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不能拥有她

    “你在考验我的耐性?”苏俊楚紧盯住念念,俊朗的双眉拧了起来。

    “三哥,你为什么非要勉强我参加这个登基大典呢?我根本就不想!我如果坐在那里,会觉得很难受知道吗?因为这本来是李默家里的江山啊。”孟念念终于大声喊了出来。

    “说来说去,你还是忘不了李默对吗?如果现在是李默登基,你是不是就会兴高采烈地陪着他去了?是不是?”苏俊楚抓住了念念的手,眼睛里有压抑的怒火和深深的伤痛。

    “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我不去!”念念也生气了,一把甩开苏俊楚的手,走到了窗前。

    苏俊楚忍耐地注视着她秀丽而又倔强的背影,突然回身朝着宫殿门外喊道:“来人!”

    珠珠和两名宫女走了进来,紧张地站在宫殿门口,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皇上有什么吩咐?”

    “过来伺候皇后更衣,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些东西给皇后穿戴打扮好。”苏俊楚指了指那堆华丽的衣物和饰品,然后他走到了念念的面前:“我在外面等你!”,语气是不容拒绝的强硬。

    “你一定要强迫我去参加吗?”念念愤怒地瞪着苏俊楚。

    “是的,我要你去!今天我会宣布你为我的皇后,同时进行皇后册封仪式。你如果不坐在我的身边,我会感到一切都没有意义。”苏俊楚声色决然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而珠珠和那两名宫女已经捧着衣服头饰站在了念念的面前,念念气鼓鼓地说:“你们别忙乎,我不会穿的。”

    “娘娘,其实穿上这些去参加一下登基大典也没有什么的啊,您现在本来就是我们的皇后。”珠珠耐心地劝着她。

    “是呀,娘娘,您就不要让奴婢们为难了吧,皇上已经吩咐过了……”另一名宫女也在一旁附和着说道。

    念念看了看她们,几个女孩脸上都带着恳求的神色望着她,她叹了一口气,心想:算了算了,只当我今天去那里做一个摆设吧。

    于是,一整天,念念都坐在苏俊楚的身边,参加了一系列喜庆而又繁琐的宫廷仪式。

    这既是新皇的登基大典,又是皇上册封皇后的重大典礼,其隆重与热闹的程度可想而知。

    古往今来,还从来没有一个皇帝开这样登基与立后仪式同时举行的先例。但是苏俊楚,他这样做了,他也做到了。

    他不想再等下去,他要让念念,以最快的效率,成为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

    面对着百官齐拜,山呼娘娘的恢宏场面,念念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笑容。她的心中,也感受不到半分的喜悦和荣幸,只有深深的迷茫和担忧。

    那一天,还同时宣布了前朝的兰心公主为新王朝的兰妃。

    至此,宵国统治的时代正式宣告结束,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崭新的宁王朝。

    终于等到一切礼仪完成,用过了晚宴,苏俊楚去了养心殿和群臣议事。他是开国新君,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很多。

    孟念念则乘坐御辇由宫女们陪同着回到念楚宫,她感到精疲力尽而又心神紊乱。

    进了宫殿,念念将那一身环佩叮当的皇后行头全部换了下来。站在窗前,面对着寂静无边的星空,静静地发呆。

    她想起了小柔,想起了李默,她不知道,未来的日子,还将会发生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双臂膀从背后温柔地拥抱住了念念:“你在等我吗?”苏俊楚的声音温润如玉。

    念念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

    想起早上苏俊楚那么强硬地要求她换上衣服去参加登基大典,她的心里就不舒服。

    “怎么?还在生我的气?”苏俊楚轻轻将念念的身体转了过来,凝视着她的眼睛问道。

    “没有。”念念干巴巴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虽然说的是没有,但是这声音谁都能听得出来,她不仅是在生气,而且生的气还不小。

    “还说没有,瞧你的嘴巴翘得都能挂上一个小油瓶了。”苏俊楚望着气鼓鼓的念念,嘴角露出了宠溺的微笑。

    “我不喜欢别人勉强我做不愿意的事情。”念念嘟着嘴说。

    苏俊楚把念念搂进了怀里,轻轻地吻着她湿润的睫毛:“乖啦,念念,我的妻,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了呢。”

    这温柔多情的话语,以及冬天夜晚无边的空寂,突然让念念的心里产生了一丝奇异的紧张。

    她抬眼看着苏俊楚,苏俊楚的眼睛也看着她,那目光烫得像火。

    “三哥……很晚了……你要回去了吧。”念念低下了头,感觉极不自然。

    “今晚,我想留在这里,行不行呢?”苏俊楚说着,已经将她拦腰抱了起来,放到了身后那张宽大的床榻之上。

    “不行,三哥!我心里……还没有准备好!”念念慌乱地说着,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可是,苏俊楚却牢牢地将她压在了身下,用手指轻轻地抚摸过她发烫的面颊,叹息着说:“你还要准备什么呢?念念,我终于可以拥有你了。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得有多心痛吗?”

    他的吻密密麻麻落了下来,手掌温柔地在女孩的身体上抚过,从脸颊滑到脖颈,又滑到她柔软的胸前……

    念念却始终心慌意乱,完全不能进入状态。

    当苏俊楚的手轻轻地伸向念念腰间的束带时,念念惊慌地抓住了他的手:“不要!三哥,真的不要……”

    苏俊楚停了下来,眼睛里是燃烧的渴望,暗哑着声音问:“你现在,还要拒绝我?”

    “三哥,我……给我点时间行吗?我现在,真的不想……”念念紧张地说着,自己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苏俊楚俯首凝视着念念的脸,看了好久好久,突然手一用劲,念念的腰间的束带就被扯开了。

    他柔情地亲吻着念念,爱恋地低唤着她的名字,又去解她棉裙上的布扣,但是念念却突然叫了起来:“三哥,如果你今天勉强了我,我不会原谅你的!”

    听到念念这样的话,看着她抗拒而又哀恳的表情,苏俊楚满腔的热情彻底地凉了下来。

    他坐了起来,没有再看念念,声音里却有着难以掩饰的伤楚:“你还要让我等多久?念念,你的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三哥……我说了,我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这些事情,我……我现在心里真的很乱。”念念也坐了起来,看着苏俊楚伤痛的表情,她也很难过。

    可是,她真的还不能从最近发生的这一连串事件中解脱出来。

    她的心里,对苏俊楚这次发动宫廷政变还是不能接受,她始终觉得这是一件无可容忍的事情。所以,她无法在这个时刻,在这个地方和苏俊楚亲热。

    “我可以给你时间,但是,我希望这个时间不会太久。我的耐性,也不会让我等太久!”苏俊楚注视着念念,重重地说完了这些话,就起身走了出去。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对念念来说,迷茫而又困惑。

    她感觉到自己是真正的在爱着苏俊楚,可是,她又抗拒着苏俊楚给她的这个皇后称号。

    有好多次,午夜惊梦,念念都梦见李默和李睿在追杀苏俊楚,或者是苏俊楚要杀了李默李睿。

    她还梦到苏小柔在伤心欲绝地哭喊:“三哥,三哥,你这样做,让我和李默以后怎么办?”

    这些担忧沉重地压在念念的心上,使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她变得郁郁寡欢。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苏俊楚倒是很少来找念念了。

    并不是因为他不想念念念,而是因为开国之初,他刚刚称帝,要处理和解决的事情多不胜数,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天天去看念念。

    而念念那天晚上的拒绝,也让苏俊楚又一次感到了心的伤痛。

    他不明白,念念为什么到现在都还不愿意接受他。难道,她真的不爱他了吗?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滑过去了,苏俊楚在忙完政务之时,总是想着抽空去多陪着念念。

    他也一直无条件地宠溺着念念,对念念哪怕只是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他都会放在心上,百依百顺。

    可是,两个人的关系,却始终没有更进一步。那男女之间的最后一道界线,一直没有越过。

    念念也从来不愿意和苏俊楚一起参加宫中的宴会或者其他什么活动,因为在她心底,还不能接受苏俊楚用这样的方式得来的江山。

    而在苏俊楚看起来,却是觉得念念还不够爱他,也许还在留恋着李默。

    这样,两个曾经倾心相爱的男女之间,似乎多了一种隔阂。

    在这一个月里,苏俊楚已经调查清楚了。李默带着苏小柔在宁朝以南一个风光秀美的山谷里,过着惬意舒适的田园隐居生活。

    他们几乎足不出山,他们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而宵国的二皇子李睿,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尽管苏俊楚动用了很多人手,依然查探不到他的一点消息。李睿,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天,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宫中照例大摆酒宴,皇上要在这一天宴请群臣百官及其家眷。

    可是,念念依然没有出席。

    她在逃避着这些让她深感别扭的场面,因为她很怕听到那些群臣齐呼皇后千岁的时刻。那些恭恭敬敬的叩拜声,总让她感觉自己似乎成了一个窃取别人江山的罪人。

    所以,对于这些,念念是能躲就躲。她却没能想到,她的这些做法,看在苏俊楚的眼里,又是多么的受伤。

    皇家的酒宴丰盛而又隆重,觥筹交错,笑语喧声。可是,因为念念不愿意来,苏俊楚心情郁闷,对一切都感到索然无味。

    作为皇上,这次盛宴的主人,他又不能提前离席。他一杯一杯喝着闷酒,在心里想着念念。

    以前,苏俊楚一直认为,有了江山就可以拥有念念。然而现在,他真的有了江山,念念也成了他的皇后,他和念念之间,却似乎仍然隔着一道看不清的距离……

    酒宴结束后,苏俊楚来到了养心殿。

    他本来想立刻去爱雨宫找念念,可是一想到念念在今天这个隆重的场合都不愿意给他面子,陪同他一起出席,他又感到了难以言说的烦闷和恼怒。

    苏俊楚默默地坐在养心殿的靠椅上,静静的思索着,犹豫着,要不要去找念念?

    宗华在这时走了进来,说道:“皇上,刚才馨和宫的秀月宫女过来说,兰妃娘娘有事请您过去一下。”

    “告诉她,朕今天很烦,不想去。”苏俊楚一口回绝了。

    “可是,秀月说,兰妃娘娘是要跟您说有关孩子的一些事情,请您一定要过去。”宗华看着苏俊楚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

    “关于孩子的事?”苏俊楚皱起了眉头,想了想,起身说道:“你跟朕一起过去看看。”

    苏俊楚和宗华来到馨和宫的大厅,并没有看到兰妃。

    他又带着宗华往里面走去,走到馨和宫的寝宫门前时,苏俊楚站住了,他听到房里传来兰妃轻言细语的声音:“宝宝,快快长大吧。等到你出生了,就可以把你父皇的心拉过来了。到时候,让你父皇立你当太子,等到你将来当了皇上,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个贱女人杀掉,为母妃出气。”

    苏俊楚一脚踹开了房门,怒目而视瞪着坐在房内的兰妃。

    兰妃正在用手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面带幸福的微笑和自己未出世的小宝宝说话。

    却见到苏俊楚突然踢开了房门,杀气腾腾地望着自己,她心知不好,却还是赶紧起身,笑着说道:“皇上怎么来时也没叫人通传一声,臣妾还想着皇上要过一会子才得来呢。”

    苏俊楚冷冷地看着兰妃,然后吩咐站在一边的宗华:“你去太医院召胡太医马上过来。”

    o(n_n)o~求支持鼓励!月票留言收藏红包,亲爱的们有什么就砸什么过来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