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同寻常的秘密

    慕凌轩看了看面色凄然的成甜甜,伸臂将她拥进怀中,柔声说道:“甜甜,别太着急。天下之大,世外高人还有很多,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找到解毒的法子的。”

    “嗯,我不急。轩轩,只要有你在,我就不怕。”成甜甜温顺地靠在他的怀里说。

    “那先好好休息一下。”慕凌轩温和地说道。

    “好。”成甜甜点点头,显得格外顺从听话。

    两个人一起回到紫玉苑,成甜甜直接就到床上躺着了,她今天真是心力交瘁,确实要休息下了。

    慕凌轩轻轻吻了她一下:“宝贝,好好睡,别太想多了。”

    “轩轩,你要走吗?”成甜甜拉住了他的手,轻声地问道。

    “下午皇叔找我还有事,我早点过去,也会早点回来陪你的。”慕凌轩忍不住伸手,轻柔地抚了抚她粉若桃花的脸颊。

    小东西这种楚楚可怜的模样,最让他动心了。

    “再陪我一会儿,好不好?”成甜甜眼巴巴地看着慕凌轩,她今天似乎特别地脆弱,特别地依赖他。

    也许,每一个女人听说自己不能生孩子的时候,都会变得不如从前那么自信吧。

    “你这可爱的小东西,我都舍不得走了。”慕凌轩叹息一声,俯下身深深地吻住了她:“甜甜,我好爱你。只要有你,就够了,不要孩子。”

    “轩轩,不要离开我……我好怕会失去你。”成甜甜搂紧了他的脖颈,如玉般的黑眸,又染上了一层晶莹的水气。

    “傻瓜,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放心呢?我不会离开你!哪怕天地日月都变了,我也不会离开你!”慕凌轩动情地说着,越发爱怜地去吻她。

    (缠)绵如丝的吻,化解了成甜甜心中浓浓的哀伤。情不自禁的,她依偎进他年轻热烈的胸怀,全身心地贴紧他……

    温柔地抱,缱绻地吻,世界缩小到只剩下他们俩柔情相偎……

    慕凌轩到了皇宫,直接去了大皇子慕凌天的和兴宫。

    他之所以要早点过来,就是想先找到慕凌天,质问清楚成甜甜中毒的事情。

    刚刚走到宫殿门口,慕凌天正好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个人在宫殿外的廊檐下站住,冷漠地对视。

    “甜甜中毒,是你做的吧?”慕凌轩阴沉地注视着他,冷冷地开口。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慕凌天轻轻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道:“莫非你的王妃中毒了?你自己没有照顾好她,竟然来找我?”

    “不要装糊涂!解药在哪儿?”慕凌轩不想多跟他啰嗦,直接了当地说道。

    “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慕凌天云淡风轻地勾勾唇角,一派悠然自在。

    “大皇子,你最好别逼我对你动手!”慕凌轩捏了捏拳头,强压着火气说道:“我们之间的事,我们解决。有什么你尽管冲我来,不要牵扯到甜甜!”

    他知道此时不能冲动,尤其是面对着幸灾乐祸的大皇子,他一动怒只会让大皇子更加得意。

    可是一想到甜甜中了那么久的毒,还有中午那哭得肝肠寸断的模样,慕凌轩就忍不住怒火万丈。怎么都压制不住心底那熊熊燃烧的烈焰,想杀人的心都有。

    是的,他什么时候都可以冷静,什么时候都可以镇定自若。可是只要牵涉到了甜甜,只要伤害到了他的甜甜,他绝对不能容忍!

    “靖王,你也不要血口喷人!你说我给你的王妃下了毒,有什么证据?”慕凌天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冷然看着慕凌轩,含讥带讽地说道:“难道就凭你的一句话,我就得承认这莫须有的罪名?”

    “不管有没有证据,我就是想揍你!”慕凌轩再也忍耐不住,怒吼一声,挥拳朝慕凌天重重地打过去。

    “慕凌轩,你真是欺人太甚!知不知道?我也早就想揍你了!”慕凌天顿时也火冒三丈,先前的镇静与淡定荡然无存。

    他毫不示弱接过慕凌轩这凶猛的一拳,两个人各不相让打在一起,眼看就要有一场激烈的恶战发生。

    “轩哥,大皇兄,你们干什么?停手!父皇还喊我们过去有事。”慕凌澜从远处匆匆地跑了过来,焦急地阻拦着他们。

    慕凌澜的话让慕凌轩和慕凌天都想起来,的确,皇上召他们午后未时过去御书房,说有事要对他们几兄弟说。

    慕凌轩停了手,神情冷硬:“甜甜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不管你拿不拿出解药,我都会救好她!”

    “呵呵,随便你要怎么样,这事和我无关,我也不知你那甜甜中了什么毒。”慕凌天冷然一笑,拂袖先离开了。

    “轩哥,甜甜怎么了?什么中毒?”慕凌澜听到这些话,关切地问道。

    “没事,凌澜,我会解决的。”慕凌轩不想让他这个善良纯正的堂弟卷入他和慕凌天之间的纠纷,对他宽慰地笑了笑。

    “真的没事吗?轩哥,你和大皇兄刚才为什么要打起来?”慕凌澜半信半疑地问道,仍然不太安心。刚才明明听到他们说到了甜甜,还有中毒……

    “一点小事,我们争起来了。”慕凌轩一句话淡淡地带了过去,又道:“甜甜现在很好。”

    “甜甜很好就好。”慕凌澜轻轻舒了一口气,温润如玉的眼眸,露出了纯澈的笑意。

    “凌澜,我们快点过去吧,不然皇叔要等得急了。”慕凌轩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对啊,要走快些了。”慕凌澜点头说道,两个人一起往御书房走去。

    檀香缭绕的御书房,皇上慕远熙端坐在书桌后的龙椅上,看着面前三个风采俊逸的孩子,神情感慨万千。

    慕远熙先挥了挥手,示意身边伺候的公公退了下去,随后说道:“朕今天唤你们过来,是有两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们几个说。”

    “父皇请讲。”

    “皇叔请讲。”

    三个人异口同声说道,直觉地预感到,今天皇上跟他们说的话,一定非同寻常。

    “第一件事,是关于轩儿的。”慕远熙看了看他们,低沉地说道:“这件事朕一直瞒着你们和其他人,只有朕和皇后知道。如今,你们都已经长大,也该把实话告诉你们了。”

    略微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其实,轩儿也是朕的亲骨肉,你们三个,都是亲兄弟。轩儿和天儿同年,算起来,轩儿月份大些,应该是老大。”

    御书房里顿时一片寂静,慕凌轩更是震愕而又惊憾。

    虽然,他早就感受到了皇上对他的那种超乎寻常的关爱,的确有如生父胜似生父。可是,猛然听到一个自己始终把他当做叔父的人说是自己的父亲,一时还是难以接受。

    慕远熙看了看表情复杂的慕凌轩,微微叹息了一声说:“轩儿,当年政治斗争激烈,朕的皇权还未稳固,宫廷里明争暗害的事情太多。你娘生下你后,就去世了。朕怕你也遭人陷害,只好把你放在了朕的弟弟家里寄养,谎称你是朕的侄儿。”

    “父皇,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轩哥真的是我的亲大哥?”慕凌澜率先反应过来,激动而又不敢置信地问道。

    “凌澜,这样的大事,朕会拿来随便乱说吗?”慕远熙微微蹙了蹙眉,又转向沉默不语的慕凌轩,慨叹地说道:“轩儿,当年情势所迫,朕虽然没有把你留在身边,但是在朕的心中,一直就是把你当做亲生儿子来看待,希望你也不要怪朕。”

    “皇叔,儿臣没有怪您,也明白您对儿臣恩重如山,就像亲生父亲。只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太过震惊,一时不知说什么了。”慕凌轩抬起头来,实话实说。

    “猛地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朕也知道你们一时肯定难以消化。”慕远熙扫视着神情各异的三个人,郑重地说道:“朕只是希望以后无论何时,你们三兄弟都能记得血浓于水,好好相亲相爱,不要做些无谓的纷争。”

    皇上慕远熙说了这番话之后,三个人都答应说好,然而每个人的心中,滋味却各不相同。

    慕凌轩的心情,是复杂而又感慨。

    这个事情,可以说既在他的意料之外,又似乎在他的意料之中。

    慕远熙一直对他那么好,什么事情都对他说,什么重要的大事都交给他去做,对他信任而又器重。

    事实上,以慕凌轩的心智,也许早就应该觉察到他们的关系不只有叔侄这么简单了。只是他自己,一直没有往那个方面去想。

    慕凌澜则最为兴奋和激动,他从小就和慕凌轩感情要好,本来就像亲兄弟一样。此刻,听到父皇说慕凌轩真的是他的亲哥哥,当然大为高兴。

    而慕凌天,心里顿时五味陈杂。这个消息在他心中掀起的波澜,丝毫不比慕凌轩的轻微。

    难怪,父皇一直对他那么好。难怪,父皇也一直把他当做皇位的继承人来培养。

    原来,他真的是父皇的亲生子,原来,他真的也有继承皇位的资格。那么,以后,他的竞争力也就更强了,更加不能对他掉以轻心了。

    无论如何,这个皇位,我不会让给他!

    甜甜,已经给了他!那么江山,我要定了!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一定是我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