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苦又涩的一幕

    不一会儿,苏品成和苏夫人就来到了相府花厅。

    两人看到了和念念站在一起的苏小柔时,都化石般的呆在了那里,在突如其来的大惊又是大喜之下,一时竟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柔怯生生地喊了一声:“爹,娘,柔儿回来了。”眼圈一红,眼泪就顺着美丽的脸颊滚滚而落。

    苏夫人首先反应过来,颤声喊道:“柔儿,真的是我的柔儿。”

    “娘,是柔儿回来了,柔儿好想爹娘好想你们啊。”苏小柔狂奔过去,扑进了苏夫人的怀抱。

    苏夫人赶紧抱住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儿,说着:“柔儿,娘也想你,娘想你都要想出病来了,你怎么就会那么狠心?一走这么久都不回来看娘。”顿时也泪流满面。

    “娘,对不起对不起,是柔儿不好不懂事,让爹娘为女儿操心了。娘啊,你别哭了别哭了,你看,柔儿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好好地站在你们的面前吗?”苏小柔一边含泪而笑,一边为苏夫人抹去脸上的泪水,可是她自己的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更加汹涌而出。

    苏品成在一旁看着抱头痛哭的母女俩,一时也百感交集,眼眶发热。

    等到母女俩情绪稍微平复一点,他才咳了一声说道:“小柔,你既是知道自己的这般做法是不懂事,却为何还要这样任性?你可知道你这一走又为家里增添了多少麻烦啊?”

    说罢,他又看了一眼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团聚,也早已经泪眼潮湿的念念,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爹爹,对不起对不起,女儿不孝……”苏小柔从母亲怀里抬起头来,看着苏相爷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老爷,你就别说她了,现在看到柔儿能好好地回来,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小柔,念念,快都来一起坐下,说说是怎么回事?你们又是怎么一起回来的?”此时苏夫人已经渐渐从先前的激动情绪中平静下来,她擦干了眼泪,招呼大家坐下谈话。

    于是,苏小柔和念念一起把她离家后如何来到皇宫,又如何在皇宫遇到念念的经历详详细细地给苏相爷和苏夫人诉说了一遍。

    苏夫人听到小柔在贵宾楼遇到麻烦时的那一段,惊吓得忍不住又是一阵低叹:“小柔……我的儿呀,你这是何苦?多亏遇见了太子,太子还真是个好心人呢。唉,你怎么就这样不珍惜你和太子之间的夫妻缘分呢?”

    此话一说,苏夫人一下子就想到念念现在已经是太子的妻子——宵国名正言顺的太子妃了,心中顿时又觉得尴尬。

    她看了念念一眼,但是念念似乎对她的那句话毫不在意,脸上没有任何别扭或者不悦的表情。

    苏夫人不由又是一声长叹,一边为女儿终于回来了而高兴,一边却又为女儿最终和他们梦寐以求的太子妃之位失之交臂而难过。

    苏相爷一言不发,待到全部听完了才说了一句:“小柔念念,你们没有在太子面前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这就对了。如若皇上知道我苏品成胆敢用个假女儿去冒充真小姐嫁给太子,那我们苏家以后的境遇可就不堪设想啊。”

    念念点点头道:“这都是小柔的主意,遇到事情小柔还是比我考虑得周全。”

    小柔听了幽幽说道:“没办法,事已至此,爹既然已经安排你代替我嫁给太子了,我们就要一起把这个戏演得妥当一点圆满下去。我从小跟随爹爹哥哥们听说过不少朝廷之事,深知‘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既然是来到了皇宫这样的繁复深杂之地,我们各人言行都还须格外谨小慎微,才不至于引来麻烦呀。”

    几人又是一阵唏嘘,苏相爷说道:“小柔,你这一点倒还像是遗传了爹的几分智慧。”

    小柔听了眼睛一红,突然想起来问道:“爹,娘,怎么没有看到我三哥?听太子说三哥一直抱病在家,没有上朝啊。难道现在还病得厉害,今日躺在床上吗?那我现在看看他去。”

    说罢,她就起身想到后院去看苏俊楚。

    “小柔,等等。你三哥现在精神已经好多了,见到你他定然会更加高兴。只是,兰心公主一早就带了宫女来看你的三哥了,现在还在你三哥那儿,你还是稍后等公主走了再去和你三哥见面吧。”苏品成赶紧阻拦说道。

    “兰心公主?”苏小柔一时有点惊异,但转而她就明白过来,不由笑道:“呵呵,公主对我三哥还真是好呀。我听说兰心公主也是一个大美人,只是一直还未见到过她呢。”

    “是呀,兰心公主对你三哥那可真是体贴细致,好得让我们都没有话可说了。自从知道你三哥病了之后,她隔三差五就会带些滋品补药过来看望,又是照顾又是帮忙,一点公主的架子都没有,你三哥现在才逐渐好转了许多。”苏夫人面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喜滋滋地说道。

    “看来我马上就会多一位公主嫂嫂了。”苏小柔听了嘻嘻一笑,又说道:“为什么她在就不让我去呀?念念,咱们一起去看三哥啊,你就说我是太子的跟班,此番太子安排我陪同你回来探亲的,我想公主也不会疑心什么。而我三哥,他一向那么聪明,只要咱们俩稍稍使个眼色,他一定就会心领神会,不会在公主面前因为看到我而露出破绽了。”

    “小柔,你忘了我们是瞒着宫里其他人回来的吗?如果现在你要去见三哥,遇到了公主,那回去后我们怎么解释啊?所以现在肯定不能去,要去你也自己去,反正我是不去的。”念念突然站起身来,有点不耐烦地说。

    “好吧好吧,现在不去,那咱们就在这儿等着,等兰心公主走了我再和三哥好好地说一会儿话。哎呀,我好想三哥呀。”苏小柔妥协地说道,她对念念这样突兀的态度颇为不解,却因为久别回家的喜悦也没有多想,仍然感到满心的快乐。

    念念转过身去没有答话,不愿让小柔看到此刻她略显苦涩的表情。可是,她的心中却怎么样也平静不下来。

    苏相爷深知念念是和儿子苏俊楚有过一段难忘的恋情,当下又咳了一声说:“兰心公主也快要回宫了,你们两个还是先在旁边的厢房避开一阵,等公主走了再出来吧。”

    “好的,爹爹。”小柔撒娇地说了一声,拉着念念转进花厅旁边的一间厢房里躲着去了。

    念念和小柔呆在屋中,屋里有一扇纸窗正好对着相府后院到前厅的那道弯曲的长廊。于是两人就趴在窗前眼巴巴地望着,盼着能早点看到兰心公主从这里走出来。

    念念的心里滋味繁多,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希望看到什么。

    却忽然听小柔喊道:“念念,快看,三哥和兰心公主出来了。哇,兰心公主好漂亮,和三哥走在一起好般配呀。”

    念念听了往窗外一看,果然见到两个飘逸修长的人影,正沿着曲折的长廊向着花厅这边款款走来。

    两人一边走一边似乎还在轻声交谈着什么,不时能看到兰心公主望着苏俊楚深情地一笑。

    苏俊楚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衫子,远远望去,除了瘦削了一点,已经全然恢复了以往那种高雅俊逸的气度,甚至比从前显得更为英俊和潇洒。

    而兰心公主穿得就仿佛是和苏俊楚事先商量好了似的,竟然也是一件月白色的曳地长裙,发间还别着一支银光透亮的玉龙凤钗。

    她粉面含羞,巧笑嫣然,和苏俊楚并肩走在一起,两人简直就像一对绝顶般配的金童玉女。

    念念直看得眼睛发酸,喉咙干涩,她感觉整个人就像是突然被人塞进了一团棉花似的,浑身都轻飘飘的虚脱无力了。

    苏俊楚和兰心公主那相互映衬着的月白衣装,让她想起了她来自的那个时代,曾经风行一度的情侣衫。

    好一会儿,她才喃喃地说了一句:“的确……是很般配。”

    “念念,你和兰心公主打过交道吗?她的性格好不好啊?我可不希望我那优秀的三哥将来娶一个刁蛮任性的嫂子哦,听说一般皇宫里长大的金枝玉叶脾气都不太好呢。”小柔没有注意到念念的表情是一种既伤感又难堪的复杂之色,仍然看着外面兴奋地说着。

    “放心吧,兰心公主的脾气也很好的。”念念长吁了一口气,从窗边退回到屋内。

    她不想再看下去,似乎外面那两个走在一起无比相配的人影,已经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

    “念念,你怎么不看了呀,不过,他们也要走到花厅来了。”小柔说了句,却还是守在窗户那儿舍不得离开。

    这时,只听到外面前厅里一阵热闹寒暄之声。

    似乎是兰心公主在和苏相爷苏夫人热情道别,说改日再来看望他们,希望俊楚身体能尽快康复,早日回到朝廷帮助父皇和皇兄分担政务这类的话。然后就是苏相爷和苏夫人诚惶诚恐地向公主道谢,又让苏俊楚出门送公主上轿。

    小柔和念念没有听到苏俊楚回答什么,前厅里却又骤然安静下来,想必是都送兰心公主出门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