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就在眼前

    回到皇宫吃过了午饭,小柔早已回到太子的书房做事。

    念念一人怔怔地坐在房里发呆,她感觉每次回一趟苏府对她来说,心灵就像是加倍接受了一次煎熬。不由在心里喃喃自语: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以后还是少回去一些吧。

    这时珠珠进来禀报:”太子妃,兰心公主来了。”

    念念心想:刚在苏府见了三哥又过来找我,会有什么事情啊?嘴里赶紧说道:”快请公主进来吧。”

    珠珠点头称是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兰心公主就含笑跨进房来,身边连宫女都没有带着。

    “皇嫂,你怎么整日都在这屋子里闷着,也不出去玩一下呢?现在正是春光明媚的好季节,外面的风景可美丽了,嫂嫂难道都不心痒吗?”看到念念懒懒坐在那里,一副与世相隔的模样,兰心公主张口便略带嗔责地说道。

    “公主请坐,其实我平日也是经常在皇宫里四处走动的,昨日刚刚去过了御花园,欣赏到春意盎然百花争艳的美景,只是公主每次都没有遇见我罢了。”念念微微一笑说。

    “呵呵,说得也是,整个皇宫这么大,嫂嫂有时去去这里那里,我们没能碰见也是正常的。”兰心公主便也笑语盈盈点头应道。

    她的脸色嫩白透红,眼睛里散发着青春和喜悦的光彩,整个人都显得那样容光焕发和明艳动人。

    让念念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一句以前经常听到的话语: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丽的。

    她由衷地称赞说道:”公主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嫂嫂,你知道我刚才去了哪里?见到谁了吗?你一准想不到。”兰心公主却忽然略带神秘凑近念念小声说道,虽然压低了嗓音,但仍然掩饰不住语气里的满心欢喜。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还亲眼看见你和他并肩走出来,那么亲密那么相配……

    念念的心里苦涩而又酸楚地想着,假装好奇地说:“公主去了哪里我当然是猜不到的啦。”

    “我去了你们家了,看了你的三哥,还和他谈了很久呢。他现在已经好多了,他说已经可以上朝做事了。”公主毫不掩饰心内的欣喜,甜甜地说道,希望念念能一起分享她的快乐。

    “哦,三哥好多了就好。”念念本想作出一番惊喜的样子,可是无奈心里太涩脸上连装也装不好了,只能淡淡地这么应付回答一句。

    “我跟俊楚说了,父皇母后希望我们早日成亲的事情。”兰心公主没有注意念念的表情,依然沉浸在自己的甜蜜与喜悦之中。

    “哦?那……三哥他怎么说?”念念微微一惊,近乎有点紧张地问。

    “他呀,就是心系国家大事,听说边疆现在正在打仗,他已经向父皇请战出征了呢。不过,他说了征战回来我们就成亲。”兰心公主说着,娇羞地低下了头。

    “打仗?那会很危险的吧。”念念更加震惊,怔怔地说道。

    “是呀,我也劝他了,可是他执意要去呀,还说他自幼苦练了一身武功兵法,此时不为国家效力更待何时。反正我也说不过他,我只能听他的了,不过我也就是喜欢他这种执着坚定的性格。”兰心公主微笑地说着,仿佛又回到了和苏俊楚一起谈话时的美好时光。

    念念沉默了,兰心公主却又接着说道:”父皇已经同意了俊楚备战边疆的请求,他可能不几日就要带兵调往前线了,他说明日会来后宫和我们道别的。”

    “是吗?公主,是专门来和你道别吧。三哥和你真是一个郎才一个女貌,仿若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念念拼命搜刮着脑海内的词语,艰难地干巴巴地说。

    “嫂嫂连你也开始取笑我了啊。”兰心公主羞涩地一笑,又说:”嫂嫂你明天也要来啊,到我的馨和宫里和你三哥见见面吧,也许他这一走就是好久以后才能回来了呢。”

    “不不不,我就不去了,公主你和三哥好好道别就行了。”念念赶紧推辞说道。

    “这怎么行啊,我都已经跟俊楚说好了,明日会请皇嫂也来我那里同他见上一面,让你们兄妹俩好好说下话呢。难道你就不想见你的三哥呀?”兰心公主嗔怪地说。

    念念苦笑了一下,虽然心里万分为难却也只好答应道:”那明天看情况吧,说不定明天我有别的事情呢。”

    “什么看情况呀,你能有什么别的事情呢?即便是有别的事,哪里有自己的哥哥要去前线打仗了,分别时的见面来得关紧?所以啊,嫂嫂你明日一定要来啊,我和俊楚都会等你的。”兰心公主亲昵地捏了捏念念的手。

    然后她又像是猛然想起了一件重大的事情,整个人惊跳起来:”哎呀,我让御裁缝冯公公给我新缝了两件裙子,还没有穿过呢。我得赶紧让秀月去拿了回宫给我试穿一下,明日里才好穿呀。如果有什么不合身的,还得赶着让冯公公快点改改呢。嫂嫂,我先走了,明天你一定来哦,可别到时候我还让秀月她们三番四次来请你才到啊。”

    说罢,她回头对念念热情地笑了笑,一溜烟走出去了。

    翌日上午,念念思虑再三,还是来到书房,把苏小柔从太子身边叫了出来。

    然后告诉小柔苏俊楚已经向皇上请战,马上会调往边关参加战事,今日会来宫中向她们辞行。

    “什么?三哥也要到边关去了呀,这下我的三个哥哥都不能留在家里陪同爹爹和娘亲了。”苏小柔听了既是惊讶又是不舍,噘嘴说道。

    “他肯定是想着好男儿志在四方吧。”念念心思紊乱,看着远方的蓝天,幽幽地说,然后又对小柔笑笑:“三哥他还会回来的,不像大哥二哥都在边关安家落户了,兰心公主说了三哥等战事结束,就会回来和她成亲的。”

    “哦,那三哥今日什么时候会来宫里呀?咱们得一起去见见他呀,我昨日都没能和他好好说到什么。”小柔听了说。

    “不知道,他可能会去兰心公主的馨和宫吧,兰心公主让我今日一定过去,可是……小柔,要不你一个人过去偷偷见见三哥吧,我……就不去了,我还是有点头晕。”念念沉默了一会儿说,她知道这个理由在小柔这里肯定行不通,可是也只能这样说了。

    “念念你没有变成冷血吧?怎么你现在连和三哥话别都不愿意去了呢?我要生气了哦,你忘了三哥以前对咱们有多好吗?”小柔杏眼圆睁,又是诧异又是不平。

    “我去我去行了吧,可是我带着你去应该怎么对公主说起你呢?你现在是个男人耶,按常理我应该带着珠珠去才是吧。”念念知道她今天不去是怎么样也说不过去的,无论是对公主还是对小柔,于是轻叹一声妥协着说。

    “就说我是太子跟班,陪你一起来跟三哥道别的嘛。再说公主心里只有三哥,和三哥告别互诉衷肠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注意我这个小跟班呢?我只要瞅机会和三哥说一点点话就好了。”苏小柔见念念不再固执,心中高兴,当下笑着说道。

    念念想想也有道理,便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过去呢?”

    “现在就走好了,越早越好了,免得和三哥错过了呢。”小柔当机立断地说。

    于是姐妹二人不再耽搁,一起动身往兰心公主的住处馨和宫而去。

    而兰心公主此时,也在宫中心情激动地等着苏俊楚的到来。

    她不时对着镜子左顾右盼,上下前后地打量着自己精心妆扮过的容颜和体态。

    短短一会儿时辰,她已经把一头高耸的云鬓整了又整,把今晨刚刚换上的一身崭新衣裙理了又理,又连连喊宫女秀月过来看看是不是可以了,还有没有哪儿有一点疏漏是需要补妆增色的。

    秀月赞赏地望着兰心公主,掩嘴笑道:“公主本来已经够美的了,今日一打扮更像是九天仙女下了凡尘,待会儿保准苏统领看了会迷得神魂颠倒哦。”

    “死秀月,敢来取笑本公主了。快出去看看俊楚来了没有。”兰心公主笑着骂了秀月一句,心里却感觉受用得很,不由又对着镜子自我欣赏起来。

    “公主公主,苏统领来了哦,不过他不进来,要请公主去外面小花园里叙话呢。”不一会儿,秀月匆匆跑进来说道。

    “来到门口了都还不进来,这个俊楚还真是个犟性子。”兰心公主嘟囔一句,又对着镜子细心地看了一下自己,感觉十分完美,就站起身来兴冲冲地向外面走去。

    每个皇子公主的院内,都有一个风景宜人的小花园。此刻,苏俊楚就站在馨和宫的小花园里,等着兰心公主。

    “俊楚,怎么不进去呀?我都要秀月准备好了龙井茶和各式点心瓜果,就等着你来了品尝呢。”兰心公主看到了苏俊楚,笑盈盈地走上前去。

    “不了,俊楚今日进宫主要是为了和公主,还有……太子妃告一下别,稍后就会告辞,就不用进去麻烦公主了。”苏俊楚的眼神有点落寞,对公主回答的语气,既客气又显得有几分疏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