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我宠你,也不是没有限度

    “呵呵,小澜,没想到你年纪不大,会讲的大道理倒不少哦。”成甜甜不禁也弯眉而笑,在慕凌澜循循善诱的开解之下,她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

    “甜甜,我明明和你一样大,你别老是觉得你很大我很小一样,我早就不小了。”慕凌澜一本正经地说道。

    “行,为咱俩一样大干杯。”成甜甜举起酒杯,和慕凌澜碰了碰,豪爽地一饮而尽。

    随后,她又倒满了酒,举杯说道:“这杯,为谢你今天这么耐心地劝解我,带我走出牛角尖,干杯。”

    两个人之间的谈话又轻松起来,天南地北,五花八门的话题都聊到了,酒也喝了不少。

    慕凌澜看着把他当做知心好友,跟他无话不谈的女孩,心中感慨万千。既高兴,又有着说不出的伤感。

    他知道,这辈子,他注定只能当她这样一个知心的朋友了。在她烦恼苦闷的时候,做她身边那个耐心聆听她倾诉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她刚才嘴里说的那个,让她掉泪,也让她惦念的爱人。

    不过这样,也满足了吧。对他来说,能远远守望着自己爱的人幸福,也是一种幸福……

    他们俩从酒楼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成甜甜却仍然无心回去,始终记得要玩到子时以后,才算胜利。

    “小澜,你晚上没什么事吧,再陪我随便走会儿行吗?我还不想回去。”成甜甜直率地说。

    “我倒是没事,不过,现在这么晚了,你再不回去,轩哥会担心的吧?”慕凌澜的语气有些迟疑。

    陪她,他当然愿意,他做梦都想跟她多呆一会儿。只是,她回去得太晚,终归不好。

    “唉,还不知道他自己现在在哪儿潇洒呢?昨天,他就回来得好晚。”成甜甜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又说:“他知道我今天是出来找你了,也不会担心的。”

    “好吧,我陪你,等到你想回去的时候再回去。”慕凌澜温和地说道。

    他知道,他那个春风得意的堂兄平日里是非常繁忙,应酬也是非常多的。甜甜这个样子,也许是太寂寞了吧,让他突然有些心疼。

    于是,他们俩又沿着护城河边的林荫小路,慢慢地散步,继续海阔天空地聊天。

    直到成甜甜感觉到已经晚得不能再晚了,再也不好意思没脸没皮地缠着要慕凌澜陪她逛下去了,才说了声回去吧。

    慕凌澜把成甜甜送到靖王府大门外,便跟她挥手道别了。

    守卫大门的侍卫看到王妃这么晚才和三皇子一起回来,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却也不敢流露出太惊异的模样,全都恭恭敬敬地行礼喊王妃。

    成甜甜不想多理会这些在她眼中全是势利眼的侍卫,淡淡地应了一声,就走进了王府。

    一路上夜风幽凉,整个王府庄苑,静悄悄的一片。

    成甜甜忽然发现,此时的靖王府,有着往日不曾留意过的美丽。

    仰头是湛蓝星空,扬手似乎就可摘到星辰。空气里有茉莉或栀子的缕缕花香在氤氲着,清芬淡雅。一地清澈的月光,仿佛水一般的流动。走在这样的月光里,如同踏在满地琼瑶上。

    一边感叹着身边的良辰美景,成甜甜一边脚步匆匆地往紫玉苑走着。

    她的脑袋被这静夜的凉风一吹,一下子清醒了许多,醉意也散去了一大半。

    的确是太晚了,也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回来了没有?是睡了?还是在书房工作?唉,怎么又要想到他呢?那个黑心肠的人,一定还在外面寻欢作乐吧……

    成甜甜轻轻叹了一口气,推开紫玉苑的房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这么晚了,莲宝也一定回去休息了。

    那粗心的丫头,怎么不晓得走时给她留一盏灯呢?成甜甜在心里默默地嘀咕着,摸黑在屋里寻找着火折子,想要先点亮烛灯。

    “你终于回来了。”伴随着一个清冷而又沉闷的声音,灯“嗤”的一声燃了,屋中大亮。

    成甜甜定睛一看,慕凌轩就坐在堂屋里的一把靠椅上,双眸如幽深不见底的大海,沉沉郁郁地看着她。面上的色彩阴晴不定,似乎有着风暴的气息。

    她吃了一惊,没想到慕凌轩此时竟会在这里,让她的心瞬间竟然有一种惊喜的感觉。

    可是,看着他那张不带一点温情色调的脸,成甜甜心中刚刚涌起的一丝激荡又沉了下去。

    她掉开了头,不与他灼灼有力的视线接触,面无表情地说:“是呀,回来了。”

    “玩得很开心吧?”慕凌轩走过来,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暗沉的眸子中,有着显而易见的怒意和酸意。

    “不关你的事。”成甜甜冷淡地说,心想,我凭什么要接受你的质问?你回来晚时,我又问过你什么?

    “嗬,还喝了酒啊。”慕凌轩的嘴角扯出一丝冷笑,脸色越发阴云密布了起来:“甜甜,你可真是本事越来越大了。”

    “也不关你的事,我愿意喝。”成甜甜依然面无表情,径直越过他走进屋中,到桌前倒了满满一大杯凉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晚上喝了酒,又和小澜聊了那么长时间,这时候她真的觉得口干舌燥,人也有点头重脚轻。不由双手撑住了桌面,微微地喘气。

    “这会儿知道难受了吧?”慕凌轩跟着过来揽住了她的肩膀,眯着深不可测的黑眸,又是愠怒又是嘲讽地说道:“你喝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自己有多大能耐?”

    “你有完没完?我说了不关你的事!那么婆婆妈妈,不嫌烦吗?”成甜甜烦躁地蹙紧了眉头,毫不客气推开了他。

    “没有完!”慕凌轩突然大吼一声,将她整个人带进怀中,凶声恶气地说:“甜甜,我惦记了你一整天,等了你一整晚,我每隔一会儿就跑出去看你回来了没有。你倒好,和人在外面痛痛快快地玩着乐着,你的眼里心里,何曾还有我这个丈夫?”

    “没有又怎样?我就是喜欢玩!”成甜甜听他那样说,虽然心里有些发虚,表面上却依然气焰十足:“你又算什么好丈夫?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都没有管你,你凭什么管我?”

    “好啊,甜甜……”慕凌轩的双目冒着火,恨不能吞掉她一般地瞪着她:“我看是我对你太宠了,才让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是不是?我一心爱护着你,倒让你三天两头给我摆脸色,和别的男人去牵扯不清,我今天非收拾你不可!”

    “你话说清楚点!谁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了?”成甜甜顿时也火冒三丈。

    “你和凌澜,今天一整天在一起,喝得晕晕乎乎的,玩到深更半夜才回来,不是牵扯不清是什么?”慕凌轩恶狠狠地说。

    “呵呵,是啊,我是和小澜玩了一整天,玩得又开心又快活。不是他劝我,我现在还不想回来呢,我还想在外面玩一夜呢。”成甜甜故意笑了笑,满不在乎地说道。

    “甜甜你别太过分!就算我宠着你,也不是没有限度的!”慕凌轩气得脸色发青,那气急败坏的模样,似乎想要把她撕成碎片都不解恨。

    “嗬,我和你弟弟只不过出去玩了一天,比起你和我嫂子在外面足足呆了半个月,你说到底谁更过分?”成甜甜也变了脸,毫不示弱地回敬着他。

    这句一针见血的话,让慕凌轩那气势汹汹的架势顿时弱了下去,满脸的怒火万丈变成了深深的沮丧与悲切。

    这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还真是……厉害啊,得理不饶人,硬是把他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成甜甜见慕凌轩一下子没了声音,冷然一笑,轻而易举就挣开了他已经松懈下来的钳制,气呼呼地走进了里屋。

    进了屋,仍然觉得满心的怨气没有地方出,她只能“扑踏扑踏”大力收拾着床铺,好像那些被子褥子都跟她有仇似的。

    慕凌轩走进来,在她身后紧紧拥抱住了她,深深叹息着说:“甜甜,我们何必要这样呢?我们说了那么多气话,有什么用呢?我还是爱着你,你也爱着我,我们明明彼此相爱,为什么还要彼此折磨?”

    “你走开!别碰我!谁爱着你?你少自作多情了!”成甜甜怒气冲冲地说,拼命想推开他紧箍在自己腰身上的手,却分毫也推不动。

    “甜甜,你别骗我了。”慕凌轩将她转过来面对着窗边的桌案,一手依然紧紧地拥着她,一手指着那张香楠木桌案,黑眸亮亮闪闪地望着她:“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会留着这封信?还骗我说撕掉了?”

    成甜甜这才看到,那张桌案上放着他写给自己的那封长长的信。

    她没想到他竟然会把她藏着的这封信翻了出来,一时间恼羞成怒,跺着脚大吼:“慕凌轩,你这人怎么这样?偷翻人家的东西,偷看人家的隐私,这和小偷的行为有什么两样?”

    慕凌轩没做一句辩解,直接俯下脸来,狠狠地吻住她的红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