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失去了

    云樱几乎流了一夜的眼泪,直到将近天色发白,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第二天,她感到头痛欲裂,四肢都虚弱得没有一点力气,而心里那深深的疼痛,更是让她不堪承受。

    所以,她一直睡到中午都没有起床,也没有出去吃饭。有丫鬟来问她,她只说自己想多睡一会儿,不饿。

    现在,云樱经常就是这样,不出去吃饭,成府里的人也都习惯了。

    反正成子洛也几乎从来不在家中吃饭,成夫人现在本来看着云樱就极为不顺眼,她不出来吃饭就不出来,成夫人不会多问一句。所以,云樱不吃饭,除了一两个小丫鬟象征性地过来问一下,根本没有人多关心她。

    她昏昏沉沉地在床上躺到了午后,才勉强支撑着虚弱的身体坐了起来,穿好衣服下床。

    随意地洗漱了一下,依然没有一点食欲。虽然感觉有些饿了,但是却又似乎什么都不想吃。走起路来,她的整个人都是虚的,身体轻飘飘的,像漂浮在半空中,找不到一点依托。

    唉,这个病怏怏的身子,大概真的是要不成了。

    云樱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来细细地打量自己。

    出现在镜子里的,是一张苍白而憔悴的脸。眼睛依然大大的,却空洞而又迷茫,没有昔日的一点神采。嘴唇也干涩发白,看不到昔日的一丝红润。

    天哪,这是我吗?我已经变得这么难看了吗?

    云樱用手抚摸着自己瘦削无血的脸颊,心中无比难过,眼泪又掉了下来……

    “少夫人,红香小姐过来了。”一个丫鬟走进来说道。

    红香?她现在来干什么?她不是已经和子洛……云樱的心中一阵刺痛,擦了擦眼泪,走出了卧室。

    “姐姐,你可真会享福啊,一觉可以睡到这时候起来。”红香站在前厅中央,连坐都没有坐下,看到云樱出来便说道。

    虽然依然是喊得姐姐,声音和神情里却分明透着一股子疏冷的嘲讽。

    “我有点不舒服。”云樱淡淡地说,不明白红香来找她干什么?就为了讽刺她睡到这时才起床?

    “不舒服?”红香挑高了弯弯的柳叶眉,看着云樱红得像桃子一样的眼睛,冷然一笑:“好好的怎么又会不舒服了呢?姐姐莫不是因为想到昨夜我在子洛大哥那儿,才不舒服?”

    “红香,你到底想说什么呢?”云樱的脸色更加苍白,强撑着问道。

    这时她才注意到,红香的脸色也很差,两只眼睛也是又红又肿,看起来憔悴不堪,比她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云樱没有心情多想这是怎么了?因为她自己,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我想说什么?呵呵,我就是想来告诉姐姐,昨晚,我和子洛大哥很好。姐姐的身体弱,我会帮着姐姐好好照顾子洛大哥的。”红香微微笑了笑说。

    看着红香得意而又挑衅的表情,云樱的胸口一阵抽痛。

    她一向就是温室里的花朵,干什么都有人为她遮风挡雨,她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么夹枪带棒跟她说话的人,也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

    沉默了半天,她才勉强地吐出几个字:“……恭喜你们。”

    “恭喜?你以为我来这里是想讨你一声恭喜的吗?”红香看了看云樱,冷冷地说道:“我就是觉得奇怪,世上怎么会有姐姐这样脸皮厚的人呢?嫁到成家几年都没有生孩子,听说还和别的男人勾搭不清,闹得满城风雨。现在,又把子洛大哥害成了这样。你怎么还好意思呆在这里?是看着成家碍于面子还没有给你一纸休书吗?”

    “红香……你怎么能这样说?”云樱的牙齿有点打颤,两只手交叉紧紧捏在一起,仿佛想要给自己找到一点支撑。

    “我说错了吗?姐姐也算是大家闺秀吧?可是怎么这么不懂廉耻礼义呢?在外面做了那样不检点的事,还以为自己是清高的女神?我如果是你,早就拿条绳子自己吊死算了。”红香盛气凌然地注视着云樱,毫不客气地说。

    “你……出去!”云樱的身子晃了晃,再也承受不住,颤抖着声音让她走。

    “呵呵,姐姐好好想想吧,别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还把大家都弄得不痛快。”红香看到云樱被她打击得毫无招架之力,心中非常畅快,丢下一句刻薄的话,转身翩然离去。

    云樱跌坐在身后的靠椅上,脸色煞白,冷汗不停地冒出来,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般。

    从来没有人当着她的面这么咄咄逼人地羞辱过她,而她,竟然找不到一句可以反驳的话。

    原来,她和慕凌轩的事,不止子洛知道了,连红香都知道。原来,这件不光彩的事情,真的已经是满城风雨了……

    是的,红香说得对,她的确是一个不知廉耻礼义的女人,还有什么脸面呆在这里?

    成家还留着她,也许只是因为碍于两家是世交的情面,才没有给她写下一纸休书。或许,她真该像红香说的那样,自己找条绳子吊死……

    云樱怔怔地想了半天,脑袋里嗡嗡作响。

    红香说的那些尖酸而又冷酷的话语,不断地在她的耳边回响,令她的头疼得就像要炸裂开一样。

    奇怪的是,被红香这么尖刻地骂了一通,她竟然没有掉眼泪。也许是因为,她终于想明白了,哭也是什么问题都不能解决的吧。

    最后,她昏昏噩噩地站了起来,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去。只觉得,这里,再也容不下她。而她自己,也再也在这个家里呆不下去了。

    她拖着虚浮的步子走进卧房,又呆呆地坐了半天。然后走到桌边,找出了纸笔,思虑万千,才颤抖着手写下了两句话:子洛,我走了,你不要找我,和红香好好过日子吧,云樱。

    当云樱写完最后一笔她的名字,笔从她的手里跌落到了地上,泪水汹涌地漫出了眼眶,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再也克制不住,趴在了桌上失声痛哭。

    就这样孤单地哭了好久,哭得心好像都痛得麻木了,嗓子也嘶哑了,也没有一个人过来看看她,没有人会注意到她这里。

    云樱站起身来,洗干净了哭得一塌糊涂的脸,再次留恋地看了一眼这个她生活了几年的地方,带着满心的凄楚和伤痛,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真正地离开了将军府,茫然四顾,云樱才发现,她根本就没有地方可以去。

    她又不像成甜甜,敢一个人东南西北地到处乱走,她即使拿着银子都不知道能往哪里去?

    娘家,她不想回去,也是肯定是不能回的。

    她的娘家是一个富商之家,并不在京城,和成家也是世交。小时候她和成子洛订了娃娃亲,几岁时成家就把她接了过来,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地养着。

    那时候,成夫人是多么喜欢她啊,可是现在,却再也回不到当初那样母女情深的时光了……

    云樱想着想着,眼睛就又湿润了。

    这个样子,她怎么能回娘家呢?虽说她不是被休回家的,但是这样回去,其实也和被休掉是差不多的吧。

    回去了,只会让家里的人忧心,让旁边的人笑话。不能回去,也不想回去,可是,她又能去哪里呢?

    云樱孤伶伶地走在京城的街头,心底一片凄凉和惶然。

    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了很久,不知不觉,她来到了一个风光秀丽的大湖泊旁边,这就是京城有名的岚光湖。

    几年前,她就是在这里,和慕凌轩第一次相遇。

    从此,慕凌轩,成子洛,还有她,他们三个人,就结下了一段纠缠不清的孽缘。

    云樱怔怔地站在湖边,又想起那一个上元节,她失足从这里落水,被慕凌轩救回岸上的情景。

    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年,那一幕却依然如此清晰地印刻在她的脑海,此刻再回想起来,竟然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了。那么近,又那么远……

    如果那一次没有遇到他呢?或者说遇到了但是两个人并没有什么交集呢?是不是后来的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云樱默默地想着,心中愁肠百结,感慨万千。

    如果早知道一切是这样的结局,她真的宁愿,那时候慕凌轩没有救过她,她真的宁愿,从来都没有认识过慕凌轩。

    可是,一切都逃脱不了宿命的安排,她偏偏遇到了他,又还爱上了他,最终走到了今天这样悲剧的结果。

    此时,已经到了傍晚,湖边游玩的人群已经渐渐散去。

    只剩下云樱,孤独无助地站在斜晖脉脉水悠悠的岚光湖边,不知道何去何从?天地之大,竟然似乎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红香的话语又在她的耳边响起,云樱忽然觉得,红香讲得一点儿都没有错。像她这样的人,早就应该死了。活着只是人家的负担,毫无意义。

    如果说以前她还眷恋着成子洛对她那份浓浓的爱,不愿离去。而现在,就连这样一个唯一的依靠,她也失去了。

    成子洛已经和红香在一起了,也许不久的将来,他们就会有自己的孩子,成为亲亲蜜蜜的一家人,把她就完全当做一个外人吧。

    她什么都没有了,亲情,爱情,都已经离她那么遥远。对这个世界,她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