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英雄救美

    成甜甜强忍着腿部传来的剧烈疼痛,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前面走去。她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只是一味地朝前走,先远离了这个危险的地方再说。

    也不知走了多远,腿上的疼痛越来越加剧,豆大的冷汗从成甜甜的头上冒出来。她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撩开棉裙,低头看了看自己痛得无法忍受的左腿,成甜甜发现膝盖那儿已经渗出了殷红的血迹。

    天,真的受伤了,这可怎么办?这样不要说逃跑,就连自己还能不能走路都成了问题。

    夜风呼啸着吹过,卷起地面的碎雪,掀起一片片雾一般的白尘,迷离了她的视线。

    雪花越来越大的从天空洒下来,落在她的头上和身上,成甜甜全身冰冷地坐在地面,感觉到自己快要冻僵了。

    她悲哀而又焦虑地想,难道我真要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悲惨地冻死在街头了?而且还是这样一个遥不可知古代的街头。

    不甘心啊,不甘心……

    为什么没有一个侠胆仁心的英雄从天而降,像电视剧中经常出现的那种镜头一样,把我这个落了难的美女救走?

    正当成甜甜的意识快要模糊的时候,就仿佛要回应她心中的渴盼似的,一阵车轮滚动的声音从远处往这边传过来。

    成甜甜的精神稍稍振作了一下,心中升起微弱的希望,天无绝人之路,传说中的英雄要出现了吗?

    马蹄声越来越近,成甜甜勉强睁开眼睛看过去。

    真的,是一辆豪华的马车,驾车的也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就和慕飞差不多年纪。

    “停车!麻烦停一下车!”成甜甜用尽全力喊起来,声音却虚弱不堪。

    深夜突兀响起的喊声吓了驾车的小伙子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全身包得严严实实的女孩子坐在地上,正焦急地对他打着手势。

    他赶紧拉住缰绳停下了车,对着车里说道:“主子,前面有一个人拦车。”

    车里没有回声,片刻之后,车帘掀开,一个高挑俊逸的身影从车里走了出来。一身雪白,飘逸若仙,他缓缓走到成甜甜的面前,惊讶地望着这个深更半夜坐在街头的女子,俯身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成甜甜抬头看了一眼,立刻又被震撼住了。

    不用说,这又是一个高雅夺目的美男子,面如冠玉,唇若涂丹,有一张女孩子一般翩若惊鸿的脸,带着妖异的俊美,令人过目难忘。

    “穿越后遇到的又一个帅哥……”成甜甜喃喃地说了一句,随后求助地抓住了这个帅哥的衣裳,恳求着说:“我的腿好像断了,麻烦你,能不能帮我送一下医院?”

    听到成甜甜的话,那貌比潘安的帅哥愣了一下,研究般的盯着成甜甜的脸。

    显然,深夜街头遇到这样一个贸然求救的女子,让他感到很意外。

    “你救了我,我会永远感激你的。拜托了,我不想死,也不想变成残废。”成甜甜又恳切地说了一句,整个人已经接近奄奄一息。

    她必须抓住这个唯一的得救机会,不然她真的有可能冻死在这里,或者左腿彻底地废掉。

    帅哥没有说话,仍然沉思地看着成甜甜。

    女孩黑玉般的眼眸里流露出的渴切与哀恳让他不忍拒绝,犹豫了一下,他终于俯下身子,伸臂轻轻抱起了她。

    当成甜甜躺进那个陌生但是有着温暖气息的怀抱,一阵宁静的感觉顿时扑面而来,包裹住了她将要冻僵的身体。她突然感到特别的安全,也特别的舒适。

    刹那间,她的脑子里模模糊糊地闪过了很多纷乱的念头。

    就这么随随便便地跟着一个人走,他,会不会是坏人?

    不,长得这么帅,不可能是坏人的。

    不过也不好说,人不可貌相,这个世上多的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伪君子,假好人。慕凌轩不也很帅吗?可是却那么坏。

    然而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别无选择,即使这个人是坏人她也认了。生命高于一切,先抓住这根救命的稻草吧。

    心里的思绪尘埃落定,所有的意识随之消散,成甜甜再也支撑不住,虚弱地靠在陌生帅哥的怀中,彻底陷入了昏迷……

    而这个时候,慕凌轩却又一次来到了王府地牢。

    他才刚刚回到王府,前一天晚上和成甜甜的争吵让他心乱如麻,而对成甜甜的牵挂让他再顾不得自己那高贵的自尊心。所以,尽管成甜甜和他吵了架,他仍然来了。

    即使她脾气那么坏,即使她一再践踏他男性的尊严。可是,当他真正爱上了她,这一切,他愿意容忍她,他愿意对她先低头。

    走进成甜甜的房间,还没有点燃烛灯,慕凌轩便先说了一句:“甜甜,我又来了。我是专门来给你认错的,你不会再赶我走了吧。”

    床上和衣躺着的人一骨碌爬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战战兢兢地说道:“王爷恕罪,是奴婢……”

    烛灯“啪”的一下子点亮,整个屋子一片光明。

    慕凌轩注视着穿着成甜甜衣服惶恐不安跪在地上的莲宝,心在瞬间沉到了谷底,声音带上了杀气:“王妃呢?”

    “走了……”莲宝小声地答道,根本不敢抬头看慕凌轩。

    “你好大的胆子!”随着一声怒斥,手中握着的火折子便重重朝着莲宝掷了过去,无情地打在她低垂的头顶。

    血,顺着莲宝光滑的额头流了出来,滴在牢房粗糙的地面上。

    “恳请王爷恕罪,小姐给您留了一封信的。”莲宝顾不得额角的疼痛,惊慌地说道。

    “在哪里?”慕凌轩急声问道,心里如同千蹄万马奔腾踏过,从来没有这么不安。

    莲宝站起来,拿出成甜甜留下的那封信,双手呈递给慕凌轩,又低下头紧张地站在一边。

    慕凌轩打开信来,只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就黯了下去,眼眸里一片深重伤痛。心在那一刻,仿佛被人重重地揪起,又重重地甩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甜甜,她真的走了,就这样,彻底地离开了他,不带一丝留恋。

    她说,他不爱她,她也不爱他;她说,让他不必找她,她也不会再回来;她还说,跟他永远不再见……

    这些话,如同最锋利的匕首,一句句插进了慕凌轩的内心深处,让他连呼吸都感觉疼痛。

    此刻,成甜甜的清音倩影,如同最生动的影像,在他的眼前连翩掠过,一遍遍放大,加深。

    他忽然觉得,那个自己开始毫不在意,后来又随意逗弄的小女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在他的心里生了根,烙了印,再也拔不出去了……

    甜甜,你知不知道?我不是不爱你,我其实,已经好爱好爱你。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对你说出来,只是,我以为不需要对你说出来……

    慕凌轩痛苦地思索回味着,将那封信慢慢收起来折好,装进自己的怀里,然后问莲宝:“她走了多久?”

    “回王爷,小姐是子时走的。”莲宝低声答道。

    “她说了要去哪儿没有?”慕凌轩又问。

    尽管知道成甜甜如果决心要走,根本不会留给他一丝可以查找的线索。可是,还是忍不住抱着一丝侥幸的希望,也许莲宝会知道点什么呢。

    “小姐没有说,只是说不会回将军府。”莲宝老老实实地说。

    看到慕凌轩这副深受打击的样子,莲宝突然间对自己不遗余力帮助小姐逃跑是不是对的感到了怀疑。

    王爷似乎,很在乎小姐呢。他刚才一进来就说是来跟小姐认错的,看样子,他现在对小姐真的是很好。而自己,却帮着小姐走掉了,让小姐离开了他。也许,真的是做错了,好心办了坏事……

    慕凌轩再没有说一句话,大步走出了牢房。

    出了地牢,看着还站在门前坚守岗位的护卫,慕凌轩面色阴冷地说道:“王妃已经走掉了,你们站的什么岗?”

    众护卫大惊失色,齐齐跪了下来说:“王爷恕罪,王爷饶命,属下大意了,没有想到王妃竟然会和莲宝互换衣裳出去。”

    慕凌轩急着要去找成甜甜,顾不上多与他们啰嗦,冷哼一声道:“先在这里好好自省,等会儿听候本王发落。”

    说罢,他匆匆地走了。

    来到书房,慕凌轩立即唤来了慕飞。

    “王爷,有什么吩咐?”慕飞看到王爷这么晚把他叫来,心知肯定是有急事。

    “你立刻多带一些人马出去,分成几路到京城各个大小客栈,街头巷角去寻找王妃,每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务必在天亮之前把王妃找回来。”慕凌轩沉声吩咐,面色凝重。

    “王妃走了吗?”慕飞惊讶地问。

    “她和莲宝互相换了衣服……”慕凌轩满面神伤,这句话只说了一半。随后加重语气道:“估计还走得不远,你快些去办,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王妃好好地带回本王的面前来。”

    “是。”慕飞不敢怠慢,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