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完全属于他

    慕凌轩抑制着心底强烈的(欲)望,小心翼翼地放慢了动作,无比轻柔地爱抚着她。哪怕自己的身体已经忍无可忍地想爆发了,却还是隐忍着不敢太用力,生怕弄疼了她。

    然而,成甜甜却还是受不了,只觉得下身被一个东西撑得很胀,很疼,很难受……

    “还是疼,唔,我不想要了,好疼……”她扭动着身体,眼泪汪汪地哼着。

    看到床上成甜甜疼得变了脸色,脸上全是细细的汗珠,慕凌轩再也不忍心让她如此痛苦。他停了下来,离开了成甜甜的身体,温柔地亲吻抚摸着她,与她交缠爱抚……

    火热动情的吻,雨点般地落在少女洁白的前胸,小腹,大腿……

    成甜甜又情不自禁地开始呻(吟)起来,她搂紧了慕凌轩,脸颊绯红,身体变得像柳条儿那样柔软。

    这种刺激,是每个男人都受不了的。慕凌轩重重地喘息着,一个欺身,再次将成甜甜狠狠压在身下,毫不客气进入了她。

    “啊!好痛!”成甜甜失声惊叫了起来。

    “宝贝,忍一下下,第一次,一定会的,以后就好了。”慕凌轩爱怜地在她耳边低语,动作依然非常轻柔,不敢太激烈,怕她疼。

    “不好,不舒服……你别动了……”成甜甜蹙紧了眉头,满脸痛苦。

    也许是因为她真的还小,才十七岁,身体太稚嫩了。慕凌轩这样温柔小心,她还是觉得疼。

    “好,我不动了……宝贝,你好紧,好迷人,让我在里面停一会儿。”慕凌轩听话地停了下来,没有急着运动,但是那斗志昂扬的东西,依然深深地埋在女孩那令人销魂的身体里,舍不得离开。

    他俯身继续亲吻成甜甜的身体,极尽温柔,希望能缓解她的痛苦。

    慢慢的,成甜甜的身子不再那么僵硬,在他的爱抚下柔软起来,放松起来。痛楚,也似乎减轻了。

    “甜甜,好点了吗?”慕凌轩柔声地问道。

    “好像好些了。”成甜甜轻吟着说。

    “那我就要开始了。”慕凌轩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他终于不再克制自己,加快了动作,在成甜甜的身上急剧地运动起来,狠狠地享受着女孩紧致的身体。

    跟随着慕凌轩越来越猛烈的进攻,成甜甜感觉自己仿佛躺在涨潮的沙滩上,有汹涌的浪潮不断地打在自己的身上,潮水一波比一波强烈,几乎要把她淹没得快要窒息……

    她的指甲不由自主嵌进了慕凌轩微微汗湿的脊背,轻轻呻(吟)着,再也无力抵抗这样凶猛的热情 。她的眼前开始模糊,意识逐渐涣散,终于昏了过去……

    看到身下的女孩陷入了昏迷,慕凌轩心疼地停止了动作,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的身体。

    他知道成甜甜是因为强效药力的发作,加上运动的剧烈,娇嫩的身体承受不住了才会这样。

    “甜甜,我会好好爱你的。”慕凌轩爱怜无限地吻了吻女孩紧闭的双眼,在床头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细心地帮她擦拭着双tui之间的痕迹。

    凌乱的床单上,有一小块鲜艳的红色,就像一朵妖娆的红山花,艳丽地盛开在成甜甜的身下,预示着一个女孩到女人的蜕变。

    慕凌轩的心幸福地荡漾了一下,轻轻抚摸着床上那朵美丽的小花,他的嘴角勾出了迷人的微笑。

    这是这个小丫头属于自己的证据不是吗?从今以后,她,就是自己真正的妻子了。永生永世,他都会好好地爱护着她,照顾着她,再也不和她分开……

    久久欣赏着昏睡中娇美动人的女孩,慕凌轩的心中充满了怜惜,同时又有着说不出的幸福和满足。

    他深深爱着的女孩,今天终于完全地,彻底地属于他了。

    看着看着,慕凌轩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俊朗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此时,成甜甜双颊先前那不正常的红色已经悄然褪去,变得苍白不堪。她的整个人就像被抽去了活力的小羊羔,无知无觉地躺在床上。

    慕凌轩的眼中不禁又喷射出了愤怒的火苗,是谁要害成甜甜?是谁能在王府这么轻而易举就让甜甜中了媚药?他不用想也能猜到是谁。

    那个女人,他早就知道了她的底细不简单,也早就暗示过她好自为之,只是为了一些别的缘由忍着没有与她翻脸。却没有想到她的胆子如此之大,竟然直接害到了甜甜的头上。实在是,让他无可忍受了!

    他不能想象,如果今天不是慕凌澜把他找了回来,他的甜甜会怎么样?

    回忆起慕凌澜去找他的时候那不自在的眼神,慕凌轩能猜得到,成甜甜和慕凌澜之间,一定也发生了什么。只是,可能在关键的时候,慕凌澜最终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动他的甜甜。

    所幸,他的堂弟慕凌澜是一个心地纯良的正人君子,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如果那时,是来了另外一个不那么正直的男人呢?或者说,一直没有人来呢?

    那他的甜甜,要么就免不了遭到一番疯狂的摧残,要么也许会因为身体的(欲)望得不到发泄而口鼻出血身亡。

    慕凌轩想着想着,头上冷汗直冒,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双手捏得关节处都泛出了白色。

    那个歹毒的女人,太可怕了。不能留,绝对不能再留下她了!

    他起身穿好了衣服,轻轻地在成甜甜的脸上吻了一下,为她盖好被子,抬脚走了出去。

    出了门,正好看到莲宝走了过来。

    慕凌轩皱了皱眉头,冷声问道:“你跑到哪里去了?”

    “回王爷,刚才小姐让我回去休息会儿,所以,我回房去了。”莲宝看着慕凌轩的脸色凝肃,心中有些紧张,小心翼翼地说道。

    “好好照顾好王妃,等王妃醒了,去厨房给王妃端一碗红枣鸡汤过来,让王妃补养身子。”慕凌轩无心与莲宝多说,只记挂着让成甜甜的身体早日恢复。

    “是,王爷。”莲宝恭敬地答道。

    慕凌轩走出了紫玉苑,先让一个下人去王府厨房吩咐给成甜甜炖汤,然后就往青青居住的翠竹苑走去。

    来到了翠竹苑,春雪正指挥着几个丫鬟在院子里收拾打扫卫生。

    看到了慕凌轩,所有的丫鬟都是又惊又喜,赶紧上前施礼拜见。

    风华绝代的王爷,潇洒冷傲,却又不失温柔多情,几乎是这些年轻女孩每个人心目中的美好幻想。她们虽然从来不敢接近他,但是只要看到了他,心好像都会情不自禁地怦怦跳起来。

    王爷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踏进过这个院子了,而她们的主子,曾经风光无限的青青夫人,也已经失宠很久了,夜夜独守空房。连带着她们这些翠竹苑的下人们,在王府里都感到了难捱的冷落,不得不小心低头做人。

    今天,王爷却又来了,是不是说慕王爷的心又想到了青青夫人?又会重新宠爱自己的主子了呢?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翠竹苑也可以重新扬眉吐气了。

    “王爷,我去禀报青青夫人,说您来了。”春雪脸上堆起了甜腻的笑容,殷勤地说道。

    慕凌轩没有理会春雪以及任何一个对他满目仰慕的丫鬟,浑身带着冰冷的戾气,径直走进门去。

    青青此时,正舒适地靠在房中的摇椅上,悠哉乐哉地一摇一晃,很是惬意。

    她的嘴角挂着得意的笑意,暗自想着,不知道那个傻女人和那个傻小子,现在怎么样了?事情一定成了吧?

    是的,她不止把合欢散撒到了成甜甜屋中的香炉,而且,还撒到了成甜甜的茶杯中。

    成甜甜闻了合欢散的香气,只会口干舌燥,那势必就会喝水。

    却不知,那茶杯里的水,只会让她越来越干渴,越来越(欲)火焚烧。只要中了这种药,任她再清纯贞烈又如何?一样会变成欲求不止的荡妇。

    而那个时常来找成甜甜三皇子,根本就是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看就知道他对成甜甜心存爱慕。在那种火烧火燎的阵势下,他哪里招架得住?只怕早就神魂颠倒,热血沸腾,把成甜甜啃得骨头都不剩了。

    那女人和王爷的弟弟发生了这种事,她还有什么脸面呆在这里?而青青,当然也会适时地让这件事情在王爷的面前曝光。

    当王爷回来的时候,合欢散的药性早已经烟消云散,他永远不会想到是有人对成甜甜用了药,只会知道他的王妃和他的弟弟睡到了一起,什么不该干的事情都干过了。

    王爷即使再宠爱那个女人,也不能容忍她和别的男人发生这种丑事吧。

    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他的弟弟……

    王爷那样强势的男人,要是知道了这件事,即使不把他们那两个yin乱男女撕得粉碎,也差不多会撕个半碎吧。

    哈哈,真是一举几得的好事情啊。成甜甜,你想要跟我斗,还真差得远呢。

    青青越想越得意,脸上浮起了舒心的微笑,嘴里情不自禁哼起了小曲,只等着等会儿去紫玉苑看一出好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