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一心一意爱一个人

    慕凌轩微微一笑,没有多想,先去了书房。

    反正,他一直安排着有人在暗中保护着成甜甜。在京城的地盘上,没有人能把他的人怎样,所以,并不是十分担心。

    刚刚在书房坐定,一个侍从匆匆走了进来喊了一声:“王爷。”

    慕凌轩看到此时进来的,正是他派去保护成甜甜的暗卫之一,不由拧眉问道:“什么事?”

    “王爷,今日属下一直跟着王妃,无意外之事。只是,王妃在街上遇到了大皇子,他们后来去了天水雅阁。”那名侍从走过来汇报。

    “哦?”慕凌轩微微蹙了蹙眉头,面色肃然地说道:“现在王妃身边还有人吗?注意保护好王妃的安全。”

    “王爷请放心,他们进去之后,有几位兄弟已经装扮成茶客跟进去了,不会让王妃有事的。”那名侍从说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慕凌轩淡淡地说。

    那名侍从听令退了出去,慕凌轩也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刚刚走到王府大门,就看到成甜甜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脸上红扑扑的,神情有着一些古怪。

    “甜甜,你怎么了?跑这么快?”慕凌轩拉住了她,不动声色地问。

    “轩轩,你都回来了呀。”成甜甜看到了慕凌轩,脸色更加不自然了,匆匆地说了句:“我先去漱漱口。”

    说罢,她就挣脱开了慕凌轩的手,飞速地跑回了紫玉苑。冲进洗浴的房间,舀起满杯的水,大口大口地漱着口。

    跟着走进来的慕凌轩,一直站在成甜甜的背后,看着她发狂般地喝一口水,又吐出来,喝一口水,又吐出来……就这样重复了不下十几次,似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慕凌轩实在看不下了去了,走过来,将她手中的水杯夺下来搁到桌案上,拧着眉毛问:“甜甜,你没事吧?一直不停地漱口。”

    “我……我想洗干净点。”成甜甜结结巴巴地说着,还想伸手去拿那个水杯。

    “不必了,我来帮你洗好了。”慕凌轩冷硬地说着,箍紧她的身体,低头狠狠地吻住她的嘴唇。

    当那熟悉亲切的男性气息传进成甜甜的口中,她才完全放松了下来。

    心,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安全的港湾,有了依靠,也感觉到了踏实。双臂不由自主攀上了慕凌轩的脖颈,踮起了脚尖,热烈地,动情地回应着他……

    这一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两个人辗转反复地吻了又吻,激烈而又(缠)绵……

    当他们分开的时候,成甜甜的眼睛也红了,泪汪汪地说:“今天……大皇子想吻我,好气人!”

    “我猜……你也没有让他占到什么光吧?”慕凌轩注视着满脸委屈的小可爱,低沉地问道。

    “嗯。”成甜甜点点头,面上的郁闷消散,又变得眉飞色舞起来:“我给了他一巴掌,他向我道歉了。谁想欺负我,没那么容易!”

    “我会去警告他!”慕凌轩揽紧了成甜甜,面色阴沉。

    “那倒不用了吧,他已经向我道歉了,说只是一时失控。其实,大皇子一般还是很好的,以后他也不会这样了。”成甜甜并不想事情闹大,赶紧说道。

    “甜甜,以后一定要自己小心,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还是少点到处跑吧。”慕凌轩轻轻吻着她的面颊,用商量和提醒的语气说:“还有,不要把每个人都想得太好。要知道,有的人,并不是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好。”

    “哎呀,没事的,我今天碰到大皇子也只是偶然,再说他也不是坏人。”成甜甜不以为然地说。

    “可我,不想再让你遇到对你不怀好意的人。”慕凌轩始终还是不能释怀。

    今天成甜甜碰到大皇子,在她看起来是偶然,可是在慕凌轩看起来,却不一定。

    “不会了!说实话,京城的治安真是太好了,我就想遇到坏人呢,可是总遇不到。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实在不行,我不还会你教给我的点穴术吗?”成甜甜潇洒地扬扬眉毛,拉住了他的手说:“走吧,轩轩,去吃饭。”

    “呵呵,可我想先吃你。”慕凌轩勾勾唇角,戏谑地笑道。

    “无聊!不理你了!”成甜甜红着脸甩开他的手,大步走出了浴房。

    慕凌轩赶紧追上她,搂住她的肩膀,两个人一起相拥着往王府饭厅走去。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而又甜蜜。

    也不知道慕凌轩是不是真的去警告过了慕凌天?反正,从那一次以后,成甜甜就再也没有见过慕凌天。

    连她有时候去皇宫看望采薇公主,都没有遇到过他。他,仿佛真的是从成甜甜的生活中消失了,不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成甜甜也没有多想,她觉得既然两个人有缘无分,不再有一些无谓的交集也好。

    她只会一心一意地爱一个人,绝不会一颗心三心二意,既牵挂着这个,又惦记着那个。既然这辈子她已经死心塌地认定了慕凌轩,其他的男人,便通通都不在她的心上了。

    只是慕凌轩越来越忙,能留在王府的时间也很少。这是因为,皇上交给他和慕凌天的事务越来越繁重了,他们俩之间的竞争也更加白热化了。

    皇上慕远熙的身体并不是十分好,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对权利的欲望也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热衷。所以希望能早早地在他们中间选定一个合适的接班人,自己全心休养。

    这样转眼又到了来年的春天,采薇公主生了一个粉嘟嘟的大胖小子,把皇上和皇后娘娘,以及纪宰相夫妇都高兴得嘴都合不拢。

    云樱也很快就要生了,肚子就像吹气球那样地越来越鼓了起来。而成甜甜,却连怀都还没有怀上。

    成甜甜以前不想过早地当妈妈,总是怕怀孕,一直为自己没有怀孕而暗自高兴。

    可是现在,看到采薇生了,云樱也快生了,她自己却还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的心里,不免也泛起嘀咕来了。

    毕竟,她和慕凌轩在一起差不多也快有一年的时间了。

    这么长时间,两个人又一直如胶似漆地甜蜜着,却从来没有怀过孕,那不是很蹊跷吗?

    莫非,她有问题?可是她的身体一直那么健康,每天活蹦乱跳的,例假也都正常,怎么会有问题呢?

    再不就是,慕凌轩有问题?可是,慕凌轩也一直那么健康,怎么看也不像有问题的人啊。

    唉,还真是怪了。

    虽然不想这么早当妈妈,可是,如果真的不能生孩子,那可怎么办?因为,不想生和不能生的意义是大不一样的。

    成甜甜渐渐有了一点小心事,时不时就会在心里寻思,为什么我不能怀孕呢?难道我以前天天念叨不想怀孕不能怀孕,真的应验到身上了?

    因为这件事,她有时会不安一下,不过这些并不妨碍她追求生活中的各种乐趣。

    总的来说,成甜甜的日子还是很快乐的。毕竟,她才只有十八岁,也不急于这一时要个孩子。再说,云樱也是那么晚才怀上她哥的孩子,成甜甜心想,也许她也只是怀孕的时机未到吧。

    这天,是昱国的正规休假日。也就是像现代的星期天一样,皇上不早朝,大臣们也不用上朝。难得慕凌轩也没有被皇上召出去有事,在家里休息。

    成甜甜便跟他商量,一起回娘家去一趟。因为算着云樱的产期就是这几日,回去一来是看看家人,二来也看看云樱是不是要生了。

    慕凌轩现在对成甜甜本来就是百依百顺,她既然说了,他当然没有异议。两人当下唤了慕飞莲宝,准备回将军府。

    这时候,管家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成甜甜一看,正是以前来这里找过她的将军府的下人曹泉,便问道:“曹泉,你这时过来,是不是云樱姐要生了?”

    “小姐,少夫人已经生了,是昨天夜里的事,夫人特地让我来给您和王爷报个喜讯。”曹泉恭敬地笑着说。

    “啊?云樱姐已经生了啊。哇,太好了,我有小侄儿了,我当姑姑了!”成甜甜惊喜地叫了起来,又连忙追问道:“生的男孩还是女孩?”

    “回小姐,少夫人生了一个小千金。”曹泉答道。

    “哇哈,是小侄女啊,我太喜欢了,又一个超级小美女出世了。”成甜甜兴奋地欢呼着,连连招呼大家:“快走快走,我要回去抱我们家那个绝世小美女。”

    一行几人坐着车欢欢喜喜地回到了将军府,大厅里只有成将军在,见了他们,自然也是乐得喜笑颜开。

    成甜甜猜想着她的娘亲和哥哥肯定都在云樱的房里,对慕凌轩说了声:“你陪我爹在这里坐,我抱小美女去了。”便一溜烟地往后院跑去了。

    来到云樱的房间,果然,成子洛,成夫人和红香都在这里。

    云樱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还在昏睡着。成子洛紧握着她的手坐在床头,面上有着说不出的心疼和怜惜。

    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