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的计划

    念念疯狂地喊了半天,直喊得声音嘶哑,喉咙发痛,依然没有一个人走过来。她颓然地滑倒,倚墙坐到了地上,泪水无声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正在绝望而又无助地哭着,念念忽然听到门锁一响。她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却见到是兰心公主带着卫玉走了进来。

    只见公主乌黑云鬓高耸,一袭紫衣长裙,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神色,冷冷地注视着她。

    念念连忙站了起来,她不知道兰心公主是来干什么的,但还是带着一丝微弱的希望恳求道:“公主,求你放我出去吧。”

    “放你出去?呵呵,孟念念,我的确是来放你出去的,只是……需要你吃一点点苦头了。”兰心公主看着满脸泪痕,一身狼狈的念念,心中感到无比舒畅,突然扬起手来,狠狠地给了念念两记响亮的耳光。

    “公主!你不要欺人太甚!”念念气愤地喊道,毫不迟疑地抬手就想还给兰心公主两巴掌。

    但是,她的手臂立刻就被站在一边的卫玉紧紧地攥住了。并且卫玉把念念的双臂都反剪捉到了背后,令她面对着满面凶恶的兰心公主毫无还手之力。

    “孟念念,你够有种。在这种时候,你竟然还想对本公主还手。呵呵,你的勇气,不得不让本公主对你刮目相看啊。”兰心公主冷冷地笑着,围着念念的身边走了一圈,将她四下打量了一番,一下子猛力地拽住了她的头发,恶狠狠地道:“你这个贱骨头!你竟然勾引俊楚。我告诉你!我现在想捏死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俊楚他什么都不会知道。而且,他还会感谢我救了你。”

    念念双臂被卫玉捏得疼痛难忍,头发更是被兰心公主紧紧地拽住,扯得头皮生疼。

    她疼得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冷汗,虚弱地说道:“公主,我曾经和三哥相爱。可是,自从他和你成亲,我就决心忘记过去。之前我的种种不是,都请公主原谅。我现在诚恳地向你道歉,求公主能放了我,我会远离皇宫,再不出现在你和三哥的生活之中。”

    “你也知道对不起我?”兰心公主缓缓逼近念念的脸,眼睛里喷射出痛苦和仇恨的光芒:“当你靠在他的怀中,当你和他紧紧拥抱在一起,享受着他的柔情和亲吻时,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有没有想到我才是他的妻子?而你,什么也不是!你只是一个想偷别人丈夫的贱女人!”

    “公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我对三哥只是情不自禁,我也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念念说不下去了,眼泪不可抑制地涌了出来。

    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指着鼻子这么骂贱女人,她的心好痛。

    可是,更痛的是,她竟然不能理直气壮地说我不是你说的那样,我没有偷你的丈夫!

    因为,她的确和苏俊楚纠缠不清了。而苏俊楚,是兰心公主的丈夫……

    “好一个情不自禁啊……孟念念,照你这么说,天下所有偷情的男女都是有道理的咯。”兰心公主微微冷笑着,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念念疼得尖叫了起来,她看着兰心公主仇视而又嫉恨的双目,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孟念念,我知道你不想死。你放心,我也不会让你就这么死了的。”兰心公主继续冷笑着,近乎歇斯底里地说道:“你曾经加在我身上的所有痛苦和耻辱,我会加倍的还到你身上!孟念念,你就认命吧。我会让你亲眼看到我和俊楚恩恩爱爱,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过最卑贱的生活!”

    说着,兰心公主对卫玉使了个眼色,喝道:“你还不动手!”

    听到公主的命令,卫玉毫不迟疑地举起大掌,用力地向念念的后颈劈了下去。

    念念只感到一阵难忍剧痛,她的眼前一黑,身体随之软绵绵地倒了下去,立刻便不醒人事,什么也不知道了。

    兰心公主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念念,嘴角露出一丝森冷的笑意,对卫玉说:“干得好,把她带到馨和宫的别苑里去,通知胡太医立刻到馨和宫里来。”

    当胡太医跟着卫玉走进兰心公主的馨和宫别苑,一眼就看到念念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而兰心公主高高在上坐在屋中,一脸冷漠之色。

    胡太医的心中一惊,却也不敢多问,走上前去参拜了公主,就低头垂手恭敬地站在了一旁。

    兰心公主端起身边桌子上的绿菊茶轻轻抿了一小口,开口说道:“胡太医,孟念念先是假冒苏小柔想做太子妃,现在又谎称自己怀了大皇兄的孩子。她的罪行,只怕是要她十条性命都难以抵偿的吧?”

    “是是是,公主所言极是。”胡太医不敢多言,老老实实答道。

    看到胡太医那毕恭毕敬的样子,兰心公主突然莞尔一笑,慢条斯理地说道:“可是,我现在还不想让她死。说起来,孟念念毕竟也是我夫君苏俊楚的表妹,父皇母后要处死她,如若我不为她求情,倒让人家会说我不讲情义了。”

    “是是是,公主仁慈,您救了孟念念,晋陵王和太子知晓后,必将对公主感激不尽。”胡太医依然战战兢兢,只能连声点头称是,却不知道兰心公主的葫芦里是卖得什么药?

    “呵呵,胡太医。我不想让孟念念死,可是也决计不会让她就这么活着。”兰心公主冷冷地笑了,突然话锋一转:“本公主现在要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务必完成得尽善尽美。否则……就别怪本公主对你不讲情面了。”

    “不知公主对老臣有什么吩咐?”胡太医心中知道兰心公主此时这么对他说,那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却也只能恭敬问道。

    “这个孟念念,本公主想把她留在身边做事。可是,她的这副贱相本公主看了又十分不爽。你是学医的,一定知道怎样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外貌。所以……本公主给你三天的时间,将这个孟念念修理得面目全非了再带回来见我。”兰心公主声调平缓地说着,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最后她又慢声细语加上一句:“还有,要弄得她以后心里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要让她从今以后,变成一个人见人嫌的丑女加哑巴,你听明白了吗?”

    “公主,这个……老臣可不会弄啊,老臣只是学过医术,并不懂得怎样易容。”胡太医大惊失色,同情地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念念,推辞着说道。

    “胡太医,怎么?你想违抗本公主的命令吗?”兰心公主站了起来,一双美目射出了冰冷的光芒,紧紧地逼视着胡太医。

    “老臣不敢,只是……老臣实在不懂得易容之术啊。”胡太医跪了下来,兰心公主话语里的冷意,令他不寒而栗。

    “呵呵,胡太医你可真会说话。我看,这不是你懂不懂的问题,而是你想不想做的问题。我可是知道,你的师傅是从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神医,最精易容之术。你的大师兄,游龙阁的阁主展威,也是如今天下第一的易容高手。你说你不懂,你想蒙谁呢?”兰心公主慢悠悠地说着,踱步来到了胡太医的跟前。

    “公主,老臣的师傅早在几年前就已经仙逝,老臣当年实在是没有学过易容之术啊。”胡太医已经冷汗淋漓。

    “胡太医!我现在可是在好言好语跟你说话,你最好能识相一点,不要把我惹得不耐烦了。”兰心公主的面容凛然挂上了一层寒霜,继续说道:“游龙阁在京城以西的玉龙谷有一个分部,我相信你不会不知道。他们的少阁主,也就是你那位师侄展慕颜,近日来一直呆在那里。他的易容技巧一点也不比他的父亲展威差,你带上孟念念去他那里,让他按照我的要求给孟念念变一张脸孔回来。我给了你三天的时间,这足够了吧。”

    “公主,您有所不知,游龙阁的人可不好说话啊。老臣虽然是他的师叔,但是却也从未与他们打过交道。只怕老臣去了,他们也未必会给老臣这个面子啊。”胡太医紧张地说着,一心想躲过这个艰巨的任务。

    “胡太医!我跟你苦口婆心说了这么多,难道就是要听到你这样推三阻四的吗?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三天之后,你要带一个面目全非并且完全失声的孟念念回来见我!否则……”兰心公主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声色变得阴冷:“你的性命你或者可以不在乎,但是你家里还有三十几口人呢。我记得你还刚添了两个可爱的小孙子吧,你一定不想让他们都陪着你去奔那黄泉之路吧?”

    胡太医跪在地上,听得脸色煞白,双腿打颤,颤抖着声音说了声:“老臣谨遵公主吩咐。”

    兰心公主见到她说的话语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当下满意地笑了:“那你现在就带着这个小贱人去那玉龙谷吧。”

    又转头吩咐卫玉:“卫玉,你带几个人去陪着胡太医把这件事情办好。记住,要把孟念念变得连她最亲近的人都认不出来!”

    卫玉答应了一声,走到屋子中央将昏迷不醒的念念搀了起来,扛在肩上大步走了出去。胡太医也急忙跟兰心公主告退,紧跟着卫玉走出了馨和宫别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