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了一面,神魂颠倒

    现在,不见了念念,李默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念念在宫外能够平平安安,一帆风顺。

    以他对念念性格的了解,他感觉到念念在宫外还是能够过得很快乐的。

    毕竟,念念活泼开朗,坚强乐观,遇到事情不会像苏小柔那样脆弱无助。所以,李默虽然不知道念念现在在哪里,但是他对念念在宫外的生活还是很放心的。

    而令他最苦恼的,就是苏小柔还是不肯原谅他。

    他原以为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见面,苏小柔的心情平静下来以后就会慢慢想通,不再怪他。可谁知道,苏小柔的个性竟然如此倔强,她看到了他还是冷若冰霜,不肯理他。

    尽管苏小柔还是呆在太和殿里,李默每天都能见到他,但是苏小柔几乎从来不主动与他说什么话。

    而李默找苏小柔说话之时,苏小柔也总是冷淡而又疏远,有时甚至一言不发。

    李默,在十岁时就被皇上立为太子。他的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和作为一国储君的尊贵与高傲。

    在苏小柔的面前,他已经做出了自己最大的容忍和让步,但是苏小柔还是不领情。让他一直低声下气地给苏小柔赔小心,他真的做不到。

    何况,这次的事情,李默认为也并不是自己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苏小柔却一直冷冰冰地给自己脸色看,他真是想不通啊。

    于是,李默也不再主动去找苏小柔,他也没有时间一直去小心翼翼地揣摩苏小柔的心思。

    毕竟,他还是当朝太子,是宵国未来的皇位继承人,他不可能天天围着一个女人团团转。何况,即使是他想天天看着苏小柔,人家苏小柔却还不愿意搭理他呢。

    现在的李默和苏小柔,两个人虽然天天能见面,但是却互相谁都不说话。那情形,就有点像人们常说的那种恋人之间的冷战。

    对苏小柔来说,她不理李默,是因为赌气,是因为把自己父母之死迁怒到了李默的身上。

    而对于李默来说,则完全是一种对苏小柔这种脾气的无可奈何。

    如果念念还在皇宫,或许还可以帮李默出出主意,教给他怎样去安抚苏小柔这样的千金大小姐。

    但是现在念念也走了,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就没有谁在中间穿针引线帮忙打圆场了。所以,李默和苏小柔就一直这样僵持了下来。

    这天,苏小柔一个人闷闷不乐地走在御花园的花香小径上。

    念念不在身边,她只有一个人经常来她喜欢的这个地方逛一逛,走一走。

    现在,太和殿里的人几乎都知道她和太子的关系不一般,而她又是晋陵王的亲妹妹。所以,没有谁敢给她指派什么活儿,她可以一个人轻松自在地想到哪里玩就到哪里玩。

    苏小柔边走边想着心事,没有注意到小径的前方悠悠荡荡走过来了几个人。

    她的心里有事,也不想关注迎面走过来的人是谁,低下头侧身就想从那几个人的身边走过去。

    却不料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高喝:“哪来的大胆奴才?见了皇上竟然不知跪拜,该当何罪?”

    苏小柔的心里一惊,她没有想到今天在这儿竟然会遇到皇上。

    顾不得多想,苏小柔赶紧跪下来行礼:“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奴婢刚才只顾赶路,没有及时识得皇上大驾,恳请皇上恕罪。”

    李盛隆低头俯视着跪在地上的苏小柔,淡淡问道:“你是哪个宫里的丫头?怎么朕看着你这么面生?抬起头来,让朕看看你是谁。”

    “回皇上,奴婢苏小柔,是太子东宫太和殿里的宫女。”苏小柔抬起头面对着李盛隆,轻声答道。

    “苏小柔?”李盛隆微微蹙眉,走到了苏小柔的面前,一只手抬起了她的下巴,仔细将她的秀美绝伦的脸蛋打量了个够,才朗笑起来:“原来你是苏品成的女儿,果然是国色天香,名不虚传啊。”

    听到李盛隆提起自己死去的父亲,苏小柔一时伤心难忍。她更不能忘记,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将自己的爹娘贬去湖州,才会造成父母双双饮恨离世的悲剧。

    她想扭过头去,却不想李盛隆伸手将她拉了起来:“既是苏品成的女儿,让你做一个小小的宫女,实在是委屈你了呢。”

    苏小柔垂下头说:“我爹是待罪之身,奴婢能做一个宫女就已经感激不尽。太和殿里还有事务等着奴婢去做,请皇上容许奴婢先行告退。”

    “哦?回答朕,太和殿是哪个奴才在主事?难不成还给你这个娇滴滴的美人指派了很多事务吗?”李盛隆却问道。

    “回皇上,太和殿主事的太监总管是刘公公,他也没有给奴婢安排很多事务。只是,奴婢今日出来的时间已经很长了,须得快些回去了。”苏小柔答道,她觉得站在李盛隆的面前特别压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气氛令她不适,所以一心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

    “呵呵,朕一直都认为美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干活的。你先回去吧,改天朕会专程去太和殿给那刘公公说明,再不许安排你做什么差使。”李盛隆意味深长地笑着,放开了苏小柔。

    “谢皇上,奴婢告退。”苏小柔匆匆地说了一句,转身飞快地跑走了。

    而李盛隆却凝视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久好久,然后若有所思地发出一声慨叹:“宫里竟然有如此倾城绝色之女子,而朕这个当皇上的,却是今天第一次看到,真是可叹可憾啊。”

    入夜,李盛隆坐在自己的天和宫里,心里燥热难当。

    自从今日在御花园里见到了苏小柔,他的眼前就不断浮现出苏小柔那张如出水芙蓉般清丽脱俗的脸,还有她那窈窕有致的少女的身段……

    后宫佳丽三千,却没有一个有苏小柔这样惊人绝世的美貌,让他只看了一眼,就立刻神魂颠倒,骨头发酥。

    李盛隆站起身来,在宫殿里来回踱着步子,越想越感到急不可耐,简直是欲火中烧了。只恨不能马上能将苏小柔拥入怀中,压在自己的身下,极尽宠幸之能事。

    四十多岁的壮年男子,正是精力格外旺盛的时候。何况他还是皇上,是九五至尊的一国之君。

    在他的眼中,普天之下,只要他能看得上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应该属于他的呢?

    这时,李盛隆的贴身大太监刘公公走了进来,细心观察着皇上的脸色说:“皇上今晚准备到哪位娘娘的宫中就寝?或者是要传召哪位娘娘过来天和宫侍寝?请皇上吩咐,奴才好早些去安排。”

    “都不要!”李盛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然后说:“你派人去太和殿里把那个苏小柔叫来,朕有些话要问她。”

    “奴才遵命。”刘公公先是愣了一下,随之马上对皇上的意思心领神会。

    他跟随在皇上身边多年,知道自己的主子最大的嗜好之一就有迷恋美色这一条。当下谄媚地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带上一个小太监,刘公公亲自前往太和殿。

    苏小柔正在和珠珠一起收拾房间,自从念念走后,苏小柔就跟珠珠最要好了。

    虽然没有人安排她做什么事,但是她却常常主动帮忙珠珠做这做那。她和珠珠都很想念念念,两个人有着共同的话题,所以关系越来越好了。

    却见皇上身边的红人刘公公带着一个小太监走了进来,面带讨好的笑容说:“苏姑娘,皇上吩咐奴才前来传召您去天和宫一趟,他有事情要和您说。”

    苏小柔虽然心里疑惑,不知道皇上突然找她会有什么事情要说?但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跟珠珠说了一声就跟着那个小太监走了出去。

    珠珠也对皇上这时突然传召苏小柔感到奇怪,看到刘公公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还没有走,便问道:“刘公公,皇上找小柔会有什么事情啊?”

    “嘿嘿,你这丫头这样说话就不机灵了。苏小柔这是交上好运了,你们这太和殿里啊,只怕马上就要出一位娘娘贵人了。如果咱家猜得不错,皇上今天晚上必定会宠幸苏小柔,你们就等着跟着新娘娘沾光吧。”刘公公嘿嘿一笑,抬脚走了出去。

    “啊?”珠珠大吃一惊,她在太和殿呆了这么久,早已经看出太子和苏小柔之间情愫暗生,两心相悦。

    虽然这段时日两人似乎闹起了别扭,但是大家都还是能明显地感觉到太子对苏小柔的一片关爱之情。如今,却听说皇上将要宠幸苏小柔了,珠珠的心中不禁涌起了深深的担忧,拔脚就跑出去找李默……

    不一会儿,苏小柔就被那名小太监带着来到了天和宫李盛隆的面前。

    李盛隆已经沐浴完毕,换上了宽大舒适的睡袍,斜斜地躺在天和宫的软榻之上。

    “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苏小柔跪下施礼,心里满是疑惑。

    尤其是她看到李盛隆已经褪下了白天穿的金色龙袍,正暧昧无尽地注视着自己,她的心中更加紧张不安,有一丝模糊的警惕霎时掠过心头。

    “免礼,以后,朕特赦你见了朕可以不必下跪。”李盛隆坐了起来,笑着说道。

    “谢皇上,不知皇上找奴婢前来有什么事情吩咐?”苏小柔站起身来问道,李盛隆投在她身上的那两道火辣辣的目光,令她浑身别扭。

    “呵呵,小美人,今日朕在御花园见了你,就一直恋恋不忘……你说,朕找你来会有什么事呢?”李盛隆走到了苏小柔的身边,用手撩起了她的一缕秀发,放在鼻尖轻轻地嗅着,沉迷无限:“你好香啊,朕闻着都忍不住要醉了。”

    “啊?如果皇上没有什么事那奴婢就要告退了。”苏小柔连连后退了几步,惊慌地说道。

    “怎么会没事?朕找你来不仅是有事,而且还是有大事。美人,朕一见你就喜欢上了你,有心让你不再当那低贱的宫女,就留在朕的身边做妃子,如何?”李盛隆依然笑着,对这个看起来娇弱无比的女孩子,他感到胸有成竹,势在必得。

    “不不不,奴婢不想做妃子,恳请皇上准许奴婢做一个宫女!奴婢只想做一个小小的宫女!”苏小柔已经意识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一直退到了墙角,却实在无路可退了。

    “你在怕什么?有多少个女子巴着求着想做朕的妃子,朕连看都不想看上一眼。而今,朕一心喜欢你,朕想要给你最多的荣宠和富贵,让你成为这宫中最幸福的女人。难道,你还要拒绝朕吗?”李盛隆向着苏小柔走过去,苏小柔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试想,他是皇上,是一国之君,当朝天子。他想要哪个女人,哪一个又不是欣喜若狂,曲意逢迎呢?

    即使开始有那假模假样半推半就的,到最后也无一不是对他极尽献媚之能事。

    而苏小柔,看起来却似乎是真的不愿意,这不能不让李盛隆心中暗暗吃惊。但是,却也对她更加有兴趣。

    “你别过来!”苏小柔看着李盛隆向自己步步靠近,惊恐地喊了一声,可是,她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正在无限恐慌之中,苏小柔猛然看到了墙角的圆桌上摆着一个精美的古瓷花瓶,她赶紧冲过去将瓷花瓶紧紧地抱在怀中,颤抖着声音说:“你如果逼我,我……我就死在这里!”

    李盛隆注视着缩在墙角的苏小柔,她的脸庞苍白秀丽,眼眸乌黑闪亮,流露出楚楚可怜的光芒。

    真是太诱人了!这个女孩,清新得就像早晨第一缕新鲜的空气,纯洁得就像一朵刚刚含苞待放,等待着有人来催她绽放的鲜花。我怎么可能放过?我怎么舍得放过?

    李盛隆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感觉到胸中那股熊熊燃烧的欲火被勾得越发难以自禁。

    他没有顾及苏小柔的警告,大步地向她走了过去。

    苏小柔惊恐万分,手中的花瓶一下子滑落到了地上,发出了惊心动魄的碎裂声。她吓得尖叫起来,拔脚就想向门口冲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