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无可能忘记她

    苏俊楚又看向苏小柔:“小柔,你是不是真的考虑好了?你也决定跟着他走了吗?”

    “嗯。”苏小柔点了点头,声色坚定。

    无需要更多的语言,无需要更多的表白,就是这轻轻的一点头,就让苏俊楚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妹妹跟定李默的决心。

    这时候,李默又将苏小柔的手紧紧地握住了,两个人相视而笑。

    “真没有想到,你当初千方百计想要逃掉和太子的婚事,现在却还是选择了和他在一起。”苏俊楚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深情款款,情意绵绵的两个人,感慨万千。

    李默和苏小柔兜了一个大圈,两个人最终走到了一起。

    而他的念念呢?他的念念,还会不会回到他的身边,给他孤独寒冷的心灵带来最温暖的慰藉?

    她现在,到底又在哪里?

    “俊楚,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小柔的。她从前是千金小姐,将来和我在一起,我必定也不会让她吃苦。”李默看到苏俊楚的表情忧郁,赶紧说道。

    他以为苏俊楚只是在心中担忧着自己的妹妹离开皇宫后也许会遭受苦难,却不知道苏俊楚也是看到他和苏小柔在一起这么幸福和相爱,不可抑制地想起了念念。

    “李默,小柔跟着你,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就冲着你昨晚能闯到天和宫从皇上的面前把小柔带出来,我就认了你有资格带走我的妹妹。”苏俊楚微微笑了笑,但是笑容却有些苦涩。

    “三哥……你是不是想念念了?”苏小柔很了解自己哥哥对念念的感情,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想她又能怎样?她现在在哪里我都不知道。”苏俊楚的神情更加落寞。

    苏小柔看了看苏俊楚,幽幽说道:“三哥,我知道你忘不了念念。可是现在,念念已经走了,你也和兰心公主成亲了,其实你早就应该放下和念念从前的那段情了,这样或许你会快乐很多的。”

    “放下?听起来好简单啊……就这样轻飘飘的两个字,让我抹煞掉对念念的全部感情?这可能吗?如果是你们,现在让你们俩分开?你们愿意吗?你们能做得到吗?”苏俊楚的声音提高了,眼神充满了痛苦。

    显然,苏小柔刚才的那句话刺激到了他。

    看见哥哥激动起来,苏小柔一时不敢多说什么。

    “俊楚,不管怎样,兰心是我的妹妹,我希望你……最好不要伤害到她。”李默这时开口说了一句。

    “伤害她?呵呵,我现在自己都伤痕累累,我哪里还有力量去伤害别人?”苏俊楚苦笑了一下,然后说:“不过李默,我今天还是要对你说,在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停止过想念念念。如果有机会让我和念念在一起,我绝不会放过!”

    小柔忧心忡忡地叫了一声:“三哥……”

    苏俊楚却立即做了个手势,阻止住了她要说出的话:“你们不必劝我了,想要我放弃念念,无异于登天摘月,想要我忘记念念,也是绝无可能。我和念念的事情,没有任何能人能阻止。除非我死,否则,我一定要和念念在一起。”

    听了苏俊楚毅然决然的这句话,苏小柔和李默都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担忧。

    李默忍无可忍地道:“你想和念念在一起,开始为什么要娶兰心?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可能会伤害到很多人!”

    “李默,你有什么权利教训我?事实上是你抢走了我的念念,我和念念落到今天这样无缘相见的地步,也都是拜你所赐。我之所以会娶兰心公主,是因为你已经娶了念念,是因为我看中公主的父亲是皇上,这个理由够不够,这个理由你满意吗?”苏俊楚冷冷地回敬。

    “三哥,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太子一开始也不知道你和念念相爱,他也不知道念念不是我。”苏小柔听不下去了,焦急地喊道。

    “算了,这些话不提也罢。”听到苏小柔的喊声,苏俊楚也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了。

    是呀,这么长时间了,没有念念的一点消息,他能不激动吗?

    想起了念念,三个人都有些伤感,一时沉默了下来。

    这时候,韩七走了进来。

    见到苏俊楚也在,韩七微微有些诧异,恭敬地叫了一声:“太子,晋陵王。”就站在了一边。

    苏俊楚料到韩七可能是有什么话要对李默说,对苏小柔和李默说了声:“一路保重,有机会记得捎信回来。”便先行离去了。

    “太子,你真的要为了一个女人放弃皇位,离开皇宫吗?”苏俊楚一走,韩七就急急地问道,一边说一边不满地看了苏小柔一眼。

    苏小柔下意识地垂下了眼帘,李默赶紧搂住了她,对韩七说:“我只是为了我心中的挚爱选择了一条我愿意的路,你不要牵扯到别的。”

    “太子,自古红颜祸水,为了这个女人……你这样做值得吗?”韩七愤愤地说。

    “住口!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过问了。”李默厉声喝道。

    韩七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他本来就是个话语不多的人,今天是因为听说李默为了苏小柔,竟然要放弃太子之位离开皇宫,他太激愤了才忍不住说了这些话。

    “韩七,你自幼跟随本王,立下不少汗马功劳。我已经跟宫里的禁卫军统领说好,我走了之后,你即可过去任职,那里必定不会亏待于你。”李默说。

    “太子,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要走,韩七斗胆恳请太子,容许韩七继续留在太子的身边照顾太子,韩七愿意追随太子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万死不辞。”韩七却跪了下来。

    李默沉吟了一下,说道:“也好,有你跟在身边,凡事也好多个照应。”

    “谢太子!”闻听李默同意了让他留在身边,韩七当下大喜。

    “你起来吧,既然你要跟着我一同离开,有两件事情你必须牢牢记住。”李默却正色说道。

    “请太子明示,韩七谨遵太子吩咐。”韩七站起身来答道。

    “第一,此番离开皇宫后,我就不是太子,你也不能再喊我太子。”李默说。

    “是,韩七记住了,出宫之后韩七就会称呼太子为公子。”韩七恭敬地回答。

    “第二,苏小姐从此会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你要将她当做跟我一样,甚至比我还要重要的主子。刚才那样对她不敬的话,如果再被我听到,我绝不会容你继续留下。”李默加重了语气。

    “是!”韩七答道。

    “你先去准备马车,到皇宫东门那儿等着我们,我和苏小姐随后就来。”李默吩咐说道。

    就这样,李默带着苏小柔离开了皇宫,去追寻属于他们自己的美好生活。

    可是,未来的日子真的能如他们想象得那么顺利吗?他们的感情之路真的会风平浪静地走下去吗?

    这些,似乎很难说得清楚。毕竟,他们的身份绝不同于一般的平民百姓,而他们的命运,注定也将和宫廷里发生的每一个事件紧密相连。

    苏俊楚回到馨和宫时,兰心公主正在要念念帮她捶肩捏背。

    这些天来,兰心公主是能指派念念干活的时候就绝不让她闲着,她已经把支使念念手脚不停歇当做她生活中的最大乐趣。

    但是,自从那天念念毫不示弱地和她打过一架之后,兰心公主却也不敢再轻易地打骂念念了。毕竟,她还想留着念念慢慢折磨,担心真把念念逼急了,念念又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她知道念念也不是那么好任她欺凌的,何况她还想在苏俊楚面前做出一番温柔贤淑,体恤下人的模样。所以,除了不停地让念念干活,兰心公主对念念言语之间的态度倒是收敛了许多。

    看到苏俊楚进来,兰心公主赶紧让念念停了手,笑语盈盈迎上前去。

    苏俊楚的脸色却不太好看,没有理会笑脸相迎的兰心公主,直接走到了屋中坐下,脸上的表情很是阴郁。

    “俊楚,出了什么事吗?你看起来有点不高兴呀。”兰心公主走到了他的面前,又转头吩咐念念:“野花,去帮晋陵王端一碗银耳莲子羹来,让晋陵王解解署消消气。”

    念念此时,也在暗暗关切地注视着苏俊楚。

    她知道,苏俊楚的这个样子,一定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听到公主的话,念念默默地走出去给苏俊楚端羹。

    “公主,你的父皇可真是做得出来呀,对于一个年龄小到足以做他女儿的女孩,他都想要染指,不甘放过。”苏俊楚愤然地开了口。

    他在想,如果昨天晚上,李默没有及时赶到天和宫救出小柔,如果李盛隆真的强行占有了小柔。

    那么,依着小柔那种倔强而又孤高的性格,必定会承受不了这样的屈辱,后果将不堪设想。说不定,小柔真的会一头撞死。

    兰心公主稍稍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道:“俊楚,你在皇宫这么多年,我父皇的个性你还不了解吗?他也就是好这一口,他是皇上,宠幸一个比他小很多,足以做他女儿的女孩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自古以来,历朝历代哪个皇上不是三宫六院,佳丽三千。你纵是看不惯,也没有必要这么生气吧。”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女孩还差一点成为他的儿媳妇,这个女孩就是我的亲妹妹苏小柔,你说,我该不该生气呢?”苏俊楚冷冷地看着她。

    “啊?”兰心公主听了大吃一惊,她今天并没有走出她的馨和宫,所以,还不知道宫中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大事。

    这时候,念念正好也端着银耳莲子羹走进来。

    听到兰心公主和苏俊楚说的话,念念的心里一惊,双手一颤,汤水险些泼到地上。

    听说自己父皇想要染指的女孩竟然是苏俊楚的妹妹苏小柔,兰心公主当下也非常尴尬,又担心苏俊楚会大发脾气,只好小心翼翼地问:“俊楚,你是说……我父皇真的宠幸了小柔?”

    念念把莲子羹端到苏俊楚的面前递给他,同时一双眼睛也焦急地盯住了苏俊楚。

    她的心里都快急死了,如果真如苏俊楚所说,皇上贪恋美色宠幸了苏小柔,那小柔会怎么办?李默会怎么办?念念想都不敢想。

    苏俊楚凝神注视着念念端着莲子羹的双手,既没有接过汤,也没有回答公主的问话,眼神却又古怪地移到了念念的脸上。

    感觉到苏俊楚看着自己的目光非同寻常,念念的心跳加速,垂下眼帘不敢再看着他,端着莲子羹的两手却一松,一碗汤就全部洒到了苏俊楚的身上。

    “野花,你怎么搞的?这点小事都干不好,快点再去给晋陵王端一碗新的来。”兰心公主一边皱着眉头责备念念,一边走过来掏出手绢帮苏俊楚仔细地擦拭着打湿的衣服。

    “算了,我不想喝,不必让她弄了。”苏俊楚推开了公主殷勤的手,眼神专注地看着明显慌乱的念念,神情若有所思。

    “既是晋陵王不需要,野花你就先退下吧。”兰心公主赶紧对念念说道,她不想让苏俊楚和念念再这样面对面。

    念念端着空碗默默地往外走去,心里却焦虑不安。

    刚才听到苏俊楚说的那半截话,让她不能不对小柔现在的境况充满了牵挂,她真想站在这儿继续听下去呀,可是却不行。

    “俊楚,你还没有说,我的父皇……和小柔,是不是……”看到念念走出去了,兰心公主又急切地追问苏俊楚。

    “如果皇上真的欺负了小柔,你认为我现在还会好好地坐在这里和你说话吗?”苏俊楚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念念的背影跨出门去了,才微微冷笑着反问公主。

    “哦,没有,那就还好……我会和母后一起去劝劝父皇的,俊楚你不要生气了。”听到苏俊楚如是说,兰心公主心里松了一口气,柔声劝慰着说。

    “是太子及时赶去救了小柔,并且和你的父皇当场翻脸。现在太子已经带着小柔离开了皇宫,他也将不再是当朝太子。”苏俊楚语调平淡地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