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堪又迷乱的夜晚

    “俊楚,她没事,确实是我救了她。本来母后是很生气要处死她的,可是……我于心不忍,所以我费尽心力说动了母后,放过了孟念念。俊楚,我之所以这么做,都是因为你。难道你除了问她,都不安慰我一下的吗?”兰心公主幽怨地说着,眼睛里泪光莹然。

    “对不起,公主,谢谢你救了念念。可是,我真的很急,念念她现在到底在哪里?”苏俊楚略带歉意地望着她,语气依然很迫切。

    “唉,她现在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我是真心挽留她了的,可是她执意要走,她还说不想影响我们的生活了,说她这一走从此不会回来,希望我和你能恩恩爱爱,白头到老。”兰心公主偷偷观察着苏俊楚的脸色,故作无奈地说道。

    “她走了?你就这样让她走了?她一个弱女子,在宫外一个亲人也没有,她能去哪里?你为什么当时不尽力把她留下来?你为什么不对她说,等到我回来再做决定?”苏俊楚一时心乱如麻,推开了兰心公主,走到房中坐下。

    “俊楚,是我救了她,她非要走我有什么办法?我一番好心你不能理解吗?你还对我发脾气,我……我在你的心中,就这么不值吗?”兰心公主的眼泪流出来了,走到了苏俊楚面前,幽幽地质问着他。

    “你能救念念,我很感谢你。可是,念念现在下落不明,我真的无法不担心。所以,抱歉,公主,我不能陪你很多。我现在要好好想一下,念念可能会去哪里。”苏俊楚虽然对公主心有歉意,可是,他却无法勉强自己的心能对她更好一点。

    “俊楚,我想念念不会有事的,你刚从湖州回来,一定很累了,先休息下吧。我去让秀月她们准备一下,晚上好好给你接风洗尘。”兰心公主想了想,擦干眼泪,换上了从前那副温柔的笑容。

    苏俊楚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公主见了嫣然一笑。然后,她突然搂住苏俊楚的脖子,在他的脸上轻轻地留下一吻,这才走了出去。

    馨和宫的晚膳丰盛之极,这是兰心公主为了迎接苏俊楚回宫,专门让宫中下人们精心准备的。

    兰心公主拿出了精致的碧玉酒盏,为苏俊楚倒满了清香四溢的陈年桂花酿,笑语盈盈地邀请苏俊楚与自己把酒对饮。

    苏俊楚尽管毫无兴致,但是奈何盛情难却。

    面对着热情洋溢的兰心公主,他只有小酌浅饮了几杯,就推脱自己太累,想要早点休息。

    苏俊楚去浴室沐浴更衣,兰心公主让人撤了酒菜,亲自为苏俊楚泡了一杯浓浓的龙井茶。然后坐在镜前,开始悉心梳洗打扮。

    做完了这些,兰心公主命人把念念从下人的房里叫了过来,特别吩咐她今晚在馨和宫寝宫值夜,不得擅自离开。

    谁也不知道,在兰心公主给苏俊楚泡的那杯香浓的龙井茶之中,有她偷偷洒下的白色药粉。而那些药,是兰心公主在苏俊楚回宫之前,私下从太医院里命人拿来的,催人情欲的春药。

    苏俊楚沐浴完毕回房之时,念念正在馨和宫的门口站着。

    当苏俊楚走过她的身边时,几乎立刻又感应到了念念身上那种熟悉而又亲切的气息,他不禁停下了脚步,细细地打量起这个陌生的宫女。

    念念的心里怦怦乱跳,慌乱地垂下头去,不敢和苏俊楚的目光相接。

    “你叫野花?”苏俊楚问,无法掩饰对眼前这个女孩的好奇。

    从她周身透露出的那种甜美纯真的韵味,实在是和念念太相像了,简直可以说就是念念。

    尽管她的相貌五官和念念一点儿也不相同,但是那气质,那神韵,那眼神,那表情,无一不和念念接近于神似。

    念念点了点头,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表示自己不能讲话。

    “哦,我忘了你不能说话……”苏俊楚微微叹息了一声,心中涌起无限的失望。

    这个女孩,无论她再怎么像念念,也都不可能是念念。

    念念她已经离开了皇宫,她还说再也不回来了。那么,我该怎么办?我该到哪里去寻找她?

    苏俊楚的心里千头万绪,对念念的思念排山倒海般涌上心头。

    他又看了看念念,是的,这只是一张陌生的,素不相识的女孩的脸。可是……为什么自己总是感觉她像念念?

    苏俊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甩了甩头。

    他疲惫地想:这一定是因为自己太想念念念了,太渴望见到念念了,以至于出现了错觉。看到一个和念念年龄身材相仿的女孩子,就不知不觉地出现幻觉了。念念,念念,你到底在哪里?

    这时,兰心公主袅袅婷婷,款款而然走了过来。

    一看她就是精心地梳妆打扮过,此时她穿着一件薄如蝉纱的丝质长裙,那柔软丝滑的衣料,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优美动人的身体曲线。一对洁白饱满的秀乳在这近于半透明的衣裙之下,若隐若现,呼之欲出。

    看到苏俊楚和念念站在一起说话,兰心公主的心内又掠过一阵浓浓的不快。

    但是她很快就抑制自己住了这种不悦的情绪,并且在脸上绽开了娇媚如花的笑颜,走过去轻轻地挽住了苏俊楚的臂膀,媚声细语地说:“俊楚,你不是很累了吗?快点进来歇息吧。”

    苏俊楚一言不发从兰心公主的手中抽出了臂膀,心事重重地走进了屋子。

    他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注意到,兰心公主今天的打扮妖娆无尽,风情万种。

    兰心公主则看着念念,脸上浮现出了意味深长的冷笑:“野花,你今天晚上在这里值夜,主要就是伺候好我和晋陵王安寝。你要尽心守责,半点儿也不能偷懒。”

    说罢,兰心公主走进房间。

    她看到苏俊楚已经在床边坐下,正在脱去长衫外套,准备就寝了。

    兰心公主赶紧走到桌边,将那杯还冒着温热气息的龙井茶端起来递到了苏俊楚的面前,柔声说道:“俊楚,喝杯茶润润嗓吧,这是你最爱喝的龙井茶,我刚才专门为你泡的。”

    苏俊楚接过茶来喝了一口,他感觉到兰心公主今晚比往日更加温柔,但是这种温柔却一点也不是他心中所渴望的。

    “俊楚,再多喝点吧,这龙井茶既能解酒又能解乏。你喝了,也不枉费了我这段时日以来,痴痴惦念你的一番苦心。”兰心公主的声音柔情无限。

    “公主,其实你不必要对我这么好的。我现在的心情,实在是没有很多的兴致和你讲什么了。念念她……”苏俊楚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将杯中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空杯递给兰心公主:“算了,睡吧,我确实很累了。”

    看到苏俊楚已经将那杯龙井全部喝干,兰心公主面上当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她走到桌边将空茶杯放好,然后轻移莲步走回床边,贴近苏俊楚说:“夫君,今晚就让妾身好好地服侍你一番吧。来,我来帮你宽衣……”

    “不用,我自己来。”苏俊楚淡淡地说,推开了兰心公主抚过来的双手。

    但是随之他就感到体内有一股强烈的欲望之火迅猛地漫延开来,令他全身发热,如同火烧火燎般焦渴难受,简直不能自持。

    “俊楚,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分别了这么多天,你难道一点儿都不想妾身的吗?我可是每日每夜都在想着你的……”兰心公主更加温柔地靠近了苏俊楚,将嘴贴到了他的唇边,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他坚实的肌肤。

    “啊!我好难受,你走开!走开!”苏俊楚呼吸急促不安,重重地喘息着,用自己仅存的最后一线理智将兰心公主推到了一边。

    “我为什么要走开?你是我的夫君,我是你的娘子。你想我我也想你,男欢女爱,你情我愿,天底下最美好的事情也莫过于此吧。俊楚,难道你敢说,你现在不想要我吗?”兰心公主轻轻笑着,媚眼如丝,她那薄如蝉纱的外衣已经轻轻滑落,露出了贴身的桃红色肚兜。

    然后,她再次搂紧了苏俊楚,用唇亲吻着他颤栗而又发烫的身体,娇喘吁吁地说:“俊楚,来吧……要了我吧,我想你……”

    粉色的轻纱床幔悄然落了下来,晚风透过精美的雕花窗洒下轻柔的叹息……

    念念静静地站在馨和宫寝宫的门口,宛如一尊冰冷的雕塑。

    她的双腿已经站得发麻,而她的脑海,更是麻木了到近乎失去思想。

    只听到室内那两个人儿不断传出纠缠在一起的暧昧的欢爱声,激烈亲吻的声音,衣服撕裂的声音,男子粗重喘息的声音,还有女人一次次发出的快乐的呻吟声……

    念念感到这一夜是那么漫长,传到她耳中的这些声音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难堪。令她痛苦,令她崩溃,令她不可忍受……

    她默默地站着,孤单而又无助地站在这静夜清凉的冷风里,站在两个沉浸在欢爱之中男女的大门之外。

    突然感觉脸上一阵冰凉,伸手一摸,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泪,已经无声地布满了一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