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又见面了

    “前辈您认为,此次抓我朋友的那些女子会是什么人呢?”李睿问道。

    “一身白衣又熟使迷药,依我看来,必是游龙阁的女弟子们。”老人不假思索地回答。

    “游龙阁?就是那个江湖中人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组织,门下暗器和用毒解毒功夫都是天下第一的游龙阁吗?”李睿闻听此言心中一凛,惊声问道。

    “那她被这样的人抓去,岂不是很危险?前辈能不能帮我们想想办法,我们一定要快点救出她来啊。”苏小柔听了李睿的话,顿时花容失色,也顾不得许多,只能用焦急和求助的眼神看着天智老人。

    “小姑娘别着急,如果你们的朋友真的是被游龙阁的人所抓,应该还没有什么危险。据我所知,这游龙阁虽然处事神秘,行迹古怪,但是绝对不是什么恶人。老头子我在江湖中行走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游龙阁做过什么违背道义或者滥害无辜的事情。相反他们的独门神药还解救过不少危难中的武林人士。”天智老人安慰苏小柔。

    苏小柔听了稍稍放心了一点,但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的疑惑问老人:“那他们这次为什么要抓走我们的朋友呢?”

    “这个,恐怕就只能要说你们这个朋友和江湖中那个引人注目的少年长得太相似了。那少年身怀异宝,是武林中每个练武之人都梦寐以求想得到的神物,说起来我每年九月初九都要出一趟远门,也是和此事有点关联。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们的朋友应该和你一样也是女扮男装的吧,游龙阁的人一定是把她当做了那个少年才会抓走她的。”老人沉声说道。

    “前辈,实不相瞒,被抓走的其实是我的皇嫂,刚嫁入宫中不到一年的太子妃。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前辈明示我们应该到哪里去找到游龙阁的人?”李睿此时向老人吐露出了念念的真实身份。

    老人听了被抓走的人是太子妃,并没有显得格外吃惊。

    他一生漂泊江湖,历练风雨无数,大风大浪里生死之间闯荡过多年,什么离奇古怪的事情也都见过听说过,所以面色依然沉着冷静:“游龙阁的总部在岭南一带,他们在京城以西十里之外的玉龙谷有一个分部,你们可以先到那里去看看。”

    李睿和苏小柔听了心中一喜,毕竟是有了一点寻人的线索了,李睿站起身来说:“谢谢前辈指点,我和小梳子这就前去玉龙谷探个究竟。”

    苏小柔也连忙跟着站了起来,向老人道谢告辞,只希望快点赶到那里去想办法解救出念念。

    “不过,我老头子建议你们也许不用去了。游龙阁擅用各种药物,如果他们想让别人找不到一个人,那是很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以他们素来的行事作风,只要发现抓错人了之后,必定也不会再过多为难你们的朋友太子妃,也许很快就会放她回来,你们只需在京城西门那里等着接应她就行了。”天智老人却又说道。

    “前辈,我们等在那里也只会徒然心焦啊。您说,太子妃她真的不会有什么危险吗?”苏小柔虽然比之前好过了一些,却依然放不下心里那抹深深的担忧。

    “呵呵,小姑娘,你如果信得过我老头子说的话,那现在就把眉头舒展得开一些,把心里头想得也放得宽一些。你们的太子妃啊,她会毫发无损地回来。”老人呵呵笑道。

    “小梳子,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既然前辈已经断定是游龙阁的人抓走了太子妃,而游龙阁又并非是什么奸诈险恶之流,太子妃吉人天相,自然不会有事的。我看咱们就先去玉龙谷那儿打探一番,能找到太子妃最好,找不到咱们也就听前辈的话,在西门那里好好等着。反正,如果不能把太子妃安全找回来,我想我们两个是都不会再回宫里去了的。”李睿赶紧说道。

    他自幼就和天智老人熟识,拜在老人门下也学了不少功夫绝技,老人和他的关系就像是介于师徒和忘年交之间的那种亲密又随意的接近。

    李睿虽然平素不拘小节狂放不羁,但是对天智老人的为人和身手却一直都是深怀敬仰和信服的。现在听老人说得那样肯定,太子妃不会有事,当下心里就暗暗松了一口气,也不忘记让苏小柔放心。

    苏小柔不好意思地对着老人笑了笑:“前辈,对不起啦,我不是不信任您的话,只是我和太子妃自幼就像姐妹,感情深厚,现在她无端被一些陌生人抓去,我自然难免忧心。”

    “小姑娘无需多说,我老头子能体会你的心情。看今日你们也都是有事在身,心神不宁,我就不多留你们了,快快去找你们的朋友吧。等找到了,日后小睿儿再来轻轻松松陪我老头子多喝几盅,现在我还要继续回去睡我的大觉呢。”老人爽朗一笑,然后身形一闪,瞬间又不见了人影。

    苏小柔看得目瞪口呆,不由对李睿说道:“前辈可真是厉害,这又是什么功夫?”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天智老人是一位世外高人,他的厉害功夫还多着呢。今日你见到的不过是他的一点雕虫小技——轻功的绝高境界罢了。”李睿含笑告诉她,又说:“以后有空我再给你讲前辈的很多精彩故事,现在我们还是快点赶到玉龙谷去吧。”

    苏小柔点头答应,四下望望,她发现并没有看到宝儿了,便说:“宝儿到哪儿去了?我们总要跟他说一声再见吧。”

    “宝儿正在练功呢,每日的这个时间,都是爷爷安排宝儿打坐练功雷打不动的时间,所以我们也不要再去吵扰他了,下次再来陪他好好玩耍吧。”李睿说。

    两人便一起出了竹楼带上竹门,往城西而去。

    孟念念浑浑噩噩地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才悠悠转醒。

    她首先又闻到了那股奇异的香味,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

    这是一个阔大而布置简单的屋子,里面除了一张原木方桌和两把靠椅,其他什么家具也没有。

    但是在房间的南面,却专门设计了一面几乎覆盖了整个墙壁的纱窗,白色的窗帘从屋顶半垂下来,透出外面的点点阳光,使这个宽大简陋的屋子显得明亮而又温暖。

    念念现在就坐在屋里那两把靠椅其中的一把上,她随意打量着自己所处的这个奇怪的环境,感到浑身无力而又似乎带着酸痛,她不住伸出右手想揉揉自己发麻的肩膀,却发现自己的手臂根本动弹不了。

    再一细看,原来她的双臂和双腿此时都被牢牢地捆绑在了靠椅上,难怪她一直觉得不舒服呢。

    这一惊人的发现使得念念立即从刚才昏昏沉沉中的状态中一下子就完全清醒了。

    她长到这么大,不管是在从前那个繁华的现代社会,还是在现在穿越来的这个古代社会,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被人捆绑的礼遇呢。

    念念的心里登时产生了一种既惊异又愤怒的激动感,于是她瞪大了双眼,高声喊道:“这是哪里?谁抓的我?放我出去!我要回家!”

    这时那面纱窗左面的墙壁却突然缓缓裂开了,念念惊奇地看过去,那墙后面仿佛是一个更宽大的房间,但是布局摆设却似乎和外面这个屋子的简陋恰恰相反。

    她只扫了一眼,就感觉到那是一个装饰及其华丽的屋子。

    只听里面传出一个陌生的男性的声音:“你终于醒了?我们又见面了。”

    孟念念听那声音低沉舒缓,带着一种好听的磁性,可是听在耳里却一点儿也不熟悉,她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她到底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

    穿越以来她认识的男人似乎就只有那么几个呀,那这个说和她又见面了的男人会是谁呢?

    念念不由问道:“你是谁?我们有见过面吗?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了。”

    “哈哈哈哈,你年纪不大,说起假话来倒是毫不含糊啊。三个月前,我们刚刚在昱国的大昆山见过面过了招的,你使用诡计从我的眼皮底下生生溜走,我对你的印象可是十分深刻,你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呢?只可惜,你的武功再高,鬼点子再多,现在还是落入了我的手里啊。”那人哈哈大笑几声,慢悠悠地说道。

    他那狂傲的笑声久久回响在这空荡的屋子里,听在念念的耳里显得十分的刺耳和冰冷。

    “三个月前?”念念仔细地回想着,那时她已经嫁到了皇宫,根本就没有出过宫门,那眼前这个人又是在哪里见到她的呢?除非他也是宫里的人,可是这也不可能。

    如果宫里有这号神秘兮兮的人物,念念早就该知道了,而不会觉得此人如此陌生。

    这样想着,孟念念就又大声说道:“你到底是谁?我说没有见过你就是没有见过你!你不信吗?那你就不要躲在屋子里,走出来让我瞧瞧,看我到底认不认识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