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关了起来

    “这个……”胡太医站起身来,支支吾吾不敢答话。

    “胡太医,你查出来是什么就是什么,说出实话便可。这是哀家在问你话,你还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呢?”皇后娘娘的语气听起来很随和,但是字字句句之中,却又透露着一股不容忽略的威严之意。

    “回皇后娘娘,老臣刚才给太子妃把脉……把得并不是十分清晰,所以……娘娘的问话,老臣也不知怎么回答。”胡太医看了念念一眼,后者眼中流露出的那一丝惊恐之色,让他不忍心说出实话,于是含糊不清地答道。

    “大胆!胡太医,你身为皇家御医,拿着皇家俸禄。而今,让你查验宫中一个女子是否怀孕这样的小事,你都吞吞吐吐,不明所以。哀家问你,你到底有几个脑袋?难道不想干下去了吗?”皇后娘娘勃然大怒。

    “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饶命,微臣绝不敢有半点二心啊。”胡太医吓得跪了下去,给皇后娘娘连连叩头。

    他在皇宫呆了这么多年,自然深谙“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所以,他一向就是个胆小慎言,信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明哲保身之人,从来也不敢多说一句不该说的话语。

    此时,面对皇后娘娘气势汹汹的逼问,胡太医既不忍心说出实话,又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皇后娘娘的问话。

    “皇后娘娘,您不用逼胡太医了。我来告诉您实话吧,我……我的确是没有怀孕。可是,我不是故意要说假话的,我是迫不得已……我不想死,请皇后娘娘开恩,放过我一条生路吧。”念念站了起来,她的心里明白,皇后娘娘此次前来,很可能就是已经知道了些什么,而专门想来找出她假怀孕的把柄的。

    念念知道,事已至此,纸是包不住火了。

    她也不忍心看到跪在地上的胡太医如此为难,于是干脆直截了当地自己坦白说出了实话。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丫头!你好大的胆子!这种事情你竟然也敢欺瞒皇上与哀家……哀家看你真的是越来越无法无天,活得不耐烦了!”闻听念念这么一说,皇后娘娘顿时气得花容变色,浑身发颤,连话都说得不利索了。

    原本兰心公主带着孙嬷嬷将那条带着血迹的床单给她看时,皇后娘娘的心中虽然又惊又怒,但是还是残存着一丝微薄的幻想,希望这是哪里出了一点纰漏。毕竟,她是太渴望早日抱到一个小皇孙了。

    如今,她亲耳听到念念说出了没有怀孕的事实。

    那这么久以来,她心中欢欢喜喜期待着抱到小皇孙的愿望,就彻底的落了空,怎么不令皇后娘娘恼羞成怒,气恨交加?

    这样想着,皇后娘娘看着眼前念念那张布满了恐慌和无助的脸,愈发觉得愤恨。

    她怒气冲冲地走过去,照着念念的脸就毫不留情地甩了一记重重的耳光,然后吩咐侍卫:“卫玉,把这个贱丫头拖下去,押入天牢!听候处理!”

    “不要!皇后娘娘,我不想死!”念念惊恐地叫了起来,顾不上脸颊被打的疼痛,拔脚就想向门外冲出去。

    她知道这一次自己是在劫难逃,可是她却不想坐以待毙,束手被擒,于是她不顾一切地向门外跑去。

    可是,她哪里能跑得脱训练有素,武功高强的卫玉?几乎刚一动脚,念念就被卫玉牢牢地抓住了。

    皇后娘娘看着如同被老鹰抓小鸡一样,困在卫玉手中动弹不得的念念,冷笑一声说道:“你还想逃跑?你就做梦去吧!别指望还会有谁来救你了。你死了,默儿他知都不会知道。等他回来,哀家会告诉他,是你一个人耐不住寂寞,偷偷地溜出宫去了。”

    说着,皇后娘娘对一边的卫玉发话:“把她带下去,好好地看着。没有哀家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见她!”

    卫玉答应一声,将还在挣扎的念念拖了下去。

    皇后娘娘余怒未消,坐了下来说道:“真是气死哀家了!这两个贱丫头,自从她们来到宫里,这宫里头的荒唐事是一件接着一件!哀家真不知道默儿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就这样两个不知死活的贱东西,他还要一直护着她们,为她们说话,他真是被鬼迷住心窍了吧。”

    这时,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念念被抓走的兰心公主走了过去,轻轻地帮皇后娘娘揉捏着肩膀:“母后,您消消气呀。您也说了,她们只是两个贱丫头,为这样两个贱丫头气坏了您的身子可不值。大皇兄自然是被她们的妖媚外表和花言巧语迷住了心窍,只要除掉了孟念念,孩儿想大皇兄很快就会醒悟过来的。”

    “嗯,兰心你说得很有道理,哀家也是这样想的。”皇后娘娘点点头,又赞赏地望着兰心公主道:“兰心,这一次多亏了你留了一个心眼,让孙嬷嬷注意着这个孟念念。不然,只怕哀家和你父皇都要被这个小贱人蒙骗过去了。到时候,她随便从哪儿弄来一个野孩子,说是你大皇兄的孩子我们都不会知道。只怕我们皇室的尊贵血统都要被这个恶女弄混淆了,李家的江山落到外人的手上我们都还浑然不知啊。”

    “呵呵,母后,孩儿早在刚刚听说那孟念念怀孕之时就心中疑惑。她和大皇兄成亲了这么久,早没怀上晚没怀上,偏偏在真相暴露父皇要处死她时,大皇兄就说她怀了孩子,这也太巧了吧。想到大皇兄一向对她们两个女孩都是不分轻重的偏袒,所以孩儿就多留了个心眼,没想到还真的被孩儿猜中了。”兰心公主微微一笑,又问道:“母后准备怎么处置这个孟念念呢?”

    “当然是处死了,这个臭丫头早就该死了。趁着你大皇兄这段时日不在皇宫,只待向你父皇禀告清楚,哀家想赶紧把这个孟念念处死算了。免得留到日后,必定是个祸害。”皇后娘深吸了一口气,恶狠狠地说。

    “母后,孩儿有个不情之请,母后能答应孩儿吗?”兰心公主突然向皇后娘娘恳求说道。

    “什么事情?兰心你但说无妨。”皇后娘娘问。

    “母后,孩儿想恳请您将孟念念交给孩儿处理?”兰心公主说。

    “怎么?兰心你莫非也想为那孟念念求情?”皇后娘娘感到一丝疑惑。

    “不是,母后……”兰心公主说到这儿,往旁边看了看,对还战战兢兢站在一边的胡太医说道:“你先退下,待会儿我还有事找你,你等着听候我的通传吧。”

    “是,皇后娘娘,公主,老臣告退。”胡太医恭恭敬敬答应一声,忙不迭地走了出去。

    看到胡太医退出去了,兰心公主才对皇后娘娘说道:“母后,孩儿看那孟念念实在是满心不爽。您知道吗?她以前竟然勾引过俊楚,惹得现在俊楚对她还恋恋不忘,孩儿也因她而受了不少委屈。孩儿想着如果让她就这样死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所以,想恳请母后将那孟念念交给孩儿来处理。”

    “哦?”皇后娘娘闻听兰心公主所说又是吃了一惊,不由皱眉说道:“看来这两个丫头都不是什么正经东西,跟男人勾三搭四已经养成了习惯。如果她跟俊楚有一手,那就更不能留啊。我看俊楚那孩子的性子不是一般的倔强,留着孟念念只怕日后俊楚对她还不死心,两个人还要藕断丝连啊。”

    “母后,孩儿的心里很清楚这一点。您放心吧,我留着她自有用意。我只是想让她生不如死而已,绝不会给她和俊楚有什么可乘之机的!”兰心公主冷然而笑,眼睛里冒出了仇恨和怨毒的火焰。

    “嗯……那好吧,你这孩子办事哀家一向放心,那孟念念就交给你了。记住,对这种贱女人,绝对不能心慈手软!”皇后娘娘沉吟了一下,爽快答应。

    “是,母后的教诲,孩儿会谨记在心。谢谢母后答应孩儿的请求,孩儿会让那孟念念受尽折磨,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孩儿的心里,已经对她有了一个绝妙的安排。到时候,孩儿会让她哭天不应喊地不灵。并且,俊楚他们谁都不会知道,相反,还会很感谢我救了她。”兰心公主说着,那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意:“母后,您就放心好了,等着看那孟念念的好戏吧。”

    阴暗潮湿的天牢里,念念呆呆地坐着。她的心中,充满了惶恐,充满了不安,也充满了焦虑。

    她在想,难道我的生命,我的青春年华,真的就要葬送在这个遥不可知的远古时代了吗?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我还要回现代,妈妈说了,如果哪一天我真的穿越了,她会和爸爸一起耐心地等着我回去的。

    可是,我还能回去吗?我还能再见到亲爱的爸爸妈妈吗?

    念念想到这儿,眼睛一阵阵发酸。

    她站了起来,冲到那紧密锁着的大铁门前,拼命地喊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出去!”

    可是,寂静无人的牢房里,除了念念一人激烈的喊叫声,听不到一点回音。这里,仿佛是一个被所有人遗忘的角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