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的夜

    兰心公主安静地坐在一边,怔怔地看着她的夫君。

    她明显的比以前有些憔悴了,而她心里的苦涩,又能向谁诉说呢?

    外人看起来,她是风光无限的宵国公主,又是刚刚从战场凯旋归来的新晋晋陵王的新婚妻子。

    可是,有谁知道,成亲这么多天来,她的夫君并没有碰过她一下。甚至,连一句温存的话语都没有向她说过。

    还有什么比自己的新婚丈夫一开始就冷落自己,更让一个女人难以忍受和痛苦的呢?

    何况,这个新婚丈夫还是她倾心爱慕了那么久,又等待了那么久的男人。

    “俊楚,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呢?”兰心公主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声音是小心翼翼的,却又带着无限的关切。

    “没有。”听到公主的问话,苏俊楚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简短地答道,却正遇上兰心公主那幽怨而又满含期翼的眼神。

    苏俊楚赶紧将目光调开了,又淡淡地说了句:“很晚了,早点睡吧。”

    说着,他走到了床边坐下,准备像往常那样自顾自地睡去。

    “俊楚,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或者是有什么你不满意的地方,你说出来,我一定会改,一定会改的。只是,你不要这么不理我好么?”这时,兰心公主却猛地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苏俊楚,声音和神情里都满是痛苦。

    “没有,你很好,是我的问题。”苏俊楚轻轻地推开了兰心公主紧搂着他的双手,略显疲惫地回答。

    他是真的感到有些累了,今天刚刚和念念吵了一架,到现在心情都还没有完全平复。他哪里还有心思应付兰心公主的盘问?

    尽管他的心中,对兰心公主也有着说不出的歉疚……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弄清楚,你为什么会对我这样?成亲好几天了,你甚至正眼都没有看过我一下。为什么?你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兰心公主却重新抱住了苏俊楚,她的泪水掉下来了,她不懂她的丈夫,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苏俊楚低头看着兰心公主,短短几天,她已经失去了从前的那种娇艳和明媚,就像一朵失去了阳光雨露滋养的鲜花,变得憔悴和枯萎。

    他深叹了一口气,轻轻搂了搂兰心公主,沉声说道:“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很抱歉,对你,我真的很抱歉。”

    就这么轻微的一点温柔,却使兰心公主的眼里燃起了明亮的火花,她贴近了苏俊楚,柔声说道:“俊楚,你不用抱歉。嫁给你是我很小时就有了的心愿,所以我才一直请求父王,为我们俩赐婚。你知道吗?我好羡慕人家夫妻俩甜甜蜜蜜的样子,就像大皇兄和太子妃,我好羡慕他们。我希望咱们两个也能像他们那样,恩恩爱爱,和和美美地过下去。”

    听到兰心公主说起了太子和太子妃,苏俊楚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感觉到自己心底那股刚刚压抑下去的火苗又陡然往上窜了出来。

    他一下子就推开了紧紧依偎在他怀里的兰心公主,冷冷地问:“你怎么知道他们甜甜蜜蜜,恩恩爱爱?”

    “当然了,大皇兄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直都是外冷内热的一个人,他对太子妃好着呢。我听人说太子妃这几日生病了,大皇兄可着急了,连夜亲自去太医院请来胡太医给太子妃诊断开药,对太子妃体贴得不得了啊。”兰心公主惊讶于苏俊楚突然的变化,却依然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听着听着,苏俊楚的脸上又浮现出了那种无可忍受的痛苦之色。

    他的手狠力地握成了两个僵硬的拳头,他仿佛看到了念念和李默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又亲热又甜蜜的样子。

    苏俊楚猛然狂怒地大叫起来:“不要再说了,你不要再说了!”

    兰心公主被他突如其来爆发的喊叫声吓了一跳,她紧张地扶住了苏俊楚,关切地问:“怎么了?俊楚,你怎么了?”

    苏俊楚没有答话,眼睛里充满了疯狂的火焰。

    他粗暴地把兰心公主推到了床上,一把就扯开了她精致的锦缎衣裙,然后他俯身紧紧地压住了她,咬着牙说道:“你想要的我可以给你,但是,以后不可以再对我提起太子和太子妃!绝对不可以!”

    兰心公主惊讶地看着苏俊楚,她心爱的这个男人此时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整个人都布满了危险的气息,让她有些害怕但是同时心中却又涌起了深深的期望。

    她不再说话,只是柔情地搂住了这个本来就是她丈夫的男人。

    没有温存没有爱抚,没有任何前戏,也没有一丁点的怜香惜玉,苏俊楚只是粗暴地占有着兰心公主的身体。

    而他的脑海,全部都是念念和李默在一起的样子。

    他无法克制自己那疯狂的想象,念念此时就躺在李默的怀中,甜蜜地亲吻,深情地爱抚……

    苏俊楚的泪水混合着汗水,一滴一滴地落下来,滴落在他身下不停发出呻吟之声的兰心公主的脸上……

    当那狂野的风暴终于过去,兰心公主温柔地靠在已经精疲力尽,沉沉睡去的苏俊楚的怀里。她的浑身都又酸又痛,心里也充满了不安和疑惑。

    这和她想象中的新婚之夜太不一样了,没有柔情蜜意,没有甜蜜亲吻……

    可是现在,他们毕竟是真正的成为了夫妻了。毕竟现在,这个她爱慕了那么久的男人是真正的属于她了。

    想到这里,兰心公主的心里又感到一种奇妙的满足。

    她支起身来,透过雕花窗洒进的朦胧月光,细细打量起身边的这个男人。异常英俊完美的一张脸,也是她在小女孩的时候就偷偷喜欢上的一张脸。

    只是,这熟睡的面容怎么似乎有着隐约的烦恼。那帅气的双眉此时微微拧锁着,仿佛在诉说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正掩藏着说不尽的心事。

    兰心公主眷恋地看着苏俊楚,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着他俊朗的面庞,慢慢地将脸贴在苏俊楚的胸膛。

    这时,她感觉到苏俊楚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嘴里发出了一个清晰的声音:“念念,不要走。”

    兰心公主的心里陡然一惊:念念?是谁?一个女孩子吗?怎么会让她的丈夫睡熟了还念念不忘?

    春日的夜晚温暖而又舒适,可是兰心公主的心里却突然感觉到了一股不知从何而来,深彻入骨的寒意。

    这一夜,她再也无法入睡……

    当清晨的阳光投射进这个充满了喜庆的屋子,苏俊楚缓缓张开了眼睛,他看到了满床凌乱的衣衫和身边那个温顺地躺在他怀中的女人。

    昨夜发生的一切在他的脑海里清晰地回放,他感觉到了头脑的昏胀和心底那彻底的撕痛。

    苏俊楚悄悄地起身,不想惊动身边的兰心公主。

    可是当他刚刚披上衣衫,却听到了公主温柔的声音:“俊楚,你起来了呀。”

    苏俊楚回过头去,眼神复杂地看着兰心公主,这个他明明不爱,昨夜却又疯狂地要了她的女人,他轻轻地说了声:“对不起,公主,昨夜我冒犯到你了。”

    “俊楚,我们都已经是夫妻了,你还跟我说这么见外的话干什么?”兰心公主却嫣然一笑,她也坐了起来,轻轻地从身后抱住了苏俊楚,将头温柔地靠在了他的后背上,满面娇羞地说道:“昨夜,其实我很开心。”

    苏俊楚没有答话,此情此景,使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这个对他一往情深同时也是他妻子的女人。

    然而这时,兰心公主却又问了一句:“俊楚,念念是谁?”

    苏俊楚的身体坐直了,喉咙里几乎发出了痛苦的嘶鸣。

    他回过头去,紧紧地捏住了兰心公主的手臂,冷眼看着她:“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你听谁说了什么了?”

    “没有,我只是无意中听到你梦中叫出了这个名字。”兰心公主看着苏俊楚英俊的面容在一瞬间变得凶恶起来,似乎周身都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她突然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了一种莫名的畏惧感,下意识地低下了头,轻声答道。

    “很好,兰心公主,让我明白地告诉你。我娶你,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爱你。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你是宵国公主,而我又暂时还不想违抗圣意而已。你最好能聪明一点,做一个乖乖的小妻子,不要问一些我不想开口也不必向你坦白的事情。这样,我和你的关系,或许还可以勉强地维持下去。如果你非要不知趣地刨根问底,那么,就别怪我不讲一点情面,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了。”苏俊楚冷冷地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说完,他松开了兰心公主,穿好了衣服,然后毫无留恋地走了出去。

    身后,兰心公主的泪水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打湿了整个脸颊。

    此时,她才终于明白,她其实一点儿也不了解这个她爱了那么久的男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