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离别

    “呵呵,你倒是很勇敢,视死如归啊。”慕凌天狠狠地看了成甜甜一眼,阴冷地笑道:“可是,你自己不怕死,你的男人却一定舍不得你死。”

    看到了慕凌天的暗示,挟持着成甜甜的那两个侍卫,立即扭紧了她的臂膀,将刀架在了她的脖颈上。

    “放开她!”慕凌轩怒吼一声,从身上掏出一个锦盒,凌空掷向慕凌天:“宝物给你,让甜甜过来!”

    慕凌天的心中一阵狂喜,伸手接过锦盒,迫不及待地打开。

    那是一颗通体透亮的宝珠,上面流光闪烁,云气游动,一望便知绝非凡俗之物。

    “水龙珠!果然是人间罕见的奇宝。”慕凌天手捧宝珠,发出了欣喜若狂的赞叹声。

    周围的侍卫,脸上也全都露出了惊叹的神情。就连成甜甜,也被那颗奇异璀璨的宝珠吸引了目光,忘记了自己现在还身处险境。

    “还有一件火龙甲呢?”欣赏完毕,慕凌天将水龙珠收好装在身上,又问道。

    “火龙甲我放在另一处地方,你先让甜甜过来,我自会告诉你火龙甲在哪里。”慕凌轩冷冷地说。

    “你把我当傻子?甜甜过去了,你还会给我火龙甲?”慕凌天摇摇头,冷笑:“慕凌轩,两样东西都拿来,我才会放了甜甜。”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卑鄙?”慕凌轩同样不屑地冷笑,语气决绝:“你不先放了甜甜,我绝不会给你火龙甲!”

    “靖王,莫非你是担心我拿了东西不放人么?”慕凌天想了想,语气笃定地说道:“这点你尽管放心,我可以保证,只要你给了我宝物,我会立即让你和甜甜安全离开。”

    “你的保证又能值什么?你这样丧心病狂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慕凌轩讽刺地勾勾唇角,面色格外酷寒:“我再说一遍,让甜甜先过来!”

    慕凌天沉吟不语,在心底暗自思索,这样僵持下去,绝对不是办法。

    而以他对慕凌轩的了解,慕凌轩虽然为人放荡不羁,但做事情向来还是光明磊落,应该不会在救出了人之后反悔。

    “放她过去。”想好之后,慕凌天吩咐侍卫。

    那两个扭着成甜甜胳膊的侍卫听令松开了手,成甜甜立即向着慕凌轩奔过来。

    为了防止慕凌天耍什么花招,慕凌轩站在原地未动,仍然警惕地盯着慕凌天以及他身边的侍卫。

    而这时,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一支支从密林暗处放出的利箭,如同细密的剑雨,带着猛锐的杀气,呼啸生风朝着他们每个人飞过来,有几支直刺向成甜甜的身体。

    “甜甜小心!”慕凌轩大喊一声腾空而起,一边挥袖挡避着朝他身上射过来的“嗖嗖”冷箭,一边朝成甜甜飞扑过去。

    可是,成甜甜这时刚刚跑出离山洞才有几步,和他相隔得那样远,那几只带着银芒的利箭却已经直冲成甜甜的身后。

    成甜甜这种半罐子武功的人根本不可能躲闪开这样猛锐的利器,慕凌轩只觉得心如同被生生撕裂,惊恐地大叫:“不要!”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从山洞里疾奔出来一个人影,飞身而起将成甜甜扑倒在地。而那几支凶猛的利箭,全部射在了他的背上。

    是慕凌澜,他刚刚从昏睡中醒来,走出洞口就看到这惊骇人心的一幕。于是不假思索,也可以说是他本能的第一反应,冲上来为成甜甜挡住了这几支致命的利箭。而他自己,却登时身中数箭,血流如注。

    “小澜,小澜!”成甜甜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喊。

    越来越密集的利箭从树林中飞出来,随之也有无数宸国士兵从暗处涌了出来,将他们团团包围。一时间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场面一片混乱。

    是轩辕红和石松,暗中带了大量的人手埋伏在这里,希望能将昱国的队伍一网打尽。

    慕凌轩和慕凌天登时都明白,中了人家的埋伏。他们再也顾不得互相争斗,展开拳脚,与宸国的人马奋力厮杀在一起。

    宸国做了准备,这次带来围攻的人数非常众多。昱国这边,却只有慕凌天的一队人马,而且还有不少侍卫,已经中了先前的暗箭倒下,形势极为不利。

    山洞口这边,因为有慕凌轩在前面拼力阻挡,暂时还没有士兵杀过来。

    慕凌澜的背后连中三箭,涌出来的血,竟然是刺目的黑血。

    成甜甜爬过来抱起深受重伤的慕凌澜,泪如雨下:“小澜,你受伤了,好多血……”

    “甜甜,别哭了……别哭了……”慕凌澜吃力地抬起手,为她擦着泛滥而出的泪水:“我喜欢看到你笑,我喜欢……看到你每天开开心心的。”

    “小澜,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成甜甜的眼泪更加汹涌地落下来,哭得不能自己。

    “甜甜,不怪你,真的不怪你……”慕凌澜虚弱地说着,声音气若游丝:“我好担心……你会有事,为你挡住这几箭,我心甘情愿。”

    “小澜,别说了,别说了,你好好休息一下,等你哥哥把敌人杀完了……我们马上下山找大夫……”成甜甜哭着说道。

    “没用的,这箭上有毒……我只怕是……回不去了……”慕凌澜的嘴角浮起一抹凄凉的苦笑,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唇上带着青紫,明显是中毒的症状。

    “小澜,不会的!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成甜甜抱紧了慕凌澜,心中被从未有过的恐惧占满。

    好怕,他就这样离她而去,好怕他会闭上眼睛……

    “甜甜……”慕凌澜用力地抬起头,深情地看着成甜甜,一双逐渐黯淡的黑眸忽然又充满了神采:“你能……吻我一下吗?我一直都忘不了,那一次,你吻我的感觉,好幸福,好甜美……”

    “小澜……”成甜甜顿时心痛如裂,她毫无迟疑俯下脸来,轻柔地吻住慕凌澜。

    柔情而又哀伤的吻,落在少年冰凉的唇上,为他正在流失的生命注入了一丝活力。

    他的脸上,露出了平静而又幸福的微笑,声音却依然那么微弱:“甜甜……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喜欢你,你是我……最爱最爱的女孩。以后,你要好好地幸福下去,和轩哥好好地幸福……连带我那一份幸福一起给你,我会在天国,永远祝福你们的……”

    “慕凌天,快来救小澜!快来救救小澜!求你!快来救救他!”成甜甜终于反应过来,冲着还在与宸国士兵厮杀的慕凌天声嘶力竭地喊道。

    慕凌天懂医术,说不定他能救小澜,祈求上天,但愿他能救小澜!

    成甜甜绝望而凄厉地哭喊声,让慕凌轩和慕凌天都转过了头朝他们看过来。

    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慕凌澜让慕凌轩心急如焚,尽管他们已经杀倒了大批宸国士兵,可是对方人数太多,倒了一批又上一批,依然将他们围得层层不透。

    昱国这边,慕凌天的那批手下,几乎全军覆没,地上血流成河,尸横遍地。

    慕凌轩对着慕凌天大喊:“快拿水龙珠!水龙珠的威力能退敌!”

    慕凌天闻听赶紧从怀中掏出了锦盒,打开盒盖,拿出水龙珠。然而那颗珠子,除了依然发出震撼人心的光泽,其余别无反应。

    “给我!”慕凌轩又大喊了一声。

    慕凌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宝珠朝慕凌轩掷了过去。慕凌轩腾空跃起,接到水龙珠,双手在那颗宝珠上抚了几圈。

    奇迹发生了,只见水龙珠的周身散发出了一道道凌厉万丈的光芒,令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不能睁开。

    那些锋芒向着宸国士兵直射而去,击中他们的身体,他们纷纷倒下。就连他们的主将石松都不能幸免,也在瞬间倒在了地上,气绝身亡。

    躲在森林暗处的轩辕红见势不妙,趁乱想要偷偷溜走。慕凌轩眼疾手快,飞身跃起掠到她的面前,一把将她揪住。

    “王爷……饶了我……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轩辕红顿时面如土色,战战兢兢地求饶:“我是真心爱你的,看在我跟了你几年的份上,别杀我……”

    “你这蛇蝎心肠的女人,我早就应该杀了你!”慕凌轩咬牙冷笑,一掌劈向她的头顶。

    轩辕红闷哼一声,眼睛惊恐地凸了出来,嘴角淌出了鲜血。慕凌轩一松手,她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宸国的人全部斩尽杀绝,慕凌轩飞速赶到了成甜甜和慕凌澜的身边。

    此时,慕凌天已经为慕凌澜查看了伤口。

    “怎么样?小澜没事对吗?你快救他!你快救他啊!”成甜甜满面是泪地哀求着慕凌天。

    “甜甜……凌澜中的是剧毒,毒气已经侵入了他的五脏六腑,你看他的脸上,早已被黑气弥漫,这是……死兆。就算是神医,可能也没有办法了……”慕凌天低沉地说着,垂下了头去,满面黯然。

    成甜甜怔怔地看着慕凌澜逐渐变黑的脸,不敢置信,不愿置信……

    只见慕凌澜的口中涌出了大量的黑血,血由唇边蔓延滑落,最后滴在他身下青翠的草叶之上。

    他充满眷恋地看着他的两个哥哥和他最心爱的女孩,目光开始迷离涣散,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说道:“轩哥,大皇兄,你们……不要再斗了,我希望我们兄弟都能相亲相爱……我走了,你们好好地做兄弟,帮我照顾好父皇……母……”

    最后一个字,他没有说完,手便无力地垂了下去,眼睛缓缓地闭上。

    “小澜!小澜!你醒醒!你醒醒!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成甜甜惊恐万状,发出了凄惨欲绝的哭叫声。

    她拼命摇撼着他,疯狂地喊叫着他的名字。

    然而慕凌澜却再也没有张开他亮如星辰的眼眸,温热的身体,在成甜甜的怀中,逐渐变得冰冷僵硬……

    那个阳光的,帅气的,纯情的少年,再也不能神采奕奕地站在她的面前,温和地对她说:“甜甜,我以后都会照顾着你,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成甜甜只觉得天地都在旋转,犹如万箭穿心。

    一股腥热的感觉直冲喉头,大口的鲜血,从她的口中毫无征兆地喷了出来,溅在已经没有一点生机的慕凌澜身上。

    她感到慕凌轩紧紧搂住了她,焦急地呼喊着她,可是她什么也看不见了,也什么都听不到了。她的世界,只剩下了那连绵不断的血,乌黑的血,鲜红的血……

    血的海洋包裹着她,让她窒息,让她崩溃,让她无可承受……成甜甜的眼前一片黑暗,她再也坚持不住,彻底地昏死过去……

    成甜甜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当她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是熟悉的,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摆设。她已经回来了,躺在紫玉苑的床上。

    “甜甜,你醒了,终于醒了!”坐在床头守护着她的慕凌轩惊喜地握住了她的手,声音又沙又哑:“你昏迷了七天七夜,我吓坏了,肖太医每天来给你针灸,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苏醒?”

    成甜甜缓缓地转过目光,定定地看着慕凌轩。

    他真的,憔悴了好多,也消瘦了好多。脸颊深陷下去,双目红通通的,布满血丝,似乎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过觉了。

    是的,这几天,慕凌轩也备受煎熬。慕凌澜的死,对他同样是不可承受的重创。

    他最爱护的弟弟,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他心底的痛苦,丝毫不比成甜甜少。他一直在自责,没有照顾和保护好慕凌澜。

    每当想起慕凌澜身中数箭,口吐黑血的惨状,他的心,就像被千军万马在践踏,碎裂般的痛。

    可是,再大的伤痛,他也不能像成甜甜这样倒下。

    他还得坚持着,处理好一切事情。包括慕凌澜的下葬,包括安慰他一夜白头的父皇以及凌澜的母亲苏贵妃,包括照顾成甜甜……

    成甜甜,慕凌轩和慕凌澜的后续故事,在现代文《冷总裁的俏丫头》中会有完整版本,亲们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