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甜蜜,有人痛苦

    这样想着,慕凌轩的心中分外愧疚,不由将成甜甜整个人抱进了怀中,温柔地说道:“甜甜,其实如果你和云樱真的都掉进了水里,我肯定会先救你的。”

    “骗人,你刚才还说谁离你近就先救谁。”成甜甜撅着嘴说,却并未从他的怀中挣脱。

    “真的,我保证我会先救你,因为,云樱有你哥哥救她啊。”慕凌轩一脸郑重地说。

    “哈哈,我不需要你救,你还是先去救云樱姐吧。”成甜甜顽皮地眨眨眼睛,发出了银铃般清脆而又爽朗的大笑:“因为,我自己会游泳,淹不死的。”

    “你这调皮的小东西,我又想收拾你了。”慕凌轩溺爱地笑着,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再次开始了他们幸福的驰骋……

    两个人又柔情蜜意地(缠)绵了一番,最后,相互拥抱着沉沉睡去。

    就这样,成甜甜和慕凌轩和好如初。两个人又回到了从前那种甜蜜恩爱的状态,甚至较之以前更为亲密。因为,经历过波折的感情才更加成熟,尝到过失去的痛苦才会更加珍惜现在拥有的幸福。

    他们两个好了,成甜甜的娘家里却依然是一片愁云惨雾的世界。

    成子洛和云樱一直没有和解,也一直分居着,依然处于冷战的状态。

    问题的症结主要在于云樱的身上,成子洛是想跟她和好的,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和云樱分开,哪怕是假设都没有这样想过。

    可是自从那一天起,云樱就不怎么搭理成子洛了,也不怎么搭理府中其他的人。

    她的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木木的,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对什么都无动于衷。每天都像是沉浸在她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神情恍恍惚惚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除了吃饭,云樱很少离开自己的房间。她整天都关在屋里,能不见人就不见人,似乎她是这个府中不存在的一个人一样。

    云樱这个样子,最心痛的当然是成子洛。

    他那么爱云樱,这段日子,和云樱这样,已经让他的心底备受煎熬。可以说,他尝到了一个男人最大的无奈和痛苦。

    他不止一次地看着自己那只打过了云樱的手,在心里痛苦地责问自己:为什么就那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为什么要打她呢?可是,她和别的男人做出了那样出格的事,又还说出了那样刺激他的话,又有哪个男人能够忍受呢?

    唉,打了她,最痛的还是他自己。为什么,她就一点都不能理解?一点都不能体谅他呢?

    成子洛也想过,再找云樱好好谈一谈,只要云樱回心转意,他真的可以什么都不计较。

    可是,这次云樱却铁了心地不理他。只要他进来,她就走,他说什么,她全都当没有听到,成子洛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这个女人,从小到大,一直就像一个温顺的小绵羊,从来没有一丝脾气。现在发起犟劲来,却比几头牛都狠,他彻底地没辙了。

    云樱始终不肯理他,成子洛只能自己痛苦地麻木着自己,陷入在那怎样都无法解脱的伤痛里。

    与慕凌轩同成甜甜闹别扭时刚好相反,慕凌轩那时,只要没有特殊的事情,都会坚持早早回到王府。

    而成子洛却不一样,他开始早出晚归,几乎不在家中吃饭,每天喝得醉醺醺的,深更半夜才逛回来。

    因为将军府不像靖王府那么单纯,王府里只有甜甜他们夫妻俩,将军府却有太多其他的人。

    成子洛回来不仅要接受云樱把他视若空气般的那种冷漠,还要面对成将军关切的询问,成夫人喋喋不休的劝告,以及红香含情脉脉的关怀……

    这一切,都让成子洛不胜其烦,更加心烦意乱,他宁愿谁也不看到。所以,干脆极少在家里呆着了。

    儿子和媳妇有了矛盾,并且彻底地分居了,成夫人的心里最清楚是怎么回事。

    最初,她的心中很是不安,因为这一切都是由于她说出了云樱和王爷那件不光彩的事才造成的。

    尤其是看到儿子这么消沉颓废,她真是又着急又心疼,也找云樱说过几次。但是云樱现在看到成夫人也是愣愣怔怔的,像在天外神游一样,半天也说不出什么话。

    媳妇那样一副啥事不管,一天到晚木木呆呆的样子,让成夫人看了更加有气。

    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儿子和媳妇现在冷了下来,连住都不住在一块儿了。正好趁此机会,让儿子和红香好上,也好早点抱到孙子。

    心里虽然这么打算,成夫人却不敢这么直接对儿子说出来。

    因为每次只要她将这事提一个开头,成子洛就会大发脾气,说本来心里就已经够烦了,让他们别来添乱。

    成夫人又急又气又伤心,却始终没有放弃让成子洛娶红香的念头。

    只想着儿子这段时间刚跟媳妇闹翻,心情不好,等到过些日子平和下来了,也许就能慢慢接受红香了。所以,她一直安排红香有机会就去接近成子洛,让她多照顾一下成子洛。

    红香本来一颗芳心就系在成子洛的身上,奈何以前成子洛的眼里却只有一个云樱,令她失落不已。

    现在看到云樱和成子洛已然闹僵,又有了成夫人的直接授意,她自然是乐得其所了。每天子洛大哥甜甜地喊着,有机会就到他的身边嘘寒问暖,尽显女性的温柔和体贴。

    云樱虽然出来得少,但是却将这些事都看在眼里,知道成子洛娶红香只是迟早的事情。

    她的心中更凉了,对身边的一切也更加淡漠了。她什么都认命,从来不会主动去为自己的命运争取什么,改变什么。

    所以现在,她也没有想过要抓住或者挽回什么,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没有思想,勉强混着日子的躯壳罢了。

    现在,成府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气氛压抑重重。

    成将军是生气,成夫人是操心,成子洛是心痛,云樱是心灰意冷,红香则是既期待又不安。整个大家庭,再也没有从前的一点欢乐祥和。

    成甜甜虽然惦记着自己的娘家,不知道哥哥和云樱现在怎么样了?爹娘又怎么样了?她不止一次想回家看看,可是却又觉得现在见了云樱会很尴尬,是呀,说什么呢?

    她并不怪云樱,成甜甜一直是坚定的女权主义维护者,要怪她也只会怪自己的丈夫。

    可是,让她像以前那样跟云樱毫无心结地交心谈心,她现在似乎也做不到。

    算了,还是等到时间长了点,大家心中对这件事情的阴影都淡漠了一些的时候再说吧。

    所以,她也把想回去看看的念头埋在了心底,一直没有回娘家。

    而将军府里,也就一直这么沉闷,压抑,而又冷清着。

    这一天晚上,依然如同平常一样,很晚了,成子洛久久没有回来。

    成将军去了书房,云樱关进在自己的房间。大厅里,就只剩下成夫人和红香,两个人边聊边等待着成子洛。

    随意地聊了一会儿,成夫人叹了一口气说:“唉,红香,你和子洛不能一直这样子下去了。”

    “娘,是我不好,一直不能让子洛大哥喜欢我。”红香轻声地说道,同样满心怅然。

    “别这么说,哪里是你不好?你够好的了,娘是怎么看着你怎么喜欢。是子洛太死心眼,被那个……唉,不说了,说了我的胸口就疼。”成夫人说着,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她本来想说是子洛被那个不检点的狐狸精迷住了,想了想,这句难听的话终于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来。

    成夫人现在已经越来越不喜欢云樱了。想想看,明明是她自己做出了伤风败俗的事情,又不会生孩子,现在搞得却像是自己的儿子对不起她一样。整天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还不让子洛回房睡。这种不知羞耻又不识好歹的女人,怎么就被他们成家娶进来了呢?

    唉,真是家门不幸啊……

    如果不是怕儿子发脾气,成夫人早就想做主说把云樱休了算了。

    可是,自己那个儿子,却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已经被那个女人伤成这样了,却还是舍不得她。唉,真是越想越心烦,越想越憋气。

    “娘,您别生气了,我会好好照顾子洛大哥的。”红香看到成夫人满脸焦虑,乖巧地站了起来,一边帮成夫人揉捏着肩膀,一边说道。

    “红香,你真是个好孩子,现在甜甜出嫁了,幸好娘的身边还有个你。”成夫人欣慰地说着,拉着红香的手让她坐下来:“来,坐这儿,娘跟你说个事儿。”

    “娘,您说。”红香挨着成夫人坐了下来。

    “红香,你和子洛早就该把事情办了,可是一直拖到了现在,他又天天不落屋,娘这心里可真不是个滋味儿。唉,子洛那犟脾气,如今看来,也只有一个办法了。”成夫人心事重重地说道。

    “娘,什么办法啊?”红香问道。

    成夫人的嘴角露出一丝(暧)昧的笑意,探身附到红香的耳边,低声地说了几句话。

    o(n_n)o谢谢亲psa2745的红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