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得快要死掉了

    念念从苏俊楚的怀里抬起头,惊讶地望着他。

    她绝没有想到苏俊楚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月光下看不清苏俊楚的表情,可是念念却突然感觉到,征战回来的苏俊楚,身上仿佛多了一些说不清楚的让她无所适从的东西。

    “三哥,其实我和太子……”念念刚刚开口解释。

    苏俊楚却生硬地打断了她的话头:“念念,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到关于你和太子的任何事情。”

    念念停住了说了一半的话语,下意识地咬住了嘴唇,两个人都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念念才问道:“你和兰心公主要成亲了吗?”

    “是呀,皇上钦赐三日之后是我和兰心公主大婚的日子。说起来,这个不正是你早就想看到的结果吗?我记得在我临走的那天,你亲口对我说,你巴不得我和兰心公主早点成亲。”苏俊楚放开了念念,遥望着远处黑暗的苍穹缓缓说道。

    “三哥,我那时说的都是气话。其实,我一点也不希望你和兰心公主成亲,我看到你们在一起我心里好难过,我一点也不想让你娶别的女人啊。”念念激动地叫起来。

    此时,她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她发现自己远远没有以前想象得那么伟大,可以将自己心爱的男人拱手相让给别人。她现在已经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内心,那就是希望和苏俊楚永远在一起。

    “气话?你可知道你的一句气话对我是多么大的打击?你的一句气话让我在那凄苦的边关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苏俊楚俊朗的脸容上,泛起一丝难言的苦涩。

    “对不起,三哥,我错了,我早就后悔了,不该对你说那些话。”念念哭泣着说。

    苏俊楚静静地听着,然后紧紧地攥住了念念的手:“念念,我可以听你的,不娶兰心公主。因为在我的心中,至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可是,你愿意放弃你现在的一切跟我走吗?你可以不当太子妃,你可以立刻离开李默回到我的身边来吗?”

    念念犹豫了一下,这一时刻她突然醒悟,现在的这个局面,绝不是她可以感情用事,跟着苏俊楚一走了之就能解决问题的。

    她的这一丝轻微的迟疑,分毫不差地落在了苏俊楚的眼里。

    苏俊楚的心又凉了下去,他放开了紧握着的念念的手,微微冷笑:“我就知道,你会舍不得的。你要当太子妃,你还要当皇后,你和李默恩恩爱爱,你说过你很满足于现在的生活。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你既然舍不得他,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说你想我?难道,你现在只是想背着你的丈夫和我偷情吗?”

    念念被打击到了,仓皇地后退一步。

    她万万没有想到,刚刚征战归来的苏俊楚,一见面就会对她说出这么尖刻的话语。她已经感觉到,苏俊楚再也不是她以前熟悉的那个三哥了。

    念念怔怔地看着苏俊楚,这个现在对她来说既熟悉又陌生,既接近又遥远的人,虚弱地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你明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

    “那么,你是什么意思呢?你不愿意离开李默,又不想我娶兰心公主,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却又阻止我和别人在一起。你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呢?虚荣还要加上自私吗?”苏俊楚也激动起来,一只手托起了念念的下巴,凝视着她姣好的容颜质问。

    “是的是的是的!我就是自私我就是虚荣!我今天跟你说的这一切都是假的,我只是看到你和兰心公主要成亲了心里不舒服我才会说想你的,其实我压根就没有想过你!”念念感觉到自己的头都要爆炸了,猛地推开了苏俊楚托着她下巴的那只手,冲动地胡乱叫嚷了起来。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你不会是真的想我,所以我也不会再轻易地被你的假象所迷惑。那么,再见了,太子妃,祝你和太子永结同心,白头偕老。”苏俊楚冷冷地望着她,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然后转身走了。

    他感到自己的骄傲和尊严,又被念念践踏在脚下踩得粉碎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念念远一点再远一点,这样,才不至于让自己那颗破碎的心更加遍体鳞伤……

    念念悲哀地看着苏俊楚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了,她才歇斯底里地大哭了起来。

    尽管念念不愿意去面对,但是……那个喜庆的日子还是很快就来临了。

    三日之后,皇宫里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这是刚刚从边关凯旋而归的新晋王爷晋陵王苏俊楚与兰心公主的大喜日子。

    他们的新房布置在兰心公主的馨和宫。兰心公主自幼丧母,由皇后娘娘亲手抚养长大,她又是皇上几个子女中唯一的公主,自然被皇上和皇后娘娘看成了一颗无比娇贵的掌上明珠。

    金枝玉叶要出嫁,当然不能等闲视之。

    所以,这一场宫中婚礼可以说是要多奢华就有多奢华,要多排场有多排场。

    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念念已经逐渐接受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她和苏俊楚注定不能在一起了。

    她竭力让自己不去回忆那些令人心醉而又心碎的往事,每天和苏小柔有说有笑。

    表面上看起来,她甚至比往常更加活泼开朗。

    可是每当到了夜深人静,念念总能听到一个声音在她心底反复地低唤:三哥,三哥,不要娶别人,不要丢下我……

    这是个举国同庆的大喜之日,然而对念念来说,却是最痛苦也最难捱的一天。

    她昏昏沉沉地跟着李默并列坐在太子太子妃的席位,看着一身大红礼服的苏俊楚和兰心公主拜了天地,又拜了高堂,最后夫妻对拜。

    她感到她的眼睛里只剩下了那红艳艳的一片,而她的脑海里,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知觉。

    但是,她的脸上始终保持着矜持的微笑,甚至在苏俊楚和兰心公主一起走过来向她和太子敬酒的时候,她还勉强维持着礼貌说了句:祝晋陵王和兰心公主伉俪情深,白头偕老。

    说这话时,念念没有去看苏俊楚。她怕她看一眼就会忍不住全线崩溃,泄露了心底那最深的疼痛。

    念念精心伪装着自己的坚强和快乐,直到听到有人高声大笑在喊:“新郎新娘入洞房了。”

    她终于没能忍住,匆匆跟太子说了声:“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就夺路而逃了。

    念念头也不回逃也般地离开了那个喧闹的现场,跑回了太和殿。

    此时的太和殿,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

    所有的人都去参加宫中这场盛大的婚礼了,即使没有资格参加婚宴的小公公和宫女们也都偷偷跑去凑热闹了。

    念念的身体发软而又头痛如裂,她感到全身似乎一点气力也没有了,再也支撑不住。于是,她趴在了院里的石桌上,眼泪成串地掉下来,打湿了她的衣衫。

    往事一幕一幕,在念念的脑海连翩浮现。

    她越哭越觉得伤心,越想越觉得心痛,眼泪就像奔涌的泉水一样停不下来。

    这时,忽然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呢?”

    念念倏然一惊,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在这一瞬间,她几乎以为是苏俊楚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可是,当她回过头去,看到的却是太子李默站在身后。

    李默关切地注视着念念,刚才的婚礼上,念念说了一声不舒服匆匆离开之后,他的心里始终放心不下。

    当他紧跟着回来之后,果然看到了正在伤心哭泣的念念。

    此情此景,让他的心中,突然对这个在他眼里一向坚强勇敢的女孩子涌起了深深的疼惜。

    虽然李默和念念一直不是真正的夫妻,但是随着这么长一段时间的接触以来,在李默的眼里,念念就像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妹妹,她的乐观和善良都让李默从心底里感到赞赏。

    此时,看到平素活泼开朗的念念不知道为何哭得这么伤心,李默也感到了隐隐的心痛。

    念念还在不停地哭着,李默掏出了自己的丝绸娟帕,递到她的面前:“擦擦眼泪吧,你这样很容易哭坏身体的。”

    念念接过娟帕,这一刻她感到自己是那么的脆弱,就好像一个溺水的人要拼命寻找一点依靠和温暖。而李默,就是她此时唯一可依赖的人了。

    她情不自禁地倒在了李默的怀里,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衫:“太子,我心里好难受,你知道吗?我现在心里好难受啊。”

    李默轻轻搂住念念,温和地安抚着她:“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你如果不开心可以跟我讲,但是别这样哭了行不行。这里太凉了,先进去好吗?”

    但是沉浸在巨大痛苦之中的念念根本就听不进去李默的任何话语,依然靠在他的胸前肆意地哭着,嘴里零乱地说着:“全部都弄错了……太子,我是个傻瓜,我现在才知道我好傻好傻。可是,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我好难受……我觉得我快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