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太子妃太荒唐

    李默冷眼注视着面前的两个人,他的皇弟和贴身跟班。

    两人拉拉扯扯的样子,令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怪异和惊讶,而且似乎……更有一种莫名的近乎苦恼的不悦之感。

    洞房花烛?他又想起昨夜那个说了很多奇谈怪论很有些莫名其妙的新娘子。

    昨夜他们两人一人一头各自睡去相安无事,那个太子妃倒是入睡很快,不一会儿就似乎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而李默却心潮起伏不定,一夜睡睡醒醒,今天很早就起床了。

    当他走出寝宫时,看了一眼他所谓的那个太子妃,正躺在他们新婚的喜床上,仍然还在如梦如痴睡得无比沉醉。

    李默心想:只怕古往今来,没有任何一个太子的新婚之夜如他这般的荒唐吧。

    而奇怪的是,他心里对这个没有实质内容的洞房花烛夜倒没有什么不满,反而特别想立刻见到小梳子,和她说一说话。

    于是他起身来到书房,让他的随侍公公小贵子去传小梳子来。

    没想到却接到小贵子支支吾吾的回话,说是小梳子好像一夜没有回屋。

    李默当时的心里一愣又是一紧,他记得那次狩猎时,小梳子说过想离开皇宫的话。

    难道她真的走了?她又会到哪里去呢?

    李默的心惶然掠过一阵失落,不由自主踱到永和殿大门口,下意识地向远方望去,却不想正好看到二皇子李睿和小梳子手牵着手有说有笑地往回走来。

    而他此刻的心情,并没有因为看到了小梳子而变得开朗,反而似乎更加黯然了。

    苏小柔看到李默一直沉默着,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是阴郁。

    她赶紧说:“太子,你不要紧吧?你和……太子妃还好吧?”

    说话间她已经摆脱了李睿紧握着她的手,轻轻走到了李默的身边站住。

    “我和太子妃都很好,只是,你们俩一晚上到哪里去了呢?”李默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们……”苏小柔垂下头去,她不知道怎么跟太子说这件事。而且关于竹屋,李睿已经说了那是他的一个秘密地点,当然也不好对太子说出来。

    “皇兄,是我带小梳子出宫玩了一圈,昨夜对你来说是大喜之日,可是我和小梳子呢却都很郁闷,在宫里呆着也是无聊,于是一拍即合,我就带她出宫去了。”李睿望着李默和已经走回李默身边的小梳子,似笑非笑地开口。

    “你们?都很郁闷?”李默狐疑地望了望他们俩,虽然心里仍然就像有个疙瘩未解开似的那么难受,却不想再问什么,就淡淡地说了句:“二皇弟你也累了,先去歇息片刻吧,一会儿父皇母后还要召我们都去养心殿行见面礼仪。”

    “很好,我早就想看看名闻天下的美女,我如今的皇嫂苏小姐了。”李睿淡然一笑,又看着苏小柔说:“你也再去睡一会儿吧,我想皇兄今天是不会安排你差事了的。”

    说罢,对着他们潇洒地挥了挥手,转身走了。

    猛然听到李睿说出苏小姐三个字,苏小柔身体不由微微一颤。

    她望向李默,李默也正在低头看着她,四目相对,两人心里都波澜涌动,却谁也不先开口说话。

    “太子妃,她是什么样子?很漂亮吗?”终于,苏小柔按捺不住心里的疑问,开口问道。

    “哦……她是一个有点奇怪的女子……”李默回过神来,他想了一下,觉得昨夜他似乎并没有注意他的新娘有多漂亮,就随意说了句:“好像是很漂亮吧。”

    “那太子你们说什么没有,她说她是苏宰相的千金了吗?”苏小柔顾不得什么了,焦急地追问李默。

    “这个……”李默一时愣住,感觉不光是他的太子妃奇怪,这个小梳子也挺让人费解,哪有问人新婚之夜说什么的。

    于是,他顿了一顿说:“没有说很多,她当然是苏宰相的千金了,说起来你和她不是以前很熟识吗?”

    “可是……”苏小柔又急又感到疑惑,几乎想说我才是真正的苏小柔,终于还是忍住了。

    “小梳子,你想说什么呢?”李默看到苏小柔面上表情古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了,太子,我能先去睡一下吗?”苏小柔沉默了一下说。

    “好吧,你今天就好好歇息,我不会再传你干什么事儿。”李默看到苏小柔脸色暗淡,眼圈发乌,知道她是一夜未睡,疲倦之极。

    “谢谢太子。”苏小柔道了一声谢谢,转身欲走。

    “小梳子……”李默却又叫住了她。

    “还有事吗?太子。”苏小柔不禁奇怪。

    “以后,不要再这样熬夜了,你的脸色很差。”李默注视着她,轻轻说道。

    “哦,知道了。”苏小柔心里掠过一阵轻微的悸动,她能感觉到太子平淡的语调下似乎掩藏着一分真切的关怀,这让她既有点迷惑却又感到一丝模糊的喜悦。

    不一会儿,天色已经大亮,秋日的阳光已透过雕花的碧纱窗照进了屋子。

    太和殿寝宫,孟念念还躺在崭新的婚床上,正睡得天昏地暗。

    昨日一天的折腾,让她累得就像刚刚进行了一万米长跑似的浑身无劲,所以她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而且睡得格外甜熟。

    念念正在美美地梦着周公,却听有人在床边一声紧似一声地唤着:“太子妃,太子妃,奴婢来伺候您起床了。”

    “别吵,我还想睡呢,好不容易睡个好觉。”孟念念翻了个身,用手把被子拉上来将头整个儿蒙住了,意欲再次睡去。

    “太子妃,您该起来了啊。您今日要和太子一起去养心殿晋见皇上和皇后娘娘,太子还在书房等着您呢。”那个声音有点急迫起来。

    “太子?皇上?皇后娘娘?”孟念念听着心里猛地一激灵,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却见面前站着一个粉衣白裳的小姑娘,圆圆的脸蛋,额前一排浓密整齐的刘海几乎遮住了她圆圆的眼睛,圆鼓鼓的身体和一张圆嘟嘟的小嘴,看上去胖呼呼的却不失可爱。

    小姑娘看见念念坐起来立时松了一口气:“太子妃,奴婢去给您打水洗漱。”

    “等等,你是这里的宫女吗?”念念问道。

    “回太子妃,奴婢是太和殿宫女珠珠,听从刘总管分派,以后就由珠珠专门伺候太子妃了。”珠珠低下头,恭恭敬敬地回道。

    “哦,你刚才说什么今天要去晋见皇上和皇后娘娘?”孟念念又问。

    “太子妃您……”珠珠惊讶地睁大了她圆溜溜的眼睛,接着说:“今天是太子和您大婚的第二天,按照皇家历来规矩,您和太子要一起去拜见皇上和皇后娘娘,给皇上和皇后娘娘请安奉茶,还有要去和几位皇子和公主行见面礼仪。”

    “晕倒,今天还要这么麻烦呀。”孟念念嘴里咕哝一句,扯掉被子,一下子就跳下了床。

    这动作又把珠珠惊了一跳,她虽然没有听清楚念念说了句什么,却觉得这个太子妃真是出人意料,与众不同。想笑却又不敢笑出来,赶紧说:“奴婢去给太子妃打水,即刻就来伺候太子妃梳洗。”

    念念心想:既来之则安之,也只有听任摆布了,还好太子似乎是个不难缠的人。昨晚跟他那么一说,他立马就同意了我的合约,没有让我大费周折大动干戈。

    又一转念想:这个小柔,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照我看太子还真的是个好人,她竟然也不要,害得我要代替她在这里受这份洋罪,以后看来没有自由了啊……

    正兀自胡思乱想着,就见珠珠端了金黄色的印花铜盆进来,于是起身梳洗。

    珠珠虽然人长得胖呼呼的,看上去不是很机灵的那种丫头,但是给念念收拾打扮起来却非常轻快灵巧,显然平日是个勤快手巧的人儿。

    不一会儿,她就给念念从头到脚上上下下打扮停当,指着鎏金铜镜说:“请太子妃看看满意吗,还有哪儿奴婢没弄仔细的告知奴婢,奴婢再来收拾。”

    念念往铜镜里细细一瞧,只见自己身着淡黄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白里透红,一双凤眼媚意天成,真是显得无比娇俏艳丽。

    她自己看着都有点呆住了,说:“原来我一打扮也有这么美呀,不过,比起小……”

    她准备想说比起小柔还是差上几分,却猛然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苏小柔,赶紧住了嘴,见珠珠还在一边等着她回话,便说:“你做得好极了,我很满意。只是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老是自称奴婢奴婢什么的,我听着很不习惯,你跟我说话就称自己珠珠或者我就行了。”

    “是,珠珠遵命。”珠珠倒真是脑子灵光,虽然觉得这个太子妃和以往见过的主子都不一样,却立时就改了口。

    “那好,现在咱们走吧,去拜见皇上和皇后娘娘,李……太子呢?他应该是和我一块儿去的吧。”念念站起身来,她差点又直呼出李默的名字,还好及时醒悟改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