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看她不顺眼

    夜深了,宝嫣郡主坐在皇后娘娘专门为她安排的宫廷别苑里,越想越忿忿不平。

    小梳子,一个低贱的宫女而已,她凭什么?竟然想跟她抢夺二皇子?难道就因为她长了一张狐媚的脸?

    可是,看睿哥哥今日那个坚决的样子,似乎真的是已经被那个小贱人迷得神魂颠倒了,大有非小梳子不娶的架势。

    想到这里,宝嫣郡主眼前又浮现出了李睿看着苏小柔时那副深情款款,一往情深的模样。

    她愤怒地一甩手,将身边圆桌上摆着的一对古瓷花瓶用力掼到了地上,嘴里恨恨地发出一句:“贱货,我看上的东西,休想有人跟我抢走!”

    古瓷花瓶落在地面,顷刻间摔得四分五裂,在这安静的夜里,发出了刺耳的破碎声。

    一名宫女听到响声,慌慌张张跑进来问道:“郡主,怎么了?”

    说着,她一眼看到了地上的花瓶碎片,赶紧住了口,去门外拿来笤帚撮箕,准备收拾干净。

    对于这个刁蛮任性,脾气超大的宝嫣郡主,宫女们早已经习惯了她一不高兴就摔东西打人的蛮劣作风。

    此时,眼见宝嫣郡主又黑着脸摔坏了一对古瓷花瓶,心知郡主一定又是在因为什么事情生气了,却也不敢多问,只是低着头战战兢兢地收拾着花瓶的碎渣。

    “慢着,你先去太和殿里把那个小梳子给我叫过来。”宝嫣阴沉着脸吩咐那名宫女。

    说话间,她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与她那漂亮的脸容极不相称的近乎恶毒的光芒。

    “是,郡主。”宫女不敢耽搁,答应了一声就赶紧跑着到太和殿找小梳子去了。

    听说宝嫣郡主找她,苏小柔心下疑惑,但还是顺从地跟着那名宫女来到了宝嫣郡主的别苑。毕竟,她只是个宫女,郡主的召见她不能不听从。

    “小梳子见过郡主,给郡主请安。”看到宝嫣郡主,苏小柔连忙福了福身,给郡主行了一礼。

    “哼!”宝嫣郡主从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站起身来,用充满嫉恨的目光打量起苏小柔。

    这个女孩,确实有着倾国倾城的花容月貌和令人我见犹怜的娇柔妩媚。可是,也正是因为她这份超凡脱俗的美丽,却让宝嫣郡主此时更加地恨她。

    苏小柔被宝嫣郡主看得心中忐忑不安,怯生生地问道:“请问郡主找小梳子来有什么吩咐?”

    “闭嘴!贱货!我没问你话你不要开口!”宝嫣郡主怒喝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照着苏小柔就甩了过去。

    苏小柔白皙的脸颊上,顷刻间就现出了五个红红的指印。

    “郡主,小梳子做错什么了?你干什么打我?”苏小柔捂住了脸,泪水盈入了眼眶,悲愤地质问宝嫣郡主。

    “哼哼,我打你是轻的,你这个下贱的东西!狐狸精!你想做王妃是吗?你做梦去吧!我让你再勾引人!我让你再勾引二皇子!”宝嫣郡主恶狠狠地说着,又使劲揪住了苏小柔的头发,抬起脚来猛力地踢打着她。

    “我从来没有勾引过二皇子!郡主你不要信口雌黄!”苏小柔愤怒地叫着,挣扎着想从宝嫣郡主的手里逃出来。

    “不管你有没有!现在睿哥哥他喜欢你,这就是你的错!不要脸的东西!我现在就要告诉你,睿哥哥他是我的,谁想从我手中抢走他那都是死路一条!”宝嫣郡主继续凶狠地叫嚣着,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苏小柔痛得尖叫了起来。

    “郡主,你放了我!你放了我!好痛呀!”苏小柔已经疼得受不了了,可是她那娇弱的身躯根本就无法挣脱宝嫣郡主的蛮力。

    “放了你?哈哈哈,你可真天真呀,我好不容易把你从太和殿里请了过来,怎么就会轻易地放了你?”宝嫣郡主连声狂笑着,依旧死死地揪着苏小柔的头发,一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块花瓶碎片。

    她拽着苏小柔把她整个人都抵到了屋里的墙壁上,晃动着手里的花瓶瓷片,恶狠狠地逼视着苏小柔秀美的脸蛋:“狐狸精,你说我要是拿这块花瓶碎片在你这张妖精脸上刻上几道印子,会是什么效果?睿哥哥他还会不会要你这么个丑八怪?”

    看着宝嫣郡主那张充满嫉恨越来越逼近的脸,苏小柔惊恐万分,大叫起来:“郡主,不要啊!你喜欢二皇子,我不会和你抢!可是,你以为这样二皇子他就会喜欢你吗?他绝不会喜欢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的!”

    “贱货!还敢嘴硬!”宝嫣郡主更加气恨,扯着苏小柔的头发用力向墙上撞去,一只手里拿着那块瓷片就要照着她的脸上划下来。

    这时,处在极度惊恐中的苏小柔突然产生了一种异乎寻常的强大力量。她猛力挣脱了宝嫣郡主,一头冲出了房门,拼命向着回太和殿的路上跑去。

    宝嫣郡主岂肯甘心,叫了声:“想逃!没那么容易!”便握着那块瓷片在苏小柔的身后紧追不舍。

    苏小柔又紧张又害怕,慌不择路地只顾往前冲去,冷不防脚下一崴,整个人摔倒在地。

    这时,宝嫣郡主已经追上来了,看着狼狈不堪的苏小柔得意地大笑起来:“哈哈,我早就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掌心!”

    说着,她就用那碎瓷片朝着苏小柔的脸上狠狠地划过去。

    “宝嫣住手!”忽听一声怒喝,同时一粒石子正中宝嫣郡主的右手,宝嫣郡主只觉得手腕一震,手中的瓷片就跌落到了地上。

    她顺声一看,只见太子李默就站在不远的地方,满脸愤怒地瞪视着她。

    苏小柔也看到了太子,仿佛在漆黑的夜里突然见到了一点曙光,她激动地叫了一声:“太子。”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因为惊恐也因为委屈,苏小柔几乎已经快晕过去了,而这个平素最爱掉眼泪的女孩子此时竟然连哭也哭不出来了。

    李默走过来将苏小柔搀了起来,一双冒火的眼睛怒视着宝嫣郡主:“宝嫣,你想做什么?”

    刚才他在太和殿听到珠珠说宝嫣郡主差人来将小梳子叫走了,联想到下午宝嫣郡主那愤愤而去的样子,他的心里无缘有了一种担心,赶紧追到了这里,不想真的看到了宝嫣郡主要伤害小梳子。

    宝嫣郡主看着李默那张阴云密布的脸,心里一阵发虚,低下头小声地说:“她不听话,我只是想小小地教训她一下。”

    “够了!宝嫣,看在成亲王的面子上,我今天放过你。可是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对小梳子有一丝一毫的伤害,就别怪我不讲情面!”李默厉声说道。

    “默哥哥,她是个狐狸精!她勾引你,她还勾引睿哥哥!我就是看着她不顺眼!”宝嫣受到了李默的指责,心里不服气,任性地叫嚷起来,一巴掌挥过去又想去打苏小柔。

    李默一伸手紧紧地攥住了她扬起的手臂,用更冷的声音说道:“还要我再警告你第二遍吗?我从来不想打女人,可是你如果一定要这样闹下去,伤到了小梳子,我也不能担保我是不是会破例对女人动手了。”

    “你们欺负人!我要告诉皇后娘娘去!”宝嫣的手臂被李默捏得生疼,她用力挣扎着,试图想从李默的手里抽回来,一边愤愤地嚷道。

    “随便。我还要告诉你的是,如果二皇弟知道了你这么对待小梳子,他绝不会放过你!”李默冷然说道,用力摔开了她。

    宝嫣郡主趔趄着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她恨恨地看着李默和苏小柔,知道自己再闹下去绝对讨不到一点好处,便一跺脚哭着跑回去了。

    李默转过脸来看着苏小柔:“她吓着你了吧。”

    “嗯,刚才郡主要拿东西划我的脸时,我真的吓坏了。太子,谢谢你,每次我有事你都会出现,你对我真是太好了。”苏小柔点点头,想起刚才宝嫣郡主那疯狂的样子,她的心中还是感到一阵阵后怕,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李默心情复杂地注视着面前这个还没有完全从惊恐中恢复的女孩子,他何尝不想把她搂进怀中好好地安慰她呵护她呢?

    可是,他不能,他已经有了妻子。他怎么能因为自己的一己之念就去伤害两个善良的女孩子呢?

    所以,他此时并没有接着苏小柔的话说下去,而是低头看了看苏小柔的脚问:“你的脚还能走路吗?”

    “不知道,刚才好像崴了一下。”苏小柔说着,试着走出了一步,却立即疼得“哎哟”一声蹙起了眉头。

    “上来,我来背你回去。”李默不由分说弯下腰来,将还在犹豫的苏小柔背在了身上。

    苏小柔温顺地趴在李默宽阔的后背上,她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好闻的男性气息以及淡淡的龙诞香的香味。

    这一时刻,她觉得自己的心里是那么的幸福和踏实,几乎让她忘记了刚才的伤害和惊恐。真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靠在他的身边,永远永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