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有这么懊悔过

    慕凌轩又让人将王府侍卫队的卫队长叫来,吩咐他将今晚守卫地牢和负责巡夜的侍卫全部换掉,押入牢房,听候处置。

    那卫队长听说王妃在竟然护卫的眼皮底下逃出了王府,心中惊惶不已,诚惶诚恐地连连点头,大气都不敢多出一下。

    “若是找回了王妃,还好说。找不到王妃,今天晚上这些玩忽职守的人,一个也不想活。”最后,慕凌轩冰寒着脸,冷森森地说了一句。

    “是是是,属下管理不力,王爷理当严惩。”那侍卫长的头上更是冒出了豆大的冷汗,点头如捣蒜。

    “你去吧。”慕凌轩疲惫地挥了挥手,让那个卫队长下去。

    随后他便虚弱无力地靠进了身后的靠椅,痛苦地闭上了双眼。让自己整个人,都陷入在孤单的黑暗之中……

    清晨时分,慕飞回来了,看他的表情,慕凌轩就知道一无所获。

    “王爷,还有弟兄在继续寻找,今日我也会再带人重新在京城各地以及城郊各地撒网式搜索找寻王妃,您不要太着急了。”慕飞看到慕凌轩面色颓败不堪,便安慰着说道。

    “她是一个女孩子,不会武功,又没有什么防人之心,深更半夜跑出去,我怎么可能不着急?”慕凌轩的眼中布满红丝,声音又沙又哑。

    他的心,从来没有这么懊悔过。

    成甜甜走了,才仿佛给了慕凌轩当头一棒,唤醒了他沉睡的感知。才让他知道,真爱,勉强不来,也强制不来。

    真正永恒的爱,只能是心与心的交汇,情与情的沟通。绝非一方控制着另一方,也绝非一方主宰着另一方。

    如果早知道她会离开,他不会那么苛刻地约束着成甜甜,如果早知道她会离开,他不会把她那条珍贵的项链给丢掉……

    现在,他愿意用所有的忏悔来挽回成甜甜回到他的身边。可是,一切都晚了,当初没有珍惜,如今再后悔也没有用。成甜甜义无反顾地走了,她说,她不会原谅他……

    看到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失去了往日神采的王爷,慕飞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尽管他的心中也牵挂着莲宝此时的处境,不知道王爷要怎么处置伙同帮助王妃逃跑的莲宝。可是面对着为了王妃出走而心急如焚的王爷,慕飞又怎么敢开口问王爷,莲宝现在怎么样了?

    唉,莲宝啊,你这次也真是太糊涂了。王妃想走,你不仅不劝阻,还和她一起合谋,让王妃真的出逃成功了。这就像挖走了王爷心头的一块肉啊,惹出了大乱子。等到王爷心情平静一点的时候,我再跟他提提给你求情吧。

    慕凌轩又拿出成甜甜留给他的那封信,静静地看着,信上的每一字每一句,他几乎都能背下来了。

    他读信的时候,仿佛还能看到成甜甜坐在灯下给他写这封信的情景,她一定伤透心了吧……

    甜甜,对不起,对不起……慕凌轩默默地思索着,在心中反复地念叨着这几个字,神情一片凄伤。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放下了那封信,拔脚向门外冲出去。慕飞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跟着他一起跑了出去。

    出了门后,慕凌轩径直来到王府花园后的一潭湖水旁,没有丝毫犹豫,纵身跳了进去。

    “王爷!”慕飞惊呼一声。

    这可是隆冬严寒天啊,王爷,这是干什么?被王妃离开刺激得失常了么?

    深冬的早晨,湖水刺骨的冰冷。可是慕凌轩麻木得仿佛感觉不到,他一头扎进了水里,沿着湖底,仔细地寻找着。

    那天早晨,他从地牢离开之后,路过这个湖边,就随手把成甜甜的那个水晶吊坠丢进了这个湖里。

    而现在,他要亲自再把那个吊坠找回来,亲手还给成甜甜。

    既然,是这个吊坠让自己心爱的女孩伤了心,那么,他一定要用最真诚的行动,为自己曾经曾经做过的错事赎罪,把她受伤的心再医治好。

    他一定,要把成甜甜找回来。永远,不再伤害她,永远,不和她分离……

    慕凌轩顺着自己记忆中丢吊坠的方向游过去,潜到水底,细细地观察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他就看到,那条熠熠闪亮的水晶吊坠,静静地躺在水底的泥地之上。

    慕凌轩的心中一阵惊喜,飞快地游过去,将那条项链从水底拾了起来,紧紧握在手心。

    手中握着那个小小的吊坠,仿佛还能感受到成甜甜的馨香甜美的气息。慕凌轩欣慰地笑了笑,在心里说,甜甜,你的吊坠,我又给你找回来了。希望总有一天,我也能把你的人,你的心,一并找回来……

    当慕凌轩游回到岸边,浑身湿淋淋的,连头发都湿透了,真的就是一个从水里捞出来的人。

    慕飞看得惊叹不已,关切地说:“王爷,这么冷的天,您……”

    “我把甜甜的东西找回来了。”慕凌轩轻快地扬了扬手中的水晶吊坠,嘴角露出由衷的微笑,仿佛一点儿都感受不到全身湿透的冷意。

    “王爷,这些可以安排我们去帮您找啊。您这样,如果受凉了,可怎么办?”慕飞愣了愣,一时感慨万千。王爷为了王妃,可真是下足了苦心啊。只是王妃,你怎么还是不能体谅王爷的一片心意呢?你就这么走了,让王爷以后怎么办?

    “我丢掉的东西,我要自己亲自找回来。”慕凌轩淡淡地说道,神色却无比坚定。

    “王爷,我去给您准备热水。”慕飞只能这样说。

    “不必,这些事你不用管。”慕凌轩轻轻摆了摆手,语调果决:“你继续出去寻找王妃,哪怕翻遍整个昱国,也要把王妃安安全全给我带回来。”

    慕凌轩四处派人寻找成甜甜的时候,成甜甜什么也不知道。

    一直到了第二日下午,成甜甜才从昏迷中悠悠转醒。

    缓缓张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睡在一个无比奢华的屋子里。

    房间的正中,摆着一个雕龙刻凤的镶金铜炉,生着熊熊炉火,屋里檀香阵阵,温暖如春。

    躺着的那张床也十分华丽,床头摆着紫檀木的梳妆台,镶嵌着鎏金的菱花镜,床的右边是一个两米多高的雕花衣柜,看起来豪华富丽。

    成甜甜将整个房间打量完毕,她已经可以断定,这次救了自己的人一定非富即贵。不由在心中暗自感叹,穿越女不仅遇到帅哥的几率大,遇到富贵人家的几率也很大啊。

    她想坐起来,试着动了一下,左腿却又是一阵钻心疼痛,根本无法自己起床。掀开被子一看,只见自己的左腿已经包上了厚厚的纱布,还用一块细木板固定住了,看来那个人真的是给她找大夫治疗过了。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自己的运气也还没有坏到不可救药的地步。成甜甜微微笑了笑,却突然惊愕地发现,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全部都换过了。

    里里外外,包括内衣内裤,每一件都不是她从王府穿出来的衣服了……

    天哪,成甜甜这一惊非同小可,她明明记得救她的那个人是一个比女孩子还要好看的男人。

    那么,她的衣服,是谁帮忙换的?如果是那个男人,那他岂不是把自己的全身都看光了……成甜甜的心一阵乱跳,不敢再想下去,只觉得如果那样,自己真的可以去撞豆腐了。

    想了想,她又安慰自己,不会那么惨吧,他家这么有钱,一定有不少丫鬟仆人的,也许是丫鬟帮忙换的。

    正在一个人杂七杂八地想着,珍珠门帘被人掀开,一个玉树临风的身影走了进来。

    成甜甜一看,正是那个昨天晚上救了自己的帅哥。

    帅哥真是养眼啊,温润如玉,风采翩翩,此时在白天明亮的光线下看起来,似乎显得更俊雅了,好像可以和慕凌轩相媲美呢。

    “你醒了?”那帅哥走到床前,看到成甜甜大睁着两只黑溜溜的大眼睛,便微微笑着说。

    “是啊,谢谢你。”成甜甜点了点头,脸竟然一下子红了。

    因为她不知怎么突然很花痴地想到,如果是这个像神仙一样好看的男人帮她换的衣服,似乎……也不算很惨。至少,人家长得那样帅,眼神温柔得像一潭春水……

    “醒了就起来吧,正好我再给你换一次药。”那个帅哥说着,在床前的靠椅上坐了下来,一边伸手在床边的方桌上拿了一罐药酒样的东西。

    “可是……我起不来。”成甜甜小声地说道。

    她这才注意到,在那个小方桌上,摆着纱布,药膏,棉签,等很多医疗用品。

    “呵呵,我帮你。”帅哥笑了笑,放下药酒,双手搀扶着成甜甜坐了起来,让她靠在床头。

    然后他就娴熟地拆开了捆在成甜甜腿上的木板和纱布,把她的裤腿捋了上去,拿起棉签,蘸了药酒,小心地帮她清洗着伤口。

    清洗完后,又在上面轻轻地涂抹了一层糊状的药膏,同样很细心。

    最后,他又给成甜甜的伤腿重新包扎上了干净的新纱布,又把那根细木板绑到她的腿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