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女人不能亏待自己

    唉,她就是这么一个死心眼和犟脾气,爱上了一个男人,轻易就不会改变了。哪怕被这分感情伤得心力交瘁,却还是希望能坚守到最后。

    成甜甜心里虽然已经松动了下来,表面上却还是冷冰冰的,没有给慕凌轩一个好脸色。

    两人之间的这个僵局,始终没有打破。

    不过不管怎样,慕凌轩每天都会准时回到王府,陪着成甜甜一起吃饭。如果有事,他也会提前跟成甜甜说一声。

    然而这一天,到了很晚了,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慕凌轩却还是没有回来。

    成甜甜一个人索然无味地吃完了晚饭,又故意在饭厅里磨蹭了一会儿,还是不见慕凌轩的人影。她的心,不免也有些急躁起来。

    这些日子,虽然她一直没有怎么搭理慕凌轩,但是也习惯了吃饭的时候有他陪着。今天,他一声不吭,就没有回来了,是怎么了呢?

    因为心里有事,成甜甜没有像往常那样一吃完饭就回自己的紫玉苑,而是喊了莲宝一起,坐在王府的花厅里,两个女孩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这样,如果慕凌轩回来了,她也能看得到。

    不大一会儿,门外真的走了一个人进来。

    成甜甜的心里一阵高兴,仔细一看,却不是慕凌轩,而是慕飞。

    “慕飞,怎么就你回来了,王爷呢?”成甜甜不禁问道。

    “王妃,王爷临时被朝中一个大人请出去吃饭了,可能要谈什么事情,怕你着急,专门让我回来先跟你说一声。”

    “哦。”成甜甜轻轻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王妃,王爷他们吃了饭,好像还安排了一些别的活动,可能会回来得很晚,王爷说让您不必专门等他了。”慕飞又说道。

    “谁说我在专门等他了?”成甜甜霍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杏目圆睁,秀眉挑得老高:“我没事和莲宝在这里聊天呢,你回来了正好,你陪莲宝玩吧,我回去了!”

    说罢,她就丢下面面相觑的莲宝和慕飞,“蹬蹬蹬”地走出了花厅。

    满心郁闷地回到了紫玉苑,成甜甜看什么都烦,看什么都不顺眼。

    一想起慕飞说过的话,她的心里就不舒服。

    饭后还有别的活动?会回来得很晚?他们那些人在一起,会有什么活动呢?无非就是吃喝玩乐吧,身边陪吃陪玩的美女也是不会少的,大约他现在正在左拥右抱快活着呢。

    成甜甜一时越想越气,好啊,慕凌轩,才这么几天,你就耐不住了,你就要出去玩了,你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枉我还相信了你的话,以为你是真心待我,正准备原谅你呢。看来,你的花花本性是不会改的。那好,你就玩吧,你也不值得我原谅了。谁离了谁不能活呀?你玩我也玩,咱们各玩各的,看看谁厉害?

    被慕凌轩这样一刺激,成甜甜便也头脑发热想出去玩了。

    她这段时间虽然和慕凌轩闹别扭不说话,但人还是很老实,一直呆在王府里没有乱跑。现在,看到慕凌轩竟然晚上开始不回来了,她立马就上火了,当下决定明天也出去玩个痛快。

    然而,找谁玩呢?

    现在,娘家不能回,她又根本不认识其他的什么人。她唯一一个最好的朋友,就是三皇子慕凌澜了。

    然而现在,因为那一次该死的中药事件,小澜也从来没有来找过她了。

    唉,失去朋友的日子,还真难过。

    不过,这么长时间没有见过慕凌澜,她的心里还真是蛮惦记他的。

    算了,不管了,明天就去找小澜,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也该和他坦然见见面了。把什么都解释清楚,恢复他们之间纯洁的友谊。

    打定了主意,成甜甜刚才郁闷的心情变得好了一点点。想到明天能见到小澜,她也有些兴奋,哼着歌儿洗了个热水澡,躺到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成甜甜早早地起了床,找了一件她比较喜欢的衣裙换上,洗漱完毕,又对着镜子淡淡化了一下妆。看到铜镜里明眸皓齿的少女,成甜甜对自己绽开了一个满意的笑靥,脚步轻盈地走出门去。

    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细心地妆扮过自己了,她突然又发现了一个真道理,女人打扮也要讲究心情。心情不好时,干什么都没有兴趣。

    自从和慕凌轩冷战,成甜甜每天都只是胡乱地洗洗脸梳梳头,有时连镜子都懒得照,更谈不上化妆了。

    然而今天却不一样,她等会儿要出去找小澜的,当然不能太不讲究了。最主要的是,她也想顺便给那个伤透了她心的坏男人看看,没有他,她一样可以活得很精彩。

    成甜甜来到王府饭厅的时候,慕凌轩就像往常一样,在那里等候着她。

    看到成甜甜袅袅婷婷地走进来,慕凌轩的眼睛一亮。

    他发现了,成甜甜今天格外漂亮,专门地打扮过,还化了妆。对比前些日子她那不修边幅的样子,变得青春靓丽了许多。

    “甜甜,你今天好漂亮。”慕凌轩迎上前去,衷心地夸奖了一句。

    “那当然,我想通了,做女人就是不能亏待自己,该怎么就得怎么。”成甜甜一脸漠然,有些答非所问。

    她没有多看他,走到餐桌前坐下,又淡淡地说:“我等会儿要出去找人玩,可能要坐一下你的便车。”

    出去找人玩?她要找谁?慕凌轩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胸口也感到一阵发闷。

    这丫头,在屋里跟他闹了这么久,快要把他折磨得疯掉了,还不够么?现在又说要出去找别人玩,是安心想让他更着急上火吗?

    慕凌轩走到成甜甜身边的椅子上坐下,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你去找谁啊?”

    “我找小澜,好久没有跟他见过面了,今天去找他好好玩玩。”成甜甜头也不抬地答道,专心吃着面前的早餐。

    “可是,凌澜每天还要去书院学习。”慕凌轩的心里又堵了一下,只能这样提醒她。

    “没关系,我可以等到他下课,反正我一整天都没有什么事。”成甜甜不以为然地说,语气甚为轻松自在。

    慕凌轩一时无语,沉默了一会儿才说:“甜甜,要不我送你去找采薇玩吧。你们都是女孩子,又差不多大,我看你们准能谈得来的。”

    “呵呵,那我和小澜还一模一样大呢。我今天只想去找小澜,采薇跟我哪有小澜跟我那么熟呢?”成甜甜莞尔一笑,显得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开心:“我和小澜最谈得来了,再说我和他也好久没有见过了,想去看看他。”

    “凌澜学习很忙的,他快十八岁了,马上就会到朝廷参与一些事务,还是最好不要影响到他。”慕凌轩的神态很是正统,想了想,他又耐心地说:“甜甜,你要是觉得闷,我也可以陪你出去玩的啊。”

    “咦?王爷,你不是更忙吗?我如果让你陪才真是耽误正事呢。”成甜甜挑了挑眉毛,满不在乎地说:“学习要劳逸结合,我找小澜不会影响到他的正常学习,王爷大可不必多费心。”

    “哦,那你去吧。”慕凌轩彻底无话可说,只觉得今天的空气似乎格外不好,一大清早就让他感到胸闷头胀。

    成甜甜看到慕凌轩闷声不语地开始与他面前的那些早餐过不去,心里暗自得意。

    她知道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一定又因为她要去找小澜而心里长草了。活该,谁让他自己那么贪玩呢?不怕他生气,就怕他不气,就是想要他不舒服。

    “王爷,昨晚你是几点回来的啊?”成甜甜今天的心情真是不错,主动找慕凌轩说话。

    “记不清了,大约是子时吧。”慕凌轩随意答道,心中纠结着成甜甜要去找慕凌澜的事,始终不能释怀。

    子时?嗬,他回来得还真够晚的。

    成甜甜轻轻撇了撇嘴,在心里暗暗盘算着,好吧,你会玩我也会玩,以牙还牙。今天我也一定玩得晚晚的回来,只会比你晚,不会你比早。

    慕凌轩用眼角的余光将成甜甜那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全部看在眼里,不由在心底叹息,唉,这磨死人的小丫头,不知道又在想什么磨人的主意了?

    她去找谁不行呢?非要找凌澜,明知道他那个心思单纯的小堂弟是喜欢着她的。而且,在她中了合(欢)散的那个午后,他们俩也一定是发生过一些(暧)昧了的。她都不想着避一下嫌吗?也不想着他这个丈夫有多么不想让她去见别的对她有着爱慕心思的男人,还非要去见凌澜,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可是看她这个样子,已经是打定了主意要去找凌澜,九头牛也拉不住了。

    如果硬拦着不让她去,那准又会惹起一场悍然大波,说不定以后连这样一种疏冷但是平和的局面都不能保持了。

    算了,由着她吧,反正凌澜和她也不会真的发生什么,只要她早点回来就行。

    o(n_n)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