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来生,我们不要再遇到

    定定地看着波光如镜的湖面,云樱紧握着双手,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也渐渐打定了一个主意。

    对,跳下去吧,跳下去就什么都解脱了。所有的烦恼,痛苦,忧伤,无奈……通通都会离自己远去了,一了百了。

    就这样,静静地离开,就这样,静静地死去,也许才是自己最好的归宿。

    反正,如果不是慕凌轩,也许几年前,她就会淹死在这里了。那么今天,还是选择在这里,结束自己这条毫无价值的生命吧。

    一切想好,云樱的心,突然之间安定了下来,变得异样的清净。仿佛从来没有这么平静和坦然过,也从来没有这么坚定和勇敢过。

    子洛,凌轩,再见了。希望来生,你们两个,我一个也不要遇到。云樱的嘴角浮起了一个梦幻般的微笑,美丽而又凄然……

    与此同时,刚刚走进他平时常去的一个酒楼里坐下的成子洛,心突然被什么扯得猛烈一疼。

    那超自然的心灵感应让他的心底倏然间泛起最不祥的预感,直觉告诉他,云樱一定出事了!

    “云樱!”成子洛惊跳了起来,推开椅子冲出了门去。

    这个时候,慕凌轩正在赶回王府的路上。坐在宽敞舒适的马车里,想着他调皮而又迷人的小妻子,心中荡漾着满满的幸福和欢喜。

    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甜蜜了,连周围的清风和空气,似乎都染上了丝丝的甜意。甜得让人在梦里都会笑醒,甜得他看到以前很不喜欢的人,都忍不住温和了许多。

    只是不知道,那个鬼灵精怪的小丫头,什么时候能给他生一个鬼灵精怪的小宝贝呢?让他也体验一下,做父亲的幸福和成就感。

    想想纪风和采薇,比他们晚成亲都有了。每次看着纪风那一脸准父亲的满足样,他的心里都禁不住会泛起小小的嫉妒,为什么他都有了?我还没呢?

    看来,他还得再抓紧点,多捞着那小丫头做一下床上运动。让她早点怀上他们的宝宝,也正好把这个花样不断的小丫头拴得更牢……

    慕凌轩想着想着,嘴角便扬起了幸福的笑意。

    这时候,却似乎听到有人在对他说,凌轩,再见了,希望来生,我们不要再遇到。

    云樱的声音?慕凌轩微微一惊,与成子洛一样,他的心中,同样升起了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慕凌轩皱紧了眉头,掀开车帘,往四周看去。

    这时,马车正好经过岚光湖。

    这个地方,慕凌轩同样记忆深刻,他第一次和云樱相遇,就是在这里。

    时间不早了,此时湖边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可是,他却真的看到了一个纤瘦而又羸弱的身影,落寞无助地站在岚光湖边,仿佛一阵风都能将她吹倒。

    真的是云樱!她真的在这里!刚才那句话也真的是她说的!通过心灵的呼唤传递给他听到了。

    慕凌轩的心重重一跳,头顶不由冒出了冷汗,不好,她要干什么?

    这时候,他看到云樱已经沿着湖边慢慢朝水中走去,周围的一切,她仿佛都感觉不到。

    “停车!”慕凌轩大喝了一声。

    “王爷,怎么了?”慕飞停下了车问道。

    慕凌轩顾不上跟他多说,一跃从马车上跳下,飞身朝岚光湖掠去。

    “云樱,你干什么?”慕凌轩闪电般飞到了岚光湖,将湖水已经没到腰身的云樱拉住,带上了岸。

    云樱的浑身哆嗦着,回头一看,不由沧然苦笑,又是他。

    几年前的场景,又一次重现了么?

    两次在这里,上一次是自己无意中落水,这一次是自己安心寻死,却都遇到了他,被他救了。这是巧合?还是天意?为什么自己想要安安静静地死,都不能如愿?

    “为什么救我?我想死,和谁都无关。”她木然地说着,大而无神的黑眸里,如干涸的枯泉,没有一丝光彩。

    “出了什么事?跟我说!不许你做傻事!”慕凌轩吼道,心中隐隐作痛。

    这个女人,他曾经爱过的女人,已经瘦成一把骨头了,身体轻得没有一丝重量,脸色苍白得像个鬼。

    他虽然在问她出了什么事?可是却也能猜得到,她这样一定跟他们上次那件事的暴露有关。

    成子洛和她的关系,一定不好了,所以她才会这么憔悴,才会这么哀伤,才会这么绝望,才会这么想到去死……

    那么,也就是和他有关。是他和云樱那样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如果云樱出了什么事,他绝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没有什么事!我就是不想活了!我就是想死!和你们都没有关系!你不要管我!”云樱突然爆发了,歇斯底里地喊叫着,泪水乱飞乱溅,挣扎着想往水中扑。

    她的半截衣服还是湿的,浑身都在发抖,却又激动得厉害。

    慕飞此时也赶了过来,惊憾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送你回去,有什么我去跟他谈!”慕凌轩拉住云樱就走。

    “我不回去!那不是我的家!我不回去!你别多管闲事!你送我回去我还是要死!”云樱尖利地哭喊着,竟然开始踢打慕凌轩,拼命不愿意跟他走。

    她从来没有这么疯狂过,和从前的安静文弱的样子判若两人。

    慕凌轩默默地看着犹如变成了泼妇一般的云樱,心痛地想:她一定是受了很深重的刺激吧。该怎么办呢?她现在如此抗拒回将军府,不如先把她带回王府。甜甜是个开心果,跟云樱也是姑嫂,让甜甜好好劝说她一下。她们都是女人,甜甜劝她一定比他在这里跟她说话强。

    云樱发狂地闹了一阵,似乎没有力气了。

    她的脸上越来越没有血色,突然又感到一阵恶心,俯下身子连连吐出几口清水。

    “我不回去,王爷……别让我回去。”她抓住了慕凌轩的手,虚弱地说道。

    “好,不回去。”慕凌轩的语气温和了下来,耐心地说:“云樱,你好像病了,先去看大夫好不好?”

    此时云樱已经折腾得筋疲力尽,再也没有一丝活动的力量。几乎一夜没有睡觉,一天没有吃东西,加上心灵上的巨大折磨,使她感到天地都在她的眼前旋转。

    她无力地点了点头,人便软软地倒在了慕凌轩的身上。

    慕凌轩赶紧将云樱抱了起来,对慕飞说道:“快回王府。”

    慕飞飞速驾车赶回了靖王府,这时候,成甜甜正在王府的大门前翘首张望。

    现在,成甜甜和慕凌轩的感情如胶似漆,每天她都会坐在花厅或者院子里,甜蜜地等待着慕凌轩回家。

    今天,成甜甜又给他做了新鲜的东西,也就是这里的人从来没有吃过的水果刨冰,正想给他一个惊喜呢。可是慕凌轩却偏偏回来得晚了一些,急性子的成甜甜耐不住心里的焦虑,便跑到大门口来看了。

    一看到慕凌轩从车里下来了,成甜甜就笑盈盈地招手说道:“轩轩,我今天给你做了好吃的东西,你见都没有见过的,快来尝尝看哦。”

    “甜甜真能干。”慕凌轩望着她溺爱地笑了笑,说道:“我先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成甜甜狐疑地扬了扬眉毛,因为慕凌轩此时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古怪。

    接下来她看到慕凌轩转身,从车里抱了一个人出来。是一个女人,看不清面容,似乎睡着了。

    靠!这是什么意思?还没有几天,就公然带着一个女人回来,是跟她示威吗?还是存心惹她上火?

    成甜甜浑身都像刺猬那样张开了刺,看着慕凌轩抱着那个女人走过来,绷紧了脸问:“她是谁?”

    “你看看是谁。”慕凌轩走到她的面前,让她看清云樱苍白无一丝血色的脸。

    “云樱姐?”成甜甜惊讶地瞪圆了眼睛,连声问道:“她怎么了?你们怎么在一起?”

    “进去再说。”慕凌轩简单地回答了一句,沉声吩咐门口的一个侍卫:“你赶快去把肖御医找来。”

    然后又对慕飞说道:“你去将军府找成子洛,告诉他云樱在这儿。”

    慕凌轩和成甜甜一起把云樱安置在一间客房里睡好,莲宝也跟了进来帮忙。

    成甜甜看到云樱的半截衣服都是湿的,又是一阵震惊,赶紧让莲宝先去找一套干衣服。

    慕凌轩低沉地说:“她想跳岚光湖,已经走到湖中了,我正好路过那里,拦住了她。如果晚一步,也许她就……”

    后半句话,他停住了,没有说完。

    “天!怎么会这样?”成甜甜失口惊呼了一声,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

    “可能是跟你哥哥闹意见了,我说送她回去,她坚决不肯,后来就昏过去了。”慕凌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好好陪一下她,等她醒了劝劝她吧,我先去换身衣服。”

    他的衣服在救云樱的时候,也打湿了。

    “嗯,你去吧。”成甜甜点了点,走到床边坐下。

    慕凌轩走了出去,成甜甜低头看着云樱苍白瘦削的脸颊,还有她露在被子外那瘦骨嶙峋的胳膊,心中一阵难过。

    是什么样不可承受的痛,才能让她忍心丢下自己如花似玉的生命,义无反顾地想到了去死?

    云樱姐,你可真傻啊,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呢?你死了,可知会给我们每个人留下多大的伤痛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