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你们马上死掉

    “你先别说这么多,我的头好痛!好晕啊……”成甜甜突然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感到脑袋里就像扎进了无数根尖针似的,疼得难受。

    “甜甜,你又头疼了?别怕,别怕,我给你揉揉。”纪风心疼地说着,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帮忙她轻轻按摩额头。

    以前,成甜甜也犯过这样的头痛病,每一次纪风都紧张得要命。后来发现帮她揉一揉就会好一些,而且她的这个头痛,很奇怪,是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好起来立刻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纪风带她找过很多有名的大夫,也寻过不少偏方,却一直没有人能说出是什么缘由,也不能彻底地根治。

    纪风细心地帮着成甜甜按摩了一会儿,成甜甜渐渐感觉好了很多,可是人依然有种虚脱的感觉,浑身无力,靠在纪风的怀中不想动弹。

    纪风忍不住又俯下脸轻轻吻着她说道:“甜甜,让我永远照顾你,好不好?我做梦都想着永远跟你在一起。”

    这时候,却突然有一束耀眼的光芒照在他们的身上,同时一个女孩的声音尖锐地响起来:“纪风!你们……在干什么?”

    发出惊呼之声的,是采薇公主。

    此时,她手里提着一盏荷花灯,正大睁着那双美丽灵动的黑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面前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目光里充满了震惊,迷惑,愤怒,哀伤,痛楚以及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纪风和成甜甜彻底地呆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两个!不要脸!”采薇公主又爆发地喊叫了一声,手中的荷花灯摔到了地面,顷刻之间碎成几块。

    烛火在地上微弱地跳动了几下,缓缓地熄灭了。

    采薇公主的惊叫彻底换回了成甜甜的心智,她又回到了现实,变成了自己。眼前的一幕,让她觉得自己彻底地悲剧了。

    那一刻,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捉奸在床”这个词。怎么这么狗血的事情,又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呢?

    虽然这不是在床上,可是……她现在毕竟是有夫之妇,是大昱国堂堂的一个王妃,却跟纪风在一起亲昵地相拥亲吻,还被人当场逮到了。这事儿,放到哪里去说,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她都不占理啊。

    唉,采薇公主要骂,就由她骂好了,反正,自己也确实该被人骂,该被人鄙视……

    “不关甜甜的事。”纪风低沉地说了声,把成甜甜护在自己的身后。

    “那你解释!你跟她怎么回事?”采薇公主看到纪风这么维护成甜甜,心中更是火冒三丈,一双眼睛就像要吃人的老虎一样,气势汹汹地瞪着纪风。

    “公主,我不能骗你,我一直爱的,都是甜甜,也只有甜甜。”纪风沉声说道,却异常清晰坚决。

    “可是她已经嫁给了轩哥,她已经是个有丈夫的女人了呀。”采薇公主的脸色变了,朦胧的月色下,可以看到她美丽的眼睛里,倏然闪出了晶莹的泪花。

    “可是,我还是爱她。”纪风只轻轻地吐出了一句话。

    采薇公主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突然冲到了成甜甜的面前,咄咄逼人瞪视着她,愤怒地质问:“那你呢?你也爱纪风吗?你如果爱纪风,你为什么又要嫁给轩哥?你既然嫁给了轩哥,又还勾搭着纪风?你这样,是想怎么样?为了证明你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女人吗?”

    “公主,我知道说了你也不信,可是,我刚才真的只是一时昏了头,我清醒的时候,是不会这样的。”成甜甜咬了咬下唇,无可奈何地和采薇公主对视。

    现在,她只能这么说吧,已经被人揪住了小辫子,还能怎样?

    “呵呵,一时昏了头?这个借口可真够蠢的。”采薇公主微微冷笑了一声,双眸紧紧盯着成甜甜,一字一句地说:“成甜甜,亏得我以前还想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是这么下贱的人!轩哥不喜欢你,去找别的女人,看来也是应该的!因为你,根本就不配得到他的爱!”

    “不许你这样说甜甜!”纪风低低地吼了一声,眼睛里冒出了怒火。

    “我偏要说!纪风!你就护着她吧!你护着她我也要说,我还要告诉父皇,告诉轩哥!我看你们两个能得意到几时?”采薇公主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她定定地看着纪风和成甜甜,又大声地说了一句:“我希望你们马上死掉!”

    然后她飞快地掉转过身体,奋力地向远方跑走了。

    “纪风,她不会有什么事吧?你快去劝劝她!”成甜甜一见采薇公主悲愤交加地跑走了,心里不免担心,催着纪风去看一看。

    她就是这么善良,尽管采薇公主刚刚骂了她,可是她觉得是自己理亏,所以并不记恨公主。

    而且她之前对采薇公主的印象也不错,此刻看到因为自己和纪风,让一个纯真痴情的女孩这么伤心,成甜甜感到很不安。

    “她不会有事的,我担心的是你。”纪风叹了一口气,低头俯视着成甜甜,满怀歉疚地说:“甜甜,对不起,刚才她……让你受委屈了。

    纪风的心,也乱糟糟的。采薇公主突然出现大吵一通,又哭着跑走,这个情况,是他事先没有预料到的。然而无论如何,在他心中,谁也无法跟成甜甜相比。

    采薇公主对他的好,他的心里一清二楚,凭心而论,他也不讨厌采薇公主。

    虽然平日里采薇公主偶尔会耍一下小姐脾气,可是总的来说,她还是很可爱的一个女孩。

    他也不想,让她如此伤心。

    可是,两个女孩同样有事的时候,他当然会毫无疑问地选择成甜甜。他绝不可能,在此时丢下成甜甜,去哄劝安慰另一个女孩。

    “我没有什么,你尽量劝劝公主吧。”成甜甜想了想,抬头望着纪风,认真地说:“纪风,其实我刚才是头脑出现了混乱,好像那个真的成甜甜又回来了。大概让你引起了误会,很抱歉哦。现在,我也要走了。并且,以后我们最好不要再见面了,免得更惹出一些想不到麻烦。”

    “甜甜,现在已经这样了,你还不跟我走吗?”纪风拉住了成甜甜的手,满含伤楚地望着她:“你也听到采薇公主刚才说了,她会告诉皇上,也会告诉慕凌轩,你以为你回去了还能有安逸的日子过吗?大家都会非议你,他不会放过你的啊。”

    成甜甜怔了怔,半天没有说话,随后轻轻地推开了纪风的手:“我会跟他解释,我不是一个坏女人!”

    “你解释他会听吗?甜甜,你不要太天真了!他那个人,几时又为你着想过?他本来就从来没有尊重过你。”纪风苦笑一下,再次紧紧地握住成甜甜的手,恳切地说:“只有我才能给你幸福,甜甜,相信我,这次,我们非走不可了。”

    “我不会跟你走的,何况,我爹和我哥也快回来了,我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家出走?”成甜甜再次推开纪风的手,声色果决地说:“再见,纪风,我已经给你最后的答复了。”

    说罢,成甜甜转身匆匆地走了。

    她在想着,不知道慕凌轩和皇上谈完事情没有?也不知道采薇公主一怒之下会不会真的跑去跟皇上和慕凌轩说了?看公主那样急烈的性格,很可能真的要说。

    如果慕凌轩知道了,他会……天哪,想一想就不寒而栗啊。

    虽然刚才成甜甜跟纪风说时显得很镇定,可是此时仔细一想,想起慕凌轩平日那飞扬跋扈的性格,想起他曾经说过,如果知道她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就会把她蹂(躏)得动弹不得,成甜甜忽然惊恐万分。

    她感到纪风说得很对,慕凌轩如果知道这事,不可能会放过她,他一定会变本加厉地折磨她,羞辱她,他会让她死得很惨的。

    那该怎么办呢?难道真的只有逃跑了吗?成甜甜顿时觉得一个大难题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只盼望公主说的是一时气话,不要真的去告诉慕凌轩。现在,只有这么盼望了。成甜甜不由开始在心中祈祷,公主啊,你跟谁说都行,千万别告诉你那个轩哥了啊,我会万分感谢你的。

    成甜甜心里七上八下地想着,走到了朝阳宫,却看到慕飞的马车停在大门那里。

    “王妃,快上车吧,我们正在等你。”慕飞看到了成甜甜,惊喜地喊道。

    “哦,王爷都和皇上谈完事情了吗?”成甜甜暗暗一惊,略带紧张地问。

    “王爷说还有事情要处理,一时半会儿走不了,让我先送你和青青夫人回王府,不用等他了。”慕飞答道。

    “王妃,你可回来了,我还正跟慕飞说,要不要去三皇子的宫殿那儿去接你呢。”这时候,青青在车里掀开了车帘,盈盈笑道。

    “呵呵,我早就回来了,我是又出去找你了。”成甜甜笑了笑说,心中悄悄松了一小口气。

    慕凌轩今天晚上竟然不跟着他们一块儿回去,运气还算是可以的吧。不管怎样,暂时能不跟他碰面最好了,至于以后会不会有狂风暴雨?能拖一天算一天吧。

    【好消息】微信关注fazhengyijia,找到最可爱的人郭晨晨的名字投一票,私聊截图发给我,明天的三章九千字,就免费发给亲看哦!(作品页面右上方有我q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