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喜临门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慕凌天却很快开口说道:“父皇,宝物是靖王找到的,儿臣能力确实不如靖王。”

    慕凌轩惊讶地看了慕凌天一眼,没有想到,慕凌天竟然会在父皇面前这么坦率地承认他不如自己。

    难道,他也听进去了凌澜最后留下的那句话,不再想和自己争了么?

    “哦。”慕远熙淡淡地应了一句,这个答案,显然在他的意料之中,随后他振了振精神,朗声说道:“轩儿,朕已经安排好了,下个月,朕便会正式退位,由你接任昱国皇上之位。天儿,你将被封为职位最高的亲王,希望你能全心辅佐好你的哥哥。”

    两个人又都没有说话,慕远熙皱了皱眉头道:“怎么?你们今日如此寡言?”

    “谢父皇厚爱,儿臣会以您为榜样,尽心尽力做一个万民拥戴的好皇上的。”慕凌轩沉声说道,语气平静淡然,没有那种即将登上九五之尊的喜悦和激动。

    “朕相信你会比朕做得更好。”慕远熙微微点了点头道。

    “父皇,请允许儿臣回空灵山跟随师傅潜心学医。”慕凌天忽然请求说道。

    “天儿,你这是何故?”慕远熙很是意外,蹙眉看着慕凌天:“留在京城帮你哥哥分担政务不是更好吗?”

    “父皇,您也说了,相信靖王主政会做得很好。朝中的忠臣良将比比皆是,并不缺儿臣这一个人啊。”慕凌天平静地望着慕远熙,言辞恳切:“儿臣现在对朝中事务已无兴趣,只想跟随师傅学好医术,日后多多行医济世,将师傅的神医技术发扬光大,恳请父皇恩准。”

    慕远熙沉吟不语,慕凌天又说道:“请父皇放心,儿臣虽然人在空灵山,逢年过节的时候,一定会回京城探望父皇母后的。”

    见慕凌天心意已决,慕远熙怅然地叹息了一声道:“朕准了。”

    他的三个儿子,死的死,走的走,如今留在他身边的,也就只有一个轩儿了。一时间,慕远熙的心中,真是凄然万千,充满了难以言说的感触。

    “父皇,您不要太难过了,保重身体,儿臣会时常进宫来陪您的。”慕凌轩看到慕远熙满面感伤,安慰地说道。

    “你们下去吧,朕想一个人坐一坐。”慕远熙疲惫地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

    走出御书房大门,慕凌天深深地看了慕凌轩一眼,似乎欲言又止。

    慕凌轩没有理会他,大步离去。

    对这个也和他有着一半相同血缘的弟弟,他早已憎恶鄙视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因为有着凌澜临终前专门留下的那句话,他可能真的会杀了他。

    “大哥!”慕凌天忽然在他的背后喊了一声,虽然极为生涩,却清晰诚恳。

    慕凌轩的身体震了一下,站住了脚步。

    他最疼爱的弟弟凌澜,已经永远离开了他。他绝没有想到,这个世上,还会有一个人这样叫他大哥。

    刹那间,慕凌轩百感交集,心底凝结着的那厚厚的冰块,似乎悄悄融化了一角……

    慕凌天走到慕凌轩的面前来,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恳切地说道:“把这个拿回去给甜甜吃,每天服一粒,大约一个月,甜甜体内的毒就能完全清除了。”

    慕凌轩盯着那个封得严严实实的白色瓶子,没有动,也没有伸手接过。

    “你不相信我?”慕凌天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你是那么谨慎的人,若是不放心,你可以先拿这药给小猫小狗试验一下。没事了,再给甜甜吃。”

    慕凌轩沉吟了片刻,终于伸手接过了这瓶药,依然什么也没有说,转身欲走。

    “大哥……”慕凌天又喊了一声。

    慕凌轩转过身来看着他,不明白他还要说什么。

    慕凌天沉默了一下,低下头去,轻声地道:“帮我……跟甜甜说一声对不起。”

    慕凌轩不由仰天长望,眸底,竟有了微微的湿意。凌澜,是你在天国教导感化着这一切吗?让这个恶魔附体般的人,此时竟然也有了一丝弃恶从善之意?

    ---

    一年多以后,昱国皇宫,华灯高照,彩缎飘扬。正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到处呈现着一片喜气洋洋的欢乐气氛。

    而同时,今天也是昱国一个重要的日子,因为他们的皇后娘娘,马上就要临盆了。

    皇后的宫殿,在新皇登基之初,就被皇上亲自定名为爱甜宫。同时,皇上颁布旨意,废除以前的三宫六院制度,他的后宫,只有皇宫娘娘一个人。

    这一举措,不仅让满朝文武上下一片震惊,也让所有在宫中呆了几十年的公公嬷嬷们惊叹不已。

    古往今来,真正做到身边只有一个女人的帝王,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恐怕也就只有他们这一个皇上吧。

    而且这个皇上,那么年轻潇洒,风度翩翩,对皇后娘娘又是那么体贴入微,宠爱备至。皇后娘娘,可真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啊。

    此刻,慕凌轩站在成甜甜将要生产的寝宫之外,焦灼不安,心急如焚,不停地踱来踱去。

    因为年长的嬷嬷告诉他,女人生产,男人不能进去,他只有在这里等待着。可是他的心,却揪得那么紧,虽是寒冬天气,额上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不知道他的甜甜现在怎么样了?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有听到一点动静呢?又是谁传下来的那该死的规矩?女人生产男人不能在旁边?

    天知道他有多想冲进去,陪在甜甜的身边,一起迎接他们孩子的降生。

    采薇公主走了进来,轻声问道:“轩哥,甜甜怎么样了?还没生吗?”

    因为成甜甜是有着新思想新观念的现代穿越过来的女性,性格又非常随和,她即使当了皇后也不想要那些古代宫廷的繁文缛节。

    所以采薇公主她们之间依然非常随意亲近,一直叫她甜甜,而不是喊的皇后娘娘。

    “没有,我快急死了。”慕凌轩擦了擦头上的汗,问道:“采薇,你当初生纪慕的时候,是不是也要了很长时间?”

    纪慕是采薇和纪风的儿子,名字是取自爹娘的姓结合在一起,如今已经快两岁了。

    “嗯,差不多吧,从发作到出生差不多疼了大半夜。”采薇想了想说道。

    却看到慕凌轩的脸色立刻变了,眉头紧蹙:“那么久?那甜甜怎么受得了?不行,我要进去看看她。”

    “哎,轩哥,女人生孩子,你哪能进去呀?你进去也帮不了什么忙,就在这里耐心地等一会吧。我看甜甜平日里活蹦乱跳的,生孩子准也不会太困难,可能很快就生了。”采薇公主赶紧说。

    “可是甜甜她很怕疼的,我进去至少可以陪陪她。”慕凌轩认真地说了句,没有再做犹豫,推开紧闭的房门走了进去。

    寝宫里, 两个宫中最有经验的接生婆和几个帮忙的嬷嬷宫女正在忙碌着,莲宝也在。

    看到皇上进来,她们都吓了一跳,赶紧停下来准备施礼拜见。

    慕凌轩做了个手势阻止了她们,示意她们继续,快步走到成甜甜的床边。

    成甜甜面无血色地躺在床上,嘴里小声地呻吟着,额上冷汗淋漓,表情痛苦不堪。

    慕凌轩见了心痛不已,在她的床边坐下来,轻轻握住了她的手:“甜甜,怎么样?能坚持吗?”

    成甜甜虚弱地睁开眼睛,看到了慕凌轩满是爱怜和痛惜的双眸,心中顿时踏实了许多,眼泪汪汪地说:“轩轩,你别走了……陪着我。”

    “我不走,我不走了。甜甜,乖,别怕,别怕啊,我陪着你,一直陪着你。”慕凌轩柔声地说着,轻轻拍抚着她,就像哄一个最溺爱的孩子。

    一旁的接生婆和嬷嬷看得慨叹不已,她们接生了几十年的孩子,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哪个男人在妻子生产的时候陪在一边,而且如此体贴细心。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当今天子,至高无上的皇上。

    而几个宫女的心中,更是充满羡慕,皇后娘娘有这么疼爱她的丈夫,生产的痛苦都能减轻了吧。

    这时,阵痛加剧,成甜甜又开始不停地呻吟起来,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将慕凌轩的手抓得死紧。

    她虽然早有思想准备,知道生孩子会很痛苦,还把在现代无意中记到的一些孕期知识运用过来,在产前坚持了每天做适量地运动。

    可是也没有想到会痛到这种无可忍受的地步还不能生下来,这一刻的感觉,真是让她觉得撕心裂肺。

    看到成甜甜那苦不堪言的模样,慕凌轩的心都快疼碎了。

    他甚至有些后悔,也许真的不该要孩子。

    这样,他的甜甜就不会受这么大的苦。他最心爱的女人现在正在疼痛的极限上苦苦挣扎,可是,他却什么也帮不了她,什么也不能为她分担。

    唉,甜甜,甜甜,我只有一生一世加倍地对你好,才能弥补你为我付出的这一切吧……

    “皇后娘娘,再用一下劲,快了,孩子快出来了。”一个接生婆慈祥地提醒着成甜甜。

    成甜甜振作了一下精神,按照稳婆说的方法用劲,突然感到下身一阵热流涌出,紧接着传来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