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帮你一起忘记她

    入宫办完事情,慕凌轩就去找了采薇公主,告诉她昨天晚上纪风被他打伤了的事情。

    “什么?你竟然把纪风打伤了?”采薇公主一听,当下瞪圆了眼睛,不高兴地说:“轩哥哥,你也太狠了吧,难怪我今天没有看到他呢。”

    “不然你让我就那样看着他把甜甜带走?”慕凌轩冷然勾勾唇角,轻描淡写地道:“这还是我手下留情,如果再看到他招惹甜甜,我就杀了他。”

    “轩哥你如果真敢杀纪风,我就和你没完!”采薇公主大吼一声,急切地问:“他伤到哪儿了?重不重?”

    “呵呵,就是怕你和我没完,所以我没有杀他啊。”慕凌轩笑笑,淡淡地道:“胸口中了我两掌,估计要躺个一月两月的吧。”

    “你你你!轩哥,你真是气死我了!”采薇公主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扭头就往门外跑去:“我看看他去,回头再跟你算账!”

    采薇公主来到相府时,纪宰相上朝还没有回来,纪夫人独自在家里为自己儿子的伤情唉声叹气。

    昨夜,王府的侍卫把纪风送回来时,说的他是和王爷切磋武艺受了伤。可是纪宰相和纪夫人都知道,自己的儿子一直喜爱着将军府的千金,也就是现在靖王府的王妃成甜甜。

    他们就怕自己的那个傻儿子一冲动会做傻事,当初阻拦着他没有让他和成甜甜私奔成功也是早有计划,只想着成甜甜真的嫁过去之后他也就死了那分心。

    却没有想到,这个傻儿子还真是一根筋拧到底了的傻。成甜甜已经嫁给了靖王那么久,他还是对她恋恋不忘。昨晚带着那么重的伤回来,一看就是因为那个女人而被靖王打成这样了。

    唉,作孽呀,采薇公主那么好的姑娘,性格开朗,才貌出众。虽是金枝玉叶,在他们面前却一点儿公主的架子都没有,对纪风是死心塌地的好,哪一点不如那个成甜甜呢?这傻儿子为什么就是一门心思认死理?

    纪夫人正在心情沉重地想着,管家过来报告:“夫人,采薇公主过来了。”

    纪夫人赶紧起身迎接,采薇公主见了她就问:“纪夫人,纪风现在怎么样了?伤得要不要紧?”

    “唉,风儿不听话,有劳公主费心了。”纪夫人叹了一口气,怅然说道:“大夫刚刚来看过了,伤口包扎好了,又开了一些药,说是还很要休养一段日子才能复原。”

    “我那个轩哥,也真是!”采薇公主的眼圈红了,又安慰纪夫人说道:“轩哥他脾气不好,出手重了,纪夫人您不要放在心上。”

    “我知道,是风儿太不懂事,靖王没有错。”纪夫人勉强笑了一下,拉过采薇公主的手说:“风儿在房里休息,我带你去看他。”

    把采薇公主带到纪风的房间之后,纪夫人就轻轻带上房门走了出去,想给这两个孩子留下单独相处的空间。

    采薇公主走到床边坐下,只见纪风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形容憔悴,看起来异常虚弱。

    她的眼睛蓦地一酸,轻声喊了一声:“纪风……”

    纪风听到声音张开眼睛,看到是采薇公主坐在自己的床头,赶紧披好衣服坐了起来,说道:“公主,不碍事的,轻伤而已。”

    采薇用手轻轻抚摸着纪风缠着纱布的伤口,眼泪掉了下来:“纪风,你怎么这么傻……”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甜甜在那儿受折磨。”纪风低低地说着,一脸怅然。

    “可是你再找她,轩哥他会打死你的。”采薇公主哀伤地望着纪风,凄楚地说:“纪风,你醒醒吧。成甜甜已经成亲了,她已经是轩哥的女人了,她跟你也不可能了。你再放不下她,就真的是天下第一号的大傻瓜了,你会把你自己害死的,也会让纪宰相和纪夫人心里一直不安逸的。”

    “我就是那个第一号大傻瓜,我忘不了甜甜。”纪风郁郁地说了一句,满面神伤。

    “那我呢?你想过我没有?纪风,我真的没有成甜甜好么?”采薇公主激动地问。

    纪风愣住了,抬眼看着紫薇公主,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凭良心说,采薇公主也是一个娇俏可人,活泼明媚的女孩。

    甚至连她的性格,那动不动就有些任性的小脾气,都和以前的成甜甜有几分相似。她和成甜甜一起,无论是外貌还是才情,丝毫都不比成甜甜逊色多少。

    可是,谁让他先认识了甜甜呢?又先爱上了甜甜。

    甜甜已经在他的心中,落了种,生了根,发了芽,结成了一棵根深蒂固的参天大树。想要消除,谈何容易?想要在他被甜甜占满了的心中,重新装进另一个女孩,又谈何容易?

    纪风感慨万千地想着,久久沉默不语。

    采薇一直看着纪风,目光忧伤而又温柔。

    就这样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她突然伸出双臂搂住了纪风的脖颈,将自己的饱满柔润的红唇贴住他的。

    “公主……”纪风大惊,试图推开采薇公主。

    “我喜欢你,纪风。”采薇公主勇敢地直视着纪风的眼睛,柔情无限地说:“你也会喜欢我的,我会帮你一起,忘记成甜甜,爱上我。”

    少女的轻吻,带着栀子花般的清香,青涩,纯真,而又多情。

    纪风的脑袋里就像触了电一样,这一辈子,他唯一亲吻过的女孩就是成甜甜。此刻,面对着采薇公主这个痴情女孩主动送过来的吻,他完全呆住了,木头人一样地坐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脑海里情不自禁地回想起成甜甜那柔软的唇,芳香的吻。采薇公主也是一样,她的唇,同样有着春天般的清甜和美好。

    慢慢的,纪风也搂住了她,轻柔地回应起她的吻,就像从前吻成甜甜时一样……

    等到两个人缓缓地分开,采薇公主的脸颊已经艳丽得像两朵朝霞一样,染上了迷人的红晕,娇美动人。

    “采薇……”纪风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心中百感交集,一阵复杂难言滋味。

    “不用说,你什么都不用说。”采薇公主笑了笑,抽出手柔柔地捂住了他的嘴,眼睛里有晶莹的泪光闪烁:“我知道你心里还有她,我不会逼你,只要你慢慢地爱上我,就行。我会比她更爱你。”

    “采薇……”纪风又叫了一声她的名字,眼神复杂地看着她,好半天才低低地吐出三个字:“……我会的。”

    两个人静静地坐了一会儿,采薇公主柔声地说:“纪风,你好好休息,我下午再来看你,顺便给你带点宫廷中的创伤膏来。”

    说罢,她又在纪风的脸颊娇柔地留下了一个吻,便起身飘然离去了。

    看着采薇公主轻盈离开的背影,纪风苍白瘦削的脸上,浮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而此时,成甜甜在王府地牢里睡得才刚刚起来。

    已经将近中午,她草草洗漱完毕,猛然发现,自己脖子上带着的那个水晶吊坠不见了。

    小澜送给她的这个吊坠,因为太过珍贵,她以前也没有随身带在身上。只是昨晚为了要跟着纪风一起走,才找了出来带上,却没有想到,过了一个晚上,竟然不见了。

    她赶紧又走到床边,翻上翻下地找了一遍,连床空下面都找过了,还是没有看到。

    成甜甜奇怪地想,会到哪里去了呢?因为她昨晚开始是将吊坠装在衣兜里的,来了牢房,睡觉之前才拿出来戴在脖子上。所以不可能掉在外面,应该是在这间屋子里。

    可是,这间简陋狭小的屋子到处都看过了,却依然不见那个珍贵的水晶吊坠,怎么回事?

    成甜甜仔细地回想着,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昨天晚上慕凌轩来过,还是搂着她睡的。他一定看到了她身上的这个水晶吊坠,莫非是他拿走了?

    对,一定是他拿走了,那个神经病的男人,又发什么疯了?深更半夜跑过来,大大地在她身上占了一番便宜不说,还要把小澜送给她的这个宝贵的生日礼物都偷走,真是气死人了!晚上找他要回来!

    成甜甜正在愤愤不平地想着,牢门一阵响动,是莲宝,在守门护卫的带领下,提着一篮食盒走了进来。

    “小姐,你要不要紧?听说王爷把你关起来了,我都急坏了。”护卫一走,莲宝就急切地说道。

    “我没事,怎么刚好是你给我送饭?这样就好,我还有个人说话了。”成甜甜轻轻笑了笑说。

    “是王爷专门安排的啊,刚才那护卫还说,王爷跟他们吩咐过了,我每天想来看小姐,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来呢。”莲宝说着,走到屋里的那张方桌边,打开食盒,将饭菜一碗碗端了出来摆在上面说道:“小姐,快来趁热吃吧。”

    成甜甜走过来一看,只见那些菜足足有八大碗,摆了满满一桌,荤素搭配合理,还有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骨头汤,比她和莲宝平时吃得都还要丰盛多了。

    她不由惊讶地挑高了眉毛:“莲宝,没想到王府监狱的生活这么好啊,坐牢比在外面吃得都还好些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