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透了她

    苏俊楚回到了馨和宫,他没有见到兰心公主,心里倒还有些微微的奇怪。

    因为一般这时,兰心公主都会安静地坐在屋里等待着他下朝回宫,如果看到了他踏进院子就会立刻笑颜如花地迎出门去。

    而每当看到兰心公主热情妩媚的笑容,苏俊楚的心,总是会涌起一股近乎难过的情绪。

    这种难过既是为兰心公主,也是为他自己。

    因为这个时候,他总是幻想着如果走出来迎接他回家的是念念该有多好,那他一定会欣喜若狂地把她抱进怀中,给她最深情和甜蜜的一吻……

    可是,幻想始终只能是幻想。

    今天,苏俊楚意外地没有看到兰心公主在家里等待着他。在最初的一丝轻微奇怪过后,他的心里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毕竟,被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整天甜腻地爱着也很难受。

    所以,苏俊楚没有向馨和宫里的宫女们问起兰心公主此时去哪里了,而是悠闲地坐了下来回味起刚才和念念相见的那一幕。

    在苏俊楚的眼里,念念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美丽和迷人,不知不觉就吸引了他,侵袭了他,让他情不自禁地心动和沦陷。

    在他霸道地吻住了念念的那个瞬间,他也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个女孩子,今生他都不会再放手了。

    第二天,苏俊楚前脚刚离开上朝一走,卫玉就来到了馨和宫向兰心公主复命。

    兰心公主虽然贵为金枝玉叶,但是平日却并不骄纵无理。

    她自幼饱读诗书,又跟随在皇上李盛隆的身边见识过不少大场面,不仅通晓各项事理人情,而且还是个心思缜密,为人处世都可以做到滴水不漏的人。

    此时看到卫玉进来,兰心公主一面微笑向他点头,一面问道:“你可是查到什么了?”

    “秉公主殿下,属下昨日去了苏相爷府上周围调查盘问了一些人家。他们都说,孟念念是苏相爷府上收养的一个远房亲戚小女孩,从小就在苏府长大,和苏相爷的千金苏小柔情如姐妹。只是,在苏小姐嫁入宫中做了太子妃之后,那个孟念念就不知去向了。据苏府的下人跟他们说,表小姐孟念念是回她的老家彭城去了。”卫玉答道。

    “这么说,她是姓孟叫做孟念念了。”兰心公主沉吟着说,脸上掠过一丝冷冷的笑容。

    卫玉不明白兰心公主这么说是指的什么,但是也不敢随便答话。

    兰心公主又说道:“卫玉,你马上随我一同到母后的圆和宫去一趟。宫里将有大事发生,现在这个太子妃不是苏相府的千金苏小柔,而是他们家收养的那个表小姐孟念念。真正的苏小柔,就是她现在的那个贴身宫女小梳子。”

    卫玉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但是作为一名资深的宫廷侍卫,他深知此时绝不能够发表任何意见,所以只是点头答应了一声:“属下遵命。”便不再多言,紧跟着公主走了出去。

    兰心公主带着卫玉,很快就来到了皇后娘娘的圆和宫。

    皇后娘娘见到兰心公主一个人带着侍卫过来,表情又格外凝重,心中甚为奇怪,于是问道:“兰心,你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和哀家说吗?”

    “正是,母后,孩儿有相当重要的事情要向您和父王禀报。现在父王还未下朝,孩儿想先跟母后禀告清楚,然后在此等候父王。”兰心公主答道。

    皇后娘娘看着兰心公主的神色严峻,当下屏退了左右两边的公公宫女,只留下了公主的贴身侍卫卫玉,让兰心公主坐下来慢慢跟她详细道来。

    “母后,此事非同小可,事关我们皇家的威名和声誉,孩儿也是刚刚才知道,就立即来向您和父皇禀报了。”兰心公主开了口,却没有直奔主题,而是先渲染了一番事情的严重性不容小觑。

    “兰心快快直说,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不安?”皇后娘娘知道兰心公主一向心性沉稳,绝不会平白无故说一些闻言耸听的话语,当下着急追问道。

    “母后,我们都被骗了。大皇兄的这个太子妃,她是个假冒的。她不是真正的相府千金苏小柔,而是从小寄养在他们家的一个远方亲戚小女孩,她的真名叫做孟念念。”兰心公主说。

    “啊?兰心,此事你是从哪里知晓的?可有什么证据么?苏相爷当初不是亲自把女儿嫁入宫中的么?他怎么会允许别人来冒充自己的女儿呢?这可不是非同儿戏的小事啊,如若你说的事情查明属实,那假冒太子妃的罪名可就是欺君瞒上,死罪一条了。”皇后娘娘的脸色变了,手中端着的一杯正准备喝下去的玫瑰花茶也洒了出来。

    她虽然信任兰心公主绝不会信口开河对她说出一些假话,但是仍然感到不敢置信和不可思议。

    “母后,我也是无意中听到俊楚和她之间的一些谈话才知道的。我已经派卫玉去苏府的周围人家都查探过了,苏府确实是有过一个从小寄养在他们家长大的女孩子,在大皇兄完婚之后,就也跟他们家的小姐苏小柔一起没有在苏府出现过了。这些都说明,苏相爷他们一家事先都是知道这个情况的,或者说就是苏相爷亲自安排的假小姐冒充真小姐嫁到皇宫的。”兰心公主有条不紊地分析道。

    “天哪!……苏宰相怎么会……”皇后娘娘压抑不住自己心内的震惊喃喃自语。

    她感到吃惊而又愤怒,不由又问兰心公主:“兰心,你说的话哀家从来都深信不疑。只是,苏相爷一向为人宽厚仁善,对我朝庭又忠心耿耿。他怎么会做出如此荒谬不恭之事,让一个收养的女孩来代替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默儿呢?难道皇上赐婚给他们家的女儿做太子妃,他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吗?”

    “至于苏相爷为什么要这样做,孩儿也不清楚。不过孩儿觉得一定是那个孟念念妄想一步登天,整日算计着怎样飞上枝头变凤凰,才会费尽心机用了什么阴谋花招,蛊惑哄骗说动了苏相爷,最后才这样的吧。可是,母后,还有一件事情孩儿如果说出来了,只怕您会更吃惊。”兰心公主现在对念念已经恨之入骨,说起念念的时候,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听的话语了。

    “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哀家听了比这个更吃惊的,兰心你快快说来,哀家倒要看看这些人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难道还想反了天不成?!”皇后娘娘气急败坏,追问兰心公主。

    “母后,您可知道苏相府真正的千金苏小柔是哪一个?”兰心公主凑近皇后娘娘,略带神秘地低声道。

    “是谁?”看着兰心公主神情怪异,皇后娘娘心中更觉蹊跷。

    “就是那个把大皇兄和二皇兄都迷得神魂颠倒,恨不能整日围在她身边团团转的小梳子。”兰心公主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

    “什么?!你说那个贱奴才就是真正的相府千金苏小柔?”皇后娘娘惊得将手中的水杯重重地放到了桌上,她从软椅上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

    “是的,母后。孩儿亲耳听到俊楚喊这个假太子妃念念,喊那个小梳子小柔。”兰心公主点点头说道。

    “这真是……太过分了!哀家和你父皇一直都那么信任苏宰相,这才从朝里那么多名门望族的好女儿当中选定了他们家的千金做太子妃。没想到他竟然胆大包天瞒天过海,私自用一个收养的假女儿李代桃僵嫁入宫中做太子妃。自己的真女儿又整天妖里妖气,先是冒充一个男人跟着默儿,现在又变成一个宫女在宫中招蜂引蝶,惹得默儿和睿儿都心神不宁,他到底是安得什么心?!”皇后娘娘勃然变色,又怒气冲冲地坐了下来。

    “母后,您先别生气,依孩儿看来,苏宰相这样做肯定也是有他的苦衷。他们都是俊楚的家人,我和俊楚刚刚成亲,孩儿想恳请父皇母后不要对苏宰相惩处过重了,以免俊楚心中不快,孩儿也会感到难过的。”兰心公主赶紧说道。

    “俊楚是你的夫君,哀家和你父皇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自然会顾及到你的面子。只是苏宰相这次胆敢在哀家和皇上的眼皮底下玩出花样,对太子婚事这样重大的事情都敢私下搞鬼,妄图混淆事实以假充真,实在是罪责重大。于情于理都是犯了我们皇家的大忌,国法难容啊。哀家会和你父皇好好商议一下看着怎么处理,兰心你也不必太担心,哀家会劝着你父皇在定夺之时顾着你和俊楚的夫妻情分,做出一个最适当的决断的。”皇后娘娘安慰她道。

    “兰心谢过母后,只是那个孟念念,是这次假冒太子妃事件的主角和直接祸首,孩儿认为对她决不可轻恕啊。如果像她这样恣意胆大冒充皇室嫔妃的人都不严惩,那我们宵国的君威何在呢?所以,孩儿觉得其他的人都可以网开一面,但是那个孟念念却坚决不能放过啊,应当是坚决处以她死罪的为好。”兰心公主又对皇宫娘娘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