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下一门亲事

    “放肆!睿儿,你竟然拿母后和那个贱奴才相提并论!就凭她?也配吗?”皇后娘娘听了李睿的一席话勃然变色,怒声说道。

    “母后,儿臣还要给您说清楚的是,在儿臣心中,小梳子是世界上最纯洁可爱的好姑娘。所以,如果再听到有谁对她说出贱奴才三个字,儿臣就不能担保我是不是还能有今天这么好的修养来说话了。”李睿直视着他的母亲,冷冷说道。

    “睿儿你……疯了吗?小梳子只是一个下人啊,难道你要因为她不惜和娘翻脸?”皇后娘娘惊异地注视着李睿,这个从前时常在自己身边撒娇的儿子,今天看起来却和她这个娘亲如此陌生如此疏远。

    真是儿大不由娘啊,皇后在心里轻轻地叹息着,语气也不禁流露出了一丝伤感。

    “儿臣刚才就说过了,母后和小梳子都是睿儿心中最珍惜的人。小梳子她聪明懂事,对母后绝对不会有什么不恭敬的地方,只要您不为难小梳子,那么大家就都会很快乐了,何来翻脸一说?”李睿看出了母亲的难过,将语气放软和了一点。

    “小梳子小梳子……为何你和你大哥都这么看重这个小梳子?莫非她真的会什么妖术,迷住了你们两个的眼睛和心窍吗?”皇后喃喃地说道,两个儿子今天都为了小梳子和她大吵了一架,叫她的心里如何能不恨那个小梳子呢?

    “母后,大皇兄儿臣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如果小梳子会妖术,儿臣也心甘情愿被她迷到。好了,小梳子现在还昏迷不醒,儿臣要去看看胡太医给她医治得怎么样了,母后,睿儿告辞了。”李睿朗朗说完这几句,就拔脚向门外走去。

    这时,却听到殿外一名公公大声传话进来:“皇上驾到。”

    皇后娘娘赶紧起身迎接,李睿也不好立即出去了,只有站在那儿等着他皇帝爸爸的到来。

    皇上李盛隆进门,见到李睿在这儿,颇为奇怪。

    他这个儿子一向就不喜欢老老实实地呆在宫中的,今日这样大热的天气,竟然能留在圆和宫里陪着皇后娘娘,倒还真是一件稀奇事。

    “睿儿,你今天怎么会在这里?没有出去到避暑山庄里玩一玩吗?”依次坐定后,李盛隆就望着李睿问道。

    “回父皇,睿儿是来此和母后说一些事情,现在说完了正要告辞呢。父皇既然来了,就陪母后多说一会儿话吧。儿臣还有事,先告退了。”李睿说罢,对皇上和皇后娘娘施了一礼,然后走了出去。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怎么能放得下生命垂危的小梳子呢?

    所以,即使是皇上来了,李睿也顾不上很多了,只想快快赶回太和殿看看小梳子现在怎么样了。

    看着儿子匆匆离去的背影,李盛隆不禁问皇后:“睿儿找你是要说什么事情?怎么一见到朕来了就要走呢?”

    “唉,皇上,提起这件事情,臣妾心里就满是不自在呀,正想着什么时候跟皇上禀明一下,看看怎么处理着最好。”皇后叹了一口气,满面愁容。

    “哦?皇后请讲,到底是个怎么回事?”李盛隆略感惊奇地询问。

    “回皇上,是宫中一个叫做小梳子的下人,平日里行为就甚为不端庄,让臣妾看着生厌。今日臣妾竟然听说,她原来还胆大包天,一直隐瞒身份,明明是个女子,却要装扮成男人的模样,在宫中惹事生非,现在呆在默儿的身边已经有诸多时日了。”皇后轻声答道。

    “哦?没想到我宵国皇宫里竟然会有这等荒唐之事发生。一个下人而已,皇后看着不顺眼自可重重处置,赶出宫去也好,赐她一死也好,都是小事一桩。皇后何须还有这么多的顾虑和忧心?别多想了,我的皇后,朕来这里可不是要看你的愁眉苦脸的。”李盛隆说着,就在软榻上斜斜地躺了下来,将手伸进了皇后宽大的衣袖,去抚摸她柔滑的肌肤。

    “皇上,您有所不知,这个小梳子可不是个简单角色,臣妾看着她身上总像是有一股妖气,现在她已经把咱们的两个儿子都迷得神魂颠倒了。今日,就因为我责罚了那个小梳子,默儿刚才在御花园里与臣妾翻脸大闹了一场。现在,睿儿又追到这里,也是为这事来质问我这个娘亲的,还说什么小梳子是他心目中最珍惜的人。”皇后轻轻拂开李盛隆在她身上游走的那只越来越不老实的手,正色说道。

    “哈哈哈,皇后你说的这个小梳子一定是个美人吧。”李盛隆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又坐起来双手搂住了皇后的腰肢。

    “长得倒是颇有几分姿色,只是臣妾看着她终是一副不能安分的贱相!”皇后沉吟了一下,几乎有点咬牙切齿地说道。

    刚才因为小梳子,她在两个儿子面前都受了气,现在皇上来了,她怎么能不好好地发泄一通呢?

    “这就对了,我的皇后,你也知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咱们的睿儿到了这个年龄,迷恋上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根本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皇后就不要有诸多顾虑了吧。”李盛隆仍然不以为然地笑着。

    在他看来,男人喜欢一个美女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像他的这一生,到底拥有过多少个美丽风情的女子,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他真不能理解皇后现在到底在瞎担心些什么?

    “皇上,那还有默儿呢,默儿对那个小梳子也好得不得了,宫里早就有人说闲话了。反正,依臣妾看来,这个小梳子呆在宫中迟早会惹出祸害来的!”皇后愤愤不平地说着,脸上泛起一片愠怒的潮红。

    其实她和小梳子根本就没有见过几次面,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的心中就这么嫉恨那个小梳子。

    也许只是因为,看到两个骄傲的儿子都那么看重这个在她眼中贱如草芥的小下人,把她这个尊贵的皇后母亲都没有放在眼里,她才会对小梳子更加不满的吧。

    “皇后如果实在不喜欢那个小梳子,直接把她赶出宫去不就完了吗?”李盛隆微微皱起了眉头,语气有点不耐烦了。

    他来这儿本来是想和皇后好好温存一番,谁成想皇后今日竟然如此不解风情,一直给他絮絮叨叨地讲宫中的一个小下人,真是让他大煞风景。

    “皇上,有咱们那两个宝贝儿子为她撑腰,臣妾哪里还敢把她赶出宫去呢?今日只是打了她几板子,默儿和睿儿就都不依不饶地和臣妾闹开了,甚至臣妾喊她一声贱奴才,他们俩都要对臣妾大发脾气呢。如果臣妾真的把那小梳子赶出宫去了,只怕他们两个将来都不会再认臣妾这个娘亲了。”皇后叹息一声,越发激动。

    “哦?如此看来,这个小梳子倒还真是颇有手腕的一个人呀,竟然能把咱们两个出色的儿子都能迷成这样?”听了皇后这样一说,李盛隆心里也感觉到了这个小梳子似乎不简单,不由沉吟着问道。

    “是啊皇上,此事大意不得呀。默儿生性沉稳,身边又有如花似玉的太子妃相伴,臣妾想着暂时还不大要紧。可是,睿儿他就不一样,他本来就是个贪玩的顽皮孩子,又正值血气方刚的冲动年龄。如若哪一天真的被那个小梳子勾引得上了床,依着睿儿的脾气,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要娶那个贱婢做王妃的,那咱们这个皇宫哪里还会有得半分安宁呢?只怕要被那个心机狡诈的狐媚子兴风作浪闹翻天了吧。”皇后头头是道地分析道。

    “皇后不必忧心,依朕看来,睿儿只是平日太过贪玩,真正接触到的好女孩太少了,才会被宫中这样的一个小下人迷住了眼。咱们现在只要找到一个家世人品都好的漂亮女孩,给睿儿定下一门如意亲事,朕看不出三天,睿儿就会把那个小梳子忘到九霄云外的。”李盛隆稍作思索后,果决地下了定论。

    “是呀,睿儿的年龄也到了该成家的时候,可是这一时半会儿,咱们又到哪儿去找来一个这样的好姑娘呢?”皇后想想觉得皇上说得也颇为有理,当下表示赞同。

    “皇后这样一说,朕倒还想起一件事情来。前几日陇西王府的成亲王差人给朕递了一道书信,你可记得成亲王家的那个宝嫣郡主?”李盛隆却忽然笑着问皇后。

    “宝嫣郡主?那个小丫头臣妾当然是记得的,成亲王以前还在京师任职的时候,宝嫣郡主时常到宫里来玩呢。臣妾记得那时她就是个又聪明又漂亮的小姑娘,我还总是开着玩笑跟她说,宝嫣你长得这么俊,将来长大了就来宫里给我做儿媳妇吧。皇上,您的意思是说,将宝嫣配给睿儿?”皇后虽然还在问着,但是面上却已经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她已经明白了皇上的意思,宝嫣郡主配给李睿,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