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蛋,被他吃掉了

    “你以为本王留着你是因为还对你有情?呵呵,你到现在还能这么天真,真不知道你的哥哥是怎么想着把你送出来的?”慕凌轩满目讽刺地看着轩辕红,冷硬的眼神,不带一丝温度:“本王的心中,只有甜甜一个。不杀你,可是也绝对不会再留下你。”

    “王爷……你要怎样对我?”轩辕红颤抖着声音问。

    慕凌轩没有说话,却走近了轩辕红,手掌快如闪电把住了她命门。

    轩辕红只觉得一股奇怪的内力注入体内,身体一片酥麻虚弱,她惊诧地问:“你在做什么?”

    “废了你的武功而已。”慕凌轩轻描淡写地弯了弯唇,随即松开了她,清晰而又冷酷地说道:“立刻离开昱国,回到宸国老老实实做你的公主,这是本王对你的最大宽限。”

    “不!王爷,我不走!我要留在这儿!”轩辕红呆了呆,痛哭失声地抱住了慕凌轩:“王爷,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还让我去哪里?我也离不开你。你废了我的武功,你从此冷落我,我都不怪你,我也没有怨言。只求你,让我留下来,只要能在你的身边,让我干什么都行。甚至,我还可以帮你,为你将来登上皇位助上一臂之力。”

    “可惜本王不想留一条毒蛇在身边。”慕凌轩毫无所动,冷冷地推开她的手臂,声色决然:“你还没有听清楚吗?本王只爱甜甜一个,也只想要甜甜一个,她是本王最重要的女人。你起心害甜甜,只能说是你自己找死,不杀你,已经是最仁慈的了。”

    “呵呵,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那个成甜甜……”轩辕红收住了眼泪,突然歇斯底里地嚷道:“成甜甜,她到底那一点比我强?她甚至还和几个男人勾勾搭搭,你为什么就只喜欢她?”

    慕凌轩一把拧住了她的手腕,黑眸里冒出的火焰几乎能吞噬进人:“轩辕红,本王从来不想动手打女人,可是你若是再敢说甜甜一句不好,本王也不能保证是不是会破例了。”

    轩辕红在他这样能杀人的目光中瑟缩了下来,不敢再直接顶撞,却还是不甘心地问道:“我想知道,我到底哪里输给了她?为什么……我跟在王爷身边这么久,都不能得到王爷的心,而她,轻而易举就做到了?”

    “你真想知道?”慕凌轩冷然俯视着她,一字一句地道:“因为,甜甜她有一颗纯真自然的心,而你,只有虚荣和野心。”

    “王爷,我可以改!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只要让我留下。”轩辕红急切地说。

    “轩辕红,不必枉费口舌了。本王的心里,除了甜甜,再也容不下第二个女人。这次放过你,只是因为你曾经还算是本王的女人。”慕凌轩松开了她的手腕,语气决绝:“本王会派人监送着你马上离开,从今以后,你要记着不能再踏入昱国半步!如若再让本王发现你在昱国有一点踪迹,绝不会再讲往日的情面!”

    “王爷……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我说了我什么都可以改。”轩辕红还在做着最后的哀求。

    “本王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冷漠地丢下一句话,慕凌轩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毫无留恋地跨出门去。

    身后,轩辕红发出了绝望的哭声……

    出了翠竹苑,慕凌轩先来到了书房,慕飞正在那里等候着他。

    “慕飞,你立刻安排几个人把青青送出昱国,现在就去。如果她不走,你们就把她拖出去。”慕凌轩直接吩咐道。

    “是,王爷。”慕飞答应了一声就执行命令去了,王爷这么做,他并不感到奇怪,因为青青的底细他也早就知道。

    慕凌轩也随之走出了书房,他急着去看成甜甜。青青的事情处理完了,他满脑子里都充斥着成甜甜的身影了,心早就飞到了紫玉苑。

    那个迷死人的小丫头,不知道现在醒了没有?想起方才她在他的身下,那妖娆万千的模样,慕凌轩的唇角情不自禁扬起了幸福的暖意,小东西,你现在还想跑吗?你再也跑不脱了……

    迎面却碰到了管家:“王爷,刚刚宫中来人说,皇上还有事找您,让您再过去宫中一趟。”

    “知道了。”慕凌轩淡淡地说了句,心中想,小东西,你先好好休息,我去了皇宫就来看你。

    他刚才离开皇宫的时候太过匆忙,有些事情都还没有及时禀报给皇上,的确是还需要回宫一趟。

    成甜甜醒过来的时候,头依然昏昏沉沉,只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像要散了架,浑身酸痛得厉害,下身更是火辣辣的难受,就像大病了一场。

    一眼看见床边散落的衣衫,她猛的掀开被子,头脑顿时一阵眩晕,天,赤身luo体的自己,满身都是暧(昧)的印迹……

    成甜甜僵在床上,瞪大眼睛,努力回想着昏睡之前的一切。

    好像是自己很不舒服,一直觉得热。后来小澜来了,自己看到他就想靠过去,抱住了他不让他走,主动地吻他……可是小澜还是推开自己走了。

    然后王爷又来了,王爷比小澜温柔多了,不停地亲吻她,抚摸她。她也不停地往他的身上贴,还发出那样不堪入耳的声音,最后,他狠狠压住了她……

    天哪,她那时是怎么了?那个放荡的女人真的是自己么?为什么会做出那么恶心的事情?

    以前在现代时,曾经有人指指点点说过她妈妈贱,生的女儿也贱。

    她每次都和人吵,甚至打起来,可是心里却也清楚妈妈做的那样的事是很不光彩的。而现在,她自己竟然也……难道她的骨子里,真的是流淌着yin荡的血液么?

    成甜甜真是欲哭无泪,感觉到自己快要疯掉了。

    身体,好痛,更痛的,是她的心。

    完了,一切都完了,就这样稀里糊涂被那男人吃掉了。才十七岁,就和男人发生了这种事,以后怎么办?

    还有,那个如狼似虎的坏男人,毫不客气地将她吃干抹净之后,这会儿跑哪儿去了呢?他都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对人家女孩子负责一点的吗?

    唉,倒霉,真倒霉!

    可是怪谁呢?是她自己那时候像个发情的母猫一样紧紧粘着别人,好像是个男人就想粘,真是华丽丽的无耻啊……

    也许唯一能庆幸一点的就是,那个男人,好歹他还算是她的丈夫,说起来还不至于太见不得人。如果那时,她是和小澜这样了,大概就真的只有去撞墙了。

    算了,算了,自认倒霉吧。反正她也不是那种古代失了贞操就得去寻死觅活的女子,不想了,不想了,权当抽了一次风,中了一次邪……

    成甜甜唉声叹气地安慰着自己,却突然又想起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和男人这样了,会不会怀孕?以前听说过很多女孩子一次就怀孕的事情……

    她抓了抓头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不行,得赶紧想办法解决这件事,防患于未然。老天保佑,千万不能怀孕啊,她可不想这么早就当妈妈。

    成甜甜抓起衣服就往自己的身上套,可是四肢却酸软得厉害,使不上一点儿劲,几件衣服抖抖索索弄了半天都还没有穿好。

    慕凌轩,你这大(色)狼是吃饱喝足了,可把我害惨了!成甜甜一边在心里暗暗地咒骂着,一边强打起精神,继续艰难地穿着衣服。

    莲宝这时候走了进来,看到成甜甜坐了起来,高兴地说道:“小姐,你终于醒了,你都睡了好半天了,我都有点着急了。”

    “莲宝,过来给我帮一下忙,我穿衣服没有劲。”成甜甜懒洋洋地说。

    莲宝也注意到小姐今天的面色苍白如纸,一点儿都没有往日那种健康的红润,赶紧走了过来站在床边一边帮成甜甜整理着衣服,一边奇怪地问道:“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脸色好差啊。”

    成甜甜的心中一酸,抓住了莲宝的手,又羞又气地说:“莲宝,我完蛋了,我今天……被他吃掉了。”

    “什么?什么被吃掉了?”莲宝一时没有能听懂成甜甜的话,疑惑不解地看着她。

    “算了,别提了,我那时候准是被妖怪附了体。”成甜甜灰心丧气地摆了摆手,一边下床一边说道:“你先去给我准备热水,我要洗澡。”

    然而刚刚站到地上迈出一步,她的双(腿)却一软,人差点栽倒在地。

    莲宝赶紧扶住了她,关切地说道:“小姐,看来你真的是生病了,身子这么虚。刚才王爷让我好好照顾你,还让我等你醒了去厨房给你端鸡汤来喝。”

    “切……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成甜甜愤愤然地说了一句,却又蓦地想起方才在床上,慕凌轩温柔地爱抚着她的那一幕幕……情不自禁地红了脸。

    “王爷那么关心小姐,小姐还说人家没安好心,真是没良心的小姐。”莲宝打趣地笑笑,又说:“小姐,你现在这么虚弱,还是再躺一会儿,我先去给你把鸡汤端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