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门再度相见

    “好吃吗?”苏小柔看着太子一副勉为其难给你面子才吃下去的模样,还不肯罢休,又追问道。

    “我不喜欢吃点心。”李默淡淡地答了一句,突然站起身来踱到窗边去了,不再去看苏小柔。

    他感觉到和这个小梳子越接近,他就似乎越控制不了自己心中的那种奇异的心猿意马,所以赶紧让自己离开得远了一些。

    苏小柔偷偷地笑了笑,低头继续吃她的宵夜。

    一直等到细嚼慢咽吃饱之后,她说了声:“我好像再也吃不下去了。”

    “吃好了那就回去吧。”太子这才从窗户那边转过身体,依然是淡漠无澜的声调和语气,他并没有看苏小柔一眼,就踏步先走了出去。

    苏小柔赶紧起身跟上太子,心中好不奇怪:这个太子,一下子对人蛮亲切的,一下子又变得冷冰冰的,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而且,新婚燕尔也不在宫里好好陪着他的新太子妃,却在外面东游西逛,幸好以前我没有想到嫁给他……

    小柔自感庆幸地在心里嘀咕着,可是一想到新太子妃,她的心情又沉重起来。她告诉自己:明天,明天一定要找机会看到这个太子妃,要弄清楚她到底是谁。

    正在自顾自想着心事,她却忽然听见太子开口说道:“明天我要陪太子妃一起回苏府过三天回门之礼,你要一起去吗?顺便看看你以前的东家。”

    “回……苏府啊,不不不,我还是不去了,我就留在宫中为太子多誊写些公文吧。”苏小柔一听头都大了,赶紧摇头拒绝。

    “也好,你不想去就留在书房里做点事务吧,我们可能会留在苏府吃了午饭回来。”太子见苏小柔一听到苏府就有些紧张的样子,心里虽然感到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问什么,爽快地同意了苏小柔的要求。

    “哦。”苏小柔答应了一声,心中又开始郁闷起来。

    以前逃婚时想得很简单,以为太子结婚了她就可以顺顺当当再回到家里,现在看来却似乎越来越复杂了。此时又冒出了一个假冒她苏小柔的太子妃,真不知道她何时才能真正恢复自己的身份和容貌?

    想到这儿,苏小柔不禁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李默头也不回走在前面,对苏小柔的一声轻叹却听得很清楚。

    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这个小梳子似乎有着一番难言的心事,很想回过头问问她怎么了,但是终于还是忍住了……

    孟念念和太子李默接连着两天夜晚都是各睡一头,相安无事。

    李默看起来也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基本上不怎么理睬念念。而这些正巧全部符合了念念的心意,既完成了苏宰相让她代嫁的任务,又不用和她这个所谓的夫君唧唧歪歪,有什么过多的纠缠,她真是乐得其所。

    今天是新婚的第三日,李默早早起来却并没有像昨日那样出去。

    他站在床边,看着用被子蒙着头仍然熟睡着的念念,摇了摇头心想:这个相府的千金大小姐似乎就最爱睡觉,连今天这个自己要回娘家的日子她都不放在心上。可是,既是三朝回门总也不能弄得太晚了,像昨日去拜见父皇母后时那样匆匆忙忙。

    想到这儿,李默忍不住喊道:“珠珠。”

    守候在寝宫门外的珠珠赶紧走进来:“太子有事请吩咐。”

    “伺候太子妃起床,今日要回太子妃的娘家,不要像昨日那样弄得晚了。”李默交代了这一句话后就走了出去。

    于是,寝宫里又上演了一遍昨日那样珠珠连喊念念起床,再忙着梳洗打扮的情景。

    等到一切拾掇妥当,兰心公主也赶来要和他们一起去苏府。

    于是,太子骑马,念念和兰心公主各乘一顶彩扎小轿,带着若干侍卫宫女和各项回门礼品一起前往宰相府。

    到了相府庄严肃穆的朱漆大门前,就见苏宰相和苏夫人早早率了众家仆,正满面堆笑地等候在此。

    太子下马,念念和兰心公主也下了轿子,三人几乎都是一眼就发现了在这些迎接他们的人群中,没有看到苏俊楚。

    太子一边向苏宰相和苏夫人行礼问好,一边命令侍卫们将礼物珠宝悉数抬进苏府。

    兰心公主甜腻地叫了一声:“苏相爷,苏夫人,兰心向你们问好了。”

    一边走上前去亲热地挽住了苏夫人的臂膀,看起来她和苏夫人似乎要比念念这个女儿还要亲近,倒让苏夫人有种受宠若惊的满足感。

    念念看着她们,心想:也确实不是我的亲妈,第一次见面我是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亲密的姿态,这个兰心公主看来还真是个人才呢。

    几人在门外寒暄客套了几句,苏相爷苏夫人就把他们让进相府花厅就坐,然后丫鬟仆人接踵而来端上茶水和各式糕点蜜饯瓜果。

    李默和苏相爷随意聊了几句朝中之事,然后问道:“岳父大人,前日听说俊楚身体不适,今日可曾好点没有,怎么不见他人?”

    “咳,咳……俊楚身体现在还是不太清爽,所以未能出来迎接太子和公主殿下。”苏相爷尴尬地咳了两声,掩饰着说道。

    事实上,自从孟念念嫁入皇宫,苏俊楚就没有迈出过房间一步,也没有和他们说过一句话。

    “都已经这么多天了还没好,那定是很要紧吧,我说还是要请宫里的御医来给俊楚瞧瞧。”此时兰心公主耐不住了,急急说道。

    她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探望苏俊楚,听了苏宰相的话,怎么会不着急呢?

    “也不算什么大碍,偶受风寒,精神不佳而已。万万不可劳动宫中的御医啊。”苏宰相听了兰心那样说,也开始着急。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完全就是心病所致,如果真依兰心公主把宫中的御医请来,那反而不好交代了。

    “岳父大人,俊楚有病在身,我们就去他房中探视一下。他好久都没有到宫中与我品茗作诗,切磋技艺了,本王真的想见他一面了。”李默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了台几上。

    “只是俊楚病后精神极差,几乎不愿见人,恐怕见了会对太子公主不甚礼貌啊。”苏宰相一听更急了,儿子的心病就是因为太子娶了他所心爱的女人,而现在太子竟然还要携新婚妻子去见他,那岂不是火上浇油,忙中添乱吗?

    可是李默却已经站起身来,从从容容说道:“岳父不必多虑,我和俊楚十几年一起读书学艺,虽不是亲兄弟却情深意笃,我想他会愿意见到我的。”

    说罢,又侧身对念念和兰心公主说:“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他。”

    孟念念望了望苏宰相和苏夫人,正不知如何说话,兰心公主却走来一把挽住了她:“去看你的三哥呀,还愣着干什么。”便拉着念念随太子一起向花厅外走去。

    苏相爷和苏夫人互相看了一眼,虽然满心不愿意却也知道阻拦不了,只好叫来丫鬟小翠给太子他们带路,又对念念交代了一声:“小柔,如果你三哥不舒适就早点陪太子和公主出来,老夫还想和太子殿下多聊一些时事。”

    孟念念心知苏相爷是怕苏俊楚心痛难消,看见他们说出一些过激之言惹出意外的麻烦,当下点头应允。

    她自己的心里却如同翻江倒海般百味俱陈的苦涩,千般相思万般无奈,既想看到苏俊楚又怕见到他。

    小翠带着他们三人穿过厅堂,往后院走去 。

    念念缓缓落在最后,脑海里千头万绪,倒真是应了李煜《相见欢》里那句“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的意境。

    到了苏俊楚的房间门口,小翠小心地敲了敲房门叫道:“三公子,太子殿下和太子妃,还有兰心公主都来看你来了。”

    只听到门里一阵沉寂,小翠正欲再次敲门。

    兰心公主等不及地说:“他既然病了,哪还有气力来给我们开门呢?我们还是自己进去吧,看看他怎么样了。”

    说罢,就伸手推开了房门。

    念念只感到呼吸一阵静止,睁眼望去,却,见屋子里空空如也,并没有苏俊楚的人影。她的心里猛的一下松了口气却又马上感到一阵难言的失落。

    “三公子一定是到花园里的湖边去了,这阵子三公子时常就在那儿坐着,小翠带你们去找他吧。”小翠见屋里没有苏俊楚,赶紧对太子他们这样说道。

    “身体不好,还不好好呆在屋里歇着,俊楚也真是太不知道爱护自己了,那你快带我们去见他。”兰心公主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又催小翠快带他们去花园。

    于是,几人一起又往相府花园而去。

    到了花园湖边,果然见到苏俊楚一身白衣长衫,正背身而立,望着清幽静逸的湖面发呆。

    几人走到近前,小翠对着苏俊楚的背影喊了一声:“三公子,太子太子妃和兰心公主都来看你了。”

    听到此话,苏俊楚蓦地回过身子,眼睛几乎没做任何停留,就望向了和太子并身而立的念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