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避孕

    “也许会要,也许不会要。”成甜甜极为淡定地回答道,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再跟莲宝解释下去了,很快岔开了话题:“莲宝,走,我们出去转转。”

    她们俩出王府快快活活地逛了半天,回来一看,那些别致的小布袋已经全部被五月灿烂的阳光晒得干干的了。

    成甜甜将布袋一一取下来收好,放回屋中,只等今天晚上慕凌轩来了给他试验一下。

    于是,这个晚上,当慕凌轩踏进紫玉苑他和成甜甜的爱巢时,便看到他那娇美动人的小妻子,穿着一身极为撩拨人心的衣衫,带着妩媚的笑容,柔情款款地坐在屋中,一看就是专门等候着他的到来。

    “轩,你来了。”看到慕凌轩走进来,成甜甜站起身来对他嫣然一笑,显得比往日任何时候都要热情。

    自从那个激情四溢的夜晚之后,她对慕凌轩的称呼就开始随心所欲起来,很少喊他王爷,有时直呼其名,有时叫他轩,也有的时候叫他老公。

    经过成甜甜的解释,慕凌轩也懂了老公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所以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称谓。

    不过,慕凌轩还是最喜欢听她叫自己轩。

    每当她这么亲昵地叫着他,他就感到他们俩是真正连在一起的一对亲密伴侣,他只属于她,她也只属于他,他的心里总会有着说不出的幸福和满足。

    可是,顽皮的成甜甜有时候却偏偏故意喜欢跟他拿乔,他想听她这么喊他,她却偏偏不这么叫他。非得他好言好语地央求着她,她才肯这么叫叫他。

    今天,她打扮得这么妖娆迷人,又这么热情主动地叫出他们之间最亲热的称呼,慕凌轩的心情一阵激荡,走过去将她揽在怀中,轻轻笑着说:“宝贝,是不是想我了?”

    “哈,天天见有什么想的?”成甜甜嗤之以鼻地撇了撇嘴,在心里琢磨着怎样把安全套的事情对他说出来,哄着他乖乖地配合戴上。

    “那你穿得这样少,又这样露,难道不是为了专门引(诱)我?”慕凌轩上上下下打量着怀中只穿着一身薄纱式睡衣的女孩,黑眸里的笑容更加(暧)昧。

    “瞎说,我是因为太热了,才这么穿的,这衣服凉快。”成甜甜嘴巴不饶人地辩解着,脸上却飞起了两朵红霞。

    因为,慕凌轩是真的说透了她的心事。她今天穿着这身在现代的名称可以叫做情趣内衣的衣服,是真的想要引(诱)他一下,主要也是为了哄他戴上自己精心为他准备好的套套。

    “哦,原来你是太热了。”慕凌轩微微一笑,伸手撩开她酥xiong半掩的衣衫,手大肆地探过去,精准无误地握住了她胸前饱满圆润的丰盈,轻轻地揉捏:“这样,是不是就不热了?”

    “讨厌!”成甜甜红着脸打掉他那只不老实的手,问道:“你洗了澡没有?”

    “没呢。”慕凌轩轻声答道,俯近成甜甜,唇角勾起一抹极其魅人的坏笑:“甜甜,难道你等不及了?”

    “那快去洗,等会儿我有事给你说。”成甜甜推着他说道。

    “什么事?”慕凌轩不由扬了扬眉,心中掠过一丝警惕。

    这小丫头,今天看着很有点不对劲呢。面色兴奋,目光却躲躲闪闪,莫非在打什么不好的主意?

    “等会儿再说,你先去洗。”在他锐利眼神的注视下,成甜甜的脸色更是变得像熟透了的西红柿,又底气不足地说了一句:“反正是好事。”

    “哦,好事呀,那我就放心了。”慕凌轩潇洒自若地笑笑,没有再继续追问,反正这满脑子异想天开的小丫头,再怎么不安分也逃不出他的掌心了,她想折腾什么他就陪她玩玩吧。

    他低头在成甜甜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说道:“宝贝,等我。”便先去浴房洗浴了。

    等到慕凌轩洗完澡再次走进房间的时候,他的小妻子更加热情了,直接迎过来拉住了他的手,极温柔地说: “轩,我今天专门给你做了一个东西,你来看看。”

    慕凌轩在心中暗笑了一下,小丫头这么反常地殷勤,大约没安什么好心,不定想唬着他干什么呢。

    成甜甜拉着慕凌轩走到床边,指着她刚才拿出来放在床头的一个小布套,笑眯眯地说道:“老公,你看这是什么?”

    慕凌轩看了看成甜甜指着的那个东西,一层白色的薄纱,做成一个细长的小袋子搁在床上。

    说实话他纵是见多识广,聪明睿智,却还真的不知道这个完全不知所云的东西是什么?不过凭直觉他感觉这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不由蹙了蹙眉头:“这就是你专门给我做的?”

    “嗯,老公,这个东西叫做避孕套。”成甜甜点点头,热情洋溢地做着说明:“我们那儿很多人都用这个,很好用的,既方便又实用,也不会对身体有什么损伤……”

    “避孕套?”慕凌轩再次看了一眼那个细条条的布袋,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忽然间有点不通畅,他真佩服自己此时还能展露一个淡定的微笑:“呵呵,甜甜,你懂的事情还真不少。”

    “是呀,我说过我来自一个神秘的地方,我们那里很现代化的,以后我再慢慢跟你讲我的事情。今晚,咱们试试这个。”成甜甜依然很热情,同时也很兴奋,没有听出慕凌轩话语中的嘲谑之意。

    “怎么试?”慕凌轩稳了稳自己不太平稳的呼吸,不露声色地问。

    “轩,你那么聪明,这个你看样式也该知道,是你们男人用的。”成甜甜弯眉而笑,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耐心过:“是这样,等会儿,咱们那个的时候,你就把这个套上,这样就很安全了,我也不用担心会怀孩子了。”

    呃!这小丫头!慕凌轩的脑袋又不可抑制地眩晕了一下,他看了看成甜甜,确定这女孩说的话是认真的,而自己也没有听错。他只能再次心服口服地承认,这个满脑子乱七八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的小丫头,她似乎永远都会给他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也似乎永远会有一些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奇谈怪论。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淡淡地说:“你确定,这个,能给我套上去?”

    “当然能啦,我做的时候是考虑了大小了的。我做了十几个,反正今天先试验一下,如果不合适,那些我还可以给你改改。”成甜甜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了那个小套套,脸上终于现出了一丝羞涩:“轩,如果……如果你觉得不好套上去,我可以给你帮帮忙的……”

    “倒是不用你帮忙。”慕凌轩沉闷地哼了一声。

    “嘻嘻,老公,我就知道你最开明了的,肯定能接受这样的新鲜事物。”成甜甜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笑嘻嘻地说:“开始你可能会觉得有些不习惯,但是慢慢肯定就会好了,这个方法多好啊,什么都不影响,又能有效避孕。只怪我今天才想起来,不过,也不晚……”

    成甜甜自顾自地唠叨着,丝毫没有觉察到身边男人的表情已经越来越僵硬,眉宇间也出现了一团黑雾。

    “老公,你可能是这个世界最早用到这种避孕方法的男人了,好先进……”成甜甜还在拿着那个小布套兴奋地自说自话。

    冷不防身体一轻又一软,她的整个人都被慕凌轩腾空抱了起来丢在床上,随后她手中捏着的那个小布套也被他一把拿过,轻飘飘地甩了出去。

    “哎,你发什么疯?你知不知道,用这种东西一定要讲究卫生,我洗了一道又一道,又用开水烫,又放在太阳底下消毒,你扔地上干嘛?”成甜甜看到自己精心缝制的“安全套”被慕凌轩毫不爱惜地扔了,可怜巴巴地躺到了地上,她心疼坏了,气急败坏地叫起来。

    慕凌轩一言不发地脱衣上床,将正要爬起来去捡那个在他眼中可恶万分的布套子的成甜甜压在身下,三下两下就把她薄如蝉翼的睡衣扯得干净,狠狠吻住她的嘴唇:“我只想套在你的里面!”

    “你懂不懂?我们现在要避孕!避孕!”成甜甜恶狠狠地吼叫着,可是却挣脱不了他霸道的钳制。

    “我什么都不懂,只想要你!”这男人果然无赖,又露出了他那惯有的坏坏的笑容,手口并用地开始在成甜甜光洁如玉的身体上侵犯。

    “慕凌轩,我告诉你,你如果不听我的话,万一让我怀了孕,我就……啊,你这流氓……”成甜甜正在激动地警告着他,却猛然感到下身一阵愉悦的充实,她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无赖,已经进入了她,并且毫不客气地冲撞起来……

    “呵呵,甜甜,这么快就变脸了?刚才你不还温柔地叫我老公吗?现在我就成流氓了?”慕凌轩一边在她的身上激烈地做着运动,一边调侃地笑道。

    “哼……我那时是瞎了眼……”成甜甜气哼哼地说着,很想痛骂这无耻无赖又无良的男人一顿,身体却又被他挑逗得非常舒服,一张嘴就变成暧(昧)的轻吟,说不出成段的句子。

    【求月票!有票的亲们帮忙支持下,万分感谢,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