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放她走,也不靠她太近

    “王爷,王妃。”慕飞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莲宝也跟着喊了一声王爷,然后说:“小姐,我看见厨房亮着灯,心想着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来,以为咱这里是怎么了?莫不是闹贼了?还对慕飞说要准备好抓贼呢。”

    “哈哈,莲宝你怎么说话的?我和王爷像贼吗?王爷没有吃饭,我帮王爷做饭了。”成甜甜“咯咯咯”地笑起来,随后嗔怪地瞪了莲宝一眼:“再说,哪有那么笨的贼,选着到人家的厨房偷东西?要去也是该去一些好的地方呀。”

    “若是有贼敢到这里来偷东西,本王看他一定是活得想休息了。”慕凌轩漫不经心地说。

    “是呀,想着也不会有贼敢来王府的,是我太傻了。”莲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连忙说:“小姐,王爷,那你们在这儿好好聊吧,我们先走了。”

    说罢,她就给慕飞使眼色,提示慕飞跟她一起走。

    慕飞却偏偏还站着不动,他不是看不懂莲宝的意思,而是他已经养成了习惯,王爷在的时候,就只能听王爷一个人的吩咐,现在王爷没有发话,他肯定不能离开。

    成甜甜看莲宝那一个人干着急的样子心中暗暗好笑,走过去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你这鬼丫头,又说傻话了,这里是厨房,有什么好在这儿聊的?我和王爷也正要走了,走,一起出去。”

    几个人一起出了厨房,莲宝和慕飞远远地走到前面去了。

    站在紫玉苑的房间门口,慕凌轩低头凝视着成甜甜,轻声地问:“真不想过去和我一起吃饭?”

    “是的。”成甜甜本来还想多说点借口,最终却只简单地吐出了两个字。

    慕凌轩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没有说话。

    成甜甜猜想他是不是又要爆发了,正想再跟他解释一下,却突然听到慕凌轩温和的声音:“以后,不用去书房干那些杂活了。”

    “为什么?你不是说我得干下人的活吗?”成甜甜不禁奇怪,抬起清澈如水的双眸,充满疑问地看着慕凌轩。

    “呵呵,现在本王的主意变了,不想让你干活了。”慕凌轩轻轻笑着说,心中却突然有些酸,又有些疼。

    这个傻丫头,怎么会这么傻?不让她干活了还问为什么?她不知道她的身份,本来就应该是娇养着的吗?

    “可是……我不跟你干那样的事!”成甜甜愣了愣,紧张地说道。

    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以前她是用干活换来的不洞房,现在慕凌轩突然又说不让她干活了,莫非他又起了那种心?

    “哪种事?”慕凌轩的唇角勾起了荡人心魂的弧度,一瞬不瞬地看着成甜甜,他觉得这个女孩此刻好可爱。

    “睡觉……王爷,其实我想干活的,只要不……那个……”成甜甜慌慌忙忙而又结结巴巴地说道。

    慕凌轩盯着成甜甜看了半晌,忍俊不禁笑出来:“放心,傻丫头,不让你干活了,也不让你,那个,行不行?”

    “哦……那行。”成甜甜的脸稍稍红了下,松了一口气,却又问道:“你怎么今天突然变好了?”

    “本王以前不好么?”慕凌轩笑问,深邃的眼眸闪着黑曜石一样的光芒,静静地投注到成甜甜在月光下更显秀丽的脸庞。

    “你那样如果算好,那世上就没有坏人了。”成甜甜撇了撇嘴说道。

    “不至于那么夸张吧。”慕凌轩大笑起来,然后把成甜甜的手轻轻握在手心,声音变得温柔而又充满怜惜:“其实是因为,我不忍心再看到你的手变得粗糙。”

    成甜甜呆住,一时间也忘了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拿回来。

    “傻丫头,别多想,早点休息吧。”慕凌轩温和地笑笑,放下她的手,转身离去了。

    那一天晚上,成甜甜躺在床上,又一次失眠了。不明白为什么慕凌轩对她前后态度转变得那么大?开始那么冷酷,还让自己滚,后面却又似乎那么温柔,并且说以后不让她在王府干活了。

    他哪根神经又错乱了吗?还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夜里,成甜甜做了一个梦,梦见纪风骑着那匹白马来接她了。

    穿着雪白袍服的纪风玉树临风,神采飞扬,真的就像童话中的白马王子。

    可是当她跑过去和纪风会和的时候,却又发现那个人变成了慕凌轩,冷冷地盯着她:“你若是背叛本王,本王会蹂(躏)着你动弹不得!”

    成甜甜倏地从梦中惊醒,再也无法入睡。

    而那一晚,慕凌轩也久久不能入睡,却并不是在想着云樱。那一个诀别的吻之后,云樱真的就好像一个遥远的梦一样,在他的心中渐渐淡去了。

    他一直在回想着和成甜甜相处的点点滴滴,他能够感受到这个女孩对自己越来越强烈的吸引。可是,只要一想到她是成子洛的妹妹,心中的那个疙瘩始终就解不开。

    成子洛留给他心上的伤,他不会忘,也忘不了。

    如果,她不是成子洛的妹妹该多好,如果,她是随便哪一家的女儿该多好。自己就可以无所顾忌,毫无杂念地去喜爱她,怜惜她,甚至宠纵她,可是……

    最后,慕凌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女孩,自己现在是放不下,想靠近,却又始终觉得对她的那个家庭心存芥蒂,对她哥哥曾经做过的那件事情耿耿于怀。再等一等吧,就这样,不放她走,也不靠她太近,等到自己的心真正平静下来再说吧。

    第二天,成甜甜和莲宝正坐在紫玉苑无所事事的时候,慕凌澜过来了。

    莲宝看到三皇子来了,给他泡好了一杯茶,就先出去了。她一般都很知趣,除了小姐特别吩咐,她不会留在这里影响小姐和朋友聊天。

    慕凌澜一眼注意到了成甜甜的精神不佳,眼睛微微有些肿胀,还布着红丝。

    这是因为昨天晚上成甜甜起先哭过,后来晚上又失眠了没有睡好,造成了此时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

    “甜甜,怎么了?你看来脸色好差哦。”慕凌澜第一句话就这样说道。

    “我昨晚没有睡好。”成甜甜说。

    “有什么事吗?怎么会睡不好?”慕凌澜关切地问道,他知道轩哥才从外地回来,成甜甜也刚刚从将军府搬回王府,猜想他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也不知道怎么昨晚就睡不着了。”成甜甜笑了笑说,不想让小澜为自己太担心,再说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事,昨天晚上的失眠和那个让她惊醒的梦纯属莫名其妙。

    “肯定是有事,不然你不会好端端睡不着的。”慕凌澜却固执地说。

    “小澜,你的轩哥昨天好奇怪哦。”成甜甜想了想说。

    她决定把昨天的事情对慕凌澜说出来,反正他们两个,就像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轩哥怎么奇怪了?”慕凌澜问。

    成甜甜就把慕凌轩昨天回来之后他们之间的种种情况讲了一遍。

    当听到成甜甜端水过去给慕凌轩喝,慕凌轩却让她滚出去时,慕凌澜的脸色变了变,显得既惊讶又气愤,不住地说:“轩哥怎么能这样?他怎么能这样对你?”

    “他是很过分,不过他也没有讨到什么好,我把那一杯水全部泼到他的头上了。哈哈,小澜,你能想象得到你那高贵潇洒的轩哥当时的狼狈样子吗?”成甜甜说着调皮地笑了起来。

    一想起那个谁也料想不到的精彩时刻,她和慕凌轩那种大眼瞪小眼的样子,她就觉得好笑。

    “甜甜,你可真厉害啊,估计这世上也只有你一人敢对轩哥这样了。那时,轩哥准气坏了吧。”慕凌澜先是愣了愣,然后便也轻轻笑了起来,觉得甜甜这个女孩子也真是太胆大了。

    “是啊,他当然气坏了,那样子就像是要把我吞了。”成甜甜抬起双臂做了个张牙舞爪的动作,接着说:“可是,小澜,还真怪啊,后来也不知道他哪根筋错着了,他又突然变得好了。我本来跑回来就气得哭了,他过来劝我不要哭,我让他道歉,他也道歉了。”

    “你昨晚哭了?”慕凌澜静静地看着成甜甜此时依然微微泛着红肿的眼睛,心中掠过一丝怜惜。难怪,她今天的精神看起来这么差,原来是昨晚哭过了。唉,轩哥,也真是对甜甜太不好了。

    “只哭了一会会,后来就没事了。”成甜甜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脸。

    “轩哥现在在家吗?我来时他好像不在宫里。”慕凌澜突然问。

    “不知道,他每次去哪儿不去哪儿也不会跟我说,我们俩一般互不干涉。”成甜甜坦然地说道,心中却又无端闪过一丝怅然,他们,这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挂名夫妻啊。

    “甜甜,你昨晚没有睡好,先好好休息下,我去看看轩哥在不在。”慕凌澜站起身来说。

    “小澜,你这时找他干嘛?你可千万别把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话告诉他了啊。”成甜甜也站了起来,她感觉到慕凌澜这时候去找慕凌轩很可能和她刚才说了那些话有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