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带她走

    “纪风!”成甜甜掩口惊呼起来,不敢置信地望着一身黑衣,如电视剧中的夜行侠客一样出现在她面前的纪风,又惊又喜地问道:“你怎么会来?”

    “甜甜,你好不好?我来是想带你走。”纪风走过来,握住了成甜甜的手:“听说他把你关起来了,你还要呆在这里吗?跟我走吧,甜甜,我已经什么都准备好了。”

    “好,我跟你走,慕凌轩他就是一个疯子!”成甜甜毫不犹豫地说道,如果说以前她还是举棋不定,而现在慕凌轩的行为,则彻底地让她下定了脱离他的决心。

    是的,她现在只要能离开这儿,什么都顾不上了。

    “甜甜,你终于答应了。”纪风惊喜万分,激动地搂紧了成甜甜:“事不宜迟,你要拿什么快些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走。”

    “好,其实也没有什么要带的,一些小东西而已。”成甜甜点了点头,一边去把慕凌澜送给她的那个水晶少女找了出来装在身上,一边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被他关起来了?”

    “是他说的,再说我也一直关注着你们的事。”纪风略微顿了顿,慢慢地说:“他今天找过我了。”

    “他找你干什么?就为了炫耀他把我关起来了。”成甜甜有些奇怪。

    “不是,他是专门去警告我不能再招惹你了。”纪风脸上浮起一丝苦笑,看着成甜甜说道:“可是我听说他把你关着之后,就再也坐不住了,我肯定要来见你,也肯定要带你走。”

    “纪风,谢谢你,你真是给我雪中送炭来了,我这几天都快愁死了,金丝鸟的滋味不好受啊。”成甜甜望着纪风,由衷地绽开了甜美的笑容:“你来了,就可以带我出牢笼了。”

    “是我应该谢你才对,甜甜,你愿意跟我一起走,我不知道有多高兴。”纪风忍不住俯下脸来,轻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留下一吻,温柔地说:“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成甜甜微微有些不自在地躲闪了一下,轻声问道:“我们怎么走?”

    “跟我来。”纪风说着,拉过成甜甜的手,两人一起走出房门。

    来到紫玉苑的院墙之下,纪风说:“甜甜,靠紧我一点,我带你飞出去。”

    成甜甜心想,终于能亲身体验一下轻功飞起来的感觉了,顿时充满了新奇的期待,双手紧紧抓住了纪风的衣衫。

    纪风低头看着温顺靠在自己胸前的女子,宠溺地一笑:“不要怕,一会儿就好了。”

    说罢,纪风揽住成甜甜的腰肢,足尖点地,飞身一跃。成甜甜只觉得身体一轻,她整个人已经被纪风带着腾空而起,转瞬之间,两个人已经稳稳落在紫玉苑的院墙之外。

    “哇,轻功真是好神奇啊,我有当神仙的感觉了。”成甜甜兴奋地说道。

    “小点声音,我们快走,当心有人来。”纪风温和地提醒着成甜甜,一边笑道:“等会儿还可以带你再飞一道,出王府的围墙。”

    “对,我们要快点走,慕凌轩很狡猾的,就怕他突然来了。”成甜甜也知道此时不是闲谈畅聊的时机,点头说道。

    两人牵着手正欲快速离开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忽然听到一声阴沉沉的冷笑:“呵呵,你说的不错,本王的确是很狡猾,所以专门在这里,守候你们多时了。”

    成甜甜和纪风还在楞愕之间,一个俊逸挺拔的身影已经凌空而降,牢牢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他站在那里,背对着黑暗,月光打在他俊美无瑕的脸上,可以看到戾气尽现。而从他周身透出的肃杀之气,烈烈生威,足以杀掉几个心脏弱小的人。

    这个十米之外,都能让人遍体生寒的人,不是慕凌轩又是谁?

    成甜甜的心中一阵恐慌,想要寻求依赖一般,情不自禁往纪风的身边靠了一靠,纪风赶紧搂住了她。

    冷然注视着相依在一起的两个人,慕凌轩眼底的阴霾加重,放在身侧的两手不由紧捏成拳。深不见底的黑眸,利剑一般地盯在成甜甜青白不定的脸上,沉声地命令:“过来,甜甜。”

    “我不……”成甜甜小声地吐出了两个字,心虚地低下头去。

    纪风又紧紧地握了一下成甜甜的手,仿佛想要传递给她一些力量,可是他自己的心里,也在深深地叹息。因为他知道,想要就这样从慕凌轩的面前把成甜甜带走,几乎没有可能。

    眼前的两个人,倒真像是一对相依为命的落难鸳鸯,看起来难舍难分啊。慕凌轩的脸上浮起一丝清晰的冷笑,心突然间觉得好痛,就仿佛失落了最珍贵的东西。

    他竭力压制着,不让他们看出自己跌宕起伏的情绪,语气森冷地开口:“你们好大的胆子,偷情都偷到王府来了。”

    “我和甜甜真心相爱,你那样虐待她,我肯定要管。”纪风镇定地吐出一句话。

    “她是我的,轮不到你来管!”慕凌轩冷冷地说了一句,黑深的眸子定在纪风揽在成甜甜腰肢的手臂上,怒火燃烧得那般分明:“放开她!不然你这只手就不想要了。”

    他这句话一说,纪风还没有做出反应,成甜甜赶紧从纪风的怀中脱离了出来。

    她知道慕凌轩既然这么说了,那就真的有可能什么都做得出来。她不想因为自己,让慕凌轩对纪风不利。

    慕凌轩看到成甜甜这个动作,心里稍稍舒服了一点点。这不知天高低厚的丫头,算她这时还算识相。

    可是一想到成甜甜竟然准备跟着纪风私奔,彻底离开自己,慕凌轩的心,依然充满了狂暴的怒火,压也压不住。

    “纪风,今日在朝堂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皇上已经为你和采薇赐婚,纪相也已当场领旨谢恩。现在,你却溜进靖王府和本王的王妃偷偷私会,还妄图将带她走,被本王当场抓获,你还有什么话说?”慕凌轩把视线从成甜甜脸上调开,冷冰冰地注视着纪风。

    听到慕凌轩这么说,成甜甜惊讶地看了纪风一眼,皇上已经赐婚给纪风和采薇公主,这个情况是她所没有想到的。

    “甜甜,那是我父亲的意思,当时我并不在场,我爱的只有你。”纪风赶紧对成甜甜解释了一句,又转头望着慕凌轩,语调平静地说:“靖王,对采薇公主,我很抱歉,相信她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你也不爱甜甜对不对?放我和甜甜走,我会永远感谢你。”

    “哈哈!笑话,本王的王妃,岂容你说带走就带走?”慕凌轩大笑两声,声色冷酷地说道:“就算本王不爱她!也不会放她走!也不会让任何别人得到她!”

    “慕凌轩,不要欺人太甚!”纪风低声吼了一句。

    “是谁在欺人太甚?纪风,你三番五次(勾)引本王的王妃,本王都还没有说话,你反而觉得有理了?”慕凌轩微微冷笑,目光冰冷得可怕,闪着噬人的火焰:“和当朝王妃偷情,这是什么罪?纪风,你不会不清楚吧,你说,这事我们怎么解决?”

    纪风沉吟不语,确实,他现在于情于理,无疑都输于慕凌轩。所以,他无法理直气壮地跟慕凌轩理论。慕凌轩是成甜甜名正言顺的丈夫,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他要偷偷带着本朝王妃私奔,按照昱国的律法,是足以处以死罪的。

    可是,他是那么地爱成甜甜,即使是死,他也不在乎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不可能放弃,他一定要为了甜甜去拼一拼。

    “今晚,本王就这样杀了你,那也是合情合理。即使闹到皇上那儿,大家也无话可说,你犯的,本身就是死罪!”看到纪风不说话,慕凌轩又冷恻恻地说了一句。

    “我就是爱甜甜,不管怎么样,我要带她走,除非你真的杀了我。”纪风猛然抬起头,双目直视着慕凌轩的眼睛,语调坚决地说道。

    “很好,是你自己要来送死!”慕凌轩勃然大怒,说话间,双掌已经带着猛锐的杀气,呼啸生风向着纪风劈过去。

    “甜甜,你先站远点。”纪风急忙说了一句,一边出手迎接慕凌轩凶猛的袭击。

    成甜甜只觉得眼前一花,眨眼之间,就见到两个男人互不相让地拼杀在一起。

    这情景,真的就像现场版的武侠剧在她的面前上演。

    朦胧夜色中,只看到两个矫健的身影拳脚翻飞,上下腾跃,如同龙争虎斗,搏斗厮杀不断升级,愈演愈烈。

    慕凌轩和纪风,两个人都是习武高手。

    这一次,慕凌轩的心里是充斥着想杀人的怒火,纪风是为了抓住这唯一的机会带心爱的女孩离开。

    所以,两个人都使出了全身功力,丝毫没有手下留情,招招狠辣,式式生威。

    o(n_n)o每天晚上0点更新三章,月票过5或者红包礼物过2000加更!特别推荐本文男主女的现代版故事《冷总裁的俏丫头》!完结文《豪门小俏妻》、《总裁俏娇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