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她

    皇后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保养甚好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地变化着,嘴里恨恨地发出一句:“这个贱奴才,竟然胆敢冒充男人呆在我皇宫,看哀家以后饶不了她!”

    兰心公主在旁边看着皇后怒气难平,走上前去劝解着说:“母后,算了吧,您消消气。我看大皇兄对那个小梳子特别看重呢,刚才他不都说了,让您不能再喊小梳子贱奴才了,您就别跟那个小梳子计较了,免得同大皇兄伤了和气。”

    “哼!他为了一个奴才和我这个母后翻脸,哀家倒要看看,那个贱奴才还能翻出多大的天。”皇后娘娘依旧气恨难平。

    是呀,李默一向就是个孝顺懂礼的好孩子,现在为了一个小梳子,竟然不惜在这么多人面前跟她这个尊贵的母后翻脸。

    这口气,让从来在宫中趾高气扬的皇后娘娘怎么能咽得下去呢?

    李默抱着苏小柔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太和殿,他不忍心将伤痕累累的苏小柔放到她自己平日居住的那个小屋,而是直接将苏小柔带到了与太和殿寝宫紧紧相邻的一间舒适的厢房。

    当他轻轻地将昏迷不醒的苏小柔放在房中的软榻之上时,因为被褥触到了苏小柔背部的伤口,昏迷中的小柔忍不住发出了微弱的呻吟之声。

    李默急忙俯下身去,轻轻地在小柔耳边说:“小梳子,别怕,忍着点,太医马上就到了。”

    苏小柔没有回声,她的表情那么痛苦,脸上又是血迹又是泪痕,头发散乱地垂了下来,看起来就像一个被摧毁了的布娃娃。

    李默的心又痛了起来,他在床边蹲了下来,握住了苏小柔那冰冷的毫无生机的小手。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去握一个女孩子的手,可是竟然是在这样一种令人心碎的情形下。

    孟念念也扑到了床边,她的眼泪从路上到这里就一直没有断过。

    她抓住了苏小柔的另一只手,不停地小声说:“小梳子小梳子,都怪我,我不该喊你去戏水,我不该啊……”

    李默此时才转脸看了念念一眼,沉声说道:“太子妃你也不要太自责了,这事只怪我没有及早把小梳子是女孩的实情,向父皇母后禀报清楚。是我没有照顾好小梳子,我们现在不要吵扰到她了。”

    两人轻轻地将苏小柔的手放进缎被盖好,同时从床边站了起来,却相对无言。

    “小梳子在哪里?”这时,就见二皇子李睿急匆匆地从门外踏了进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的苏小柔,顿时,他的脸上也同样失了血色。

    李睿冲了过去,站在床边久久地凝视着苏小柔,那秀美绝伦但是毫无生气的脸颊。他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心也像是被鞭打似的开始抽痛。

    他转过了脸,面对着他的哥哥,眼睛里是燃烧的怒火:“大皇兄,你就是这样保护好小梳子的吗?我原以为小梳子在你这儿会受到很好的照顾,可是……”

    回过头去无比痛惜地看了一眼躺在那儿无知无觉的苏小柔,李睿望着李默,沉痛地,一字一句地说:“你竟然会让她受到这样的伤害!如果是我,我不会让她掉一滴眼泪!伤到一根头发!”

    “二皇子,你不要怪太子,他心里也已经能够难受的了。是我贪玩,把小梳子喊到云清池里游水,被皇后娘娘抓到,才会发生这样的惨事。”念念红着眼睛对李睿解释。

    “我不管是你们谁的错!总之,如果小梳子有什么事情,我不会原谅你们,包括母后在内的每一个人!”李睿倏地回过头来,对着念念吼道。

    胡太医终于带着两个助手背着药箱匆匆地走进了屋子,三个人都停了话语,充满担忧和希翼地走了过去,围在了苏小柔的床边。。

    李默吩咐胡太医:“尽你们的全力治好小梳子,不允许有任何意外。”

    李睿也一脸肃色地对着胡太医说:“用最快的速度,最好的药物,我要看到她马上能活蹦乱跳地站起来。”

    “是是是,请太子太子妃和二皇子放心,老臣一定竭尽全力地治好小梳子。”胡太医看到两个皇子都满脸紧张,无比重视这个受伤的小梳子,当下唯唯诺诺连声答应。

    这时珠珠也一脸惊慌地跑进门来:“太子妃,听说小梳子被皇后娘娘打伤了,那现在怎么样了?他伤得要紧吗?”

    这样说着,她就一眼看到了躺在那儿满身伤痕的苏小柔,立时眼圈就红了。

    毕竟,她一直是把小梳子当做一个秀气的男孩子,小梳子也是她情窦初开少女情怀里的第一个心上人。

    再看屋子里每一个人脸色都是异样的沉重,珠珠也就住了口,不敢再多说什么。

    “珠珠,你来得正好,你就陪着太子妃一起留在这儿,看胡太医给小梳子医治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需要你们帮忙的。小梳子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孩子,我和二皇弟不方便留在这里,就先在外面等候吧。”李默开口说道。

    他很自然地说出了苏小柔的真实性别,没有再看众多人听到后惊讶的反应,就率先走了出去。

    李睿这时又一次回头关切地看了一眼苏小柔,然后才跟着太子走了出去。

    当两个兄弟背对背站在院子里时,才感到他们之间的气氛如此怪异。

    只因为此时,他们两个人的心里,都同时深深地牵挂着那个躺在屋里,生死未卜的女孩子。

    李睿没有让这种情形持续多久,他的情绪一直都那么激动。

    自从看到苏小柔躺在那儿那副凄惨无助的样子,他就感觉到心里头一直是既惊慌又狂躁,无法冷静下来。

    此时他眼睛里那燃烧的怒火依然没有熄灭,他走到李默面前,朗声说道:“现在,我会去母后那儿把这件事情问个清楚。我要告诉母后,以后不管是谁,都不可以伤害到小梳子。”

    说罢,李睿就箭步走出了太和殿的宫院。

    来到了皇后娘娘居住的圆和宫,李睿没有理会看到他就急步恭迎上来的公公,直接走了进去。

    皇后娘娘此时正舒适地坐在紫檀木软榻上,想着刚才的事情,她依然愤愤不平。

    面前的台几上摆放着几块新切开的翠皮红壤的西瓜,她也无心品尝,身后站着两名宫女轻轻地为皇后娘娘打着罗扇。

    “母后。”李睿叫了一声。

    皇后娘娘抬眼一看,是自己最宠爱的小儿子李睿来了,脸上立刻布满了慈爱的笑容:“睿儿来了呀,快来娘身边坐下,吃几块西瓜,这是黄公公刚刚才用深井水冰镇过的,甚能解暑。”

    “我不想吃。”李睿却看也没有看一眼那新鲜诱人的红西瓜,也没有在皇后娘娘的身边坐下来。

    “怎么了?睿儿,你今天怎么看起来无精打采的?”皇后感觉到儿子今天的情绪明显与往日大不相同,不由关切地看着李睿的眼睛问道。

    “母后,我想问您,刚才是谁把小梳子打成那样的?”李睿紧绷着脸从齿缝里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睿儿,你问这干什么?”皇后的脸色也阴沉下来。

    她立马明白了儿子今天的不高兴原来又是和那个小梳子挨打有关,本来因为这件事情大儿子刚刚在众人面前和她翻了脸,她的心里还正窝着火呢。

    现在二儿子又紧追过来质问她,可想而知,皇后娘娘的心里会有多么不痛快了。

    “因为我想教训他!”李睿的脸色还是那样阴沉,声音很冷也很暴躁。

    “睿儿!是哀家叫人打那个不知分寸的小梳子的,难道你还要教训哀家吗?”皇后娘娘厉声说道。

    “儿臣不敢,可是儿臣想问问母后,小梳子到底犯了什么大错?您要这样狠心地毒打她?杖责四十,纵是我们这样身强力壮的男子都不见得能承受得了,何况还是小梳子那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母后,儿臣奇怪您怎么竟然能下得了手?难道您是安心要置她于死地吗?”李睿通红着双目瞪视着他的母亲,嘶声说道。

    “哼!就凭她胆敢冒充男子,私自隐瞒身份留在我皇宫,哀家就足以治她一个欺君瞒上的死罪,你还有什么要维护她的话呢?”皇后从鼻子里冷冷地哼出一声。

    “母后,儿臣今天来就是想告诉您,对儿臣而言,小梳子是非常非常之重要的一个人。她是对也好,她有错也好,儿臣都不在乎,儿臣只要她高兴开心就行。所以,儿臣不想看到有任何人伤害到她,也不会允许有任何人伤害到她!尤其是您,亲爱的母后。您和小梳子都是儿臣心目中最珍惜的人,儿臣不希望你们两个之间有什么让我难过的事情。”李睿走到了皇后娘娘的面前,满脸激动宣告出自己心底的话语。

    “放肆!睿儿,你竟然拿母后和那个贱奴才相提并论!就凭她?也配吗?”皇后娘娘听了李睿的一席话勃然变色,怒声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