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沉重打击

    那位郑大夫正在看着一本医学书籍,听到声音抬起头来打量了成甜甜一眼,指着面前的一张椅子说道:“坐吧。”

    成甜甜一看那个郑大夫也就二十来岁年龄,模样斯文秀气,简直就像现代的一个在校大学生,与她心目中所设想的那种妙手回春的老中医相差甚远。

    再说她是想看为什么不能怀孕?这问题跟一个年轻的男人说还真有点难以启齿,不由呐呐地道:“我刚才说了……想找有经验一点的大夫。”

    “姑娘,郑大夫就是我们这儿最好的大夫了,全京城都有名的,没有什么病他看不好。”那个伙计热情地介绍道。

    听了伙计这么说,成甜甜心想,也是,人不可貌相,很多武侠小说中的一些神医不就是年纪轻轻的吗?罢了,医生面前也不讲性别,只要他能给我找出不怀孕的原因就行,便微笑着点了点头:“你好,郑大夫。”

    “姑娘若是不相信我的医术,尽可以去找别人。”不想那个郑大夫还真是傲气,刚才成甜甜的态度显然得罪了他,他理也没有理会她的问好,冷冷地说道。

    此时那名伙计已经走了出去,成甜甜在心里暗忖,这人脾气这么大,一定是有一些自傲的资本的。医术应该不错,还是就找他看好了,受点气就受点气吧。

    于是,成甜甜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笑盈盈地说:“郑大夫,我不是京城人,不知道你的大名,刚才得罪了。还望郑大夫大人大量,勿要见怪哦。我以为有经验的大夫都是一些发须花白的老头子呢,今天见了你,才知道这观点大错特错。”

    那郑大夫见成甜甜言辞恳切,笑容可掬,美女的力量毕竟是大的,他的面色缓和了下来:“你要看什么?”

    “大夫,我成亲有一年多了,可是一直未能怀孕,不知是怎么回事?”成甜甜坦白地说道。

    郑大夫听到成甜甜这么说,似乎有些吃惊,没头没脑地说了句:“你都成亲了?”

    “是啊,成亲很久了。”成甜甜老实地答道。

    “夫君是做什么的?”郑大夫又问道。

    “这个……好像和看病无关吧。”成甜甜愣了一下说。

    郑大夫也意识到了自己问这话有些反常,怪只怪面前的女孩太美丽,而又可爱,让他一见就感到心驰神往了。可人家,已经是名花有主了。

    他赶紧收了收心神问:“你们夫妻生活怎样?”

    “呃……什么?”成甜甜一时没能听懂,大睁着眼睛看着他。

    “就是那个……夫妻间的房事,你们正不正常?”郑大夫被成甜甜看得脸有些烫,这些医者和患者之间最平常的询问,对他来说最简单不过的话语,此时竟然也说得不甚流畅了。

    “哦,那个呀,正常,很正常,是经常性的……”成甜甜明白过来,绯红着脸说道。

    “右手伸过来我看看。”郑大夫说。

    成甜甜听话地将右手放到了桌面上,郑大夫拿过她的手腕,细心地为她把脉,神情逐渐露出一丝惊异。

    “怎么样?郑大夫,我的身体是不是有问题?”成甜甜看到郑大夫半天没有说话,而且面色凝肃,心不由提了起来,小声地问道。

    “姑娘,你的身体似乎真的有些问题,而且不小。”郑大夫放下成甜甜的手,轻轻地说道。

    “啊?”成甜甜愣了楞,不敢置信地问:“大夫,我平日里干什么都好好的,没有什么不舒服啊。我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直没有怀孕是不是和这有关呢?”

    “从脉象看,你的身体里有一种奇怪的毒素,不影响你的正常生活。但是,要想怀孕生子,只怕没有可能了。这种毒,专门抑制女性受孕,已经在你的体内存在很长时间了。”郑大夫叹了一口气说。

    “怎么会这样?”成甜甜顿时呆若木鸡,如同听到了晴空霹雳,震惊而又茫然。

    原来,她真的有问题,原来,她一直没有怀孕不是偶然。

    可是,她是什么时候中的这种该死的毒呢?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一点儿都没有觉察……

    她唯一能记起的,是中过青青给她下过的一次合欢散,那早就好了。那么这种不能怀孕的毒,又是怎么中的?谁给她中的?

    “姑娘,其实……也不要太难过。只是不能生孩子,你身体的其他方面,还是无妨的。”郑大夫见成甜甜面色惨然伤痛,似乎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打击,只能安慰地说道。

    “郑大夫,你能给我治好吗?”成甜甜醒过神来,急切地说:“你是名医,你一定有办法吧。求你帮我治好病行吗?我喜欢孩子,我想要孩子啊。”

    “对不起,姑娘,你这个毒,实在很怪异。我并不能确定是什么,只能大致判断这是你不能怀孕的主要原因,却无法找出解毒的方子,实在是无能无力。”郑大夫满含同情和歉疚地说。

    “难道我就真的没有一点当母亲的可能了吗?”成甜甜又问道,两只哀伤的大眼睛,充满希翼和祈望地看着郑大夫。

    “就我刚才的诊断,是这样。因为这个毒,已经侵入到你全身的骨髓和经脉,很难驱散了。”郑大夫低沉地说。

    “哦……知道了……”成甜甜呆怔了半晌,才木然地站了起来,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木然地说了句:“谢谢你,大夫。”

    “姑娘,你不要紧吧?你家在哪里?要不我送你回去?”郑大夫实在不能放心成甜甜这个样子,尽管只是跟她第一次见面,却仿佛已经对她有了诸多的关切。

    “不用,我夫君就在旁边的店子里等着我,你忙吧。”成甜甜对他勾出一个惨淡的微笑,转身虚浮无力地走出门去。

    外面依然是艳阳高照,风和日丽。可是那明媚的阳光,此刻却让成甜甜感到那么森寒,而又锋利,刺得她眼睛生疼,连心也跟着一阵阵地发痛。

    街上依然喧闹不息,到处是兴高采烈的气氛,到处是欢声笑语的人丛,可是成甜甜的心,却再也感受不到一点温暖的气息。只觉得自己,瞬间陷入了最冰冷的深渊。

    如果一个女人,连做母亲的权利都被剥夺了,那她的幸福,还剩下多少?

    如果一个女人,一生中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拥有,那么她的人生,还算完整吗?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王府的?腿好像变得不是自己的,只知道机械地往回迈着步子。

    脑子里像塞满了乱糟糟的绳线,找不出一丝头绪。浑身都是轻飘飘的,如同踩在一堆一堆的棉絮上,那样无力,空虚。心情,从来没有这么沉重,哀伤,而又绝望……

    就这样游魂一样地回到紫玉苑,莲宝刚刚打扫完卫生,正在屋中等待着她。

    看到成甜甜默默无语地走进来,面色是从未有过的黯然神伤,莲宝暗暗吃了一惊,迎上前来关切地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没有什么,我走的时间太长,有点累了。”成甜甜竭力平淡地说了一句,不想让莲宝看出她的心中正在像针扎刀割似的煎熬。因为她不想,让莲宝也为她的事情忧心。

    “可是小姐,你的脸色好差……”莲宝还是觉得不太对头。

    以前小姐即使累,也不是这个样子的。今天,她看起来就像失了魂丢了心似的,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吧。

    “我没事,就是想睡一会儿,别让人来打扰我。”成甜甜匆匆地打断莲宝的话,走进房间,关上了房门。

    莲宝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虽然心中依然牵挂,却不敢再进去问了。她了解自己的小姐,知道这样,成甜甜就是真的不想和谁说什么了。

    唉,算了,还是等到小姐起来了再问问她吧。莲宝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走了出去。

    成甜甜躺在床上,大睁着眼睛,回想着那个大夫说过的话:“你的身体里有一种奇怪的毒素,不影响你的正常生活。但是,要想怀孕生子,只怕没有可能了……”

    随之,慕凌轩说过的话,也在她的脑海里盘旋回响:“不行!一个不够,你至少得给我生五个……”

    “甜甜,你有这个功夫怎么不想想,你会给我生个什么?”

    “我想要我的妻子比谁都厉害,人家生一个,你至少得生三个……”

    “当然了,我们的宝宝,怎么会丑?他爹这么帅,他娘这么俊,他一出来肯定就能迷倒一大片的。”

    “甜甜,我们什么也才能有这样一个好玩的小宝宝呢?……看到人家都当爹了,我心里好羡慕啊。”

    这些话语,如此清晰亲切,如同刚刚才在耳边说起,一句一句地打在成甜甜的心上。她再也克制不住,捂住了眼睛,失声痛哭……

    真的就这样了吗?永远没有孩子,永远不能体验到做母亲的辛劳与幸福。

    也永远,不能和自己心爱的老公满怀期翼地讨论,我们的宝宝,会像谁呢?如果是男孩,就叫……如果是女孩,就叫……

    以前总是怕怀孕,天天嚷嚷着不想要孩子,还异想天开地自己给老公做避孕套……而现在,却真的有了报应,想怀也怀不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