么阴谋,说不定,这一切都是苏俊楚早就安排好的美人计!”韩七不顾一切地说道。

    “住口!韩七,你出去!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这样无意义的言论!”李默怒不可遏。

    韩七满腹愤慨,愤然而又无奈地走了出去。

    而李默,他的双拳紧紧地捏在了一起,眼睛里燃烧着怒焰几乎能把一切毁灭:“国仇家恨!我又岂能这样善罢甘休?苏俊楚,我会让他血债血还!”

    苏小柔的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她抓住了李默的衣衫,急切地说:“默,不是这样的……我哥哥他不是坏人!你们不要杀他!”

    李默低头看了看满脸不安的小柔,声音沉重:“小柔,我现在想要一个人安静一下,你先回去休息好吗?”

    此时,李默心乱如麻。亡国之仇,丧亲之痛,令他怒火万丈而又痛心入骨。

    他已经顾不上安慰伤心的苏小柔,甚至没有像以往那样,将焦急难过的苏小柔拥入怀中。

    “默……”苏小柔抱住了李默,眼泪串串滑落。

    她心疼这时的李默,她想不通自己的哥哥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更担心,李默从此会和自己的哥哥,成为势不两立的仇人……

    “小柔,听话,先回去,我明天再给你说。”李默只是轻轻搂了搂小柔,就放开了她。

    苏小柔的眼泪让他心软,但是也让他的心里更乱。此时此刻,他实在没有心情再跟苏小柔多说一些什么。他要好好地想一下,以后应该怎么做?

    苏小柔看着一瞬间变得凛然起来的李默,心中充满了哀伤。

    这个时刻,她的心情是那么担忧,她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可是,李默却并没有给她渴望的慰藉,他现在似乎也并不需要她的陪伴,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带着难言的失落和忧伤,苏小柔默默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她再也不能忍住,趴在桌上放声大哭起来:“三哥,三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为了念念吗?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做了,我以后该怎么办?你已经彻底伤了默的心,你们两个,谁有事都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苏小柔边哭边喃喃自语,一时心如刀绞,泣不成声。

    却听房门轻轻敲了几下,苏小柔擦了擦眼泪,赶紧跑过去开门。

    她以为是李默来了,可是,当她拉开了房门,却见到是韩七站在门口。

    苏小柔呆了一下,她知道韩七一向就对自己有意见。因为是为了她,李默才会连皇位都不要,毅然决然地带着她离开了皇宫。

    现在,韩七来找她,她想不出会有什么事情?

    “苏小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想你也明白,公子的心里会有多么难过。如果你是真的关心公子,为了公子好,你应该知道以后怎么做吧。”韩七开口说道。

    “怎么做?”苏小柔迷茫地问道。

    “离开他!只有你走了,公子才能安心复国,宵国才有重新振兴的希望!”韩七冷冷地说。

    “离开他?”苏小柔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哭泣着说:“不,不!我们说好永远在一起,我怎么能这样离开他?我不走!”

    “苏小姐,到现在你还不肯承认自己的错吗?公子本来是国之储君,未来天子,他有着治理天下的雄才伟略和远大抱负。可是因为你,他放弃了这一切,他跟着你天天躲在这远离尘世的地方,过着赏花钓鱼,只谈风月的闲散日子。你的哥哥苏俊楚,现在又篡了原本属于他的皇位,你还忍心留在这里继续拖着他的后腿吗?你留在他的身边,公子就永远不可能变回从前那个意气风发的骄傲太子。所以,你如果是真心爱公子,不想让他背上一个为了女人丢了江山的千古罪名,你就应该立刻离开他!”韩七毫不留情地说。

    他本来就对李默为了苏小柔放弃了太子之位离开皇宫而耿耿于怀,现在,又听说苏小柔的哥哥苏俊楚竟然发动宫廷政变,篡夺了皇位。

    韩七的心中,就更加认定像苏小柔这样的妖媚女子,只能是祸水红颜,也对苏小柔更加不满。

    这番冰冷直接的话语,无情地打击到了苏小柔。

    她本身就是个脆弱的人,此刻不由跌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脸孔煞白,怔怔地自语:“竟然……是我害了他?连累了他?”

    “苏小姐,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里是一些银子,你拿了明日赶早下山,山下就有马车,你可以想到哪里就去哪里。”韩七说着,拿出了一包银子丢在桌上,又道:“还有,你也知道公子为人最重情义,你走了,公子必然会心里不安,他也必定会到处找你。如果可以,苏小姐最好是赶快找个好人家嫁了吧,这样公子才能彻底死心。我想,苏小姐如果想要嫁人,那一定会有不少男人是等着想要娶的。所以,这个事情一点也不难。”

    说完了这些,韩七转身走了出去。

    而苏小柔,看着留在桌上的那一包银子,发出了肝肠寸断的哭声。

    整整一夜,苏小柔的眼泪没有断过。她的心,就像被人掏空了似的难受。

    韩七的话,突然让她感到,她和李默之间,其实有着很大的距离。尤其是现在,她的哥哥,又夺去了原本属于李默的江山。她不知道,李默和她的哥哥苏俊楚,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如果在昨晚,苏小柔伤心的时候,李默能给她一番安慰。那么此时,也许苏小柔的心中,还不至于这么伤痛。

    可惜那时候,李默自己也正深陷在巨大的打击之中,自然也就忽略了一向娇弱的苏小柔,需要他的抚慰……

    清晨,东方的天空刚刚透出亮的曙光。山谷里,花香四溢,清风送爽,小鸟已经开始欢快的鸣叫。

    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和安宁。可是,苏小柔的心中,却再也感受不到昔日的一点快乐。

    苏小柔坐在桌前,给李默写了一封简短的书信:

    默,我走了。你不要找我,我也不会回来。你是曾经的宵国太子,你有自己更广阔的事业,绝不应该只和一个女人一辈子呆在一个狭小的天地。关于我哥哥做的那些事,我非常非常难过。如果道歉可以有用,我愿意代替他向你说无数声对不起。我只请求你,如果你真的要复国,千万不要杀我哥哥。他是我最亲爱的哥哥,希望默不要让我再失去一个亲人。祝一切安好!

    署名是:永远爱你但不想再拖累你的柔。

    苏小柔边写边哭,眼泪模糊了字迹。她握着笔的手在不停颤抖,李默清俊的身影在她的眼前重复跳动,她感到头昏脑胀而又心痛如裂。

    当她写完最后一个字,笔从她的手上滑落到了地上。她在心中痛苦地低呼:默,再见!再见!

    就这样,苏小柔黯然心碎地收拾好了自己的衣物,带着满心的伤痛和不舍,悄悄离开了山谷,离开了她最爱的李默。

    当她拖着虚脱的步履走到了山下,果然看到那里停着有几辆马车。

    苏小柔随意坐上了一辆,那车夫问:“请问小姐要去哪里?”

    “不知道……你随便拖我到一个镇子去吧,越远越好。”苏小柔失神地说着,她的眼睛红肿,面容憔悴。她的确是不知道要去哪里?没有了李默,她觉得去哪里都是一样。即使是最美丽的地方,也不会再有欣悦的感觉……

    o(n_n)o~求各种鼓励,亲爱的们多多支持下哦!特别推荐我的精彩完结文《冷总裁的俏丫头》和《豪门小俏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