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的生活被打破

    宁朝的南部,一个静谧幽静的小镇,名叫桃花镇。那里,还有一座风光秀美的山谷,名叫桃花山。

    刚刚进入初春的季节,对于南方来说,已经微微有点热了。山顶的一座湖边,坐着一对年轻的男女。男的,俊逸潇洒,风度翩翩。女的,花容月貌,倾城绝色。他们的面前,摆着一支垂钓的鱼竿。

    山谷幽静,清风徐徐,碧水蓝天,佳人美景。这一切,融合在广阔的天地之间,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他们,正是已经离开了皇宫几个月,隐居在此的李默和苏小柔。

    垂钓了半天,却没有看到一条鱼儿上钩。苏小柔不禁趴到了李默的肩头,轻声地问:“默,为什么你都钓不到鱼?”

    “因为我的心静不下来,因为你坐在我的身边。”李默笑了笑说。

    几个月的田园隐居生活,让李默体会到了从前当太子时从未感受到的闲适和轻松。

    他喜欢这样的日子,和自己心爱的女子在一起,不理红尘俗事,远离宫廷纷争,过一份属于自己的悠闲生活。

    可是,这样的恬淡舒适的日子又能持续多久?李默和苏小柔怎么能想到?他们美好而又平静的生活,即将会被打乱。

    “我坐在你的身边,鱼就不上钩了吗?”苏小柔问。

    “是呀,鱼都是很聪明的,知道岸边坐着有美女,全都不来了。”李默说,黑亮的眼眸里是温暖的笑意。

    “你瞎说的吧。”苏小柔嘟了嘟嘴。

    “就算我瞎说的吧。小柔,其实是你坐在我的身边,我也没有心思钓鱼了。”李默放下鱼竿,搂住了小柔。

    两个人热烈地吻在了一起,滚倒在漫山遍野的花丛,鱼竿滑落了湖中,装鱼的小桶歪向在一边……

    可是,管他呢!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连山谷拂过的清风都觉得是清甜的。

    李默和苏小柔出来了这么久,然而他们却一直没有结成真正的夫妻。他们最大的亲热程度,也只限于拥抱和接吻。

    因为,李默不愿意就这样侵犯了小柔,如果没有一个正式的婚礼,他会觉得让自己最爱的女孩受了委屈。所以,他和苏小柔现在,依然只能算是一对热恋的情侣。

    今天,当他们拥吻着滚倒在山花烂漫的草丛。李默却立刻感受到了,那来自小柔少女身体的吸引。

    他嗅到了小柔身上,那动人的少女的馨香,他的手,不知不觉触到了小柔胸前那柔软的诱惑……李默有点克制不住自己了。

    良辰美景,佳人如画,微微闭着双目的小柔实在是太迷人了。

    绯红的脸颊,白嫩的粉颈,令每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动心的绝美脸蛋,还有那因为激动微微起伏的胸脯和她情不自禁发出的娇柔的喘息……

    这一切,都令李默这个正值当年的男儿热血沸腾,激情澎湃,几乎难以自持。

    李默重重地呼吸着,忽然扶着小柔坐了起来。

    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体内那股强烈的冲动,他太爱小柔,所以更不能就这样冒犯了小柔。如果他就这样要了小柔,那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他本来就是个很有自制力的人,他一定要给小柔一个隆重的婚礼,才可以让小柔真正成为自己的女人……

    “默,怎么了?”苏小柔的眼睛里流动着醉人的光彩,她不明白李默为什么突然放开了她?

    每次都是这样,到了这种时候就停止了,即使是激情似火,李默也从来不会再进一步。

    “小柔,如果没有明媒正娶,我怎么可能要你呢?所以,我想我们最近回京城一趟吧。我去向你哥哥提亲,我想正式地娶你为妻。”李默说,很郑重也很诚恳。

    “我都听你的,默,你说什么都行。其实,即使没有明媒正娶,我也愿意跟着你,是我自己愿意的啊。”苏小柔轻声地说,靠在了李默的肩膀。

    是呀,自从她决心跟着李默出来,她就认定了李默。她愿意跟着李默走遍天涯海角,哪怕无名无份,她也心甘情愿做李默的女人。

    可是,李默却是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李默也受过良好的道德教育。

    他们出来了这么久,在别人的眼中,他们早就应该是真正有了那样的关系了。然而,李默却一直尊重着她,守护着她,没有逾越男女之间最后的那道礼仪。这样有时,倒让苏小柔的心中不好想了。

    李默将小柔搂进了自己怀里,低沉地说:“小柔,我知道你爱我。所以,我更不能就这样草草地和你在一起啊,我一定要给你一个幸福的婚礼。”

    苏小柔点了点头,不再说话,静静地依偎在李默的怀中,享受着这二人世界的美好。

    两人一直在湖边坐到夕阳西下,晚霞满天,才手拉着手,回到他们在山谷里居住的房子。

    这是一座干净舒适的大宅院,屋前种满了兰花和海棠。

    本来这座山顶宅院是镇上一户富翁的别苑,富翁偶尔会在狩猎或者上山游玩的时候在这里小住几天,平日这里只留了一对老夫妇帮忙照看屋子。

    当时李默和苏小柔来到这里,小柔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李默便花下重金找那个富翁买下了这个宅院,和小柔一起带着韩七住在了这里。

    而那对照看房子的老夫妇刘叔刘妈也留了下来,平日里帮着他们打扫房屋和做饭洗衣。

    因为苏小柔从前是千金小姐,是干不好家务活的,让她能烧出一桌饭菜那简直是天方夜谭。而李默,也不忍心让小柔干这些粗活。

    今天,因为需要添置一些日用生活物品,李默让韩七下山采购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刘叔刘妈早已经将饭菜做好,摆好了放在桌子上,等着外出垂钓的李默和苏小柔。

    刘妈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农家女子,此时看到李默和苏小柔手牵着手回来了,她立即热情地迎了上去:“公子,小姐,饭菜早都烧好了呢,只等着公子和小姐回来吃了。”

    李默含笑对刘妈点了点头道:“刘妈辛苦了。”

    刘妈听了喜笑颜开,李默每次跟她和刘叔说话都是彬彬有礼,而且给的工钱也比别处高几倍,她真是打心眼里喜欢李默和苏小柔这对风采出众而又高贵礼貌的年轻人。

    她和刘叔也时常在私下庆幸,他们能遇到这么和善而又大方的好主人。

    李默和苏小柔坐下来吃饭。

    苏小柔特别爱撒娇,一下子夹着菜喂给李默吃,一下子又让李默夹菜喂她自己吃。

    李默虽然不习惯这样,但是也拿苏小柔没有办法,只有顺着她。一顿饭,两个人吃得其乐融融,欢声笑语不断。

    两人正在一边吃饭,一边说笑,却见韩七急匆匆地奔了进来。

    韩七的脸色甚为凝重,看到李默就说:“公子,出事了,我们呆在这里都不知道,宫里出大事了!”

    “什么事?”李默不动声色地开口,心中却暗自一凛。

    因为他知道,韩七平日是一个喜怒都不爱形于色的人,今天这种表情,那一定是遇到特别严重的事情了。

    “公子,我今天下山听说,外面早已经换了天地。皇上已经驾崩,皇后娘娘也追随皇上含恨而去,三皇子也死了,宵国变成了宁朝。”韩七悲愤地说着,又伸手指向苏小柔:“造成这一切事件的,就是她的哥哥,从前宵国的晋陵王苏俊楚。现在他已经登基为帝,国号也改了,你从前的太子妃也变成了他的皇后!”

    “啪”的一声,苏小柔手里的碗落到了地上,脸色变得惨白。

    而李默,他的拳头重重地捶在了桌上,那木质的桌子登时震得裂成了两半。

    “公子,我早就说过,你不能离开皇宫。你那时不听我的话,现在,宵国的江山都被人夺了,皇上和皇后娘娘也被人害了。公子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一定要给皇上和皇后娘娘报仇啊,夺回属于李家的江山。”韩七义愤填膺,一双眼睛涨得血红。

    他一直是李默的贴身跟班,对李氏王朝可谓忠心耿耿。如今听说宵国江山旁落他人之手,怎么不让他的心中激愤难平?

    李默的脸色冷如寒霜,却没有说话。

    他知道韩七带回来的这个消息绝对不会有错,老百姓对于改朝换代这样的大事情,如若不是真的,也绝对不敢胡乱传言。面对这突如其来,意料不到的巨大噩耗,他在静静地思索,应该怎么做?

    当初他出来的时候,朝政稳定,天下太平。

    他绝没有想到,他在这美丽山谷里过着宁静日子的短短数月,竟然会江山易主,父母双逝。

    只因为,他根本想不到,他从前的得力助手,也是他亲如兄弟的好朋友苏俊楚,竟然会背叛自己,做出了弑君篡位之事……

    “公子,你说一句话啊。只要你发了话,我韩七愿意冒死潜回皇宫,亲手杀了那乱臣贼子苏俊楚。”看到李默久久不语,韩七当下急了。

    苏小柔的脸色更加惨白,紧张地叫了一声:“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