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对人家好点

    “子洛,云樱身子弱,可是也不至于让你这么伺候着吧。没病没灾的,有哪家的媳妇,睡到这时还不起?也不记得给长辈请安?”成夫人不悦地开了口。

    “娘,云樱不起来肯定是身体不行嘛,我也愿意伺候她,您这么计较干什么呢?”成子洛也有点不高兴了,说他都可以,但是他不喜欢别人说云樱,哪怕是他的至亲父母。

    同时他也感到奇怪,为什么他的母亲现在说话的语气对云樱似乎有了不满呢?

    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时候,云樱起床晚了,或者没有给他们请安,可是他母亲那时候也没有怎么计较啊。今天怎么就这样看不惯了呢?

    成子洛当然不能明了成夫人此时的心情,自从感到媳妇在外面做出了对不起儿子的事情,成夫人的心头就像卡了一根巨刺,怎么想怎么都不舒服。再看着云樱就总是不如以前那么顺眼了。何况这个媳妇又还没有生育,何况现在又多了一个乖巧能干的红香。

    两个女人一对比,除了相貌,红香真是样样都比云樱强。成夫人越想越觉得云樱不配得到儿子这么贴心的关爱,一心只想撮合红香和儿子。

    此刻,见到儿子为了云樱和自己顶嘴,成夫人顾不上多生气,先把红香推出去让儿子喜欢才是正事。只要有了新的女人,还怕那死心眼的儿子不慢慢变得活络点儿吗?

    “子洛,你先过来见见,这是红香,娘在老家认的干女儿,这些日子在府里红香也帮了娘不少忙。”成夫人没有接着刚才那个话题争下去,而是把红香拉了过来,笑着说道:“红香,你也来见见,这个就是子洛,你喊大哥就行。”

    “子洛大哥……”红香娇羞地喊了一声,轻轻低下头去。含娇似羞的面容,如同一朵半开半掩的粉荷花。

    “哦,你好。”成子洛微微愣了一愣,礼貌地对她点了点头,不过目光根本没有在她的身上多停留一秒。

    “子洛啊,红香来京城的时间不长,每天都帮着娘管家,哪里都没有去过,你有空多带红香出去玩玩。”成夫人热情洋溢地说。

    “等有空时再说吧。”成子洛诧异地看了自己的娘亲一眼,很奇怪她怎么要这么安排?她明知道,自己一向是不喜欢出去玩的。当然,陪着云樱是例外。

    “今天就没什么事吧,你刚从边关回来,皇上理当也该让你休息两天,不如今天你就带着红香出去转转。”成夫人却又说道,语气里满含的迫不及待,让事不关己的成甜甜在一旁听了都冒汗。

    成甜甜冷眼旁观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她那慈爱的娘亲现在很像某些电视剧里那种急于求成的媒婆,恨不能拿绳子把她的哥哥和红香绑在一起似的。

    成将军也没有插言,自顾自地吃着早餐,大约是觉得这都是女人才掺和的事情。

    成夫人那样说了之后,红香便充满期待地看着成子洛,目光温柔多情。

    成子洛更觉得他的娘亲是没事给他添乱,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淡淡地道:“我今天还要去宫里跟皇上禀告征战的一些情况。”

    成夫人碰了自己儿子一个软钉子,却还是不死心,又对红香说道:“红香,你不是给子洛绣了几双鞋垫的么?那针脚功夫真是比做了几十年绣娘的人都要好,娘看着就喜欢。等会儿拿来让你子洛大哥看看,也让甜甜跟着学学。”

    “娘,我这就去拿。”红香乖巧地答应了一声,站起身来走出去了。

    “娘,你这是干什么呢?”成子洛微微皱了皱眉头,颇有些忍耐不住了。

    “娘,我可不想学什么绣鞋垫。”成甜甜也翘着嘴巴说道。

    “你不学算了,你要是有红香一半懂事听话就好了。”成夫人没好气地瞪了成甜甜一眼,转头对成子洛说:“红香这孩子可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姑娘,子洛,你要对人家好点。”

    “娘,她好是她的事,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我的事情多着呢,哪有时间陪她闲逛?”成子洛略显不耐地说道。

    “那你陪云樱就有时间了?”成夫人不依不饶地问道。

    “那怎么一样?云樱是我的妻子,我陪云樱是天经地义。陪她,没那个必要啊。”成子洛再次不可理解地看了成夫人一眼,感觉自己出门打了一场仗回来,怎么以前通情达理的娘亲,现在变得有点纠扯不清了呢?

    “怎么没必要?红香是娘认的女儿,在咱们家也就是亲人一样,你带她出去玩玩怎么了?她一点儿都不比云樱差,你不要就觉得云樱一个人是仙女了。”成夫人毫不退让地说道。

    她本想把红香是她给成子洛物色的小妾这事说出来,看儿子现在的样子,又怕他知道了实情会对红香更加疏远,只好先忍住了没说。现在只想要自己的儿子跟红香多接触一下,等到他对红香有了初步的好感,再慢慢对他挑明这个事吧。

    但是成夫人的这句话,却彻底惹恼了成子洛,他重重放下了碗筷:“娘你最好别说这样的话,我也不喜欢谁拿云樱和别人比,不管云樱好不好,我就是只觉得她好!”

    “哎,你这孩子,刚回来就跟娘这么顶嘴?”成夫人生气地说。

    “好了,一大清早你们娘俩吵什么?”此时,一直没有发言的成将军开口喝止住了他们,又对成夫人说道:“我就说你喜欢瞎操心,你也知道子洛是刚回来,有什么话缓些日子再说不行?”

    这时候,一个丫鬟端了一个小瓷锅走进来说:“少将军,鸡蛋煮好了。”

    成子洛走过去接过了那个小瓷锅,对成将军和成夫人说了句:“爹,娘,我先走了。”便走出了大厅。

    “你们看看,这儿子现在除了云樱,他还记得谁啊?媳妇不懂事,他就这样惯着她,连饭都要给她端到床头去吃,这像什么话?”成夫人看着儿子就这样走了,还是回屋去伺候那个让她满心咯噔的媳妇,越发的不满。

    “娘,哥对云樱姐好也是应该的啊,他们是夫妻,哥又出去了这么久才回来,您就体谅他们一下吧。”成甜甜忍不住帮着她的哥哥嫂嫂辩护了一句。

    “我说你也是,明知道子洛从小就只喜欢一个云樱,你还非要把红香找来给他。我看这事难,子洛不一定答应。”成将军也在一旁说道。

    “不答应也得答应!云樱我不说别的,单凭三年没生孩子这一条,成家就可以休了她!”成夫人气呼呼地说。

    “娘,我看云樱姐挺好的,就是不生孩子,你也不能这样对待人家啊,你还真有点像个书里的那种恶婆婆呢。”成甜甜轻声说道,同时在心里为封建时代的女性悲叹不已。

    “哼,我这婆婆已经够好了,如果真的恶,早就不是这样了。”成夫人仍然没啥好语气,她心里的苦楚又有谁理解?媳妇跟人越了轨,那人还是自己的女婿,唉,可是这话,哪里又敢让甜甜知道?

    “甜甜,别跟你娘争了,她是想抱孙子想疯了。”成将军劝解着说了一句。

    “什么我想抱孙子想疯了?你不想?是谁成天跟我提王大人家里又添了一个小孙子,李大人家里又抱了一个小千金。你别总指望着我做坏人,你就跟没事人似的站一边说风凉话!”成夫人立马柳眉倒竖,把矛头对准了成将军。

    “这又扯到我身上干什么?我的意思是,即使让子洛纳妾,也得先缓一缓啊。他刚回来,跟云樱还没有热乎够呢。”成将军息事宁人地说道。

    成夫人终于不再说话了,闷闷地开始吃早餐。

    成甜甜觉得她这个娘亲今天的脾气真是特别大,尤其是在给她哥哥纳妾的这件事情上,既固执又偏激,以前的温婉大度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莫非是,娘要进入传说中的更年期了吗?

    红香捧着几双精致的鞋垫走了进来,一眼发现成子洛已经不在大厅里了,明亮的眼眸顿时黯淡了下来,满脸焕发的那种动人的光采也似乎悄然隐去了。

    “哇,好漂亮的鞋垫啊,给我看看。红香,你真是心灵手巧,难怪娘让我跟着你学呢。”成甜甜的心肠好,看出红香很失望,赶紧热烈地称赞道。

    其实她压根就对这些针线制品没有兴趣,却装作很喜欢的样子,拿起鞋垫左看右看,仿佛爱不释手,只为了让红香不至于太失落。

    “呵呵,甜甜,你想学我教你啊,你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的。”红香笑吟吟地说,心情总算舒展了一点点。

    “嗯,好,我哪天找你学绣鞋垫。今天不行,我等会得出门。”成甜甜随口说道,心想绣鞋垫也许就像现代的十字绣那样,不会很难吧。

    “你又到哪里去?说是回娘家,其实每天也在外面跑得不落屋。”成夫人忍不住问道。

    “嘻嘻,还不是出去玩玩嘛,保证早点回来。”成甜甜嘻嘻一笑,她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要去天水雅阁,看能不能见到慕凌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