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你,谁也不要

    成夫人走了好半天,云樱还是呆呆地坐着,一动也不动。泪水,理所当然地涌出了眼眶,滑落下脸颊,逐渐湿满了一脸……

    这一天,她知道迟早会来。

    她没有生孩子,成家不可能永远无动于衷,她也不可能真的让子洛没有后代。成夫人带着红香回来,云樱的心里便已经有了数,也早就做好了所有的思想准备。

    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想到自己的丈夫马上要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了。心,却是这么的难以忍受,这么的酸,又这么的痛……

    这天成子洛并没有回来很晚,他到哪里都记挂着云樱,事情一办完,就快马加鞭赶回了京城。

    回到将军府时,将军府刚刚吃过晚饭。

    成子洛走进大厅,看到红香正陪着成夫人坐在厅里闲聊,却没有见到云樱。他知道云樱一定是先回房里去了,和成夫人她们打了声招呼,便往他和云樱的住处走去。

    推开房门走进去,果然见云樱静静坐在房中,似乎在想着什么。

    “云樱,我回来了。”成子洛轻轻喊了一声。

    云樱被他的喊声惊醒,从自己那茫然无序的思绪里回过神来,转头看着成子洛,勉强地笑了一下:“子洛,你今天回来得好早,我还以为你要三更半夜才回来。”

    “呵呵,我挂着你嘛,办完了事就早点回来。”成子洛笑着说,却一眼看到了云樱脸上未来得及拭干的泪痕,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云樱,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子洛,你吃了没有?”云樱轻声说道,不自然地躲开了成子洛探询而又关切的目光。

    “我在外面吃过了。”成子洛走过来,捧起她犹有泪痕的脸,沉声问道:“云樱,别瞒着我,你一定是有事,不然,你怎么会哭?”

    是的,他这次回来以后,和云樱恩爱甜蜜,云樱已经好久没有像以前那样掉过眼泪了。今天,她又一个人哭了,是怎么了呢?自然让成子洛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成子洛满含关心地一问,云樱的心中更是感到酸楚难耐,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涌了出来。

    她扑进了成子洛的怀中,哭泣着说:“子洛,我好想你……”

    “呵呵,我这不是回来了么。”成子洛欣慰地笑了笑,用手指为云樱擦去脸上的泪水,柔声地说:“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云樱又靠在成子洛的怀中哭了一会儿,成子洛不停耐心地安抚着她,她才终于止住了眼泪,拉着成子洛的手说:“子洛,我有点事情跟你说。”

    “什么事呢?”成子洛拥着她在长椅上坐下,问道。

    云樱这样一见到他就哭,他早就觉得不对劲了,果然是有事情。

    云樱张了张嘴,却又停住,眼圈再次泛红。她真不知道该怎样对成子洛说出让他要了红香这样的话,喉咙里就像堵上了一个东西,怎么都开不了口。

    “到底怎么了?”成子洛急了,追问道。

    “子洛,我不能给你生孩子,我好没用……”云樱好不容易吐出了一句话,又哭了起来。

    “云樱,没事的,没事。我不在乎这些,也不是你的错,只要你在我的身边就好,没有孩子也没关系。真的,我不在乎,你再别为这事难过了。”成子洛赶紧搂紧了她,好言好语地安慰着她。

    “可是,成家不能没有后……”云樱断断续续地抽泣着,终于下定决心说了出来:“子洛,我其实今天是想跟你说,我这个样子,只怕是不会生了,可你不能因为我就一辈子不做父亲啊,所以,所以……你还是再讨一房妾室吧。娘也已经给你找好了人,就是红香。你早点……把红香收了吧,不要总挂着我,你们早点圆房……”

    “云樱,这是娘让你这么跟我说的?”成子洛的脸色变了,拧紧眉头打断了她的话。

    “不是……是我自己想说的,找红香来也是娘和我一起商量过的。子洛,我不能生,给你找房妾室也是应该的。这些日子,你先去红香那里吧,等到她怀上了孩子,再回来……”云樱顿了顿,一口气说道。

    “云樱,你真这么想?你真想要我娶了红香,每天过去红香那里?”成子洛再次打断云樱的话,脸上布满阴霾。

    “子洛,我不能生孩子,总不能让成家到你这儿断了后啊……”云樱说着,眼泪又涌了出来。

    “可是,你明知道我的心里,从来都只有你一个,我怎么可能丢下你去和红香在一起?”成子洛扶住了云樱的肩膀,紧紧盯着她问道:“云樱,你这样让我娶别的女人,想过我会伤心的吗?”

    “子洛,我没有办法啊,我能怎么办?我也不想让你和别的女人好,一想到你要和红香在一起,我就好难受。可是,我不能看着成家没有后,娘他们也不会准我们一直这样下去啊。现在,只有你娶了红香,才能解决这些问题……”云樱扑倒在成子洛的怀里,泣不成声。

    “我就知道是娘的意思。云樱,他们一定给你委屈受了是么?”成子洛揽住了云樱哭得战栗不止的身体,眼里掠过一丝明显的怒意。

    “没有,没有,娘和爹都对我很好……”云樱赶紧说道。

    “他们当着你的面说这些话就是不好!”成子洛心烦意乱地说,一个女人不能生孩子已经够痛苦了,他们还这样,岂不是往云樱的伤口上撒盐?

    “娘是好心,子洛,我能理解娘的心情。是我不好,如果我能好好给你生几个孩子,哪怕只生一个,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是我,太没用……”云樱低声地说道,满面凄楚。

    “不是你的错。云樱,不怪你,你也别这样怪自己。在我心中,你比谁都好,我说过只爱你一个人,这话永远不会变。不管有没有孩子,我都只爱你,也只要你,我绝不会再娶另外的女人。”成子洛郑重而又坚定地说。

    “子洛……”云樱一时又是感动又是不安,紧紧依偎在成子洛的胸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云樱,别伤心了,我真的不会娶红香,难道你还要我发誓吗?”成子洛深深地叹息了一声,怜惜地去吻她的眼泪:“不要再哭了,你哭得我的心都要碎了。”

    “子洛,可是,你总不能真的不要孩子,娘一直希望你和红香……”云樱的心里安慰了许多,却还是不得不面对这个摆在眼前的问题。

    “我就是真的不想要孩子!我这就去对娘说清楚,让她再也别操这样的心!”成子洛恼怒地说着,站起身来就往门外走。

    “哎,子洛,你别去找娘说这些,这样只会让娘更不喜欢我。”云樱赶紧拉住了他,急切地说道。

    “云樱,你跟我说实话,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是不是受了不少气?娘对红香比对你好得多,是吗?”成子洛转过身来,心疼地看着云樱泪水模糊的脸。

    他回来的这段日子,已经觉察到了他的娘亲对云樱很是冷落和挑剔,相反对红香却是亲热爱护得不得了。他早就心存不满了,只是一直忍着没有发作而已。

    可是今天,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么长时间以来,在他家里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和冷遇?成子洛再也忍耐不下去了,他一定要去跟他的爹娘说清楚,这辈子,他都认定了只要云樱这一个女人。他们为难云樱,就是让他不好过。

    “没有,我一直都很好。只是我不像红香那么爱说话,陪娘的时间少些,红香也比我能干多了,娘更喜欢红香也是应该的……”云樱低声地说,神情却一片怅然和失落。

    “云樱,你别说了,我都知道,我去找娘。”成子洛说着,拿下云樱紧紧牵着他衣袖的手,向门外走去。

    “子洛,你别去了,你去说了更不好!”云樱在他后面焦急地喊道。

    “可我怎么也不会娶红香的,这件事我一定要跟娘说清楚,让她再别起这样的心思!”成子洛回过头来说了一句,转身大踏步地走了。

    成子洛来到了将军府大厅,依然是红香陪着成夫人坐在那儿,两个人正亲亲热热地聊着话。

    看到成子洛这时过来了,成夫人和红香都有些意外。

    红香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娇羞的喜悦,站起身来喊了一声:“子洛大哥。”

    成子洛没有顾上理会她,直接走到成夫人的面前,脸色凝重地说道:“娘,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什么事啊?”成夫人看到儿子一脸黑云,情知肯定是媳妇跟他说了什么,蹙了蹙眉头问。

    “娘,子洛大哥,那我先走了。”红香很是乖巧,立刻跟他们告辞了一声,先离开了大厅。

    “你要说什么?”成夫人紧紧盯着儿子,不悦地问。

    “娘,你以后再别提让我纳妾的事情了。我早就说过,这辈子除了云樱,我谁也不要。”成子洛语调坚定地说道。

    “那你就能看着成家到了你这一辈断后而无动于衷?”成夫人的心中一堵,冷然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