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不要太残忍

    成甜甜坐在床边,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

    也许她曾经对云樱有过隔阂,可是此时,看到云樱无知无觉地躺在这里,这奄奄一息毫无生命力的样子。让天性善良的成甜甜真的感到好心痛,心中曾经有过的那些不快和芥蒂,似乎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同时,她又充满了深深的自责。

    为什么没有早点回家去看看呢?如果自己回去劝解一下他们,也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悲剧的事了。

    唉,都怪自己,只顾着一个人在这边快活了,疏忽了娘家……

    她握住了云樱冰凉的手,轻声地说:“云樱姐,以后你绝不能做这样不负责任的事情了。”

    莲宝拿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走了进来,成甜甜她们俩一起帮忙给云樱换好了衣服,云樱还是没有醒过来。莲宝又把换下来的湿衣服拿出去洗,成甜甜坐在房中焦虑地等待着大夫的到来。

    过了一会儿,慕凌轩带着一个中年大夫走了进来,成甜甜赶紧让到一边,让大夫给云樱诊治。

    那大夫为云樱仔细把了把脉,嘴里吁出一口长气,随后站了起来。

    “肖太医,她怎么样了?”慕凌轩问道。

    成甜甜也焦急地问:“大夫,云樱姐是什么病?”

    “王爷王妃勿要着急,这位夫人是喜脉,已经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肖太医说道。

    “怀孕了?”成甜甜愣了一下,随即惊喜地叫了起来:“我哥有孩子了,我有小侄儿了,哇咔咔,太好了,我马上可以当姑姑了。”

    慕凌轩也松了一口气,不由笑着揶揄了她一句:“你就只想当姑姑?不想当娘?”

    “不想!”成甜甜轻轻地白了他一眼,又问大夫:“肖太医,那云樱姐昏迷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能醒?”

    “夫人体质太弱,营养也不没跟上,加上过度疲劳,所以引起了暂时性的昏迷。并无大碍,修养一会儿应该就能醒了。”肖太医恭敬地答道。

    “哦,那就好,谢谢你,肖太医。”成甜甜放下心来,长舒了一口气说。

    肖太医没有想到堂堂的靖王妃竟然这么随和,还跟自己说谢谢,当下受宠若惊,连连说道:“不敢当,不敢当,这是老臣的应尽的职责。”

    “呵呵,别客气,云樱姐还需要吃什么药吗?”成甜甜笑着问。

    “夫人是有孕之身,不宜用药,她醒了,你们给她熬些补养的汤水就行。”肖太医略微沉吟了一下,郑重地说道:“不过,夫人之前好像受过什么刺激,有过激烈的动作,影响到了胎气。我刚才为她把脉,脉象极为紊乱虚弱,这几个月一定要静心养息,多食补品,切勿过度运动,更不能让她再生气动怒,否则极易造成小产。”

    “原来还有这么多讲究啊。”成甜甜听到肖太医说得这么严重,又有些紧张了,吐了吐舌头说:“知道了,我一定好好照顾云樱姐,保住我这个来之不易的小侄儿。”

    “呵呵,王爷,王妃,如果没有别的事,老臣就先告辞了。”肖太医越发觉得这个靖王妃平易近人,亲切可爱,不由笑道。

    “好,你先去吧。”慕凌轩说。

    肖太医一走,成甜甜就抓着慕凌轩的手跳了起来,兴奋地说:“我有小侄儿了!我要当姑姑了!哈哈,好幸福啊,我娘他们肯定都要乐坏了。”

    “我说,如果自己当娘,不是更幸福吗?”慕凌轩将她揽进怀中,慢悠悠地说道。

    “不啊,我觉得当姑姑比当妈妈幸福。自己不用操心,有兴趣时随时可以抱个小东西在手里玩,没兴趣时就不管。”成甜甜调皮地一笑,满怀憧憬地问道:“轩轩,你说云樱姐会给我生个小侄子呢?还是小侄女?还是双胞胎呀?”,

    “甜甜,你有这个功夫怎么不多想想,你会给我生个什么?”慕凌轩笑着摇摇头,轻轻吻着她的面颊说。

    “切!我又没怀孕,想也是白想!”成甜甜撇了撇嘴说。

    “所以我们才要抓紧啊,你看大家都要当爹了,就我还没有。”慕凌轩的语气似乎有了委屈。

    “还有谁?你这也要和人家比啊。”成甜甜不禁白了他一眼。

    “还有纪风,不也要当爹了吗?”慕凌轩理直气壮地答着,戏谑地笑道:“当然要比了,我想要我的妻子比谁都厉害,人家生一个,你至少得生三个。”

    “呸,你又把我当成猪了,我才不要生那么多!”成甜甜笑着给了他一拳头,扭过身去不理他了。

    “怎么不行?”慕凌轩又把她转了回来,一本正经地道:“真的,我们一定要努力了。别的什么落后都行,这个可不能落后,今晚就开始……”

    “好像你哪天没努力似的,每天都像饿狼,还在这儿装委屈。”成甜甜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推开他说:“对了,我去厨房让他们给云樱姐炖点汤,肖御医交代过的,等云樱姐醒了,得好好补身体。”

    “甜甜,你真是我最善良可爱的好妻子。”慕凌轩又是欣赏又是宠溺地望着成甜甜,拉住了她说道:“我去说,你在这儿陪她吧,好好劝劝她。”

    “好吧,唉,也不知道我哥和云樱姐怎么了?他怎么还不来啊?”成甜甜看了看床上昏迷不醒的云樱,忧心忡忡地嘀咕着。

    “可能慕飞还没有找到他吧,别急,云樱不是没事了吗?”慕凌轩对她宽慰地笑笑,轻轻地吻了她一下,走了出去。

    成子洛从酒楼出来,驾马飞速赶回了将军府。当他跳下马狂奔冲进将军府大厅时,又看到只有成夫人和红香在。

    “云樱呢?”成子洛急切地问道,心无缘无故慌乱得厉害。

    “还不是在她屋里窝着,没有出来吃饭。”成夫人不冷不热地说,脸色很不好看。

    她已经听红香说了昨晚过去被成子洛赶出来的事情,心中本来就在恼火,一边生气一边好言好语安慰着红香。

    看到儿子今天回来得早,她还以为他是为昨晚那样对待红香感到过意不去了,没想到他一进门又是问那个让人头痛的媳妇,成夫人当然更不痛快。

    成子洛顾不得计较成夫人的态度,拔脚向后院跑去。

    云樱的房门是虚掩着的,成子洛推开门冲了进去,大声地喊道:“云樱。”

    屋子里空空如也,哪里有云樱的身影?

    成子洛勉强镇静着自己,冷然扫视了一圈整个屋子,很快看到窗边的桌上压着一张白纸。

    他急步冲过去抓起了那张白纸,只看了一眼,他的心就直往地底沉去,落入了万丈深渊。

    他那不祥的预感真的应验了,云樱真的有事!

    她走了,离开了他。她会去哪里?她能去哪里?她在京城举目无亲,她又那么柔弱胆小,她现在在哪儿?是不是已经哭得肝肠寸断?还是……

    老天,不要对我太残忍!

    成子洛的脸色开始发白,全身都冒出了冷汗,他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拔脚冲出了屋子。

    来到大厅,成夫人和红香还坐在那儿亲亲热热地说着话。

    看到成子洛面色灰败地冲进来,成夫人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掉了魂似的?”

    “云樱走了!她留下这个,走了!”成子洛手里捏着那张薄纸,双目赤红地盯着她们:“她什么时候出去的?你们都不知道吗?”

    “她走了?去哪里了?”成夫人也吃了一惊,面色微微有些变了。

    她虽然不喜欢云樱,可是却也并没有真的想要赶云樱走。

    从小跟在她的身边长大,她对云樱毕竟还是有感情的。只是恨云樱太不检点,害苦了自己的儿子。

    这会儿看到儿子这个样,成夫人情知不好,不由也感到担心。

    一旁红香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心中惴惴不安,垂下了头去,不敢正眼看成子洛。

    “我如果知道!我还会这么急吗?娘,你们真是让我失望,如果云樱出了什么事,我不会原谅你们!”成子洛气急败坏地丢下一句话,转身大步冲出了大门。

    “这孩子,云樱走了,我也急啊,他怎么怪我们?”成夫人喃喃地说着,一时有点六神无主。

    云樱就这样走了,万一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不止儿子承受不了,对她的家里也无法交代啊。

    一向乖巧伶俐的红香,这时候却低着头没有说话,她的心里,也慌了神。

    昨晚她鼓足了勇气,一腔柔情地过去到成子洛那儿,却被他无情地赶了出来,一夜都没有睡好。

    今天她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甘心,跑到云樱那儿不管不顾地发泄了一通。没想到云樱那么不堪一击,被她几句话一激,真的走了。

    现在看到成子洛如此狂怒,让红香也感到害怕了起来。

    万一云樱真的找不回来了,而成子洛知道是她对云樱说过那些话才使得云樱下定决心离开,她毫不怀疑,成子洛会不顾一切地杀了她。

    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