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见到了亲人

    她一下子想起来,慕凌轩曾经对她说过,青青的原名叫轩辕红,本是宸国的公主。

    而凉峰山正好处在昱国与宸国的交界之处,看来,宸国的这些将士是来这里狩猎的。可是,人家男人们打猎,青青你这个女人跟着跑什么跑?现在我要怎么办?

    成甜甜捏紧了自己的双手,心中叫苦不迭。

    毫无疑问,落在了青青手中,绝没有她的好果子吃。

    青青那时候在王府就想用合欢散害她,才被王爷赶走。那么现在,她被他们抓到,岂不又要陷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可怜境地,任由青青宰割了?

    此刻,轩辕红也认出了被网在网中,如一条被抛在岸上奄奄一息的鱼一样的成甜甜。

    轩辕红在宸国皇宫每日里呆得无所事事,这些日子,因为龙神二宝的传言,她的皇兄轩辕烈安排宸国的将军石松也带人到这里寻宝。

    她从小就和石松一起长大,属于青梅竹马那种,本来可以理所当然结为一对美满夫妻,但是长大后她却被哥哥安插到了慕凌轩的身边做探子。

    而轩辕红看到慕凌轩的第一眼,就真正地爱上了他。

    谁料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哪怕卑微到愿意留在慕凌轩的身边做一个小妾,最终却还是被他无情地赶回了宸国。

    回来后,石松却还是对她一往情深,根本不计较她曾经跟过别的男人,反而觉得她是为了国家利益牺牲了自己的幸福,依然诚恳地向她的皇兄轩辕烈请求将她赐婚给他。

    轩辕红本来已经心如死灰,想到慕凌轩赶她走时那冷酷决绝的样子,也知道再无可能跟慕凌轩重续旧缘。石松对她好,她便也认了命,答应了嫁给他。

    两个人风光无限地订了婚,只是还未正式成亲。

    她听说石松要来凉峰山寻宝,顺便还能狩猎,无所事事的她便也闹着要跟着来玩。石松拗不过轩辕红,带着她一起出来了。

    他们到凉峰山来了一段日子,宝物没有找到,轩辕红对布网打猎倒是有了浓厚的兴趣。

    每当看到在猎网里徒劳挣扎的猎物,轩辕红就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和兴奋。

    她时常就会将困在网里毫无反抗能力的猎物想象成是她最痛恨的成甜甜,狠狠地给上几刀,似乎也是一种发泄。

    今天,他们又在这里布好了陷阱等着猎物落网,却没有想到真的网住了成甜甜。

    显然她也没有料到此刻竟然能在这里与她最仇视的人狭路相逢,看清楚了网子里一派狼狈的人是成甜甜,轩辕红愣了一下,旋即脸上就绽开了春花般绚烂的笑容:“哎哟,是王妃呀。我们高贵的王妃,被王爷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莫非,王爷也不要你了?”

    “呵呵,好久不见,看样子你过得很不错哦。”成甜甜望着青青干笑一声,在心里苦笑不已:这真是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人倒霉,喝口凉水都要噎着。这才叫刚出虎口,又落入了狼窝。

    “当然,我当然过得很好了。莫非你以为我离开了你那靖王,就活不下去了么?”轩辕红悠然一笑,弯腰俯近成甜甜,大惊小怪地叫道:“倒是王妃,怎么弄成了这副模样?哎呀呀,王妃的脸上是被谁打的?难道是王爷?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他怎么也下得了手?”

    “我是自己不小心碰着的。”成甜甜淡淡地扬了扬眉,不亢不卑地说:“青青,既然大家都是老熟人,那就不用多说套话了吧。让你的手下把这破网子给我解开,我再好好跟你叙叙旧。”

    “对不起,我不叫青青,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哦。”轩辕红高傲地抬了抬下巴,转身看向身边站着的石松,指了指成甜甜说:“石松,这个就是昱国大名鼎鼎的靖王妃,难得一见,你说我们要怎么招呼她才好呢?”

    石松知道轩辕红到昱国几年是做了他们靖王的小妾,此时听说被网住的女人竟然就是那靖王的王妃,不由又好奇地打量了成甜甜几眼,说道:“小红,这女人你们以前就认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呵呵,是呀,我们以前在靖王府可是好姐妹呢。”轩辕红嘲讽地勾了勾唇角,命令周围的士兵:“那就把靖王妃带回我们的营地,今天我要好好款待一下这个多日不见的好姐妹。”

    “公主,网子打开吗?”一个士兵征询地问道。

    “不用!”轩辕红不假思索地摆了摆手,冷冷地说道:“靖王妃可是个比兔子还要精怪的人呢。放开了她,没准她一会儿就跑得影子都找不到了,你们就这样把她带回去。”

    成甜甜情知被青青弄回去绝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只有故意说道:“哎呀,我刚刚和王爷走散迷了路,快要急死了。不过想必王爷就在附近不远,他还带着皇上的那只黑虎,大概很快就能嗅着我的味道找过来了,你还要不要带着我一起走呢?”

    听到成甜甜说慕凌轩就在附近,轩辕红和石松都吃了一惊,不约而同地往四周看了一眼。

    毕竟,慕凌轩的冷厉和狠绝他们还是很顾忌的。

    他们都知道,慕凌轩的武功,不仅高深莫测,而且诡异多端,有杀人于无形之中的气势和威力。

    当今世上,能与他相抗衡的人可以说寥寥无几。如果真的惹到了他,恐怕他们这么多人,都难逃厄运。“小红,你看……要不,我们放了她吧?”石松沉吟了一下,低声说道。

    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宝,没必要和一个最不好对付的人结下仇怨,甚至,有可能丢掉自己的性命。

    “不!我决定了,带她回去!”轩辕红已经在这短短的一刻打定了注意,阴冷地笑了一下说道:“你想过吗?带上她,是张很好的王牌。纵使慕凌轩找来了,有她在我们的手上,慕凌轩就不敢拿我们怎么样。说不定,我们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呵呵,小红,还是你想得周到。”石松笑着夸奖了她一句。

    “走,把她带回去。”轩辕红冷然吩咐道。

    有两个士兵走过来架起成甜甜就走,成甜甜情知不好,却还是做着最后的挣扎,大声地喊叫起来:“王爷,快来救我!王爷,我在这里!”

    她不顾一切的叫喊声让轩辕红心烦意乱,总觉得慕凌轩好像真的就在附近似的,不由恶狠狠地威胁道:“别喊了!再喊把你的嘴堵上!”

    这时候,却听到一个清朗的男声响起:“放开她!”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顺声一看,原来竟然是三皇子慕凌澜,带着一队人马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成甜甜一看清楚是慕凌澜来了,顿时惊喜万分,如同看到了从天而降的救星,不由喜极而泣:“小澜,救我!”

    “甜甜,别怕,我肯定会救出你。”慕凌澜对成甜甜安慰地说了一句,转头看向轩辕红和石松,再度冷冷地道:“放开她!”

    “呵呵,是三皇子啊,真是好久不见。”轩辕红堆着笑脸,心中暗暗叫苦。

    看到慕凌澜突然出现,轩辕红真是懊恼万分。

    毕竟,在昱国呆了那么几年,她深知皇上对几个孩子的培养甚为严谨,个个文韬武略,智勇双全。

    慕凌澜在这里,她要想就这样带走成甜甜就很不容易了。

    而且,她更怕慕凌轩会突然出现,如果慕凌轩看到他们这么对待成甜甜,那他们真的,可能会死的很难看了……

    “把甜甜留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可以不跟你们计较。”慕凌澜没有理会轩辕红的寒暄,声色冷硬地道:“否则,就什么都不好说了。”

    轩辕红和石松相互对望了一眼,又看了看慕凌澜和他身边那些持刀带剑的侍卫。

    无可否认,慕凌澜那边的力量明显比他们这边更为强大,不仅人手多些,而且个个身强体壮。何况,慕凌澜自己的武功也不可小觑。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如果真拼起来,估计他们这边一点便宜都占不到,甚至还有可能损失惨重。

    审时度势,尽管心中很不情愿,轩辕红还是示意抓着成甜甜的那两个士兵放手,悻悻然地说了句:“我们走!”

    说罢,她掉头迅速地离去了,石松和那些宸国的士兵也赶紧跟了上去。

    慕凌澜急步跑到成甜甜的面前,三下两下扯开了缠在她身上的那张猎网,将她扶了出来,关切地问道:“甜甜,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澜,我……”成甜甜终于见到了亲人,心里一阵激动加踏实,真是百感交集,体力却再也支撑不住了。只说了这三个字,她的眼前就一黑,人软软地倒在了慕凌澜的身上。

    “甜甜!甜甜!”慕凌澜焦急地喊了几声,成甜甜毫无反应。

    “三皇子,现在怎么办?”一个侍卫问道。

    “还是先找大皇兄吧,大皇兄正好也懂医术。”慕凌澜略微沉吟了一下说,将昏倒的成甜甜抱了起来,一行人又往山中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