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算尽,算错了一步

    青青费劲心机想除去成甜甜,她以为所有的男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一定抑制不住自己。

    有美丽风情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而且那个女人又是自己一直暗暗爱恋着的,又有谁能抗拒得了呢?

    机关算尽,但是青青却独独算错了一条。

    她疏忽了,慕凌澜不是普通的男人。

    他天性纯良,正气凛然,从小接受过良好的道德教育,有着最正直的行为素养。

    而且,他是那么真心地喜爱着成甜甜,他一定会真正尊重她。所以,在那种意乱情迷的时刻,理智最终战胜了冲动,慕凌澜没有迈出那将会使他们几个人都跌入人间地狱的一步。

    青青更没有算到的是,慕凌澜不仅没有按照她设计好的套路走下去。反而因为太关心成甜甜,马不停蹄地去把慕凌轩找了回来。

    合欢散的药性症状,是不可能瞒过慕凌轩这样久经风浪的人的。慕凌轩提前回来了,青青撒下的合欢散余香犹在,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成甜甜是怎么回事。

    这些,青青都没有想到。所以,她自以为这次完美无失的害人计划,最终就只能以失败告终,也只能害到她自己。

    当然,此刻青青还不知道,她安排好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最大的变数。

    她还在做着甜滋滋的美梦,幻想着王爷知道成甜甜和慕凌澜的事情后,怒火万丈,大发雷霆,一怒之下说不定就会把成甜甜赶走了,甚至处死成甜甜都有可能。或者彻底地把成甜甜囚禁起来,永世不让她再见天日。

    慕凌轩走了进来,立时给这个光线充足,温暖舒适的屋子带进了重重的冷意。

    正闭目哼着歌儿沉浸在美妙幻想之中的青青,突然感到周身凉飕飕的,仿佛有一阵阴森的寒气袭近了她。

    她敏感地觉得不对,睁开眼睛,一眼看到慕凌轩面色森冷站在屋中,目光如冰刀一样,寒光烁烁瞪视着她。

    “王爷,你过来了,怎么不叫人通报一声?青青也好准备一下迎接王爷。”青青的心中咯噔一下子一跳,倏然掠过最不好的预感,却还是赶紧站了起来,笑容满面地说道。

    “青青?”慕凌轩讽刺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面上浮起清晰的冷笑:“嗬,你现在还坚持这个名字吗?还真是难为了你,堂堂宸国的公主,在这里做一个小妾也这么坦然。”

    “王爷,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青青妩媚如花的笑容登时僵在了脸上,如同一张精致的面具被突然打碎,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却还是强作镇定地说。

    “你这么聪明,还要本王怎样说得更清楚呢?”慕凌轩盛气凌然逼视着她,冷冷地说道:“轩辕红,不用再演戏了,本王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

    “王爷……”青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无血,嘴唇哆嗦了半天,才慢慢地吐出一句话:“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真的把本王当成傻子了?”慕凌轩轻轻挑了挑俊眉,声色冷硬地道:“上一次云樱蹊跷地被宸国的人抓走,我就感觉不对劲了,本来还没有确定是你。可是没有想到,你为了传信方便,竟然会蠢到在王府里养信鸽,这不是指明了要告诉本王你的底细不简单吗?”

    “只养了几只鸽子,也不能说明就是我做的。”青青苍白着脸,还在强撑:“我养鸽子的时候,你根本不在王府。而且,我如果真的底细不简单,又怎么会蠢到让你看到我养信鸽?”

    “哈哈,轩辕红,这就是你做奸细的智慧?”慕凌轩摇头大笑,看着青青的目光充满了嘲讽:“本王真是为你们宸国感到悲哀,你的哥哥轩辕烈费尽心机培养了你,甚至不惜血本让你这个亲妹妹进入妓院,只为了把你安插在本王的身边。可你,还真是不够合格啊。你以为本王不在王府,就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那本王今天就告诉你吧,纵使本王不在王府,王府中任何哪一个人有所异动,本王依然清清楚楚。会有人专门帮本王留意着这些,随时向本王禀报。你养信鸽的事情,这般不寻常,岂能瞒得过本王?”

    青青轻轻咬住了嘴唇,不说话。

    是的,养信鸽的事情,是因为那段时间她急于传信,一时的失策。但是她很快也醒悟了过来,如果养信鸽,很容易引起王爷这个心思缜密的男人怀疑,所以,又匆匆解散了那些鸽子。却没有想到,依然让他抓住了把柄。

    慕凌轩瞟了瞟脸色灰败的青青,继续说道:“当本王听说你养过信鸽的时候,自然非常意外。所以,立即派人去详细调查了你来怡香院之前的所有路数。虽然你的哥哥用心良苦,为你专门塑造了一个孤女的全新身份。可是,你也该知道,本王派出去的人,绝不会是吃闲饭的。他们带回来的消息,足以让本王的精神为之一振。真没有想到啊,跟在本王身边两年多的一个女人,竟然会是如此重量级的一个人物,宸国公主,当朝国君的亲妹妹。你说,这算不算是你给本王的一个意外惊喜?”

    他停顿了一下,眼神近似怜悯地看着青青:“轩辕红,你难道不觉得,你的哥哥太狠心了一点么?为了自己的野心,为了接近我这样一个流连于风月场所的男人,竟然不惜让自己的亲妹妹到异国的(妓)院里卖笑,一旦身份暴露,你会是什么后果?他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你……既然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还一直留我在这里?”青青紧咬着牙,神色黯然地问道。

    “呵呵,既然你和你的国君哥哥都将本王当做了傻瓜,那本王就索性好好配合你们一下,将这个有趣的游戏玩到底,看看,谁能笑到最后?”慕凌轩冷然勾了勾唇角,慢悠悠地说道:“你难道没有觉得,自从那以后,你做事情就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么?上次你说要跟着本王和甜甜去皇宫,本王就一直留心着你。你连夜赶画出来的那张宫中地图,并没有如你所愿送出去,现在还躺在本王书房的抽屉里睡着大觉。而你哥哥收到的那张地图,自然是本王让人胡乱画的一张假地图。”

    青青顿时呆若木鸡,她自以为自己够精明能干,一切做得天衣无缝。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比她更为深沉老练。

    他早已洞悉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自己的一举一动,也早已经被他全数掌控在手中。他却还一直那么沉得住气,隐忍不发,只等着看自己还会有什么新动作,再暗中一一破解。自己和哥哥,终究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脸上的表情变了几变,青青忽然冲到了慕凌轩的面前,恳求地抓住了他的衣襟:“王爷,我是真心爱你的,我早就真心爱上你了,送那张地图是我为我哥哥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你如果看了那张图,就也该看到我还给哥哥写了一封信,我说我不想这样了,也不想回宸国了,以后只想安心留在你的身边。王爷,求求你饶了我,让我留下来,不要杀我,不要赶我走!我愿意一辈子守着你,伺候着你,哪怕做奴婢丫鬟都行。”

    “安分守己?”慕凌轩冷漠地推开青青,神情中散发出的冷气越发深重,似乎能渗进人的骨子里:“那么,甜甜今天中的合欢散,你怎么解释?不要告诉本王,你什么都不知道!”

    “王爷,我不是存心的,我刚才就已经后悔了……”青青,不,现在应该叫她轩辕红了。

    轩辕红的眼中滑过一丝慌乱,随后她再次祈求地抓出了慕凌轩的手,泪水不失时机地涌了出来:“我只是被一时的嫉妒冲昏了头,我太想得到王爷的爱了。王爷,求你原谅我,我一定改正。以后我会好好对待王妃,尽心尽力服侍王爷和王妃,再也不跟王妃争宠了。”

    “你觉得在本王知道了你这么害过甜甜之后,还可能再容忍你吗?”慕凌轩重重推开了梨花带雨的轩辕红,面上的怒意更加鲜明:“你的心肠如此歹毒,本王如若再留下你,岂不是自留祸害?”

    轩辕红被慕凌轩推得踉跄后退了几步才站稳,她的神情越发惨淡,带着一种绝望的凄凉。原本精致的妆容也被泪水冲得一片狼藉,再也不复往日的矜持妩媚。

    定定地注视着慕凌轩,轩辕红缓缓地问:“王爷,我跟了你两年多,从十七岁到现在,我马上都满二十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我全都交给了你,难道你就真的对我不讲一点情义?”

    “别说得你那么纯情,你有你的目的。不过,本王不会杀你。”慕凌轩漠无表情地说。

    “王爷,我就知道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不然你早就可以处罚我了。可是你一直没有,这说明,你还是喜欢我的,你还是不忍心罚我的,对不对?”轩辕红的眼中霎时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花,激动地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