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般相思,万种痴情

    “俊楚,你放心吧。父皇感念苏相爷在朝中为官多年,一向忠心耿耿。而你和两位哥哥又一直奋战沙场,为守卫我国疆土立下汗马功劳。所以将功抵过从轻发落,只是将苏相爷革去了宰相之职,贬到湖州任职去了。”兰心公主柔声说道。

    “哦……”苏俊楚颓然地放开了紧抓着公主的手,然后问:“那小柔和念念呢,皇上准备怎么处置她们两个?”

    “你的亲妹妹小柔,父皇说就让她留在宫中做一个宫女。至于那个假冒太子妃的孟念念……”兰心公主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她的眼睛关注地看着苏俊楚,仔细地观察他听到这个名字时的反应。

    “念念会怎么样?皇上打算把她怎么样?你说啊!为什么你现在才告诉我这件事情?!”苏俊楚的声音变调了,他的心脏突然往下直沉而去,仿佛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俊楚,你在担心什么?为什么你听到这个名字会这么紧张?是的,父皇一开始是龙颜震怒,大发雷霆,准备处死她的。可是后来,大皇兄说……”兰心公主的声调也提高了。

    苏俊楚那紧张而又急切的表情,深深地刺痛了她心底那竭力维持的自尊,让一向温和冷静的她也陡然升起了一股火焰。

    她嫉妒她!她真的好嫉妒那个孟念念!

    这一时刻,兰心公主真的恨不能亲手掐死那个——让她丈夫如此担心如此紧张而又如此失常的女人!

    “太子说什么了?”苏俊楚轻轻舒了一口气,但是依然掩饰不住满脸的焦急和关切。

    现在他知道了,念念并没有被处死。那么,他也就可以暂时放下一半的心了。

    只要念念还是好好的,一切就都还有希望,一切就都还可以重新开始。

    而如果念念真的……不在了呢,那他一定会疯狂的吧,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爆发的吧。他会发疯他会嗜血,然后毫不留情地杀掉那些害死念念,并且和这件事一切有关联的人,哪怕对方是皇上……

    “大皇兄说,孟念念已经怀孕了,所以父皇和母后改变了主意,没有处死她。”兰心公主注视着苏俊楚的表情,尖利着嗓音回应。

    她的心里很酸很痛,可是,她依然还是那么那么地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尽管这个男人,一点儿也不在乎她……

    “念念……怀孕了……”苏俊楚喃喃自语。

    在一刹那间,他感觉到就像是被谁迎面当头重重地打了一棒,使得他眼前发晕,四肢无力,脑海里只剩下一片苍凉的空白。

    而他的心里,更像是突然被塞进了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那石头正拼命地挤迫着他,碾压着他,使得他的五脏六腑都剧烈地绞痛了起来。

    他不由自主地跌坐在了身后的靠椅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仿佛只有这样,他这时才能稍微好过一点……

    “是的,她已经怀了大皇兄的孩子了。说起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呀,她和大皇兄本来就成亲了那么久,他们俩的感情又一直那么好。我之前还一直奇怪她和大皇兄怎么还没有好消息报告给我们大家呢?想问又没有问她的。这下好了,我马上就可以抱到一个可爱的小皇侄了,我想他们俩的孩子啊,一定是又漂亮又聪明的。”兰心公主轻轻笑了起来,故意充满喜悦和兴奋地说着这些话。

    此时,她的心里有个近乎恶毒的念头。

    那就是希望苏俊楚听到这个事情后,痛苦、崩溃,发狂,然后彻底地嫌恶,彻底地放弃那个孟念念……

    然而苏俊楚只是呆呆地坐着,根本没有继续去听兰心公主还在他的耳边絮絮叨叨地讲着什么。

    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着昨天和念念在桃林深处见面的情景。

    她的身材看起来还是那么轻盈窈窕,整个人都显得俏丽动人。从她身体散发出的那股淡淡的,少女的清香,沁人心肺,令他沉迷和心醉。

    他吻了她,不顾一切疯狂地吻住了她。只是为了告诉她,这一辈子,他都是会用心爱着她,并且永远也不会放弃她的。

    可是,今天,他却听到了一个最令他痛苦和不愿意接受的消息。

    他心爱的女人,他心底最最深爱,也是他今生早已认定属于他的那个女孩子,即将要成为一个孩子的妈妈了。

    而孩子的父亲,却是另外一个他现在从来都不愿意提起,甚至可以说是痛恨着的男人……

    兰心公主一边佯装开心继续说着这个她不愿放开的话题,一边仔细注意着苏俊楚的神情。

    苏俊楚抬手痛苦地按压住自己的额角,喉咙动了动,却发不出任何成句的声音。

    随即,他站了起来,用手撑着桌子。他的脸色苍白,眼神阴郁冷漠,眼底是一片压抑的伤痛和燃烧的火焰。

    瞪视着兰心公主,苏俊楚只说了一句:“我出去一下。”

    “俊楚,你要去哪里?”兰心公主收住脸上那抹伪装的笑容,拉住了苏俊楚的衣衫,急切地问道。

    看到苏俊楚如此的心碎和神伤,她的心又被丝丝缕缕的柔情牵动了。

    她突然有点后悔,不该故意在他的面前提起念念怀孕的事情,不该幸灾乐祸地期待着看到,苏俊楚闻听念念怀孕后那深受打击的样子。

    因为,她真的好爱面前的这个男人。

    看着他那么痛苦,就仿佛自己也身在其中痛苦着一样,她的心好痛好酸。

    她好想将眼前这个受伤困兽一般的男人拥进怀中,用自己的温柔和深情,为他抚平心灵的创伤。

    但是,也正因为她是那么地深爱着他,所以,她才更加痛恨那个让她丈夫如此痛苦的女人——孟念念。

    苏俊楚甩开了兰心公主拉着他衣衫的手,神情飘忽而沉痛:“我要回家去一趟,你的父皇将我爹爹贬到了湖州,我总要在他临走之前去看看他,送送他吧。”

    “俊楚,你不用去了。我听母后说,父皇命苏相爷即刻收拾好行装离京上任,不得耽搁。你现在去,只怕苏相爷和苏夫人已经离开了京城吧。”兰心公主满目疼惜地注视着他,轻声说道。

    “哦?”苏俊楚呆了一下,回过头来看着兰心公主,冷冷地笑了:“公主,你父皇做事可真够绝的啊。我爹几十年如一日,在朝廷勤勤恳恳做事,如今虽然犯下大错,但终归一心一意为朝廷效过犬马之劳。皇上不念旧情贬了我爹也就罢了,还不忘给他下一道立刻离京的命令,连一个告别的机会都不肯给我们留下,你父皇对我们苏家还真是优待呀。”

    “俊楚,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也知道苏相爷这次犯下的事情是有多么严重,父皇就是看在苏家劳苦功高,才不忍治苏相爷一个死罪。又为了不让其他臣子百姓有什么闲言碎语,父皇斟酌再三,才将苏相爷贬去湖州任职的。父皇这么做,也是用心良苦,你要体谅一下他啊。”听到苏俊楚如此说自己的父皇,兰心公主的心里也有点不舒服。

    “无论如何,我现在总要回去看一下家里的情况不是吗?”苏俊楚淡淡地应了一句,掉头欲走。

    “俊楚,那你早去早回,我等着你。”兰心公主满含期盼地说了声。

    苏俊楚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转身走了。

    留下兰心公主一个人,怔怔地看着苏俊楚的背影发呆。她的心里,除了失落,还有满怀的惆怅与不安……

    苏俊楚驾马出宫,很快就回到了自己从前的家——苏府。

    但是整个苏府大院,此时却空无一人,显示出一片少有的冷清和凄凉。

    看来真如兰心公主所说的那样,苏相爷已经带着苏夫人匆忙地离开了京城,赶往湖州赴任了。

    苏俊楚踏进府邸,看着院里这熟悉的一草一木,亭台楼阁。想到不久前自己的家里还是门庭若市,热闹非凡,如今却是人去楼空,门前冷落鞍马稀了,不由心中唏嘘。

    他在心里说:爹爹娘亲,如果你们能早点听从我的建议,在小柔离家出走之后,就立刻向皇上禀明实情,虽然也会受到皇上的斥责,但是却决不至于落到今天这般恓惶的境地吧。而我和念念,就也不至于……

    想到这里,苏俊楚心里一阵钻心疼痛。

    他猛力甩了甩头,勉强将念念的身影从脑海里暂时压了下去,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时,一个下人模样的老人拿着笤帚从后院走了出来,看到了苏俊楚,不禁又惊又喜:“三公子,你回来了。”

    苏俊楚一看,原来是苏府从前看家护院的樊大叔。

    苏俊楚点了点头说道:“樊叔,我爹娘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老爷和夫人离开已经有一会儿了,林管家和小翠他们也都跟着老爷夫人去湖州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看护院子。”樊叔叹了一口气说。

    “樊叔,那就辛苦你了,我爹临走之前说过什么没有?”苏俊楚问道。

    “老爷什么也没有说,老爷下朝回来就让大家赶紧收拾东西,说要离京到湖州去了。然后一直长吁短叹,就连夫人问老爷话,老爷也只是发脾气。等到大家打点完毕,老爷就带着夫人和家丁丫鬟们坐车走了。”樊叔答道。

    “哦。”苏俊楚轻轻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他深知在自己的父亲苏品成的心里,一向就是官比命重。

    此次被皇上削职降罪,贬黜到湖州去做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从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尊贵宰相,一下子降到了宵国最底层的一个小官吏。

    这个极端落差,对于极其看重权势和面子的苏品成来说,必定是一次难以承受的打击和重挫。

    可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如若不是苏品成贪慕虚荣,极力想让自己家里的女儿坐上太子妃之位,而不惜撒下弥天大谎,让念念冒名顶替小柔嫁进皇宫。那么,后面这一切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三公子,如今老爷和夫人都不在家,这偌大的苏府只剩下了老奴一个人照看,日后老奴做事就全听凭三公子的吩咐了。”樊叔也满怀唏嘘。

    “樊叔,你在我们苏家已经呆了几十年,你做事情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我没有什么其他的话要交代你,只希望你在完成爹留给你看家护院任务的同时,也记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今后也会时常回来,看望一下你和苏府的情况的。如果银两方面有不够的时候,你一定不要忘了对我说。”苏俊楚看着樊叔,充满感情地说道。

    “三公子,老奴记住了。老奴会一心一意守在这里,照顾好苏府的一草一木。只盼着有一天,老爷夫人,公子小姐和表小姐都能回来,大家再能像从前那样,一家人和和气气,快快乐乐地团聚在一起。”樊叔的眼睛湿润了,用自己那灰白的衣袖擦拭着眼睛。

    听到樊叔提起了小姐和表小姐,苏俊楚的心里阵阵作痛。

    这两个女孩子,现在的身份在皇宫已经完全曝光了,她们今后的命运又将如何呢?尤其是念念……

    念念她已经即将要成为一个孩子的妈妈了,从今以后,她和太子李默,就真的有了那种丝丝缕缕,难以割舍的牵绊了。

    那个还未出世的孩子,将会成为以后,将李默和念念两人之间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最强纽带。

    如果念念做了妈妈,那么他曾经奢望的,现在仍然还在奢望着,并且可能会永远奢望着的,某一天念念能离开李默回到他的身边的情景,那就更加没有希望出现了。

    何况,念念她能适应日后宫中那种复杂险恶的生存环境吗?

    念念,她那么单纯,那么善良,她能应付得了后宫生活中那无休无止的争斗和倾轧吗?

    而他自己和念念,是不是真的就从此前缘散尽?再也没有机会相聚相依,长相厮守?千般相思万种痴情,到如今,难道真的就只能徒留一腔的怅惘与恨憾了吗?

    苏俊楚想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的心在颤抖着狂跳,念念的音容笑貌,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