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第一次亲热

    虽然已经改朝换代,但是太医院的胡太医还是留在那里。听到苏俊楚的吩咐,宗华答应了一声走了。

    兰妃怔了怔,惊慌地望着苏俊楚:“皇上,现在让胡太医过来干什么?”

    “你那么聪明,怎么都想不到朕此时召胡太医来是做什么吗?”苏俊楚讽刺地说。

    “不要,皇上,求你,留下我的孩子。”兰妃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无血。

    “不行!朕已经决定,这个孩子绝不可留!”苏俊楚的回答斩钉截铁。

    “皇上,皇上,臣妾知道错了,臣妾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臣妾也不会再妄想和皇后娘娘争宠。求皇上开恩,不要拿掉我的孩子。臣妾从此愿闭门不出,一心向善,再也不敢对皇后娘娘说一句不敬之词。只求皇上容许臣妾将孩子生下来!求皇上开恩!”兰妃跪了下来,眼泪流了一脸。

    “朕说了不行!”苏俊楚的声音冷若寒冰。

    “皇上,孩子是无辜的,纵是臣妾犯了再多的错,可是这只是个未出世的孩子啊。求求皇上了!让臣妾留下孩子!”兰妃扑了过去,抱住了苏俊楚的腿。

    “你的心肠如此歹毒,孩子还没有出生,你就给他教育了这么多不堪的话语!朕可以断定他将来出世以后,你还会有更多的借口让这个孩子来牵制住朕。而且,你竟然毒心不死,还想让他长大以后杀了念念。朕如果再让他留下,岂不是自留祸害!”苏俊楚冷冷地说。

    “皇上,臣妾已经知道错了,臣妾也会悔改的。待到孩子出世,你将孩子抱走不让臣妾抚养都行。可是,求皇上一定要让臣妾把孩子生下来啊。”兰妃还在苦苦地哀求着。

    “你不必白费口舌了!朕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朕一点都不想要这个孩子,不想要一个和你生的孩子!等到胡太医来了,拿了堕胎药,立马喝下!”苏俊楚毫不留情地说道,踢开了兰妃。

    兰妃站了起来,她停止了哭泣,满目仇恨地注视着冷漠而立的苏俊楚,突然疯狂地叫了起来:“苏俊楚!你不是人!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你是魔鬼!我恨你!我恨你!”

    苏俊楚冷漠地看着她,不想再做回应。

    兰妃声嘶力竭地咒骂着,又大声狂笑起来,然后她突然平静了下来,用那种仇视而又怨毒的目光久久地看着苏俊楚,发出了声声冷笑:“苏俊楚,你不想要我的孩子!我知道,你是想要那孟念念给你生孩子。可是,人家愿意给你生吗?为什么你立她为皇后这么久,她都没有让你碰她一下?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她和我大皇兄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样?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又是什么样?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她根本就不爱你!你就别做梦了,孟念念永远也不会爱你的!我大皇兄走的时候,只是她不在,如果她那时也在太和殿,她会和苏小柔一起跟着我大皇兄走!她的心里压根就没有你!你要的只是一个我大皇兄不要的女人!只有你这个傻瓜还把这样的女人当做宝贝!”

    “住口!”苏俊楚心中的隐痛被兰心公主刺开了鲜血淋淋的大口子。

    是的,他什么时候都可以冷静,什么时候都可以无动于衷。可是,只要提到了念念,提到了念念和李默,他就觉得不可忍受!

    无可抑制的痛苦和愤怒在苏俊楚的心中翻江倒海般汹涌而至,他扬起手来,狠狠地给了兰妃一个耳光。“你这个疯女人!不许你这样说念念!”他再给了兰妃一个耳光。

    兰妃被苏俊楚一连两个耳光打得滚倒在地,嘴角渗出了血迹,可是她依然疯狂地喊叫着:“我不住口!你打吧,你打死我,我还是要说,孟念念她根本不爱你,她爱的是我的大皇兄!你就是给她修一百座一千座念楚宫她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你留不住她的!她迟早会离你而去的!你就做梦让她给你生孩子去吧!”

    宗华带着胡太医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面都不敢说话。

    “开一副堕胎药,马上煎好让兰妃服下。”苏俊楚的脸色阴沉得可怕,眼睛里燃烧的怒火让人不敢多看。

    冷着声音吩咐了胡太医,他又对宗华说:“你留在这儿,看着兰妃服了药才能离开。如果她不喝,你就找人把药给她灌下去!”

    说完了这些,苏俊楚没有再看还坐在地上疯子一般叫嚷的兰妃,大步走了出去。

    他来到念楚宫的时候,念念正在教珠珠写字。

    现在,念念没事就教珠珠识字读书,主仆二人在一起倒也十分融洽快乐。

    两个女孩正有说有笑地写着字,却忽然看到苏俊楚走了进来。

    珠珠赶紧叫了一声:“皇上,您来了。”

    苏俊楚没有说话,走过去带着浓浓的酒气在念念身旁的靠椅上坐了下来,看着念念说道:“今天是花灯节,皇宫的宴席你不去参加,在这里写字很好玩吗?”

    “你知道,我一向不爱好这种场合。”念念说。

    “我只知道,你以前最喜欢哪里热闹往哪里去,现在为什么变了?”苏俊楚握住了念念的手,紧紧地盯住她的眼睛。

    他在念念面前说话,从来都是说我而不用朕字。

    珠珠这时为苏俊楚泡好了一杯茶,带上房门退了出去。

    “以前是年龄小,现在没那么爱玩了。”念念低声说道。

    苏俊楚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念念。

    念念也沉默了,想着从前的过往点滴,小柔,李默,李睿的身影一个个的在她的脑海闪现……

    他们曾经在一起是多么的快乐过,而现在,却人影无踪,天各一方了。

    念念不由心神恍惚,感慨万千。

    “你在想什么?李默吗?”苏俊楚一直注视着她,念念此时一脸遐思的表情令他的心中涌起了难言的嫉妒,他把念念拉着坐到了自己的腿上。

    “是的,我刚才想起了他和小柔,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怎么样了?”念念回答,没有注意到苏俊楚的神情与往常不大一样。

    “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许再关心别的男人吗?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想着李默?”苏俊楚说,眸子里闪着阴郁的的火花。

    “我也说过,我的心属于我自己掌握,你这样要求我,我不喜欢。”念念的声音冷了下来,她最反感的就是苏俊楚这样霸道的管着她,限制她。

    她想从苏俊楚的腿上站起来走到一边,可是苏俊楚却突然将她的身体放倒下来,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嘴唇。

    带着浓烈酒气和压迫性的热吻使念念很不习惯,她挣扎着。

    苏俊楚却似乎并不满足只这样亲吻她了,他的手有力地滑进了念念的衣内,停留在念念小巧而又坚挺的秀ru上,贪恋地抚摸着。

    念念慌乱地阻挡着说:“三哥,你喝多了,放我下来。”

    苏俊楚没有理会念念的抗拒,抱着她站了起来,并且往床边走去。

    “干什么?你放开我!”念念叫。

    “不放!”苏俊楚说着,抱着念念一起躺到了床上。

    他将她搂得紧紧的,晚宴上喝过的那大量的酒,以及刚才兰妃说的那些话对他的刺激,都使得苏俊楚狂乱而失去理智。

    他翻身压住了念念,带着几分醉意几分怒意开口:“念念,我说过我没有耐性等太久。今天,是让我帮你脱衣服还是你自己来?”

    “你疯了!”念念恼怒,可是她却推不动把她禁锢得紧紧的苏俊楚。

    “我是疯了,可是我是因为你才疯的!你是冷血吗?我那么爱你,我对你那么好,我干什么都想着你。可你呢?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李默,他究竟有什么好?让你到现在都还对他恋恋不忘。你不让我碰你,是不是因为他?告诉我,是不是?”苏俊楚俯视着念念,眼睛里充斥着狂暴与痛苦的火焰。

    “至少,李默他是一个君子,他不会像你这样发疯!”念念气急交加地喊。

    这句话更加激怒和刺伤了苏俊楚,他几乎在一分钟内就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再次压在念念的身上:“是!他是君子,我是坏人对吗?既然你认定了我是坏人,那我就坏给你看看。”

    “你要干什么?苏俊楚!不要让我恨你!”念念愤怒地瞪着他,却被他压得动弹不得。

    “我是皇上,你是我的皇后,我今天要你陪我!侍寝!”念念的话令苏俊楚停顿了一下,可是也只是停顿了一下。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他突然好想看到念念衣服下面包裹着的身体。

    他用力扯开了念念的外衣,又继续去撕扯念念的衬裙。

    念念的挣扎与反抗根本无济于事,衣衫一件件滑落……苏俊楚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俯下身,深深亲吻着念念,吮吸着念念胸前娇嫩的蓓蕾。

    狂热而又肆虐的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具有占有欲的吻,暴风骤雨般落在念念洁白的身体……

    念念使劲地想推开苏俊楚,可是却反而被他压得更紧,吻得更用力,全身传来的酥麻和灼热感使念念忍不住发出了细碎的呻吟……

    然后,苏俊楚的腿分开了念念紧闭的双tui……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念念失声叫出声来:“啊!好痛!”

    苏俊楚停了下来,念念脸上痛苦的表情让他的酒劲清醒了几分,也让他燃烧的欲望平息了许多,他爱怜地看着念念,柔声地说:“很疼吗?我轻一点。”

    于是,苏俊楚放慢了自己,他的动作变得轻柔无比。他小心翼翼地爱抚着念念,生怕弄疼了她……

    可是念念还是感到疼痛难忍,她受不了这样一个异物进入自己的身体。

    看到念念疼得皱紧了双眉,脸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苏俊楚不忍心再让心爱的女孩这么难受。他停下动作,离开了念念的身体,不停温存地亲吻抚摸着她,以缓解念念紧张的情绪。

    直到感觉到念念的身体完全放松,他才轻声地问:“念念,好点了吗?可以……再试一试吗?”

    念念闭着眼睛没有说话,她心里的感觉复杂而又难过。

    作为一个新潮的现代女生,她倒不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她只是没有想到她的第一次会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形下,没有两情相悦,而是在苏俊楚喝多了酒,几乎是在他半强迫的状态下发生了这种事。

    看到念念没有拒绝,苏俊楚试着想再次进入,可是刚刚接触到念念,念念又叫了起来:“不行,还是痛。”

    苏俊楚无奈,只好下来抱住了念念,轻轻吻着她说:“念念,我的宝贝,我不碰你了,安心睡吧。”

    清晨,天蒙蒙亮。

    苏俊楚从沉睡中醒来,旁边却没有了念念的人影。

    他记得昨晚他是紧紧抱着念念入睡的,有几次念念想要起身,都被他霸道又坚决地搂住了。而现在,身边的枕上还留着念念的丝丝发香,念念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苏俊楚的心里一惊,此时他已经完全醒了酒。

    他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片段,想起了他把念念压在身下……依稀记得念念开始在挣扎,后来一直说疼……

    天哪,苏俊楚重重地捶了捶自己的头,在心中责问自己:我昨晚真的是疯了吗?怎么可以那样对待念念?那样粗暴,那样狂浪,念念会恨我的吧?她现在去了哪里?

    苏俊楚一跃身坐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准备出去找念念。

    当他掀开被子准备下床之时,却又一次惊呆了。

    床铺中央,一块触目惊心的红色,如一朵盛开的红山花,妖娆刺目地躺在那儿。那是代表着念念纯洁身体的处子之血,印证着他昨天晚上的疯狂……

    啊?老天!苏俊楚在心里惊呼:原来,念念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清白之身。原来,这是念念第一次和男人亲密接触……

    难怪,她昨天晚上会那么紧张,难怪,她昨天晚上会那么疼痛得难以忍受……

    原来,他一直误解了念念和李默。李默和念念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他们一直是清清白白的。

    苏俊楚的脸色大变,心中又是懊悔又是不安,他担心念念一怒之下,再也不恳原谅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