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再装了

    “这个属下倒是不十分清楚,不过,听说靖王妃失踪以后,靖王急坏了,已经花了大量人力物力找寻他的王妃,还特意把皇上的那只黑虎借了出去,可是毫无收获。据说,他还让人到处放了话,如果找不到王妃,就要杀了王妃以前身边的丫鬟。”田寒回答道。

    “呵呵,我这里有专门从空灵山带回来的奇香草,足以混淆所有人身上的气味。他即使借了黑虎,也难以找到他的王妃。”慕凌天悠然自若地笑道。

    “主子,那您的意思……不告诉靖王他的王妃在这里吗?”田寒小心翼翼地问,有点摸不透自己主子的心意。

    “怎么不告诉?当然要告诉。”慕凌天又笑了笑,神情淡然地道:“靖王和我是兄弟,他的王妃失踪了,我自然有义务帮助他排忧解难。”

    略微停顿了一下,慕凌天不紧不慢地加上一句:“只不过,不是现在。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他,他要找的女人,在我这里。”

    “明白了。”田寒轻声说道。

    “你做得很好。”慕凌天轻轻暼他一眼,眼神高深莫测:“这件事,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了,下去吧。”

    田寒转身退下,慕凌天独自站了一会儿,去旁边的宫殿看望成甜甜。

    走进去的时候,成甜甜正靠在床头,捧着一本线装书看得昏昏欲睡。

    她现在动不了,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日子过得实在无聊。古代又没有现代那么多丰富多彩的娱乐节目,只能让凤双给她抱了一大摞古书来这里看着,聊以打发空虚寂寞的时光。

    看到慕凌天走进来,成甜甜的眼睛亮了一下,见到一个人,总比她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躺在这里好。

    这几天,除了帮她换药,慕凌天并没有多进来跟她说什么。而凤双的性格又不像莲宝那么活跃,似乎格外沉默寡言,成甜甜根本没有和人谈话的机会,所以都快闷死了。

    “大皇子,你来了,现在没有到换药时间吧?”成甜甜放下手中的书,笑着和慕凌天打招呼。

    “呵呵,是啊,不换药,专门进来看看你。”慕凌天轻轻笑道,在床前的靠椅上坐了下来。

    “哦,我这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下床呢?”成甜甜揉了揉自己的腿,满目渴切地说道:“就是拄着拐杖走也行呀,天天躺在床上,我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

    “看情况吧,我尽量让你早一点能站起来。”慕凌天注视着成甜甜,温和地说:“心情好一点,对恢复身体也有利。”

    “唉,我真是流年不利,喝口凉水都塞牙。”成甜甜慨然叹了一声,又问:“大皇子,你每天都在忙些什么?”

    “怎么?我不能够忙吗?”慕凌天的脸色瞬间闪过一丝阴郁,声音变得有些冷:“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病人,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觉得你好帅啊,哪里像病人?而且你又精通医术,比好多正常人都厉害呢。我只是觉得这些天很少看到你,有些奇怪而已。”成甜甜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敏感,赶紧解释着说,这也是她的真心话。

    “可我真的是一个病人,我一出生,就被道士断言说我十八岁以前不能在宫中久居,否则命不长已,国运也会受到影响。所以,从小就被送到了空灵山,很少在京城居住。”慕凌天语波无澜地说,明晰如水的眸子里,滑过一丝淡淡的忧伤。

    “大皇子,原来你是皇子也这么可怜。”成甜甜同情地说了一句,又安慰他道:“现在好了啊,你肯定过了十八岁了,也可以回来常住了。”

    “可是,我已经不习惯这里,也没有人会习惯我。”慕凌天淡淡地说道,满面漠然。

    “慢慢就会好的啦,其实,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从小被送到别处,不能在父母身边享受关爱是有些惨,可是你也因此学到了一身神奇的医术,这又算是你的一个意外收获啊。”成甜甜真心实意地说,突然觉得自己的口才还是不错的,还是很有开导人的潜质。

    “呵呵,你真是个好心的女孩。”慕凌天微微地笑了笑,突然话锋一转,:“我今天在外面,听人说靖王府的王妃走失了,靖王找得好辛苦。”

    “啊……他怎么找的?”成甜甜脸色变了一下,自觉失态,又勉强笑道:“你不要怀疑我是那什么王妃,我说了我只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

    慕凌天却不理会她的话,自顾自说下去:“说起丫鬟,我还听说,靖王已经发了话,说他的王妃如果再不回去,就要杀掉王妃以前身边的丫鬟。

    “啊?慕凌轩这个坏蛋,怎么可以这样?”这下子成甜甜再也顾不上掩饰自己,惊骂出声。

    “呵呵,你就是他的那个王妃,成将军的女儿,成甜甜,对不对?”慕凌天轻轻笑道,具有穿透力的目光,紧紧地盯住成甜甜的脸。

    “我……不是,你别乱猜。”成甜甜怔了怔,还想要狡辩过去。

    “不是乱猜,我已经可以肯定,你就是靖王妃成甜甜。”慕凌天眼里露出促狭的笑意,语调笃定:“甜甜,其实你撒谎的技巧很差,所以,不用再装了。”

    “是又怎样?我是被逼无奈。”成甜甜见已经露了陷,索性大大方方地承认:“大皇子,我希望你不要出卖我,你说过不对别人说我在这里的,做人总得讲点诚信是不是?”

    “可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是大名鼎鼎的靖王妃,如今既然知道了,再把你藏在这儿,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慕凌天静静地和成甜甜对视,加重了语气:“你该知道,他和我,可是兄弟。”

    “我不想回去,我回去了他会整死我的。”成甜甜甩了甩头,想起慕凌轩差点把她掐死的那个晚上,一阵后怕,她望着慕凌天,恳求着说道:“大皇子,让我在这里躲一阵子,好吗?腿伤一好我就走,绝不给你添麻烦。”

    慕凌天沉吟不语,成甜甜又说:“我这次彻底惹恼他了,如果回去,他真的会吞了我的。大皇子,你就好人做到底,帮帮我这一次吧。”

    “我为什么要帮你?”慕凌天的俊眉一挑,面上带了些许嘲讽:“你是我的什么人?萍水相逢救了的一个女人而已,我对你帮得已经算是够到位了吧,你还这么多七七八八的要求?”

    成甜甜一时语结,是呀,人家为什么要帮自己呢?慕凌天此时的这种语气,还真和慕凌轩那别扭的样子有几分像。慕家的这几兄弟,看来都还有点怪脾气呀,除了小澜,是最温和善良的。

    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自取其辱,心中的那股犟劲又上来了,不禁咬了咬下唇,生硬地说:“那你就去通知慕凌轩我在这里吧,让他把我带回去。”

    看到她有些赌气的样子,慕凌天的表情柔和了下来,也感觉自己刚才那么说有点儿重了。

    老实说,他对这个女孩的印象不坏,甚至还有淡淡的好感。可是,自从知道她是他那个堂兄弟的王妃之后,他看她的心态就发生了变化。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谁是慕凌天最讨厌的人,那就当属靖王慕凌轩了。

    他们俩本身年龄相仿,天资也不相上下。可是,他从小就被送到了远离宫廷的偏荒地方,过着孤独单调的生活。

    虽然也有父皇专门为他安排的各类老师和侍从,教他读书习武,照料他的生活起居。然而,比起慕凌轩在京城一人独享的风光荣宠,他的境遇,真是相差得太远了。

    那时候,他常常都想不通,他是父皇的亲生子,靖王只是父皇的侄儿。为什么父皇对他,反而不如对靖王那么看重和宠爱?

    而今,渐渐长大了,他早已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把这样的情绪挂在脸上。

    可是,他的心中却无时无刻不在下定着决心,总有一天,要把这些原本属于他的东西,都从靖王那里拿回来,赢得彻彻底底……

    “你为什么那么不愿意回去?我听说,有很多女孩都是以能伴随在靖王的身边为荣耀的。”慕凌天收回自己纷乱繁杂的思绪,看着成甜甜问道。

    “呵呵,我是例外。”成甜甜轻轻地笑了笑,面色有些激烈:“其实这也是我不愿回去的原因之一,他有那么多的女人,我干嘛要去凑那个热闹?我最讨厌的就是左拥右抱,三心二意的男人。”

    慕凌天专注看了看成甜甜的脸色,确定这个女孩说的是认真的,便又随随意意地问:“原因之二呢?”

    成甜甜想了想,吞吞吐吐地说道:“还有就是……他虐待我。”

    这话一说,慕凌天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成甜甜一番,表情很有些啼笑皆非:“他虐待你?不可能吧。据我所知,靖王可是最懂怜香惜玉的一个人。”

    o(n_n)o~谢谢亲wggszhang27827的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