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敢肯定,他真的爱你

    慕凌天注视着面前低垂着眼帘的少女,可以清晰地感到她不安的心跳。

    他犹豫了一下,终于伸出手,轻轻揽过她柔软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

    成甜甜微微战栗了一下,却没有动。他的怀抱,真的好温暖啊,她不想挣脱。

    两个人谁都不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坐着。

    他轻柔地搂着她,而她,温顺地依偎在他的怀中,感觉那么幸福,宁静。

    过了好久,慕凌天才低沉地开口:“其实……我一直对你有一种好感,看到你,就觉得好开心。”

    成甜甜没有说话,可是心又重重地跳了一下。

    他这样,算是对她表白吗?

    不是说的我爱你,或者是我离不开你,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我一直对你有一种好感……但是在此刻成甜甜听起来,却胜过了一千句一万句热烈的情话,比什么都能打动她的心。

    “甜甜。”慕凌天又叫了她一声,声音柔和得就像这春夜里多情的月光。

    “嗯?”成甜甜轻声应道。

    “我想跟你说,我真不想和你分开。”慕凌天柔声地说着。

    “那我们就不分开,就这样,永远不分开……”成甜甜低低地说。

    慕凌天微微叹息了一声,拥紧了她,语调忽然变得很艰涩:“可是,我们……不能一直这样。你的伤已经好了,还是得回京城。父皇也来过几次信,催我回去,我今天就是想告诉你,我准备明天就走。”

    成甜甜愣住,从他的怀中抬起头,疑惑地问道:“明天就走?”

    “是的,甜甜,再不能拖了。”慕凌天认真地看着她,语气里带着一丝无奈和感伤:“我会带你一起回去,到了京城,我回皇宫,你就还是回靖王府,好不好?”

    “为什么还让我回王府?你知道我不想回那里的啊。”成甜甜大为震惊,激动地说道:“大皇子,我如果回京城,也只是想回我的家,我不能让慕凌轩见到我呀。”

    “可是,你不可能永远避开靖王的,他怎样,都是你的丈夫。”慕凌天幽幽地说道,同时转开视线,避开了成甜甜激烈的目光。

    成甜甜怔了一下,想了想说道:“是的,我应该回去,彻底地跟他解决这一切。”

    慕凌天望着远方闪着点点繁星的夜空,沉默不语。

    成甜甜又说:“这么躲着也的确不是一个事,我这次回去就跟他谈清楚,大家好聚好散。”

    “甜甜,你知道吗?”慕凌天终于又把视线转到成甜甜的脸上,顿了顿,艰难地开口:“其实,我希望你好好地呆在他的身边。”

    “你……这是什么意思?”成甜甜彻底地呆住,不敢置信地望着月光下那张俊美而又难测的脸:“你不喜欢我?不想和我在一起?”

    “不是!我当然喜欢你,也想和你在一起。”慕凌天赶紧搂住了她,急切地解释:“甜甜,你要相信我。我从来没有对哪个女孩动过心,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那你,为什么又让我回到他的身边?”既然这样,成甜甜完全不能明白了。

    “我有苦衷。”慕凌天低沉地吐出四个字,缓缓地说道:“我让你回到他那儿只是暂时,我迟早会把你要回来。”

    “我不懂……”成甜甜只能发出这样无力的三个字。

    “我和他之间,有一场战争。”慕凌天扶住她的肩膀,直视着她的眼睛,仿佛下定了决心:“我们一直都在竞争,谁赢了,谁就是昱国将来的至尊主宰。你知道,我是父皇的亲子,我不能输给他的,我也不甘心输给他。所以,我一定要赢。”

    成甜甜定定地看着他,心中越来越感到茫然,惶惑。她想要的,不过是一分纯粹的爱情,为什么和这些扯到一起了呢?

    慕凌天放开了她,目光又飘向了远方:“我和靖王同年出生,可是在我记忆里,父皇一直就更加偏爱他。我从小就被送出了京城,而他却留在父皇身边,享尽风光荣耀,并且,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他去做。父皇迟迟没有立太子,很多人都很奇怪,但是我的心里却清楚,父皇是想把同等的机会也留给他。”

    说到这里,慕凌天停顿了一下,依然没有看她:“果然,在我满十八岁那年,我回了京城。有一天父皇把我和靖王一起叫去,郑重地对我们说,凌澜太小,性格也过于单纯,不适合做一国君主。而这些年我在外地,靖王为他前后打拼,功不可没,他觉得我们两人都有一统江山的才干和能力。所以,他不会像以前历代的皇上那样,简单地把皇位传给自己的某一个儿子。而是会分别在各个方面给我们两个以考验,看看谁更为胜任,在我们之间挑选一个做他的继承人。”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成甜甜迷茫地问道,心情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

    “甜甜,你听我说完。”慕凌天终于低下头来看了她一眼,继续沉声地说下去:“上次我回去,父皇又找了我们两个,说我和靖王都已满二十,他对我们两人的考验也会正式开始,为期一年。这一年中,他会逐步淡出国事,把政务交给我和靖王共同处理,让我们对每件事务各自拿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并且各自拿出一套治国兴邦的革新方案。谁强谁弱,一年的时间里,足以能见分晓。”

    “当时,靖王因为挂着找你,跟父皇说暂时不行,他要先找到你。而我那时也想着带你来这里疗伤,便找了一些理由说要先回空灵山。父皇见我们两个都没有心思理事,很不高兴,但还是把时间推迟了几月,定到今年开春,再让我们回朝共同理政。现在,是最后的期限了……”慕凌天停了下来,他叹了一口气,深深地看着成甜甜:“甜甜,你懂了吗?我必须赶回去,不然,就等于把皇位拱手让给他了。”

    “皇位,对你……就那么重要吗?”沉默了良久,成甜甜才幽幽地问道。

    “甜甜,你怎么不能懂我呢?”慕凌天激动地说,面色失去了一贯的从容冷静:“我是皇室嫡亲长子,这个天下本来就应该是我的,我继承皇位才是理所当然啊。凭什么要给他得到?”

    “一个有良好机制的国家,本来就应该用人唯贤,能者上庸者下。我觉得皇上的思想很开明,这样做挺明智的。”成甜甜轻轻地说道。

    “甜甜,难道你不想帮我?”慕凌天握住了成甜甜的手,眸光闪烁不定。

    “我怎么帮你?我能帮你什么?”成甜甜不由自主垂下了眼睛,心中闷得厉害,仿佛堵上了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慕凌天依然紧握着她的手,神色郑重严肃:“听我说,甜甜,你就算帮我一个忙。先回到他的身边,把他在做什么和要怎么做这些情报及时透露给我,我对他的一切就能了如指掌。这样,我赢过他,击倒他,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让我去做间谍?”成甜甜猛地推开了他的手,神情激烈:“不行!不行!你们俩公平竞争,我怎么能这样做?再说,他也不信任我,我回去了,他除了惩罚我,根本不会给我机会接触到他重要的东西!”

    “不,他爱你!”慕凌天又一次抓紧了她的手,清晰地,果断地说道:“我没有中断过和宫中的联系,他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你,为了找你,他甚至做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可以肯定,他是真的爱你,只要你回去,他会欣喜若狂。”

    “你说什么?”成甜甜瞪大了眼睛看着慕凌天,如同听到了天方夜谭中的神话。

    他说慕凌轩爱她?这可能吗?

    “我说他是真的爱你!你回去了,只要稍微软和一点,他什么都不会顾忌你,也不会防着你,你取得他的信任,那是朝夕之间的事情。”慕凌天更为具体地说道。

    “那么,你呢?”成甜甜继续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心一点点地往下沉去:“你是真的爱我吗?你就为了这,让我回到他的身边?他会怎么对我?你为我想过没有?”

    “甜甜……”慕凌天静静地与她对视,眼睛里有了深深的痛楚:“我也舍不得让你去他那里,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必须拿回我应该得到的。你知道,如果就这样跟他斗,我很难赢他。”

    “那你就宁愿牺牲我?”成甜甜唇边浮起一丝惨淡的微笑,那笑容,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凄凉。

    虽然是春天了,可是她怎么感觉那么冷?比下雪的时候都还要冷。

    “原谅我,甜甜。”慕凌天双臂拥紧了她,低沉地说道:“这不是牺牲,我说过这只是暂时的。等我战胜了他,就会堂堂正正地娶回你,你仍然是我最爱最爱的甜甜。”

    o(n_n)o~求月票!有票票的亲们支持下哦,万分感谢,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